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來信

望書的動作很快,漕郡兵馬大營伙食房五百人的名單,只用了三日,每個人的詳細底細便遞到了凌畫的手中。

與胭脂樓接觸者,有五人。這五人都是涵蓋了伙食房大管事兒小管事兒的職位,無一例外。

換句話說,也就是這五個人,若是謀個亂,整個伙食房都聽他們的。

這五個人在伙食房任職都已五年,比凌畫來江南漕運還要早兩年。

凌畫拿着這份資料,過目一遍後,在手中掂量了掂量,對望書吩咐,“將這五個人秘密監視起來,他們一有風吹草動,先控制住。”

望書應是。

凌畫想着江望到底知道不知道他兵營的伙食房裡有密道,五年前,漕郡的兵營是重新改造過一回,這在當初她查江望的底細時查過,原因是兵營房舍屋脊一應設備,都陳舊至極,到了該換的年限,江望上書朝廷,秉明改建之事,陛下準了,撥了三十萬兩銀子,讓他改建兵營。

當時老兵退伍,新兵入營,漕郡兵營雖然沒有大洗禮,但也是小小的重整了一番。這五個人,就是那時候,被應招入伍的。

而他們入伍徵兵的章程,都是江雲舒給辦的。

那時,江雲舒正被江望帶去兵營裡歷練,好像也是那時候,他與十三娘糾糾纏纏的開始。

若是江望不知道,那就是十三娘利用江雲舒,從而達到塞人進伙食房,趁着改建在伙食房挖密道。

當然,這是凌畫推測的最好的結果。最差的結果,那就是江望這個人隱藏的太好了,他知道此事,並且與十三娘是同謀者。那漕郡的十萬兵馬,一旦作亂,發揮的作用可就大了去了。

“將江望也監視起來。”凌畫又吩咐,“那五人派人監視,至於江望,望書你親自監視。同樣他但有不同尋常的舉動,立即控制起來。”

望書鄭重地點頭,“交給屬下,主子放心。”

這是一件大事兒,他自然不敢疏忽。

吩咐完這件事兒,凌畫便等着七日之後,曾大夫送來另一顆真言丹了。

第四日時,凌畫收到了一封書信,來自碧雲山,外封上寫着清雅的字跡,寧葉拜上。

收到這封信時,凌畫愣了一下,問琉璃,“送信的人呢?”

“一個小乞丐。”琉璃道,“將信送到總督府,讓門房收了後,人就跑了。”

凌畫笑了下,“碧雲山寧少主,送來一封書信,都要經小乞丐之手嗎?”

她隨手拆開了信封,裡面掉出一張薄薄的信箋來,信箋是上等的輕宣紙,用墨是上等的松香墨。

寧葉的字跡一如外封上的字跡一樣清雅有風骨,配上輕宣紙與松香墨,真是絲毫不辱沒。

信很簡短:

“葉早聞掌舵使其名,卻一直不曾得見,引爲憾事。今收到掌舵使信箋,着實受寵若驚。兩年前清音寺山下匆匆一面,大雨滂沱,借傘之情,猶如大恩,收到掌舵使來函,本該赴湯蹈火,萬死不辭,但葉不識綠林小公主,兒女私情着實荒誕,實萬難周旋。家事拖累,葉暫時無法赴漕郡一行,但葉曾與綠林程舵主有些交情,會給綠林去信一封,助掌舵使解決漕郡之事,實不能親行下山,望掌舵使海涵。他日葉尋機下山,定備厚禮,於掌舵使面前請罪。”

這一封信函雖輕飄飄,但該表明的卻都表明了。

凌畫有些訝異寧葉在信中提到了與程舵主有些交情的事兒,他倒是不避諱,大體是覺得,如今她既然與綠林打交道,定會詳查綠林之人,尤其是三舵主,所以,他與程舵主有恩情,是瞞不住了,索性拿出來一說?

她捏着信箋沉思,沒注意宴輕什麼時候進了書房,直到手裡的信箋被他抽走,她才擡頭,見是宴輕,對他一笑,“哥哥來了?”

宴輕“嗯”了一聲,“這酸不拉幾的信,是碧雲山寧葉給你寫的?”

凌畫輕咳一聲,對他解釋,“剛來漕郡時,我不是聽說綠林小公主朱蘭喜歡碧雲山少主寧葉嗎?所以,想借寧葉之手,來解決綠林之事。便給他去了一封信貼,今日剛收到碧雲山的來信。”

“哦,我想起來了,當初孫兄說寧葉傾慕你,惹得朱蘭對付你。”宴輕一目十行看完手中的信箋,隨手扔進了火爐裡,轉眼信箋進了火爐便化成了灰,他才說了一句,“綠林之事都解決了,馬後炮有什麼用?無用之信,是不是該燒了?”

凌畫心想,你都已經燒了,還問這話不是多餘嗎?但看着宴輕散漫清涼的神色,她沒說出口這話,只審時度勢地點點頭,微笑着說,“哥哥說的對,已沒什麼用了,是要燒掉。”

宴輕又說,“無用之信,也不必回了吧?”

“嗯,沒必要回了。”凌畫本來還想借由信箋,一來二去,你來我往地試探試探寧葉的,如今宴輕這麼說,她自然打消了這個念頭。

宴輕滿意,坐下身,拿起他一直看的那本兵書,擺手,“你忙你的,不必管我。”

凌畫看着他,這時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宴輕這些日子看的兵書如此熟悉,好像是她學的最深最精的那本孤本,她心下緊了緊,試探地問,“哥哥,你手裡的兵書……”

“怎麼?”宴輕擡眼看她。

凌畫想說,你怎麼讀這本兵書了?這是我讀的最好研究的最透徹的一本兵書,我善於用的好多兵法,都是從這上面學的,如今你天天看,豈不是我擡擡手指頭,你就知道我用的是什麼兵法?這不是要我的命嗎?

但這話她能與宴輕明說嗎?自然是不能的,說了豈不是更暴露自己了?

於是,她只能委婉地說,“哥哥很喜歡讀兵書嗎?這些日子,看你一直讀這一本。”

宴輕笑了一下,勾着脣角說,“不喜歡,但是這上面你的批註挺有意思,比兵書有意思多了,閒來打發時間,倒是比別的書都有趣。”

凌畫乾巴巴的,“少時不懂事兒,胡亂批註,讓哥哥見笑了。”

“見笑倒不至於。”宴輕捧着兵書嘖嘖,“我就是覺得啊,一本好的孤本,被你批註成這個樣子,它若是有書靈,怕是會委屈死。”

凌畫揉揉鼻子,心中扼腕,她怎麼就忘了,應該早些將這本書藏起來的,如今顯然,都已被他看了,看了這麼多天,估計都已經滾瓜爛熟倒背如流了。

她試探地問,“哥哥,我還有很多遊記手札,都是大儒批註,你要不要看看?”

宴輕搖頭,“沒興趣。”

凌畫看着他,見他真是對手裡的這一本兵書十分感興趣,愛不釋手的模樣,只能泄氣作罷。行吧,反正已經看了,她也沒辦法了。

又過了兩日,細雨派人前來稟告,“主子,十三娘出了胭脂樓,似要出行。”

凌畫立即問,“去哪裡?”

“似是去清音寺。”

凌畫問,“去做什麼?她的花又病了?”

這人回道,“好像是要去上香,今日十五了。十三娘每逢十五,都要去清音寺上香,據說是前任胭脂樓的樓主有這個習慣,前任樓主故去後,十三娘爲了追念前任樓主,也把前任樓主這個習慣給延續了下來。”

凌畫點頭,吩咐,“讓細雨派人跟去,繼續盯着。”

這人應是,立即去了。

凌畫尋思片刻,對宴輕問,“哥哥,你還想賞梅嗎?要不咱們今兒也去清音寺走走?”

上一次是十三娘製造的巧合,這一次她來製造個巧合如何?她想讓十三娘與宴輕真正打個照面,她想看看,十三娘對宴輕的殺氣,到底是從哪裡來?

宴輕可有可無,“行吧。”

他雖然對漫山遍野盛開的梅花除了覺得還行還算好看還算嬌嫩外,沒什麼太大的感覺,但是她喜歡,多去看看也沒什麼。

凌畫見宴輕答應,當即吩咐琉璃,“去讓人備車,我們去清音寺。”

琉璃點頭,連忙吩咐了下去。

不多時,雲落、端陽、琉璃等人護衛,宴輕與凌畫上了馬車,出了總督府,出城前往清音寺。

十三娘進了清音寺後,正在上香,有小和尚稟告住持,說掌舵使和宴小侯爺來了,她一愣,手中的香差一點兒拿不住。

住持也愣了,問小和尚,“掌舵使和宴小侯爺怎麼又來了?”

不是他不待見凌畫和宴輕,是十分不待見。這兩尊大佛,能不登門最好。

小和尚搖頭。

住持連忙往外迎去,走了兩步,忽然想起前來上香的十三娘,猶豫道,“十三娘,你這一回……”

他想說要不要回避,忽然想起,十三娘這一回沒帶花來,身上沒沾染濃郁的花香,似乎他也沒聞到什麼脂粉味,今兒的十三娘,素淡至極,連胭脂水粉彷彿都沒擦。

十三娘握着香的手穩了穩,柔聲說,“小侯爺不喜花香和脂粉香,今日我身上沒有,應該不用避開的吧?勞煩住持問一聲,若是小侯爺還有什麼避諱,需要我避開的話,我再避開就是了。”

住持點頭,“那老衲出去迎時,問一聲,十三娘先自便。”

不是他對十三娘一個風塵女子如此禮遇,實在是十三娘這些年往清音寺捐贈了不少香油錢,每年都有幾萬兩,值得他這個住持給她這個上等貴客的待遇。

十三娘點頭。

住持匆匆走了出去。

十三娘在住持離開後,靜站了片刻,纔將手裡的香穩穩地插進香爐裡,然後跪地跪拜,很是虔誠。

所以,當住持迎到了凌畫和宴輕,問二人今日十三娘也在,可否讓其避開時,凌畫笑着問,“十三孃的花又病了嗎?”,住持搖頭,只說“十三娘今日是來上香,很是素淡,未施脂粉。”,凌畫點頭,“那不必避開了。”,然後她又問,“十三娘如今在上香?”,住持點頭說,“正是。”,凌畫笑着對宴輕說,“哥哥,我們也去上一柱香吧?初一十五上香,最是靈驗了,求神佛什麼,大體都會心想事成的。”

宴輕自從在九華寺被滿天神佛欺騙後,便不相信所謂的上香了,直接說,“我陪你去可以,但你自己上香,別拉着我跟你一起。”

凌畫點頭,靠近他,小聲說,“清音寺最靈驗的是抽籤,住持大師有一個本事,就是擅長幫人解姻緣籤,咱們也求一支姻緣籤怎麼樣?算算姻緣。”

宴輕想說你我的姻緣還用算?這不是明擺着嗎?都已經嫁娶過門官府備錄了,還求什麼姻緣?但看着凌畫眨巴着大眼睛,他說,“你說的算姻緣,是怎麼算?”

凌畫也不傻,小聲說,“就算算我們的姻緣運,順不順。”

宴輕嫌棄,“這個問你自己就知道了,問神佛做什麼?”

他們倆的姻緣,是她算計來的,算計的過程挺順利的,他沒有覺得不順利,用不着算。

凌畫拽他衣角,“就試試嘛!”

她見宴輕不同意,用更小的聲音說,“抽完籤,我們就可以領兩根姻緣繩,這寺中有一棵姻緣樹,幾個人合抱那麼高,每每都會有未婚男女,前來抽籤系姻緣線,我羨慕的很。”

言外之意,今日想拉着一起系姻緣繩。

宴輕聽她嘴裡說着羨慕,眼睛裡確實也顯露着實打實的羨慕,他本對這種東西無感,不是太相信,但也抵不住她這個心思眼神,於是,撇開臉,點頭,“行吧!免得你羨慕別人。”

凌畫笑的很開心,拉着他就走,同時對主持說,“一會兒我們抽籤,住持大師可要好好給我們解籤啊。”

住持還能說什麼?既是掌舵使要求,他只能點頭。

他也覺得掌舵使和小侯爺都大婚了,姻緣線早已拴在一起了,委實不用抽姻緣簽了。本來這就是未婚男女纔信的,他沒想到掌舵使都大婚了,也要抽姻緣籤。

於是,由住持帶領着,二人去了佛堂。

他們到時,十三娘跪在蒲團上,雙手合十,很是虔誠,香爐裡燃着香,整個佛堂香菸嫋嫋。

第一百零五章 易換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十七章 青山莊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九章 信物(一更)第五十七章 耍騙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二十章 警告(二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五章 哄(一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廝殺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四十八章 受寵若驚(二更)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八章 江陽第七十八章 作數(二十二更)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十三章 借錢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
第一百零五章 易換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十七章 青山莊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九章 信物(一更)第五十七章 耍騙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二十章 警告(二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五章 哄(一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廝殺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四十八章 受寵若驚(二更)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八章 江陽第七十八章 作數(二十二更)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十三章 借錢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