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

聽到腳步聲,十三娘睜開眼睛,從蒲團上站起身,回身看向進來的人,看到宴輕時,她愣了愣,眼中閃過一抹驚異的神色。

“十三娘,好巧啊。”凌畫笑着開口,“怎麼我兩回來清音寺,都碰到你了呢。”

十三娘連忙見禮,“掌舵使。”,話落,笑着說,“的確是有些太巧了。”,她試探地問凌畫,“這位可是宴小侯爺?”

凌畫笑着點頭,“正是他。忘了你還不曾見過。”

十三娘微微低下頭,姿態謙然,“見小侯爺一面着實難了些,今日是小女子有幸了,能在這清音寺見到小侯爺。”

宴輕早已見過十三娘,不止見過,連她房中牀下的密道都闖過了,他眼神淡淡,漫不經心,“我有什麼好見的?”

十三娘笑着說,“在漕郡這塊地方,掌舵使威震四方,我等小人物,早都想見見掌舵使的夫君是什麼模樣。”

“見到之後呢?”宴輕難得沒見到女子轉身就走,而是站在凌畫身邊,與女子多說兩句話。

十三娘微笑,“宴小侯爺果然如傳言一般,容貌出色,不同凡響。”

若是尋常來說,誇一個男人容貌好,算不得好話。

但是對於宴輕來說,他便承了這句誇獎了,因爲若沒有長這麼一張好看的臉,凌畫也瞧不上他。對比那些對凌畫有心思的男人,他這是佔足了先天的優勢。

於是,他說了句,“你倒是會說話。”

十三娘:“……”

他倒是不惱。

凌畫笑着問,“十三娘上完香了嗎?”

十三娘點頭,溫柔回道,“回掌舵使,我上完香了。”

凌畫又問,“那你可抽籤讓住持大師給你解籤?”

十三娘搖頭,“小女子姻緣淺薄,怕是沒福氣求個如意郎君,不求也罷。”

凌畫不贊同道,“十三娘不要這麼想,你有才有貌,只要自己想求,是會求到個如意郎君的。”

十三娘抿嘴笑,“怕是難的很。”

她問凌畫,“掌舵使是前來上香嗎?”

凌畫笑着搖頭,“今日得閒,我們來清音寺賞梅花,聽聞你在這裡上香,我忽然想起早先羨慕許多人都來這裡求籤解籤栓姻緣繩,我還沒嘗試過,如今拉着夫君過來一解圓滿。”

十三娘露出羨慕的神色,“掌舵使和小侯爺這般,着實讓人羨慕。”

她側身讓開,“既然如此,掌舵使和小侯爺快請吧!”

凌畫伸手拉了宴輕的手,將他拉到佛像前,示意住持取籤筒。

住持只能將籤筒取出來,對二人問,“掌舵使、宴小侯爺,您二人誰來抽取籤文?”

凌畫剛要伸手,又打住,偏頭對宴輕說,“哥哥你來。”

“爲何我來?”

“夫唱婦隨。”

宴輕:“……”

他似無語了片刻,在凌畫執着讓他來的視線下,他只能伸出手,手還沒夠到籤筒,凌畫立即說,“哥哥閉上眼睛,心誠則靈。”

宴輕只能又閉上眼睛,手靠近籤筒,搖晃了一下,從中掉出一支籤。

住持彎腰撿了起來,面色微變。

凌畫探頭過去看,只見這支籤文,大寫兩個字,名曰:“殺籤”。上面一首四句詩。

“年少成名天下知,披甲踏月蘭臺辭,沙場點兵飲鳩血,紅塵萬丈不留魂。”

不必住持解籤,凌畫也知道,這是一支下下籤。

凌畫的臉色不好看,將這一支籤“啪”地折斷了,然後動作利落地扔進了一旁的香爐裡,對宴輕溫聲細雨地說,“哥哥,重新抽,這一支不準。”

住持睜大眼睛,似乎震驚的不行,他爲人解籤一輩子,沒想到還能帶這樣的。

宴輕沒說話,順從她的意思,又拿了籤筒,搖了搖,隨後一倒,又落出來一支籤來。

這次不用主持彎腰撿,凌畫已彎腰將之撿起,只見這一支簽上寫着“四絕”二字。

“風摧百草折,花落無人賞,雪下地無聲,月盈滿則虧。”

這也不必住持解籤,凌畫便可以從中讀出,風花雪月無緣的意思來。

她臉色難看,又是將之“啪”地一折,籤文應聲而斷,她將斷了的籤文又扔進香爐裡,轉頭對宴輕溫柔似水地說,“哥哥再來,這一支也不準。”

住持:“……”

不是他捨不得好好的籤文被折斷,實則是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抽了下下籤,不滿意當場就折斷了的人。

宴輕睜開眼睛看了凌畫一眼,見她眼神倔強,他笑了一下,點點頭,又順從地搖了搖籤筒,從中又倒出一支籤來。

凌畫彎腰撿起,險些沒氣背過氣去,只見這支籤文上寫着“離心”二字。

“鴛鴦不共枕,龍鳳不相親,前生緣來淺,今世夢無人。”

她“啪”地伸手又折斷,猶不解氣,扔在地上又跺了兩腳,纔對宴輕溫柔至極地說,“哥哥,再來!”

她就不信了,今兒這滿筒的籤文,就沒有一支好籤。

住持欲言又止。

凌畫凌厲的眼神看向住持。

住持嚇的一抖,緊緊地閉緊了嘴。

宴輕卻開口了,“俗話說,再一再二不再三,看來天意使然。”

凌畫第一次爆粗口,“狗屁的天意使然,我不信什麼天意,我只信自己。”

她倔強地伸手拉住宴輕的手,緊緊地握着他的大手一起攥住籤筒,然後,拉着他一起搖晃籤筒,同時說,“哥哥搖晃的太不誠心了,要久一些,心要誠一些,才能準。”

宴輕任由她,看着她白皙嬌嫩的小手緊緊攥着他的大手,明明看着柔弱無骨的小手,這一刻卻十分有力道,而且她繃着臉,似憤怒極了,整個人身上透着一股狠勁兒,似乎就真不信瞭如她剛剛所說的狗屁天意,非要求一個她心中滿意的結果。

宴輕心不受控制地又砰砰砰跳了起來,幾乎跳出胸腔,他想伸手去捂,但怕突然動作被她查知,只能盡力地壓制。

凌畫似乎不知疲憊,握着宴輕的手攥着籤筒晃了無數下,只聽得籤筒裡的籤文被晃動的來回碰撞聲響不斷,足足有半盞茶的時間,她才用力地翻手一倒,一支籤文“啪”地從籤筒裡掉了出來。

這一回,宴輕沒讓其掉落在地上,而是伸手接住了,低頭一看,不由得笑了。

凌畫顧不上手腕子搖的痠痛,也湊過頭去看,這一看,露出滿意的神色,對他揚起笑臉,“你看,是不是我說的對,早先你搖的太快,太不誠心,它不樂意出來呢。”

宴輕點頭,這一刻,自然不會與她唱反調,語氣溫和含笑,“你說的對。”

住持伸長脖子去看,只見這一支簽上寫着“天作之合”,同樣有一首四句詩。

“三生石上結因緣,花前月下永同心,龍鳳紅燭相思意,春色無邊兩纏綿。”

住持一時心情十分複雜,但不得不說,心裡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就剛剛掌舵使那幅快要盛怒的樣子,她生怕她再不如意,不止折了籤文,砸了籤筒,也會一把怒火燒了他這清音寺。

凌畫心中一口惡氣總算吐了出去,將籤文左看右看,甚是滿意,然後,她將籤文從宴輕手裡抽出來,遞給住持,“住持大師,給我們解籤吧!”

住持只能當做自己早先是瞎了,什麼都沒看到,早先她折了三支籤文的事情什麼也沒發生過,道了一聲“阿彌陀佛”,從凌畫手裡恭敬地接過籤文,連聲說,“恭喜掌舵使和小侯爺,這是一支上上籤。”

凌畫點頭,“我知道上上籤,你解來聽聽。”

她樂意聽好話。

住持只能解籤,“此籤文乃上上籤,求得此籤,便是三生註定的上等姻緣,是在三生石上鐫刻過名字的,三生石意指前生、今生、來生,有姻緣輪迴之說,也就是說緣定三生。此籤寓意,掌舵使和宴小侯爺三世姻緣,結髮同心,恩愛和美,世世圓滿。”

凌畫滿意極了,對宴輕轉過臉高興地說,“哥哥,你聽見沒有,上一輩子我們就是天作之合呢,這一輩子也會夫妻和美的,還有下一輩子,都是一樣圓滿的。”

宴輕心想,三輩子都被你套住,可真要命。

不過看着凌畫的笑臉,他這時也說不出什麼打擊不討喜的話來,點點頭,“聽見了。”

凌畫將籤文從主持手裡又要回來,塞進了自己袖子裡,“這支籤文我收着了。”

住持哪敢反對,她折了三支籤文,他都不敢說什麼的,連連點頭,“如此好籤,理應收着。”

凌畫心情好了,便也看什麼都順眼了,對他說,“姻緣繩呢,給我們拿來,我們去姻緣樹上栓姻緣繩。”

她還要求,“要粗一點兒的,結實的。”

住持心裡爲難,但這個還是能做到的,大不了讓小和尚現編就是,將姻緣繩編成手腕子那麼粗,經年累月也不被颳風下雨糟蹋爛的那種,他點點頭,“老衲親自去取,不過要勞煩掌舵使和小侯爺稍等片刻,老衲先讓人帶你們去喝一盞茶?”

凌畫好說話地點頭,“行,你快去,我們等着。”

住持連忙去了,他怕自己不親自去,小和尚領會不了掌舵使真正的意思,惹得掌舵使又不高興,那清音寺可就遭殃了,務必要讓這位姑奶奶滿意。

宴輕心想,果然是在漕郡的地盤,她可真夠橫行的,霸道不說,且理直氣壯。佛祖給了她一支好籤,大約也是怕她一個不高興,一把火燒了清音寺。

他今日難得又見識到了凌畫的另一面。

一直站在佛堂沒走看了整個全過程的十三娘心裡一寸寸發冷,她親眼目睹兩個人抽籤,宴輕懶散隨意,沒搞什麼動作,從籤筒裡掉出來的籤文,就是他抽中的實打實的實籤。三支籤文,他都沒亂動作,否則逃不過她的眼睛。三支都是下下籤,非殺即死的籤文,正印證了,他與姻緣無緣,此生無姻緣線的說法,倒是與他一直以來不想娶妻的傳言,頗爲相通。但是偏偏,掌舵使強求,拉着他的手,籤筒一直晃,也不曾搞作弊動作,實打實地求了一支上上的姻緣籤。

這可真是……

倒也是應了她所說,這一樁姻緣,是她強求來的。

十三娘心中又生起殺意,天下長的好看的,又不止宴輕一人,她做什麼非要宴輕不可。

狗屁的三世姻緣,殺了宴輕,她又不可能爲他守活寡,勢必還是要再與別人結姻緣的。

宴輕忽然轉頭看了十三娘一眼。

十三娘微微一笑,“恭喜掌舵使和小侯爺。”

她對上宴輕的視線,目光清澈,見凌畫看來,又笑着說,“求了一支上上籤,是否應該慶祝一番?正好清音寺有齋飯,有好酒。不知小女子可否有榮幸,做東請兩位?”

她說完,又補充,“若是兩位不嫌棄的話。”

凌畫笑道,“有人請客,我自是不嫌棄的。那一日十三孃的琴曲,真是讓我聽的過足了癮,不知手可養好了?”

十三娘笑着點頭,“已過了多日,自是養好了,勞煩掌舵使惦記了。”

凌畫又問,“那你今日可帶了琴了?”

十三娘搖頭,“不曾帶琴出來,不過若是掌舵使還想聽小女子彈琴,這清音寺裡據說也有收錄琴樂之器,總能找出一把琴的。”

凌畫說了句也是,轉眸看向宴輕,“哥哥,你還沒聽過十三孃的琴曲吧?十三娘琴曲一絕,我始終覺得,你沒聽過她彈琴,頗有些遺憾,今日趕巧了,稍後不妨聽一曲?”

宴輕似也有些興趣,點頭答應,“行啊。”

於是,這般說定後,十三娘與宴輕和凌畫一起,出了佛堂,去了茶室。

有小和尚端了瓜果茶點來,這茶點便是清音寺有名的山楂糕。

凌畫捏了一塊給宴輕。

宴輕想搖頭,但看到她蔥白的指尖,頓了一下,張口吃了。

凌畫自己捏了一塊,慢慢吃着,誇讚,“清音寺這山楂糕,真是百吃不厭。”

她忽然想起上一次帶回去的山楂糕,她後來好像一塊也沒見着,對宴輕問,“哥哥,上次的山楂糕,你都吃了嗎?”

她記着他都不多給林飛遠他們,自己都帶回去了。

宴輕向門口看了一眼,“都便宜端陽了。”

端陽站在門外,聽了心下委屈,那六盒山楂糕,小侯爺雖然帶回來,卻根本不吃,讓他和雲落處理,差點兒沒把他和雲落吃吐,以至於他人養好傷來了清音寺,卻再也不想吃山楂糕了。

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三章 詩集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十三章 不平(二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十九章 重要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二章 婚約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二十三章 不捨(一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九十章 幫忙(一更)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九十三章 桃花第二十章 燈賽第五十四章 留宿(一更)第四十章 舅兄(二更)第四十三章 心誓(一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一百一十章 安排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九章 秦桓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五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五十章(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七十八章 作數(二十二更)
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三章 詩集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十三章 不平(二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十九章 重要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二章 婚約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二十三章 不捨(一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九十章 幫忙(一更)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九十三章 桃花第二十章 燈賽第五十四章 留宿(一更)第四十章 舅兄(二更)第四十三章 心誓(一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一百一十章 安排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九章 秦桓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五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五十章(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七十八章 作數(二十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