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決定

凌畫取消了前往嶺山的行程,不過是在一夜之間。

她決定先去涼州,會會周武。周武這個人,勢必要給蕭枕爭取到,若是不能爭取到,那麼,只能廢了他。

於是,她做了決定後,對崔言書等人將漕運的事情交代了一番,告知三人她打算暗中去涼州的消息。

林飛遠立即說,“掌舵使,你帶上我唄,我還沒去過涼州。”

“又不是去玩,你以後有機會再去。”凌畫拒絕,“漕運還有諸多事情,你手邊也有許多事情,離不得你。”

林飛遠嘆氣,“我已經被栓死在漕運了嗎?”

“自然不是,等我卸任,你們也就自由了,愛去哪裡,就謀哪裡。”

林飛遠也知道如今漕運離不開人,他、崔言書、孫明喻三人各管着一大攤子事兒,凌畫能走,他們卻離不開太長時間,去涼州一趟,少說要十天半個月,多着說要一兩個月,他自然是走不開的,他也就說說而已。

他問,“你怎麼突然要去涼州了?早先不是打算先去……”

“昨兒從程舵主的嘴裡撬出些事情。”凌畫道,“讓我覺得有些事情事不宜遲,得趕緊做,我怕做晚了,失去先機。”

她必須要抓住兵馬在手,只江南漕運江望這十萬兵馬,總覺得讓她不太踏實。

玉家的背後是寧家,而寧家的打算若真是如從山河圖裡推測出來的結果一樣,那麼,讓綠林爲難漕運打算製造大亂的事兒,讓天下大亂起來,便是玉家的手筆,如今綠林之事被她化解了,玉家豈能坐得住?

她的帖子送出去的夠久了,寧葉也沒回消息,是不當回事兒,還是另有謀算?

總之,她得先將涼州的兵馬攥在手裡再說,有兵馬,纔有成算。

還有溫行之,從漕郡離開後,一直沒消息,不知去了哪裡,總不能真去了衡川郡吧?不見得。

要想去涼州,得先過幽州,所以,也得先準備一番。

還有十三娘這個人,她還沒想好,清音寺後山之事,是不是她的手筆,她到底是東宮的人,還是玉家的人,她如今還拿不準。若說她聯絡殺手營,是東宮的人,但偏偏飛鷹飛去的是玉家,若說她的玉家的人,但玉家怎麼會與東宮豢養的殺手營有聯繫?

她雖然瞧不上蕭澤,但是也知道蕭澤那個人,他被太子太傅雖然教養壞,但也絕對不會將自己從小視爲領地的皇位與江山拱手讓人。除非玉家是隱瞞着陰謀交好蕭澤,但也不可能,因爲琉璃出自玉家,只衝這一點,蕭澤便不會信玉家。

宴輕吃過早飯後,自然不會等着程舵主等人前來告辭,又回房睡了個回籠覺。

快晌午時,他方纔睡醒,收拾梳洗了一番,出了房門。

雲落與端陽坐在大門口的大石頭上小聲聊天,因離院內的屋子遠,二人聲音又可以壓低只有兩個人聽見,所以,宴輕站在門口聽了一會兒,只隱隱約約聽了幾個斷斷續續的字,什麼寧少主,什麼葉世子,他沒聽清。

但這兩個名字就夠他不喜歡了,他喊,“你們兩個過來。”

雲落和望書一驚,連忙起身,趕緊來到宴輕面前,齊聲開口,“小侯爺,您醒啦?”

宴輕抱着膀子問,“你們兩個嘀嘀咕咕在說什麼?”

端陽撓撓頭,“聽說少夫人不打算去嶺山了,我好奇問問,雲落說去涼州。”

“哦?爲何?”宴輕看着雲落。

雲落低聲說,“我聽琉璃說,主子昨夜從程舵主的嘴裡套出些消息,事關碧雲山寧少主與嶺山王葉世子的,所以,主子改變了主意,說先去涼州,讓望書已經在做準備了。”

“他昨夜從那姓程的嘴裡套出了什麼有用的消息?”宴輕想起來昨兒他沒問,便回屋子裡去睡覺了。

雲落將從琉璃處得到的消息與宴輕複述了一遍。

宴輕聽完揚了揚眉梢,“這倒是有趣了,碧雲山少主寧葉與嶺山王世子葉瑞,竟交情匪淺。你家主子昨兒睡的挺好,我還以爲那姓程的嘴裡沒套出什麼有用的消息呢,也難爲她這麼大的消息,竟然睡的還挺香。”

宴輕又說,“玉家的雲深山竟然養了五萬精兵,也是厲害了。”

雲落沒忍住問,“小侯爺,您隔着一個偌大的畫堂,怎麼能知道主子睡的挺香?”

難道主子打呼嚕?

宴輕哼了一聲,“我耳目好,不像你們,耳朵跟堵着東西似的,她呼吸綿長,進入深度睡眠,可不是挺香嗎?”

雲落慚愧。

對比小侯爺的耳聰目明,他的耳朵可不還真跟堵着東西似的嗎?

宴輕又說,“去涼州要過幽州溫家吧?她有辦法不讓溫家人察覺?”

雲落道,“所以主子在做準備,到時候怕是要喬裝一番,才能過幽州。一定不能被溫家人發現,否則可就不好了。”

宴輕不置可否。

若是被溫家人發現,何止是不好?能被溫家人將她扣住,她的腦袋都能先被砍了掛去幽州城牆上,然後掛三天,再將她的頭顱上交給陛下,求陛下獎賞。

溫家人可不是吃素的。

雲落又說,“主子說此行危險,不打算帶小侯爺前去。”

宴輕神色一頓,冷了眉眼,“她敢!”

雲落默默。

宴輕冷哼一聲,擡步出了院門,往書房走了兩步,又停住,轉向水榭,頭也不回地吩咐,“你去書房告訴她,就說我在水榭等着她用午飯。”

雲落應是,立即去了。

端陽心想,他養傷這段時間,都發生了什麼?自家小侯爺的氣勢真是愈來愈強了,剛剛那一句,眉頭一豎,眼睛一沉,嚇的他大氣都不敢喘了。

凌畫在書房裡處理了一上午的事情,主要是安排漕運諸事,漕運的很多事兒,不是綠林的事情解決了,便沒事兒了,還有許多東宮弄出的亂子,還沒規整好。她大婚前後那幾個月,漕運沒真的亂成一灘水,還真都是崔言書和孫明喻的功勞,林飛遠這塊料,他但凡不病倒,也不至於讓漕運這麼多事兒要做。

所以,當雲落來傳話,說宴輕讓她去水榭用午飯時,凌畫才恍然發現這一忙起來又半日過去了。

時間真不擱混。

凌畫放下手邊的事情,捶捶肩,點點頭,“好,我知道了,我這就過去。”

凌畫淨了手,懶得回去換衣裳,將袖子上染的墨汁隨意挽了一下,便出了書房。

林飛遠在她走後說,“這有家室的人啊,就是不一樣,每天準時準點喊吃飯。”

孫明喻說,“你若是想娶妻,也容易。”

林飛遠敬謝不敏,“我被傷了心,目前可沒這個想法。”

誠如宴輕所說,他再去哪兒找一個凌畫嫁給他?他是真活該沒長宴輕那樣勾引女人的臉。

他看着孫明喻,“你娘一直在催你吧?你是不是纔是該娶了?”

“不急。”孫明喻一邊做着手邊的事情,一邊回答他,“未立業,怎安家?”

林飛遠嘖嘖,“別說漂亮話了,咱們兩個人,誰不知道誰啊?你以前是心思藏的深,以爲人看不出來,但是啊,只要有心思,再藏都沒用,一旦細究,便藏不住。如今我死心了,你也死心了吧?那就抓緊吧?聽說你娘身子骨不好,不像我娘,她跳騰十年都沒大礙。”

孫明喻笑,倒是沒有避而不談,“不想將就,總要遇到合心意的。”

“這倒是。”林飛遠道,“你還別說,漕運大概是地方太小了?還真沒有哪個女人看着順眼。”

“被你看着順眼的,不是都放走了嗎?”琉璃接過話,“林公子這話說的,昔年你收藏的那些美人,哪個又是你看着不順眼的?”

林飛遠怒,“你非要揭我短是不是?”

琉璃吐吐舌頭。

林飛遠哼了一聲,“我這不是自從見了掌舵使,眼光被養高了嘛?”

琉璃噴他,“那你完了,你估計一輩子也娶不上了。”

林飛遠瞪眼。

琉璃吐槽他們,“你們學學崔公子,他就跟你們不一樣,我家小姐是好,但惦記她就是自找罪受,崔公子是聰明人,纔不找這個罪受。”

林飛遠不服氣,“那是因爲見到掌舵使的時候,他心有所屬,你忘了他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小表妹了嗎?”

“也是哦,還真忘了。”琉璃慚愧,“主要自從認識崔公子後,崔公子的小表妹沒來漕郡,存在感不強,很容易讓人忽略。”

林飛遠翻白眼,“若是他沒有青梅竹馬的小表妹,沒準也與我們一樣呢。掌舵使那樣的女人,但凡有點兒血氣的男人,誰不喜歡?不喜歡她的那些人,骨子裡就是慫貨,不敢喜歡厲害女人。”

崔言書無奈,“你們說你們的,別帶上我。”

琉璃笑出聲,對林飛遠說,“快得了吧!安國公府秦三公子不想娶小姐,你覺得他是慫貨嗎?”

琉璃搖頭,“他可不是慫貨,他是被我家小姐給折騰慫了,我們夫人親自教導的未來……咳咳,怎麼可能是慫的?可是奈何小姐不喜歡,便可這勁兒使者着各種法子折騰他,他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不想娶我家小姐,可不是害怕,他年少時,也是見到我們小姐就臉紅的,後來生生被她欺負的見了她就暴跳如雷,指着她鼻子破口大罵呢。”

林飛遠抽了抽麪皮,爲那位沒見過面,但聽過無數次大名的仁兄點了一盞燈,說了句實話,“掌舵使太不是人了。”

他忽然想起了,“秦桓是今科榜眼吧?”

“對啊。”琉璃點頭,得意地說,“夫人生前悉心教導,三公子雖然棄學了一年,但沒想到拾起來仍舊不負所望。”

林飛遠嘖嘖,“凌夫人太讓人敬佩了。”

就問這天下間,有幾個女人生的女兒能如凌畫一般?再問這天下間,有哪個準岳母培養準女婿,給培養出來了一個榜眼?

不過凌夫人大概到死都沒想到,自己的女兒是個反骨,偏偏喜歡長的好看的。

林飛遠八卦之心暴漲,小聲問,“喂,以前凌夫人認識宴兄嗎?”

“見過一面。”琉璃說,“小侯爺跑去做紈絝的第一天,就去了京城的山珍海味閣慶祝,夫人見他生的好看,還給他免單了呢。”

林飛遠:“……”

原來生的好看就可以免單嗎?凌夫人原來做生意也是看臉嗎?那凌畫骨子裡顯然是遺傳了凌夫人某些基因。

凌畫出了書房後,直接去了水榭。

雲落沒走,等了凌畫一會兒,在她出來後,對她低聲說,“小侯爺聽說您去涼州不打算帶他,似乎有點兒生氣。”

凌畫停住腳步,“你跟他說的?”

雲落撓撓頭,“琉璃說的,我轉述的。”

凌畫看着雲落,好笑,“他如今讓你跟我說他的事情了?”

雲落搖搖頭,小聲說,“這件事情小侯爺沒交待不能說,應該沒關係的。”

凌畫繼續往前走,“那你跟我說說,他有什麼能讓我知道的事兒。”

雲落用力地想了想,覺得除了些許小事兒,很多事情暗搓搓的都不能讓主子知道啊,他真是沒的可說,他苦下臉,如實說,“好像沒有。”

凌畫也不難爲他,評價了一句,“真是男人心,海底針。”

雲落深以爲然。

同樣身爲男人,他覺得自己跟小侯爺一比,小侯爺是深海,他就是淺海灘。

凌畫來到後院,遠遠便看到宴輕坐在水榭的欄杆上,湖風吹着他衣袂青絲,真是明月落青山,湖水天一色,風姿如畫,風華迷人眼。

她癡了癡,看了一會兒,才慢慢走過去,含笑喊了一聲,“哥哥!”

宴輕覺得還是這稱呼好聽,他可以聽一輩子,他轉過身,“嗯”了一聲,懶洋洋地對她挑眉,語氣不善,“聽說你要去涼州,不帶上我?”

凌畫立即否認,“誰說的?沒有的事兒,我走到哪裡,都會帶上哥哥你。”

雲落:“……”

真是要命了!小侯爺會不會覺得是他假傳消息而把他吊起來掛去城門?

宴輕心情頓好,“是嗎?”

“是啊。”

宴輕點頭,笑了一下,愉悅地說,“既然如此,那就放過你了,否則我還想這樣的夫人要之何用?把你扔進湖裡去餵魚好了。”

凌畫:“……”

好險!

第八十章 桃花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十一章 出京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十四章 勸說第十一章 割愛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三章 詩集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一章 守護(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四十章 下家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七十九章 送信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二十八章 暗注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二章 婚約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七十一章 人物(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
第八十章 桃花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十一章 出京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十四章 勸說第十一章 割愛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三章 詩集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一章 守護(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四十章 下家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七十九章 送信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二十八章 暗注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二章 婚約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七十一章 人物(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