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江陽

守門人帶着凌畫等人往安排好的院落走去,一路上,樂呵呵地跟凌畫說話。

“小老兒還是四年前有幸見過小主子,沒想到再見,姑娘已嫁人了,歲月可真是快的很。”守門人感慨。

凌畫聽他這樣說,想起當年她接手產業時,所有掌事兒的帶着得力人手去拜見她,那時黑壓壓的上千號人,若非她自小熟悉賬本子,學了多年,記住了每個人的名字特點,那一關就不好過。

畢竟,朝廷都有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說話,從外祖父外祖母傳到她娘,她娘再傳到她,三代下來,她若是個沒本事的,也鎮不住那些有本事的人。

守門人繼續說,“小老兒記得清楚,當年小主子才十二歲,卻準確地說出了每個人的名字,上千號人,沒有一個不服氣的,自此甘願爲小主子效犬馬之勞。”

凌畫笑,“當年還是頗爲稚嫩,這麼多年,多虧了諸位長輩兄弟姐妹們扶持。”

“我們受老主子和少主子知遇之恩,應該的。”守門人搖頭,帶着凌畫等人來到安排好的院子,“已讓人去通知掌櫃的了,小主子先安頓,今日名望樓出了些事情,掌櫃的去解決了,知道小主子來了,應該很快就會過來。”

凌畫點頭,“好。”

進了名望樓安排好的院子,凌畫先掃了一眼院落環境,清幽宜人,很是不錯。

她轉頭對宴輕壓低聲音問,“哥哥,我們還是一起住一間房嗎?”

宴輕腳步一頓,拒絕,“不要了。”

凌畫心想果然,不暈船了,他用完就甩,真是不可愛。

她想爭取一下,小聲說,“一起住了七日,吃住都在一起,如今乍然分開,哥哥會不會不習慣?”

宴輕搖頭,“不會。”

凌畫嘆氣,再接再厲,“那、你就沒有一點兒捨不得我?”

宴輕瞅了她一眼,臉龐嬌俏,眉目如畫,他吸了吸氣,狠心地扭開臉,“沒有。”

凌畫泄氣,使出殺手鐗,“如今一路多數時候都要住我外祖母留給我的產業,這一路打點,每到一處,管事兒的都要來拜見,若是讓他們知道,我們既然是夫妻,卻不在一塊住,會不會很奇怪?肯定會以爲我們夫妻不和的。”

宴輕頓了一下,掃了一眼這院子,“這院子裡沒安排伺候的人,咱們進來後,都是帶來的人,這些人,自是都清楚我們如何的,若是沒人說,也不會被人看出來。”

凌畫沒轍了,“好吧!”

真是個沒良心的,用完就扔。

宴輕見凌畫沒了意見,扭頭就走,腳步很快,轉眼就進了一間屋子,凌畫只能去了他旁邊隔壁的屋子。

宴輕進了屋子後,見凌畫沒跟進來,鬆了一口氣,不是他不想跟她一起住,實在是太煎熬了。他怕他暈船剛好,又要得徹夜失眠症,還是分開住離遠點兒的好。

一連做了七日船,宴輕沐浴後,躺在大牀上,總算是長舒了一口氣。

雲落進屋喊宴輕,“小侯爺,主子喊您去旁廳吃飯了。”

宴輕點頭,坐起身,對雲落問,“我這七天暈船,治頭疼的藥是不是一直沒吃,斷了七天?”

雲落點頭,“是啊,斷了七天。”

宴輕站起身,吩咐,“從今天晚上開始,繼續吃,以後哪怕我再暈船,也不斷頓了。”

雲落驚訝,“小侯爺,您怎麼突然想開了?”

竟然學會主動吃藥了!這可真是可喜可賀,他想知道發生了什麼?

宴輕抿脣,不想對雲落說,擡步向外走,走到門口,大約是沒人可說,還是覺得雲落這個垃圾桶靠譜,蓋上蓋子,說什麼都不會不經他允許給他倒出去,於是,還是憋不住壓低聲音說,“曾老頭是不是曾經說過,吃這個藥,不能要子嗣?”

雲落猛地睜大眼睛,回憶了一下,“好、好像說過吧?”

他也不太確定曾大夫有沒有說過這話。

“是藥三分毒。”宴輕直起腰,背手在身後,往外走,“肯定是不行的。”

在他治好病之前,沒斷藥之前,肯定是不行的。

雲落懂了,“小侯爺明智。”

宴輕出了房門。

雲落跟着宴輕走了幾步,忽然又拉住宴輕,壓低聲音,用兩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不好意思羞赧靦腆地說,“小侯爺,其實、我聽說,有一種東西,可、可以避孕。”

宴輕:“……”

他看着雲落,“什麼東西?”

雲落臉和脖子都紅了,憋出兩個字,“腸衣。”

“那是個什麼東西?”

雲落:“……”

他也不知道啊,他就是聽說。

宴輕伸手拍拍雲落的腦袋,刮目相看的目光誇讚他,“你可真是你家好主子送給我的最好選擇。”

雲落快哭了,這聽起來不太像是在誇他啊。

宴輕撤回手,不感興趣地說,“行了,不需要。”

雲落徹底閉了嘴。

宴輕來到旁廳,凌畫已在等他了,不止她,琉璃望書端陽都在,宴輕面色如常地落座,雲落隨後跟了過來,也默不吭聲地落座。

琉璃眼尖,稀奇地看着雲落,“喂,雲落,你怎麼臉和脖子都是通紅通紅的?”

雲落臉和脖子更紅了,“熱的。”

琉璃疑惑,“這天很熱嗎?”

雲落咬牙說,“廚房燒的熱水太熱了,沐浴時沒兌多少冷水。”

琉璃單純地“哦”了一聲。

凌畫瞅了雲落一眼,又看看宴輕,她可不好糊弄,覺得雲落臉紅脖子紅,可不像是沐浴熱的。

但宴輕面色太過尋常,好像與他無關的樣子,凌畫從宴輕的面上還真看不出什麼來,遂對雲落問,“沒事兒吧?”

雲落後悔幫小侯爺想少兒不宜的東西了,羞愧地擡不起頭,“沒、沒事兒。”

他真是沒有小侯爺這份定力和本事,小侯爺是怎麼能夠做到面不改色的呢!他可真是自愧不如。

吃過飯後,名望樓的掌事兒的依舊沒來。

凌畫疑惑,吩咐望書,“去打探一下,看看名望樓出了什麼事情?”

望書點頭,立即去了。

望書離開後,凌畫對宴輕說,“哥哥,你這七日都沒睡好,先去歇着吧!”

宴輕搖頭,“吃多了,不急,消消食再去。”

凌畫點頭。

於是,幾個人坐在桌前喝茶。

兩盞茶後,望書回來了,臉色很是奇異,對凌畫稟告,“主子,打聽清楚了。”

凌畫看着他。

望書道,“據說今日有位柳小姐,來名望樓吃飯,遇到了當地知府的公子,那知府公子見柳小姐年輕貌美,十分心動,上前搭訕,被柳小姐拒絕後,心生惱怒,要將人帶回府宅,柳小姐帶的護衛和知府公子帶的家丁打了起來,因事情發生在名望樓,所以,名望樓被牽扯了進去。”

“哪個柳小姐?”凌畫想着她只認識一個柳小姐,不會就是那個吧?

望書道,“就是京城太常寺卿府的柳小姐。”

凌畫訝異,“她不是在姑蘇城嗎?”

望書搖頭,“不知怎麼的,來了江陽。”

“這也真是奇了。”凌畫心想着天下之大,江南漕郡距離姑蘇城只兩百里,她帶着宴輕在漕郡待了一個多月,都沒見着柳小姐,沒想到走了七日夜的水路,來了七八百里地外,竟然碰到了柳蘭溪也在這江陽城,還惹了麻煩。

她問,“這件事情是不是很棘手?”

她記得江陽的知府,是東宮的人,不太清廉。

望書點頭,“是很棘手。柳小姐帶的護衛雖然打敗了知府公子帶的家丁,但這裡是江陽地盤,知府公子派人調了官兵來,柳小姐被強行扣留了,如今名望樓門前,圍了裡三層外三層的官兵,將前後門都給堵了。柳小姐走不了,名望樓沒法營生是小事兒,知府公子的人在前面叫着讓名望樓將人送出去呢,而柳小姐威脅名望樓,說名望樓若是將她送出去給知府公子,若是她出了事兒,她爹孃定然會上報天聽派人來查,名望樓到時候別想撇乾淨。掌事兒的夾在中間,如今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咱們來時,怎麼沒見着堵後門?”凌畫問。

望書道,“咱們走的這道院門與前院的名望樓被隔開了,是單獨闢出來的院落,所以,咱們沒見着,也沒有官府的人來圍困。”

凌畫點點頭。

第七十八章 敲打(一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三十五章 生辰(二更)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十章 協議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七章 認真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九章 秦桓第七章 認真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四章 結巴(二更)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第八十章 桃花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二十七章 父子(一更)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五十四章 同意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
第七十八章 敲打(一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三十五章 生辰(二更)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十章 協議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七章 認真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九章 秦桓第七章 認真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四章 結巴(二更)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第八十章 桃花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二十七章 父子(一更)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五十四章 同意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