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密道

江南的湖水,到了冬天,也是不結冰的,溫度不夠。

總督府的靜心湖裡養了許多魚,並不是用來觀賞的魚,而是用來廚房燉菜的魚,各種能吃的魚品類齊全,每日有專門人往湖裡投放魚食,衆魚爭相哄搶。

凌畫想了一下,若是自己被宴輕扔下去,沒準真的會驚起湖水裡的大魚爭相向她奔來,以爲是來魚食了。

她乾乾一笑,有些唏噓自己躲過了一劫,坐下身,討好地拽住宴輕的衣袖,看着他說,“哥哥,此行怕是有些困難,風餐露宿不說,還要喬裝易容。”

她認真地說,“有可能走深山老林,要睡到樹上,遇到蛇類蟲蟻,虎豹豺狼,夜晚睡不好,還有可能渡江過河,風吹浪打,你會不會暈船?暈船可難受了。”

宴輕偏頭看着她,“所以?”

凌畫意會,立即說,“我知道哥哥不怕的,所以,我就是跟你提前說一聲,讓你有個心裡準備。”

宴輕彈她腦門,毫不客氣地用了力道,輕嗤,“一肚子壞心思。”

凌畫疼的“噝”了一聲。

宴輕低眸一看,見她白皙的腦門上被彈出了一塊紅印,十分明顯,怕是要半日才能消下去,他暗腹怎麼這麼嬌嫩,於是,伸手給她輕輕揉了揉。

凌畫彎着嘴角笑,將臉湊近些,讓他揉的順手。

宴輕見她神情,敷衍地揉了兩下便撤回手,將袖子從她手裡抽了出來,沒好氣地問,“什麼時候出發?”

“等和風回來,再準備一番,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凌畫坐直身子,琢磨着說,“估算要三五日。”

宴輕“嗯”了一聲,“吃飯吧!我餓了。”

凌畫點頭,看向雲落,“去廚房問問,午飯好了沒有?”

雲落應是,立即去了。

胭脂樓內,十三娘那日彈了幾十首曲子幾乎彈廢了手腕子,歇了幾日方纔歇好,這幾日裡,胭脂樓閉門謝客,十三娘除了打開窗子透透風外,並未外出。

細雨盯着多日,除了見她放飛一隻飛鷹後,再無動靜,心裡疑惑,但也並未放鬆對胭脂樓的盯梢。

這一日,十三娘打開窗子,看着對面的街道上走過的大批行人,她皺眉,對彩兒吩咐,“去將掌事兒的喊來。”

彩兒應是,立即去了。

不多時,掌事兒的來到,關上房門,對十三娘問,“十三娘,有何事?”

十三娘示意他看窗外,“那是綠林的人?程舵主和朱舵主他們要離開漕郡了?”

掌事兒的探頭從窗子向外瞅了兩眼,點點頭,“是綠林的人,看着像是要離開。”

十三娘皺眉,眼底鄙夷,“綠林的人可真是廢物,在掌舵使的手裡沒過了一招半式,便被她給拿捏住了乖乖的送來銀子不說,還這麼灰溜溜地回去了嗎?”

掌事兒的道,“掌舵使動了兵馬,綠林的人被扣押在兵營多日,也莫可奈何,趙舵主只能派人送了銀子來議和。”

十三娘盯着綠林的人離開,“姓程的原來也是一隻紙老虎,禁不得戮破。”

掌事兒的嘆氣,“在漕郡這塊地界,又有誰能與掌舵使抗衡?就算是綠林,扣押了漕運的三十隻運糧船,雖日子久些,但到底也沒敢鬧起來,如今綠林的人雖平安離開,但賠償漕運兩百萬兩銀子,這麼個讓綠林肉疼的數字,尋常百姓眼中的天價賠償,雖不傷綠林根基,但也讓綠林吃了一記重拳,以後綠林估計再不敢找漕運的麻煩。”

“都是朱蘭,跑來漕郡做什麼?”十三娘見綠林的人走沒了影,“啪”地關上窗子,“若非她被扣押在總督府做人質,也不至於讓綠林那姓程的和姓朱的送上門,這事情便沒那麼容易解決。”

“據說掌舵使到漕郡後,對綠林扣押運糧船之事久無動靜,綠林的小公主是前來打探消息,沒想到正巧趕上在金樽坊張二先生刺殺宴小侯爺,一併將她給牽累入內了。”掌事兒的道,“說起來,也是她運氣不好,剛進漕郡,便被請去了總督府,自然也就暴露身份了。”

十三娘不解,“這張二先生爲何要殺宴輕?”

掌事兒的搖頭,“不知。”

十三娘問,“這麼久了,你還沒打探出來?”

掌事兒的搖頭,“張二先生已死,被掌舵使給剮了,拋屍去了亂葬崗,野狗將之屍體給瘋搶了。至於他爲何要殺宴小侯爺,掌舵使到底有沒有審問出來,便隨着他的死,一切都不得而知了,畢竟咱們的人,也進不了總督府打探消息。”

十三娘慢慢地坐下身,“殺手營被覆滅的消息,應該已傳到京城了,不知東宮下一步該如何做。”

掌事兒的心下一緊,“十三娘,你可別再輕舉妄動了。”

十三娘抿脣,“你放心,連東宮豢養的殺手營都靠不住,我自然不會以卵擊石,總能找到合適的機會,一擊必殺。”

她笑了一聲,“不是還有天絕門呢嗎?”

一日後,和風回到了總督府,稟告了這一趟前往雲深山玉家之行,見過玉老爺子和琉璃爹孃種種,又帶回了琉璃爹孃的書信。

琉璃沒開封,將自己爹孃的書信直接交給了凌畫。

凌畫聽完了和風稟告,若有所思,接過琉璃遞到她手裡的書信,拆開,琉璃湊近凌畫,跟着她一起看。

琉璃看過之後,撓撓頭,不解,“我爹孃這信裡是什麼意思啊?拉拉雜雜絮絮叨叨說了一堆沒用的,讓我好好吃飯,聽小姐話,不準做冒險的事兒,他們兩個什麼時候這麼囉嗦了?”

凌畫笑,“你爹孃的意思是,讓你不必擔心他們,照顧好自己就好,玉老爺子是不會將他們如何的。”

她揣測說,“你爹孃在玉家這麼多年,又是上一輩的佼佼者,應該是攥着玉家一部分勢力,讓玉老爺子拿他們一時半會兒無可奈何。他們的意思是,讓你不必管他們。”

“這樣啊。”琉璃捏着信又看了一遍說,“他們兩個也還算有些本事嘛,我以爲只會談情說愛談風弄月呢。”

凌畫:“……”

真不知道琉璃爹孃在她小時候,到底有多膩歪,如今她都這麼大了,還一直給她這麼個認知。

“那就不管他們了。”琉璃嘻嘻一笑,“叔祖父奈何不了他們,這我就放心了。就怕因爲我,牽累他們,也牽累小姐。”

凌畫也放下心,對和風說,“我還得交待你一件事兒,恐怕要再跑雲深山一趟,不過這一回是暗中去,不去玉家。”

和風拱手,“但憑主子吩咐。”

凌畫壓低聲音說,“我聽說雲深山的大山深處藏着私自豢養的兵馬,有五萬之數,自小學習江湖武功,以一敵十。你悄悄去,別露痕跡,探探虛實。”

和風心神一凜,面上露出凝重之色,鄭重道,“主子放心。”

凌畫囑咐,“此回只探虛實,不能打草驚蛇,所以,你不能多帶人手,萬萬小心。”

“是。”

凌畫想了想,又交待,“若是十分難辦,比如,是什麼插翅難飛之地,便算了,不要強行進入。外祖父培養你們給我不容易,可不能折在那裡。”

和風露出笑容,“主子放心。”

凌畫也笑了,擺手,“先去休息吧,明日再出發。”

和風轉身退了下去。

琉璃小聲說,“若是小姐不說要去涼州的話,我也真想跟和風去探探虛實。”

凌畫轉頭看着她,“你就算了,胳膊還沒養好呢。”

琉璃立即擡起了胳膊,“已經快要好了。”

凌畫納悶地說,“一年前你回玉家偷偷闖入玉老爺子書房重地,錯將山河圖當做玉雪劍法偷出來,按理說,沒驚動玉家任何人,但是爲何一年後,玉老爺子認定是你拿了,然後讓人強行綁你回去呢?”

琉璃也費解,“我也不知道啊。”

凌畫看着她,“你是不是當時落下了什麼東西在那書房裡,開始時沒被人發現,直到月前,才發現了?”

琉璃“啊”了一聲,恍然大悟,“我丟了一隻耳環。”

“什麼樣兒的耳環?”

琉璃鬱悶地說,“就是有一年我生辰,您特意讓人打造了一副耳環送給我啊,那副耳環是很少見的南海黑珍珠配藍晶玉墜,我戴着回過玉家,因爲喜歡,總戴着,後來丟了。”

凌畫了悟,“怪不得這一年來不見你戴了,我還以爲你戴夠了。想必當時你落在了玉家,只不過沒被人發現,所以,玉家一直暗中查找,沒想到,突然有一天發現了你落在書房裡的耳環,然後便知道是你什麼時候偷偷回過玉家。”

“嗯。”琉璃氣悶,“那對耳環太特別了,玉家的姐妹們瞧着好,圍着我問,我顯擺了一圈,大概就被人記住了。”

她嘟囔,“早知道的話,我就不戴着回去顯擺了。”

誰知道會好巧不巧丟在了叔祖父的書房?

凌畫猜測,“他既然擺出讓你學玉雪劍法冠冕堂皇的理由,證明一時半會兒他不敢聲張,應該私下裡在暗暗地想着法子怎麼將那本山河圖弄回去,也存在僥倖心理覺得你應該還不知道山河圖的秘密。”

琉璃鼓了鼓腮幫子,“好好的江湖世家,做什麼非要幫着人謀國?太太平平傳承武學難道不好嗎?真是想不通。”

凌畫心思一動,“也許是玉家的玉雪劍法,要絕傳了?”

琉璃“啊?”了一聲,“不會吧?”

“也說不準。”凌畫道,“若非爲了武學傳承,那麼便是爲了後世子孫高官厚祿。畢竟玉老爺子年歲大了,他還能活幾年?總歸是有所打算。”

琉璃將信箋收起,“不知我爹孃知不知道。”

“應該知道一點兒,怕是不太多。”凌畫揣測,“畢竟,你們這一支,不是玉家嫡系。”

“我爹孃不知道纔好。”琉璃嘟囔,“這等不要命的大事兒,若是被朝廷所知,不是要玉家完蛋嗎?”

凌畫笑,“天高皇帝遠的,陛下的耳目照射不了整個天下。大內侍衛只需盯着江湖不動盪,不影響朝綱社稷,至於江湖上小小紛爭,還不看在眼裡。”

琉璃嘆氣,“這也就是讓別有野心者,有機可乘了。”

偏偏這個想要某亂的,是她出身的玉家,即便她對玉家沒什麼感情,但到底是同根生,還是不想有朝一日完蛋的。

凌畫拍拍她的腦袋,“距離你擔心的那一天還遠的很,想多了也沒用。”

琉璃想想也是,索性不再想玉家了,而是問起十三娘,“小姐,咱們去涼州,十三孃的事兒怎麼辦?就先這麼擱置着,讓人盯着嗎?萬一她趁咱們離開期間作亂,總歸是一包炸藥。”

凌畫也正在想此事,“細雨留下來繼續盯着她吧!所謂捉賊拿贓,她沒輕舉妄動,我便拿不住她,畢竟懷疑又不作數。”

琉璃皺眉,“這個十三娘,可真是不簡單,細雨心思雖細,耐心也足夠,但他智謀略欠缺啊,留下他盯着行嗎?”

凌畫也考慮了這個問題,“我讓言書主管此事,胭脂樓但有動靜,細雨隨時向言書稟報。細雨的細心和耐心加上崔言書的心思謀算,這樣便妥當了。”

琉璃拍手,“這樣最好。”

她感慨,“小姐,崔公子可真是個寶藏啊。”

凌畫笑,“可不是嗎?”

她當初廢了很大的勁兒將崔言書留在漕郡,說明是對的,有他在,林飛遠、孫明喻各安各事,漕運便出不了大亂子。

宴輕推開門,正巧聽到琉璃和凌畫的一個尾音,他問,“崔言書怎麼就是一個寶藏了?”

琉璃揉揉鼻子,連忙溜下去了。

凌畫笑着說,“有他在漕運,省了我許多後顧之憂。”

她問宴輕,“哥哥去了哪裡?怎麼弄了一身土?”

宴輕“唔”了一聲,“去了一趟胭脂樓,找到了一條密道,密道里不乾淨,便弄了一身土。”

凌畫一愣,“哥哥怎麼會去了胭脂樓?還……進去了胭脂樓裡的密道?”

那一日十三娘因爲紫牡丹中毒,她讓望書、細雨藉機查胭脂樓的時候,他們在胭脂樓裡進進出出,仔細查過,並沒有發現密道。

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三十八章 被坑(二更)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四十章 下家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一章 宴輕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六章 蕭枕第五十五章 回門(一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四十三章 誘惑小夫君(一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三十八章 心思(二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七章 綠林新主(一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二十章 同意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一百章 酸了第五十五章 回門(一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十章 協議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五十九章 閉月羞花(一更)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十八章 給錢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九十四章 驚嚇(一更)第五十五章 保證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八十五章 不正常(一更)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十九章 重要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
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三十八章 被坑(二更)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四十章 下家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一章 宴輕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六章 蕭枕第五十五章 回門(一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四十三章 誘惑小夫君(一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三十八章 心思(二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七章 綠林新主(一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二十章 同意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一百章 酸了第五十五章 回門(一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十章 協議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五十九章 閉月羞花(一更)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十八章 給錢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九十四章 驚嚇(一更)第五十五章 保證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八十五章 不正常(一更)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十九章 重要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