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默契

無論是大婚前,還是大婚後,凌畫與宴輕,還真沒有一點兒夫妻樣兒。

在外人面前,他們倆會做戲,但是身邊人都清楚,這倆人不一天打八場架,不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波及到他們,就已經讓他們知足了。

但是今日,他們看到兩個人緊緊挨着坐在一起,宴輕摟着凌畫的腰,沒有任何的不情願,臉色雖然蒼白,但神情卻是沒有半點兒被強迫,甚至還可以看到眼裡有那麼幾分愉悅和甘之如飴,心裡都是震驚的。

但震驚歸震驚,包括琉璃在內,都是聰明的,唯獨一個傻了點兒的端陽,在門外守了一日累了,雲落替換他後,他就去歇着了,自然也不會不識趣點破。

所以,幾個人對看一眼後,都心照不宣,覺得這樣挺好,彷彿他們也都跟着前途一片光明瞭,樂呵呵地圍着坐下,開始玩葉子牌。

宴輕實在是太聰明,每一局都贏,七八局後,琉璃不幹了,指控,“小侯爺會算計牌,豈不是讓我們玩到天黑輸到天亮?”

這也太不公平了!

宴輕勾了勾嘴角,毫不掩飾心裡的愉悅,“你們本來就是被叫來陪我打牌的,有意見嗎?”

琉璃:“……”

沒、沒意見了!

他們就是幾個牌架子,沒資格要求人權。

琉璃閉嘴,望書、雲落等人自然都齊齊緘默。

又玩了七八局,依舊是輸,琉璃這回不問宴輕了,小眼神哀怨地往凌畫臉上瞅。

凌畫好笑,問琉璃,“想說什麼?只管說,別憋着。”

琉璃立即叭叭地說,“小姐,您也太向着小侯爺了吧?不止給他喂牌,還故意不贏他。”

她不服氣地說,“就算小侯爺是您的夫君,但咱們在坐這幾個人,可是跟您自小的情分呢。”

言外之意,親人都是一樣的,後來者就算居上,也別太過啊,她都快被打擊成廚房裡放了三天的蔫白菜了。

凌畫咳嗽一聲,“我沒有。”

宴輕轉過頭來,戳破她,“你有。”

凌畫:“……”

到底誰跟誰纔是一夥的!

琉璃立即指控,“您看,小侯爺都說有了,您還不承認。”

凌畫只能承認,“好吧,我有。”

她瞪了琉璃一眼,“咱們小侯爺暈船,飯都吃不下,牌總不能玩的不高興吧?”

琉璃想想也是,但不太服氣地小聲說,“可是我臉上的紙條都快貼滿了,再貼的話,眼睛都要睜不開了。”

凌畫大樂,“證明你牌技還是差,你看看望書和雲落,才貼了兩個。”

琉璃哀怨,轉頭瞪望書和雲落。

望書摸摸鼻子。

雲落眼觀鼻鼻觀心,當沒看到琉璃瞪人。

宴輕洗牌,一本正經地警告凌畫,“不準再讓着我了,當心跟你翻臉,爺做了紈絝多年,但凡是玩的,樣樣精通,若是傳出去玩牌還用媳婦兒讓着,多丟臉。”

凌畫也一本正經點頭,“好,不讓了。”

她說完,有些不放心地看着宴輕的臉,“哥哥,你這張臉,我實在捨不得對着你的臉貼東西,你確定嗎?”

宴輕哼了一聲,“那也得你有本事貼。”

凌畫表示懂了,“行,那再來。”

琉璃頓時來了精神,摩拳擦掌,對宴輕說,“小侯爺,您有所不知,小姐從小到大,一直有個愛好,就是她喜愛的東西呢,容不得一絲瑕疵,否則就不要了,您可要保護好您這張臉啊。”

宴輕嗤了一聲,“爺還用你教?”

琉璃認真給他科普,“這漿糊黏着紙條,貼在臉上難受極了,您本就暈船,若是真被貼了,不會再吐吧?”

宴輕手一頓,“我輸不了。”

琉璃故意激他,“那可不一定,我家小姐雖然沒跟您一樣做紈絝,但她從小就會玩,夫人在世時管這些叫做奇淫巧技邪門歪道,說她若是把聰明和天賦都用在學課業上,她就不至於天天操神盯着她了。”

宴輕挑眉,“所以,你想說什麼?”

琉璃嘻嘻一笑,“我想說,小姐若是不讓着你,那您可真會被貼紙條的呢。”

宴輕扭過頭,看身邊一直被他抱着,連個姿勢都沒變的凌畫,手掌心隔着薄薄的布料,她腰太細,細到他開始握的時候,都覺得手如灼燒一般,很是用強大的意志力才能勉強沒失態讓她瞧出來,心裡不停地給自己暗示只當是握了一塊木頭,但到底她不是木頭,讓他真是有些心口發熱,灼燒的很。

凌畫承認,“琉璃沒說錯,我娘是這樣說過我。”

她揚起笑臉,“所以,哥哥你既然拆穿我,那你可千萬別被臉上貼了紙條啊。”

宴輕哼了一聲。

於是,衆人繼續玩。

琉璃明顯感覺到,小姐真不讓着小侯爺了,但小侯爺怎麼回事兒?聰明勁兒又長了十倍?一改早先的漫不經心,如今打起了十分精神,顯然是將她剛剛說的話聽進去了,但暈船的人,都暈了一天了,還能這麼精神嗎?

在琉璃心裡腹誹的空檔,又輸了幾局,眼睛徹底被糊住了。

她大叫,“我不玩了,不玩了。”

凌畫點頭,“嗯,你出局了。一邊去吧!”

琉璃連忙跑去洗臉。

琉璃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臉上的漿糊和紙條洗掉,回來後,發現雲落、望書等人在他離開後,臉上的紙條都多了,她大樂。

她樂完,轉向宴輕和凌畫,這兩個人臉上還是乾乾淨淨。

琉璃:“……”

她觀望了一會兒,恍然大悟,小姐如今的確是沒向着小侯爺,但兩個人如今旗鼓相當,所以,望書、雲落等人就成了兩個人交鋒下的可憐蟲。

半夜時分,望書、雲落等人全部都已出局,凌畫和宴輕的臉上依然乾乾淨淨。

琉璃心想好戲來了,暗搓搓地期待,“小姐,小侯爺,你們倆這回總能分個勝負了吧?”

她就想看看,到底誰的臉上先被貼條。

宴輕拍拍手,站起身,“不玩了,困了。”

琉璃:“……”

凌畫伸手彈琉璃腦門,“你這是什麼表情?不困嗎?還不快去睡。”

琉璃“哦”了一聲,她還真困了。等她走出房門,回身看着已關閉上的門,後知後覺地一拍腦袋,嘟囔,“我就算困了,也可以再等一局結束的啊。”

雲落伸手將她拽走,低聲問,“你是不是傻啊?”

琉璃瞪眼,“你說誰傻呢?”

“你。”

琉璃不服氣,“你說清楚。”

雲落嘆氣,無語地說,“你想讓主子往小侯爺臉上貼紙條,怎麼可能?而小侯爺,也不可能往主子臉上貼紙條。”

“所以,我們就是那些個被貼紙條的倒黴蛋嗎?”琉璃跺跺腳。

雲落誠然覺得是,“沒錯。”

他們不是誰是?

琉璃徹底沒了話,打定主意,以後再也不玩了,大不了多抓幾個暗衛陪玩。

人都走了,房間安靜下來,凌畫對着宴輕笑,“哥哥,我們算不算是天作之合?”

就連玩,也配合的默契。

宴輕也跟着笑,“有兩局你明明可以讓我輸,怎麼沒讓?”

凌畫嘆氣,“不捨得啊。”

這麼漂亮的一張臉,被貼了紙條,就影響美感了,哪怕漿糊能洗掉,她也不想給他貼。

宴輕神情愉悅,拍拍她的發頂,忽然拖腔帶調,“這麼捨不得我這張臉啊夫人。”

凌畫嗔了他一眼,嘟囔,“可不是嗎?”

宴輕被她這一眼嬌嗔弄的心裡一緊,深吸一口氣,撇開臉,撤回手,“睡覺了。”

凌畫點頭。

二人躺回了牀上,凌畫自動地鑽進宴輕的懷裡,枕着他的胳膊,一隻手臂擔在他的腰上。

宴輕呼吸又緊了緊,剋制了半天,覺得不太行,自制力有崩潰的趨勢,他咬牙與凌畫說話轉移黑暗中的五感六覺,“早先你話說了一半,後面的事兒你沒說。”

“嗯?什麼事兒?”

宴輕道,“就說四年多前在山珍海味閣,岳母不讓你看我,你就真沒看?你會那麼老實?”

“被罵了一頓,不老實也得老實了,我娘很有淫威的。”凌畫嘆氣。

“你就沒抗爭一下?”

凌畫更嘆氣了,“我娘說,人長的好看,無非一副皮囊而已。我不服氣,我爹若不是長的好看,我娘會嫁給他?我說沒動力看賬本子,我娘讓我好好看賬本,山珍海味閣以後是我的,別讓它在我手裡倒閉,以後你再去,讓掌櫃的也一樣給你免單。免一輩子的單。”

宴輕:“……”

他一言難盡,“然後你就聽進去了?”

凌畫惆悵,“是啊,我又有什麼辦法?我娘太霸道了。她那個人,認準一件事兒,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秦桓爹孃早早亡故,她將秦桓當兒子養,自然不會做出不仁不義悔婚的事兒。那時我還小,不懂,但我娘深刻地知道,若是我毀了婚,安國公府也會毀了秦桓,在安國公府那個泥潭裡,他無父無母,安國公老夫人又是個唯利是圖的,而且子孫衆多,不缺他一個,沒了我娘這個依仗,幼子可欺,他都不見得能平安長大。”

宴輕心裡的火熱被澆滅了幾分,一顆心不再如早先一般亂跳了,“好了,我知道了,睡吧。”

凌畫:“……”

她還以爲他還想繼續多聊聊呢。不過夜的確是深了,還是睡吧!

接下來幾日,真正的驗證了宴輕這個暈船的邪門,是真的離不得凌畫,凌畫只要一離開身邊,他就暈船犯嘔吃什麼吐什麼,只要抱着凌畫,聞着她身上的味道,便能抑制住胃裡翻滾的難受感。

於是,凌畫練就了洗臉快,沐浴快,上茅廁快,做任何事情,都快速解決的本事。

七日後,宴輕過了暈船期,船也靠岸了。

宴輕也肉眼可見地瘦了一大圈,船一靠岸,凌畫就發了狠要給他補回來,帶着他去了當地最好的酒樓,名望樓,是她外祖母名下的產業。

此次前往涼州,爲了安全順利,她不敢動用外祖父給她留的名下的產業,怕走漏風聲,全部動用的是外祖母留給她的暗產,連皇族和嶺山都不知道的產業。

天黑十分,一路掩人耳目來到名望樓後門,凌畫拿出令牌,看守後門的人是個五十多歲的清瘦老者,識得令牌,震驚地睜大眼睛,連忙彎腰拱手,“原來是小主子親自來了。”

凌畫點頭,收了令牌,文,“可有收到消息?可都安排好了?”

守門人立即說,“掌櫃的三日前就吩咐了,但沒說是小主子親自來。都已安排好了。怪不得讓我親自守在這裡。”

凌畫道,“怕走漏風聲。”

守門人連連點頭,打開門,帶着一行人進了名望樓。

守門人走了幾步後,忽然回頭,看着宴輕,臉上帶着驚豔之色,“這位……可是端敬候府小侯爺?”

憑着這一張臉,應該就是小主子的夫君了。

宴輕笑了笑,“好眼力。”

守門人撓撓頭,又恭恭敬敬地給宴輕施了一禮,“小老兒失禮了。”

宴輕擺擺手。

第三章 煎藥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九十二章 如期(一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七章 默契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五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三十九章 真好(一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四十四章 五日(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十七章 青山莊第六十四章 天地可鑑第二十三章 不捨(一更)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四十三章 許子舟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十九章 重要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
第三章 煎藥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九十二章 如期(一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七章 默契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五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三十九章 真好(一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四十四章 五日(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十七章 青山莊第六十四章 天地可鑑第二十三章 不捨(一更)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四十三章 許子舟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十九章 重要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