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哥哥

朱蘭徑自想了一會兒,想起了冬青。

她喊冬青,“冬青!”

喊了一聲無人應答。

朱蘭疑惑,索性大聲喊,“冬青!冬青!冬青!”

“姑娘。”冬青一陣風地從外面刮進來,有些急,以爲朱蘭出了什麼事兒,進屋後見她好模好樣地坐在桌前,疑惑地問,“姑娘,出了什麼事兒?”

朱蘭看着冬青,“你剛剛做什麼去了?”

冬青立即說,“宴小侯爺來請程舵主說話,程舵主不去,咱們舵主去了,我不放心,暗中跟去看看。”

“啊?那他請的是程爺爺,我爺爺去行嗎?他沒翻臉嗎?”

冬青搖頭,“宴小侯爺就是睡不着想找個人聊天,總督府內的人他都熟悉,不想跟人聊,他對綠林不熟悉,很是新奇,覺得宴席上人多的時候聊那三言兩語,壓根沒讓他滿足,便覺得漫漫長夜,想跟程舵主聊,但程舵主不想去,咱們舵主去了,兩個人在水榭裡聊了好半天了,咱們舵主許久沒跟人聊年輕時候的事兒了,如今跟宴小侯爺聊起來,看起來還挺樂意聊。”

朱蘭鬆了一口氣,“他不是使壞就好。”

冬青搖頭,“看着不像,宴小侯爺就是無聊,純找人聊天。”

他又補充,“頂多一人手裡拎了一壺酒,一邊喝一邊聊,今夜月色好,水榭裡涼意雖重,但也不太冷,喝酒能暖身,適合閒聊。”

“他酒量特別好,可別把我爺爺灌醉了。”朱蘭有些擔心。

“應該不會。他們畢竟不是爲了喝酒而喝酒。”冬青問,“姑娘,您不是已經睡下了嗎?怎麼又起來了?喊我做什麼?我還以爲出了什麼事情。”

朱蘭放心了,託着下巴說,“是出了一件大事兒。”

“什麼大事兒?”冬青聞言有些緊張。

朱蘭嘆了口氣,“剛剛琉璃說,掌舵使問我,要不要留下來留在她身邊?”

冬青睜大眼睛,“掌舵使有什麼目的?”

朱蘭將與琉璃的對話說了一遍。

冬青:“……”

這連目的都說的明明白白,還真是符合掌舵使的風格。

他試探地問,“那姑娘您的意思呢?”

“我有點兒爲難。”朱蘭小聲說,“我怕我爺爺不同意。”

冬青嚇了一跳,“您還真想留下來啊?”

“是啊,有點兒想。”朱蘭用更小的聲音說,“你不知道,這些年,過一成不變的日子,我都過夠了,過膩了,若是跟着掌舵使,是不是以後可以過不一樣的日子?”

冬青抽了抽嘴角,“您難道不是爲了掌舵使身邊的美食嗎?”

“倒也有這個理由啦,但不是最主要的。”朱蘭撓撓頭,“畫本子上把江湖形容的如何兇險,如今刺激,如何精彩,但我卻覺得,江湖是個大泥潭,我從泥潭裡出生,怎麼看江湖,來來去去反反覆覆,打打殺殺,也就那樣。你搶我地盤,我奪你地盤。你欺負我兄弟,我欺負回來。你殺我弟兄,我反殺回去。沒什麼新鮮樣兒。”

冬青點頭,這倒是。

朱蘭嚮往地說,“跟在掌舵使身邊就不同了,掌舵使乾的是大事兒,不管是爲民,還是爲自己,總之,聽傳言就聽了她一籮筐,分外精彩,若是我能跟在她身邊,不止能吃香的喝辣的,還能親身經歷,親眼見證她許多事情,豈不快哉?”

冬青看的很分明,“江湖那些兇險,不是真的兇險,掌舵使身邊,纔是三步一殺,十步染血,真正的危險。姑娘還是別有這個想法了,咱們回綠林吧!”

朱蘭嘟嘴,“她厲害啊。”

“她就算厲害,也不會讓人特意保護您。”冬青道,“所有人都圍着她轉,失了綠林的庇護,若是有刀劍對準您,可不會看在咱們綠林的面子上手下留情。沒準您還會成爲她身邊的箭靶子,東宮若是知道您跟了她的消息,想要綠林和漕運打起來,只需要派人殺了您就行了,咱們舵主一定會怪上掌舵使,屆時,纔是真的敵對。”

朱蘭駭然,“沒你說的這麼可怕吧?再說我也有自保的本事啊,不是還有你呢嗎?您難道不陪着我?”

冬青嘆氣,“我自是陪着姑娘,但還是覺得掌舵使身邊太危險了,萬一有個措手不及……”

朱蘭嘟囔,“我又沒那麼怕死。”

冬青無奈,“您若是有危險,咱們舵主受不住。”

“那就讓我爺爺多給我點兒好手跟在我身邊,我若是出了事兒,怨不到掌舵使,是綠林的人手沒能力保護我。”朱蘭越說越來勁兒,“反正我想留下。”

冬青還想再說。

朱蘭頭疼,“好啦好啦,我頭疼,等我先睡一覺,明兒一早腦子清醒了,我再仔細想想。”

冬青只能作罷。

朱蘭是真的頭暈頭疼,她糾結半天,沒得出結果,索性真的上牀去睡了。

凌畫回到自己的院子,宴輕還沒回來,她沒有睡意,便坐在兩個人房間相連的畫堂裡等着他,同時想着從程舵主嘴裡得知消息。

她相信曾大夫的真言丹,也基本可以相信程舵主所說是事實。

程舵主嘴裡說的那些話,別的她已有所知,倒是不十分驚訝,唯獨兩點,讓她十分驚訝,一是玉家的雲深山大山深處竟然養了五萬精兵,二是寧葉與葉瑞交情極好?好到寧葉一封信函,葉瑞便派了鬼醫下山救了程舵主?

凌畫不得不對嶺山和葉瑞重新審視,他們之間的交情,是怎麼來的?葉瑞是真的同意與碧雲山結盟,三分天下?

凌畫心裡有些煩躁,爲着她以前不曾認知的這些事兒。

她等了大約兩三盞茶的功夫,宴輕從院外頂着夜色緩緩走了進來,踏進門後,便見凌畫坐在桌前發呆,他挑眉,“怎麼?從程舵主的嘴裡看來挖出了有用的消息?”

否則她也不會這副眉頭緊鎖,頗有些棘手的神情。

凌畫點頭,喊了一聲“哥哥”,對他說,“謝謝你今兒晚上幫我把朱舵主弄走,方便我對付程舵主。”

“這麼客氣的嗎?”宴輕眯了下眼睛,坐在桌前,自己給自己倒茶,涼涼地說了句,“夫人不必客氣。”

凌畫喜歡聽夫人這兩個字,忽然看着他說,“我以後不喊你哥哥了,好不好?”

宴輕偏頭看她。

凌畫笑,“我喊夫君吧?好不好?”

本來就是夫君,開始時她覺得自己小他三歲,喊着哥哥覺得親近,讓她能夠發揮自己的長處,這個稱呼可以對着他發揮出撒嬌的本事,拉進兩個人之間的距離,讓他漸漸地放下心防,否則他對娶妻太抗拒,夫妻關係應該更是抗拒,怎比一聲哥哥讓他覺得沒那麼抗拒,應該可以接受。

畢竟,她從小在家裡,兄長多,她左一句大哥,右一句二哥,喊一聲三哥,叫一聲四哥,跺跺腳,紅紅眼睛,撒撒脾氣,使使性子,便讓他們無所不應,滿足她的各種要求,尤其是四哥凌雲揚。

但是如今呢,這麼久,效果是達到了她當初的想法,但也因此衍生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對她,沒有半點兒非分之想。

這可不行。

她覺得,這個稱呼,實在是有必要改改了,尤其是在私下裡。

“不好。”宴輕果斷拒絕。

凌畫看着他,“爲什麼不好?天下大多女子,嫁了人,有了夫君,都是喊夫君的。”

宴輕反問,“那你開始爲什麼不喊?”

凌畫自然不能說這個稱呼也是在她的算計之內,慢慢的讓他接受她一家人的身份,不設心防,然後再徐徐圖之,只不過那時她沒料到他太聰明瞭,眼裡揉不得一點兒算計和沙子,她在他面前,無論用大大小小的伎倆,都能被他識破和不喜,以至於,她束手無策,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兩個人的關係,忽冷忽熱,時陰時晴,又一度降到冰點,後來更是讓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到現在,方纔好了些,但也只是好了些而已。

總體來說,到了今日,其實還是沒什麼進展。

所以,剛剛他涼涼的稱呼夫人,她便突然覺得,要不就改口吧?這個稱呼,如今不能要了。

她心念電轉間,機智地說,“我是覺得,我們是夫妻,我整日裡稱呼你哥哥,太不像話了。開始時沒喊,那是因爲我們那會兒還沒大婚,我喊你別的不合適,稱呼哥哥相對合適些,大婚後沒改口,是我不對。”

宴輕挑眉,“是這樣?”

“就是這樣。”

宴輕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嫌棄地說,“我覺得夫君太難聽。”

凌畫:“……”

她吸氣,“那……”

“不準改口。”宴輕站起身,打了個哈欠,“睡了。”

凌畫也跟着站起來,“不是,我……”

她還要再說什麼,宴輕已轉身回了他的房間,不聽她說了。

凌畫泄氣地拍拍腦袋,小聲嘟囔,“夫君怎麼就難聽了?難道是他聽我喊哥哥聽習慣了?”

一個稱呼,她自也不會太糾結,既然宴輕不同意,她也就不改了。因了這小小的插曲,她心裡煩悶的情緒消散了些,也轉身回了房。

宴輕進了房間後,掌了燈,站在燈前撥動燈芯,看着爆出燈花,他無聲地笑了聲,心想着,天下夫君諸般一樣,還是叫哥哥好聽,至少她叫這個稱呼,就是獨屬於他的。

改什麼改?

她既然開始叫了,他一輩子都不准許她改了。

朱舵主跟宴輕閒聊了一個多時辰,還是聊的很是愉快的,回到住的院子後,院子裡靜悄悄的,程舵主的屋子裡和朱蘭的屋子裡都已熄了燈,冬青迎上來,他問,“老程睡下了?”

不應該啊,他不是該等着他回來後問問宴輕找他什麼事兒嗎?

冬青點頭,“程舵主睡下了。”

朱舵主納悶,“他怎麼不等我?睡的這麼早?”

冬青道,“興許是在軍營這些日子程舵主沒吃好也沒休息好,身體太乏了,便沒等您回來,早早睡下了。”

“也是。”朱舵主點頭,“老程這個人啊,到老了,反而一丁點兒的苦都吃不了了。”

冬青稟告,“老舵主,掌舵使派人來問,想留姑娘在身邊,姑娘似乎很想留下。”

朱舵主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頓時問,“掌舵使怎麼說?蘭兒怎麼說?”

冬青便將朱蘭複述給他的和琉璃的原話複述了一遍。

朱舵主聽完,連連搖頭,“不行,我捨不得她是其一,誠如你所說,跟着凌畫身邊太危險了。”

天下誰都知道凌畫與東宮不對付,這些年明爭暗鬥,凌畫不懼東宮,而東宮一心想要殺她,至今也沒殺了,但是東宮就是東宮,東宮從小就是太子,坐了二十年,勢力根深蒂固,尤其東宮就是一個小朝廷,能人輩出,凌畫雖厲害,但到底比不得皇帝的親兒子,誰知道皇帝會不會是在拿凌畫給東宮練手,如今皇帝是用得着凌畫,等用不着那一日,誰知道皇帝會不會幫着兒子把凌畫殺了。

“若是老主子不同意,那您明日一定要堅決反對。”冬青低聲道,“您可別姑娘一求,一鬧,您就心軟,再縱容答應姑娘。”

朱舵主被說得有點兒尷尬,“這件事兒不同於別的事兒,我是一定不會同意的。”

冬青略微放心了。

第二日,朱蘭醒來,平躺在牀上,越想越覺得想留在凌畫身邊,雖然她也不知道她留在凌畫身邊除了吃還能做些什麼,但總比回綠林數螞蟻無聊的聽曲子喝茶要有趣的多吧?

於是,她在天剛亮,便跑去了朱舵主的房間,見朱舵主坐在牀上練功,她等了一會兒,失去了耐心,大聲宣佈,“爺爺,我要留在掌舵使身邊。”

朱舵主聞言真氣險些倒行逆施,他連忙穩住,片刻後,睜開眼睛,對着她板着臉說,“不行。”

“爺爺。”朱蘭跑到朱舵主面前,拽着他的袖子,拉長音,“爺爺,爺爺,爺爺,我想留下啦。您就答應我嘛。”

朱舵主瞪眼,“不準撒嬌!”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由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二章 婚約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九十四章 驚嚇(一更)第八十章 桃花第八十五章 不正常(一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二十章 警告(二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九章 信物(一更)第四十二章 善良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八章 江陽第九十章 迎接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七章 認真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第三十六章 惦記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五十一章 海棠苑(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八十章 桃花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五十七章 耍騙第八十三章 約見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三章 大雨(一更)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二十一章 果然(二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十九章 重要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九十六章 牡丹(二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五十七章 哄人(二更)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由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二章 婚約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九十四章 驚嚇(一更)第八十章 桃花第八十五章 不正常(一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二十章 警告(二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九章 信物(一更)第四十二章 善良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八章 江陽第九十章 迎接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七章 認真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第三十六章 惦記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五十一章 海棠苑(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八十章 桃花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五十七章 耍騙第八十三章 約見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三章 大雨(一更)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二十一章 果然(二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十九章 重要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九十六章 牡丹(二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五十七章 哄人(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