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

凌畫去胭脂樓前,提前吃了醒酒丸,所以,哪怕喝不少酒,聞着酒味重,但她心裡依舊很清明,一點兒也沒醉。

就算有望書跟着,她也不可能在胭脂樓把自己喝醉,她沒忘記自己是去幹什麼的。

這裡就不得不誇一下曾大夫,她的醫藥獨步天下不是吹的,醒酒丸是真管用。

不過宴輕並不知道。

他只是聞着凌畫身上酒味重,看她眼神裡不剩多少清明,他心裡有氣,將她拎上馬車後,臉一下子便沉了下來,“喝了多少酒?你自己說。”

凌畫“唔”了一聲,“不記得了,好像有七八壺的樣子?”

一壺二兩,七八壺也就一斤半。

宴輕被氣笑了,“你可真能耐啊,我怎麼從來不知道你這麼能喝酒?”

凌畫揉着眼睛,見他似乎真是有點兒生氣的樣子,她耍賴地抱着他胳膊靠在他身上,軟綿綿地說,“哥哥,我好睏啊。”

宴輕冷笑,“我若是不來接你,你是不是還要繼續喝?你困?我怎麼沒看出來。”

凌畫哈欠一個接着一個,拍着自己的臉,似乎勉力讓自己清醒,“真是有點兒困的,但十三娘……盛情難卻嘛。”

宴輕用鼻孔哼了一聲,甩開她,“好一個盛情難卻,美人兒的溫柔鄉讓你拔不動腿了?”

凌畫:“……”

這話說的。

雖然十三娘是個美人,但她是個女子啊,她沒有磨鏡之好。

凌畫咳嗽起來,一下子小臉咳嗽的通紅,雖然醒酒丸讓她心裡清明,但是醉酒的神態卻是十成十,她也不知道自己如今什麼樣子,只覺得快咳出眼淚了,嗓子因酒水灌的多,也有點兒發軟,“哥哥,你說什麼呢?”

她可不是因爲美人的溫柔鄉而爬不出來,聽說他來,她立馬走出來了,毫不留戀的,連據說是她師傅酒癡釀的酒,她都沒嚐嚐到底是不是真的。

宴輕看着她的模樣,顯然是醉的不輕,他嫌棄地低罵,“酒鬼。”

凌畫:“……”

同是出去喝酒了,怎麼她就成了酒鬼了?

她又扭身子抱住宴輕的胳膊,趁着酒意半個身子黏着他,心裡想着不管今天對他做了什麼,明兒早上醒來都裝作喝醉酒了不記得就行了,他應該也不至於跟一個喝多了酒的人計較吧?

他計較起來,她什麼都不記得,也是對牛彈琴不是嗎?

於是,她心安理得地閉上眼睛黏着他身子耍賴裝睡。

宴輕又是嫌棄又是推不開她,但分用力,她的小胳膊小腿都不夠他一根手指頭折斷的,他沒好氣地訓斥,“你不是懷疑十三娘嗎?怎麼還敢跑去跟她喝這麼多酒?”

凌畫不答話,心想我就是因爲懷疑十三娘,才跑去喝這麼多酒的,你再晚來一會兒,她又拿好酒上桌了。

宴輕見她昏昏欲睡,心裡有氣,對外喊,“望書,你是怎麼看顧你家主子的?”

望書面上一苦,小聲賠罪,“小侯爺恕罪,主子……”

他也不敢說主子提前吃了醒酒丸啊,這若是說了,不就拆穿了主子嗎?明明主子在十三娘處時還沒有這般醉態呢,總不能是出來一吹風,便醉了吧?曾大夫的藥丸什麼時候都不會這麼不管用的,所以,可想而知,主子是在裝醉。

他只能說,“主子難得喝酒放鬆一日,屬下不敢攔,不過屬下滴酒未沾。”

言外之意,我是能保護主子的,好酒都沒喝一口。

宴輕本想與望書計較,聞言氣小了些,問,“十三孃的曲子十分好聽入耳?讓你家主子喝到這般地步?”

望書只能說,“主子本來不會喝這麼多,但是曲子太怡情,十三孃的確是盛情難卻,一首接一首的曲子,今日爲主子彈奏了數十首。”

“哦?”宴輕眯了下眼睛,“數十首?”

“是。”

宴輕挑眉,“她以往見客都是什麼規矩?也這般數十首的彈奏?”

“不是。”細雨這些日子打探十三孃的消息,傳回來後,望書自也詳細讀了,“十三娘見客,最尊貴的客人,頂多三首曲子,酒菜伺候,普通的客人,也就沏一盞茶,一首曲子而已。”

“那你家主子今兒可是賺了,她做了什麼?讓十三娘如此盛情難卻?”宴輕想想幾十首曲子,怕是明兒手就會廢了,幾日再碰不了琴。

“主子沒做什麼,就是與十三娘喝酒聊天。”望書搖頭。

“都聊了什麼?說說。”

望書記性好,便將凌畫與十三娘所聊的話語與宴輕複述了一遍,關於宴輕的部分,也沒幾句話,他便也沒減掉。

宴輕聽完,“十三娘今兒做了什麼事情?讓她跑去了胭脂樓喝酒?”

望書心想小侯爺真是聰明絕頂,竟然通過隻言片語便猜出來了,立即道,“十三娘今日放走了一隻豢養的飛鷹,是專門飼養作爲傳信之用,屬下自作主張沒將飛鷹射下來,而是派了追蹤的飛鷹去跟蹤了,主子得知消息後,便說正好閒來無事,不如去胭脂樓找十三娘喝酒,那日沒喝成。”

“既然如此,與十三娘喝酒你們發現了什麼?”

望書道,“十三娘給主子彈奏了一曲《東風引》,是當年主子來漕郡時去胭脂樓聽她彈奏的曲子,主子當年送了他一支珠釵,主子見她這兩回,她一直戴着。”

宴輕若有所思,“《東風引》?”

望書應是。

宴輕再沒說話。

望書心想着,小侯爺做紈絝這些年,與程初公子等人雖然鮮少出現在紅粉巷陌,多楚賢在酒樓茶樓賭坊等地,但對於紅塵巷陌地爭相傳唱的《東風引》應該不陌生。

過了許久,宴輕復又開口,輕哼,“《東風引》的曲詞,還是出自我之手呢,是我十三歲那年所做,她想聽《東風引》,找那個十三娘做什麼?我給她彈就是了。”

他又不是不會彈琴。

望書猛地睜大了眼睛。

雲落也睜大眼睛。

這個他們還真不知道,他們覺得主子怕是也不知道吧?紅粉巷陌爭相傳唱的曲詞,竟然是出自小侯爺十三歲所作嗎?

凌畫沒睡着,聞言耳朵尖動了動,心想這個她還真不知道,怎麼是出自宴輕之手呢,沒人提過這個,她也沒查過宴輕過往,以前是覺得看中他這個人就行了,如今嘛,她可不敢查,怕惹惱了他,還不如慢慢了解呢。

雲落忍不住問,“小侯爺,《東風引》怎麼會是您作的呢?那曲詞怎麼會被紅粉巷陌的歌女憐人爭相傳唱?”

宴輕沒好氣地說,“與師傅打賭輸了,他讓我作一首曲詞,以東風爲題,以七情爲引,限時一炷香。我便做了,做完之後,他批判我,說我曲詞雖妙,但字字句句,着實不懂七情爲何物,廢詩一首。然後便將我所作的那首曲詞,順着煙雲坊扔去了大街上,被一個乞兒撿了,那乞兒似乎懂些文墨,一看之後,大約靈機一動,賣去了京城裡有名的紅粉樓,紅粉樓收了那首曲詞,那乞兒得了千金,脫去了乞丐衣裳,拿着千金發家去了,鴇娘便將那買到手的曲詞給了婉玉娘,婉玉娘那時還沒成名,後來憑藉我那首曲詞,一夜成名。”

雲落唏噓,“您口中的師傅,是青山書院當世大儒陸天承嗎?”

“除了他還能是誰?”宴輕哼了一聲。

“陸大儒之後可有說什麼?”望書比較好奇這個。

“他還能說什麼?說華而不實,也就歌女憐人喜歡罷了。”宴輕撇嘴。

雲落小聲說,“主子並不知道《東風引》原來是出自您手裡,若是知道,定然不聽什麼十三孃的,當然要聽您的。”

宴輕彈凌畫腦門,語氣不帶情緒,“她自然不知,這件事兒天知地知我知陸天承知,再沒第三個人了。”

凌畫差點兒忍不住爬起來問他,“《東風引》中有一句:青山雪上凡間客,待許春情雲不歸。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是歌女憐人們最喜歡的一句話,她當初還以爲,是哪個風流公子或者是被風流公子傷了春心的閨女小娘子所寫呢,原來是出自宴輕之手。

她可不以爲他是個有風花雪月的人,現在沒有,當年十三歲,更不會有了。怪不得陸天承批判他,廢詩一首。單就他這個人來說,也不算批判錯。

第七十章 出息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十五章 針鋒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十六章 受教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五章 哄(一更)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二十章 雲落第五十四章 重賞(一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四十二章 徹查(二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九十章 幫忙(一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
第七十章 出息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十五章 針鋒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十六章 受教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五章 哄(一更)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二十章 雲落第五十四章 重賞(一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四十二章 徹查(二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九十章 幫忙(一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