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

凌畫憂傷地嘆了口氣,她假裝喝醉也沒什麼用,一沒膽子拉他上牀共枕,二也沒看出他能對她有什麼風花雪月的心思來。

她抓了抓頭髮,依舊覺得任重而道遠。她想要的相夫教子,也就更是遠的沒邊了。

宴輕在房中已醒了,自從與凌畫大婚後做了夫妻,他的習慣似乎很輕易就能被她改掉,比如晚睡晚起的毛病,曾經有一段時間,他強行改過,是改過來了一陣子,但是後來到了漕郡,又不行了,不管他想不想起牀,每日都按時醒來,哪怕他再睡個回籠覺,但該到點兒醒,還是一樣醒。

他覺得凌畫這個人有毒。

他躺在牀上聽着西暖閣裡的動靜,自然也聽清楚了凌畫和琉璃說話,心裡哼嗤,什麼叫他喜歡大半夜的溜大街壓馬路?那是以前一個人喝完酒沒什麼意思,大晚上走路回府,後來娶了她之後,她什麼時候看他還是跟以前一樣大半夜在大街上晃悠了?

長着個聰明的腦子,卻沒長心。

廚房很快就送來了一桶水,由兩個粗使婆子擡進了屋,凌畫待人都出去後,拿着衣裳鑽進了屏風後,進了浴桶裡,水流霎時衝散了身上的酒味,整個人總算是舒服了些。

她想着昨兒十三娘彈奏的《東風引》,又想起三年前她彈奏的《東風引》,大約是她記憶太好,連每一個音節,細微的不同處,她都能分較出了不同來。從而,得出了一個結論。

三年前的《東風引》,與昨兒聽的《東風引》,恐怕不是一個人彈的,雖然細微之差,意蘊也差不了多少,又已過了三年,按理說她分不清,但不是一個人就不是一個人。

這是一種很強烈的感覺。

她想着三年前她見十三娘時的情景,那時她剛到漕郡,已斬了一撥人,從菜市場回到總督府,沐浴更衣後,想出去走走,於是,慕名去了胭脂樓。

彼時,十三娘前一日據說吃錯了東西,臉長了紅斑,延伸到脖頸處,已養了幾日,雖已結了疤,但還沒養好,本不見客,但因爲聽說是她,還是見了,只不過戴着面紗,從頭遮到腳,坐在距離她有些遠距離,中間又用垂簾遮了光,問她想聽什麼,她想起紅樓酒肆歌坊最爲流行的曲子,便點了《東風引》,她說了一聲好,便彈奏了一曲《東風引》。

她引爲驚豔,送上了金銀後,又覺得差了點兒意思,便將頭上新戴的朱釵拔了下來,送給了她。

十三娘似有些不好意思,又問她還想聽什麼,她想着人家帶病給她彈琴,一曲《東風引》已是爲難人了,便搖搖頭,喝了一盞茶,說改日再來。

後來,她將溝壑難填的漕運重新挽救回來,讓漕運快速地走上正軌,這還不夠,還要短時間內讓銀子一車車送進國庫,讓朝臣們閉嘴,還要應對東宮的找麻煩和暗殺,讓她再沒那日的閒心,直到一年後,才又踏進了胭脂樓。

這一回,見到了十三孃的臉,是個風華絕代的美人,她含笑問她想聽什麼,她想起《東風引》,笑着問,“十三娘是不是什麼曲子都能彈的很好?”

十三娘搖頭,“也不是的。”

凌畫笑,“一年前的《東風引》就彈的讓我聽之驚豔。”

十三娘笑問,“掌舵使不會還想聽《東風引》吧?這可是一首多情的曲子。”

凌畫想想一年來的疲憊,卻不太想聽這麼多情的曲子,累都快累死了,哪裡有多少七情六慾?便搖頭,“換個喜慶點兒的吧?”

她這一年成功讓朝臣們閉嘴不再彈劾她,讓陛下很是欣慰覺得選對了人,讓東宮折了不少人進了大牢或被罷官或被斬首或被流放,蕭澤跳了好幾回腳。她心裡緊繃的那根弦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笑着說,“隨便彈吧,喜慶的就成。”

成功了,自然要慶祝一下,用喜慶的曲子洗洗心靈,未來一年,也不會比這一年更容易,朝臣們依舊會盯着她,她不能出半點兒差錯,東宮也勢必會反撲,她需要用更大的心力來應對東宮。

十三娘點頭說好,然後給了她彈了幾首喜慶的曲子。

歡快的曲調讓她心裡舒服了不少,臨別時,讓琉璃留下了金子,卻再沒了當初另賞的想法。

思緒拉回眼前,昨兒十三娘彈了幾十首曲子給她,她卻也沒聽出當年那一曲《東風引》的驚豔來。

“小姐,您怎麼洗了這麼久?”琉璃已在屋中等了好一會兒,不見屏風後有動靜,也不見凌畫出來。

凌畫“嗯”了一聲,“想些事情。”

她從浴桶裡出來,用細布包裹了一頭青絲,穿上趕緊的衣裳,然後一邊擰着頭上的水漬,一邊從屏風後走出來。

琉璃小聲問,“您想什麼事兒呢?想的這麼入神?”

“在想十三娘。”

昨兒凌畫裝睡,怕被識破,琉璃沒好問,今兒忍不住問,“十三娘怎麼了?她是不是真有什麼問題?昨兒小姐您看出什麼來了?”

“是看出了點兒事情,但也不知我的感覺對不對,做不做得準。”凌畫坐在桌前,用細布絞着頭髮,“三年前給我彈《東風引》的十三娘,與昨兒彈《東風引》的十三娘,不太像是一個人。”

“啊?”琉璃驚了下,“這、不會吧?”

“琴曲不是那個當年的意味。”

琉璃撓撓頭,“這琴曲隨着心境而變化,當年小姐與今日心境不同,而十三娘當年與江都府的江公子感情糾葛,應該也與如今不大相同。”

“這倒是。”凌畫笑,“但是我自小學琴,是不是一個人所彈,哪怕過了三年,細微之處的不同,我還是能聽出來的,也能看出來,一個人彈琴的習慣是不會改的,當年那彈奏《東風引》的人,彈到一個音節時,拇指的指尖微微上挑,但昨兒十三娘彈奏,拇指的指尖是微微下壓,這發出的音調,便會不同。”

琉璃:“……”

她自然是相信凌畫有這個本事的,小姐自小被夫人嚴苛管教學習琴棋書畫君子六藝,琴技上雖然這些年偶爾回京城凌家時去夫人的房中坐坐會碰一下,其餘都沒這份閒情逸致去碰,但所學的東西,是記在骨子裡的,卻不會丟了。她說有區別,那一定是有區別,她說不是一個人,那一定不是一個人。

她道,“難道十三娘是在當年之後被人掉包了?可是這麼久,都不曾被我們所知。”

凌畫搖頭,“不知是否被人掉包,但若她不是彈奏《東風引》,我也發現不了。”

因爲當年,她也只聽了一曲《東風引》而已,在那之前,也沒見過十三娘,不曾聽過她彈琴,也沒有再聽過《東風引》。

琉璃道,“反正如今看來,不管怎麼說,這個十三娘,一定是有問題。”

凌畫點點頭,“等追蹤的飛鷹,看看能帶回什麼消息吧!讓細雨仔細些,必須盯緊了。”

琉璃頷首。

凌畫絞乾頭髮,出了房間,坐在畫堂桌前等着宴輕起牀。

宴輕本想再躺一會兒,但聽着畫堂裡傳來輕輕的動靜,想着凌畫昨兒喝了一肚子酒,今早應該餓了,便慢慢地坐起身,起了牀。

凌畫聽見冬暖閣傳來動靜,輕聲問,“哥哥起了嗎?”

“嗯。”

“用我幫你淨面穿衣嗎?”

“不用。”

凌畫心想着好吧,又安靜下來。

雲落將清水打進屋,琉璃聽見小侯爺起了,去吩咐廚房送來飯菜。

片刻後,宴輕收拾妥當從屋裡出來,一眼便看見凌畫披散着一頭青絲坐在桌前,青絲長而順,漆黑濃密順滑如上等的綢緞,將她一張小臉襯的白而嬌嫩,微微敞開的衣領,鎖骨精緻漂亮。

宴輕移開視線,垂了垂眸,走過來,坐在了桌前,沒說話。

凌畫覺得昨兒宴輕生氣這件事兒應該不會過夜的,她給他倒了一盞茶,笑着說,“哥哥昨兒去軍營見過朱舵主和程舵主了,可從兩個人的身上挖出什麼有用的消息了?”

宴輕不看她,端起茶來喝,“我是去喝酒,你該問崔言書。”

凌畫想想也是,笑着點頭,“好,稍後我問他。”

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八章 江陽第三十九章 聰明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五十章 設宴第七章 綠林新主(一更)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五十章 設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三十九章 喜錢(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四十三章 許子舟第四十八章 猜測(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五十六章 半夜(一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二章 婚約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一百一十章 安排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六十六章 撞見第十五章 針鋒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八十五章 不正常(一更)第七章 默契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六十六章 撞見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十九章 蹊徑
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八章 江陽第三十九章 聰明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五十章 設宴第七章 綠林新主(一更)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五十章 設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三十九章 喜錢(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四十三章 許子舟第四十八章 猜測(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五十六章 半夜(一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二章 婚約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一百一十章 安排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六十六章 撞見第十五章 針鋒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八十五章 不正常(一更)第七章 默契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六十六章 撞見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十九章 蹊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