第二十章 燈賽

凌畫趕着車,睡醒了,腦子清醒了,也在琢磨着江陽城的事兒。

她也是怎麼想怎麼覺得不對勁,但又想不出來哪裡不對勁,便一路想着,直到走出了十幾裡後,她忽然勒住馬繮繩,想到了一種可能。

那就是江陽城的名望樓,被杜唯早就盯上了,所以,哪怕她再小心,都不管用。

決定去涼州之前,她已讓望書都安排好,一路上走哪條路,入住哪裡,都是提前打點好的,她與東宮交手三年,對東宮的人,不說所有人都瞭解,對江陽城的杜唯,還是有幾分知道他的行事的,他是當地一霸,無人敢惹,爲東宮做事兒,心狠手辣,不擇手段。知府和知府公子,他們父子二人,很是得東宮太子蕭澤器重,將江陽城給蕭澤守的固若金湯,但即便如此,也是有漏洞可鑽的。

但她沒想到,自己還是低估了江望,隨意調動兵馬,請人去知府府邸喝茶。

宴輕困濃濃地問,“怎麼不走了?”

凌畫深吸一口氣,回身挑開車簾子,對車內的宴輕說,“哥哥,外祖母傳給我的名望樓,可能被杜唯盯上了。”

“嗯?”宴輕睜開眼睛。

凌畫將她想到的那種可能猜測說了一遍。

宴輕慢慢地坐起身,肯定地說,“顯然,就是被盯上了。”

凌畫看着他,“你說,我該怎麼辦?若是我回去,救望書他們,勢必會與杜唯對上,將事情鬧大,若是我不回去救他們,指不定會出什麼事情,望書、琉璃、雲落、端陽四人,哪一個也不能折在江陽城,否則我追悔莫及。”

凌畫覺得,如今她進退兩難。

宴輕思索了片刻,忽然一笑,“你不是與那個討厭的有淵源嗎?你與他書信一封,告訴他,那幾個都是你的人,讓他不準動,我想,他應該會很聽你的話,不給你動。”

凌畫瞪眼,“那豈不是暴露了?”

“對啊,暴露了。”

凌畫不想給杜唯去信,他盯上名望樓,不見得知道誰是名望樓背後的主人,若是她去信,豈不是不打自招?誰知道如今的杜唯,能做出什麼事兒來?她畢竟還是當年與他打過一回交道,更何況琉璃偷聽他與柳蘭溪說的那些話,便讓她一輩子都不想見他。

“你很怕見他?或者怕他知道你?”宴輕挑眉,看着她,“不如你告訴我,琉璃和望書當晚跑去偷聽到的,他們兩個都沒對我說的話,關於那個討厭的說了什麼,我再給你出個比較好的主意。”

凌畫看着他,不想告訴他,但有秘密隱瞞,被他已猜到,兩個人是夫妻,他如今都這麼直接說了,她若是還瞞着,他會不會更會胡思亂想不開心不高興?覺得她不信任他?被阻隔在外?

她權衡再三,嘆了口氣,“他是說了句噁心人的話,我怕哥哥聽了,污了耳朵。”

“你都不怕污了耳朵,我還怕什麼?”宴輕不以爲然,“你只管說。”

凌畫看出他既然揪着這事兒不放,顯然是在等個讓她說的機會,她只能開口,將琉璃當日傳回來的那句話對他說了一遍。

宴輕的眼底沉了沉,哼了一聲,“他倒是個眼光好的。小小年紀,就慧眼識珠了。”

凌畫:“……”

若不是看着他這個表情,還以爲他真是在誇杜唯呢。

凌畫立即表態,“哥哥,我當年是遵從自己的心而送他木牌保他平安,沒想到今日噁心了自己,若是早知道,我纔不做那份好心。”

宴輕瞥了她一眼,“又不是你的錯,善良有什麼錯?”

他給她出主意,“你這次是爲了去涼州,如今兩全的辦法就是,你讓暗樁傳信給望書,若是杜唯對他們真要下狠手,對名望樓也要下狠手,無論是威脅他們,亦或者要對他們用刑,到了事情十分嚴重的地步,讓他們報出是你的人,保命要緊,等你從涼州回來,自會去與他交涉。這樣一來,事情既不會鬧大,也能保住他們,是個暫且拖延的法子。”

凌畫點頭,“這倒是個兩全的法子,只能這樣了。”

她落下簾子,“哥哥繼續睡吧!”

宴輕“嗯”了一聲,又重新躺回馬車裡,想着他屆時要會會這個杜唯。

到了下一個城鎮,凌畫讓暗樁給江陽城的暗樁傳了信,之後,並沒有按照原計劃入住外祖母傳給她的名下的產業,而是自己拉着宴輕去找客棧。

因二人完全沒有按照安排打點好的行程走,以至於,找了一家客棧又一家客棧,全部住滿,只一個小小的客棧,在巷子裡,剩下一間房了。

凌畫心想一間房也好,她試探地問宴輕,“哥哥?我們是夫妻,住一間房,也沒關係的吧?”

宴輕心累的“嗯”了一聲。

凌畫痛快地交了一間房的銀子。

客棧很小,很破,但好在還算整潔乾淨。宴輕進了房後,掃了一圈,倒也沒露出嫌棄說不住的神色。

小夥計送來飯菜,凌畫又多拿出銀子,“小二哥,向你打聽個事兒,爲何這鳳山縣家家客棧住滿?城中可是有什麼大事兒熱鬧可看嗎?”

小夥計收了銀子,笑起來,“今晚有燈會,是咱們鳳山縣一年一度的燈賽。四鄰八方都前來湊熱鬧。”

凌畫恍然,“一般不都是元宵節,才賞燈嗎?”

小夥計搖頭,笑呵呵地說,“夫人有所不知,咱們鳳山縣是以制燈業爲主。各大制燈作坊鋪子的老闆,都說各家燈好,你說我說大家說,也不知道誰家制的燈是真的好,所以,從幾年前,咱們當地的朱縣令剛上任鳳山縣,爲了發展民生,將制燈業發揚光大,讓百姓們都過上好日子,於是,定了個燈賽的規矩。每年的冬至日這一日,各大制燈坊,都要賽上一場,評出本年度的前三甲。選出最好的制燈技術,打出名聲,外銷出去。因朱縣令公正,剛直不阿,請來的大儒裁判,也都是德高望重,很有地位的人,所以,這幾年,咱們的燈賽一年辦的比一年好,甚至在去年,李家鋪子制的燈,被皇家看重了,年節時選用的,就是李家鋪子做的宮燈。”

凌畫想了想,好像是有這麼一個事兒,她當日參加宮宴,入宮看着一排排宮燈十分漂亮,就問引路的小太監,這燈是京城哪家制燈的鋪子制的,小太監說是來自鳳山縣的李家鋪子,之所以被皇家選中,還是因爲宗室一位郡王爺的小妾,孃家人送了她一盞燈,那郡王爺見了覺得漂亮,晚上外出與人喝酒時便提着去了,被內務府採買的人給瞧見了,問了這燈是哪兒來的,那郡王爺也不知,回去問了自家小妾,小妾又問了孃家人,才知道是鳳山縣的李家鋪子,所以,去年的宮燈,就定下了李家鋪子的,確實讓賞了宮燈的人,一片讚美。

小夥計又說,“去年宮燈李家鋪子名聲大振,今年的冬至日,不知會拿出什麼樣兒的好燈,所以,四面八方的來客都想瞧瞧,若是有看中的,也可當場競拍,價高者得之。反正,這鳳陽縣每年的冬至日,都人滿爲患。”

小夥計又道,“公子和夫人今兒來的巧了,小店的一位客人本來已住了三日了,但突然收到家中人急信,老母病重,才急匆匆趕回去了,否則,您二人臨時來咱們小客棧,也是沒有一間房能給您二人住的。許多好的臨街的客棧,半個月前就被訂滿了,咱們小店小,達官貴人瞧不上,在三天前才訂空,今兒正好因那人臨時離開,才空出一間房來。”

凌畫道謝,“那還真是趕巧了,小二哥去忙吧!”

小夥計收了銀子走了,囑咐他們今晚一定要去看燈賽便下去了。

凌畫關上房門,對宴輕笑着問,“哥哥,今晚去看燈賽嗎?”

宴輕頗有幾分興趣,“去。”

“能將鳳山縣的燈打入宮中,入了內務府採買的眼,這朱縣令好有本事。”凌畫腦子裡搜尋關於朱縣令的消息,可惜很少,天下之大,她能熟知各城知府,但不太熟知一個七品縣令。

宴輕看了她一眼,對朱縣令的生平張口就來,“朱守信,字孝運,弘德二十二年,高中探花,先皇甚喜,賜御前行走,弘德二十三年,惹先皇大怒,發配永州,言讓他做一輩子縣令。康平十五年,今上讀先皇舊時文書,念起他,特下聖諭,將其從永州調到鳳山縣。雖然同樣是做縣令,但永州貧苦,鳳山縣是富饒之縣。”

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十章 有病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十章 協議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三章 大雨(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十四章 太子第二十五章 不準(一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五十章 設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五十四章 留宿(一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五十八章 刺殺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十二章 崩潰第四十章 下家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一百章 酸了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三章 大雨(一更)第五十九章 閉月羞花(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三十八章 心思(二更)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十七章 無語第十四章 太子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二章 抱着(二更)
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十章 有病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十章 協議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三章 大雨(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十四章 太子第二十五章 不準(一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五十章 設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五十四章 留宿(一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五十八章 刺殺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十二章 崩潰第四十章 下家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一百章 酸了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三章 大雨(一更)第五十九章 閉月羞花(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三十八章 心思(二更)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十七章 無語第十四章 太子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二章 抱着(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