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

宴輕與崔言書是未時三刻到的兵營,申時一刻左右吃上的飯菜喝上的酒,酉時一刻,不過一個時辰,便將程舵主和朱舵主給喝倒了,兩個老頭被喝趴在了桌子上。

宴輕也才喝了個五分醉,看着面前倒在桌子上的兩人感慨地說,“綠林好漢不行啊,浪得虛名吧?”

崔言書今日沒怎麼喝酒,他是帶着目的而來,今日坐在宴輕身邊,就是宴輕的陪客,所以,他也就意思意思地喝了兩杯,自然是一點兒也沒醉,全程看着宴輕是怎麼跟程舵主和朱舵主喝酒的,他也算是見識了他喝酒的本事。

程舵主和朱舵主的酒量,其實還是很好的,至少比他要能喝得下烈酒,但是誰讓跟他們喝酒的人是宴輕呢?他們遇到了宴輕,再烈的酒,到了他面前,也不算什麼。

他有千杯不醉的酒量真不是虛的,也怪不得能坐着不腰疼地鄙視別人浪得虛名。

尤其是他最絕的,是不止能喝酒,且還很會喝酒。喝酒划拳,各種酒桌上的規矩,他學的比老江湖還要老道幾分,程舵主和朱舵主被他一直牽着鼻子走,結果就是,他總贏,他們倆總輸,若不是他主動喝些,今兒這幾壇酒都得進程舵主和朱舵主的肚子裡,就憑他這個酒桌上也會玩的花樣,人又聰明又厲害,只贏不輸,今兒他壓根喝不到酒。

崔言書心想着,那日宴輕與他們喝酒,還真是手下留情了,和和氣氣地跟他們喝酒,一點兒也沒欺負人,真是他們的幸運。他不是人起來,欺負人的話,真是不動刀不動槍,就能讓人趴下。

他佩服至極,暗暗想着,以後得罪誰,也不能得罪宴輕。林飛遠如今在宴輕面前幾乎變成了悶嘴葫蘆,跟最開始林飛遠第一次和宴輕打照面本是找茬去的西河碼頭卻不想自己反被在酒桌上收拾,後來屢戰屢敗也讓他認識到了宴輕不能惹,這是分不開的原因。

宴輕這個人,你越是熟悉他,越不敢惹他。

他如今終於體會了宴小侯爺被說書先生說其氣死端敬候府兩位侯爺跑去做紈絝且將紈絝做的風生水起的故事時流傳甚廣傳遍天下的那句話,“帝京城有一個人不能惹,不是當今陛下,而是端敬候府的宴小侯爺。若是惹了陛下,頂多殺了算了,但是端敬候府的宴小侯爺不行,誰惹了他,他讓人後悔來到這世上。”

雖然宴輕好像也沒做什麼讓人恐懼的事兒,但他給人的就是這麼一種感覺。

如今崔言書坐在他身邊,就體會到了這種感覺。

他想着他還算明智聰明,趁着他過生辰,將霧山送給他做生辰禮了,否則掌舵使愛喝雨過天晴,他是可以每年給她送雨過天晴,但是身爲男人他清楚,宴小侯爺若是不在意掌舵使也就罷了,偏偏他表現出來的可不是一點兒也不在意這個算計他騙了婚事兒的妻子,看看林飛遠被欺負成什麼樣兒了,看看孫明喻連茶藝都記了,就知道,他以後雨過天晴是絕對不能送了。所以,他根本就不能捨不得一座山,哪怕那個山是座寶山,也的趕緊送出去,留在手裡,纔是一個燙手山芋。

宴輕鄙視完程舵主和朱舵主後,緩緩站起身,對崔言書說,“咱們回去?”

崔言書點頭,也跟着站起身。

江望全程陪同,也見識了宴輕這個人在酒桌上的風采,心裡也是着實汗顏,想着能娶掌舵使的男人,壓根就不簡單,不說傳言中在京城橫着走的宴小侯爺,只說如今坐在酒桌上用大碗喝酒划拳玩酒桌遊戲把江湖綠林上兩個響噹噹了一輩子的綠林好漢舵主給喝趴下的人,就不簡單極了。

綠林的兩位舵主,闖了一世英名,最後在他的嘴裡,得了個浪得虛名。

江望都可以想象得到,等明兒酒醒了,程舵主和朱舵主若是知道自己被宴輕評價浪得虛名,估計得嘔死。

尤其是程舵主,本來心眼就跟針尖那麼小,怕是得嘔吐血。

江望連忙站起身挽留,用着商量的語氣,“小侯爺、崔公子,如今天色已晚,進城還有一段路程,怕是要走夜路,不如就留在兵營歇息一晚,明日再回去?”

宴輕搖頭,“我不行,有家室的人,怎麼能夜不歸宿?像什麼話!”,他掃了一眼崔言書,“崔兄沒家室,也不怕夜不歸宿,倒可以留下。”

崔言書:“……”

你有家室你了不起哦!

崔言書心裡氣笑,面上卻沒法表現出來,也跟着搖頭,“在下也不行,還有許多公務在身,今日已耽擱了半日了,還是要早早趕回去,晚上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江望訝異宴輕竟然是個好相公,看來傳言也有不符實之處,拱手,“既然如此,下官就不留兩位了,兩位慢走,路上一定要小心。”

宴輕擺手,“不必送了。”

宴輕雖然說不必送了,但江望怎麼可能不送?還是將二人送出了兵營,且送出一里路,纔跟二人依依惜別,主要是跟宴輕依依惜別,禮數十分周到。

辭別了江望後,天已經徹底黑了。

宴輕坐在馬車上,問崔言書,“你今日目的達到了?”

崔言書微笑,“多虧了小侯爺,讓在下從程舵主酒後的隻言片語裡的確是打探出了些許消息,看來玉家的玉老爺子在讓綠林扣押漕運三十隻運糧船這件事情上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宴輕問,“還有呢?”

崔言書壓低聲音,“還有就是程舵主怕是被玉老爺子給利用了,玉家估計是想要綠林和漕運起爭執真的硬碰硬起來,玉家也好漁人得利。至於玉家得什麼利,大約就是讓江南亂起來,用來亂江南,達到以亂朝綱的目的。”

宴輕把玩着飛雪扇,“還有呢?”

崔言書搖頭,“在下只能確信這兩個消息,至於別的,程舵主這個人雖然喝醉了,還是有着提防之心的,更多的他沒吐出來。”

宴輕搖頭,“不,還有一點,他也吐露了一個消息。”

崔言書看着宴輕,“在下愚鈍,還請小侯爺明示。”

宴輕笑,“碧雲山寧家啊,他認識寧葉,他沒喝酒前說只與寧葉打過一個照面,喝酒喝高了後,我問起我和寧葉誰酒量好,他說寧少主不喝酒。”

崔言書品味了一番,沒覺得這話哪裡不對。

“若是隻打過一個照面,他怎麼很肯定地說寧少主不喝酒?”宴輕道,“他在說謊,只有曾經坐過一個桌子上用飯,纔會肯定地知道,寧葉不喝酒。”

崔言書心神一凜,“這麼說,程舵主的背後不是玉家,是碧雲山寧家?”

這樣就與山河圖掌舵使的猜測對上了。

宴輕搖頭,“他背後是玉家攛掇沒錯,至於碧雲山寧家,我只是說,他認識寧葉,與寧葉不止打過一個照面,且還有過坐在一個飯桌上的關係而已。至於寧家在玉家攛掇程舵主讓綠林做出扣押漕運三十隻運糧船這件事情的背後起什麼作用,也不是很難猜。”

崔言書凝重道,“總之,此事不能了結在綠林。”

宴輕搖頭,“錯,我夫人的意思是,目前此事就了結在綠林,否則她怎麼會快刀斬亂麻,到了如今這個合適的時機,將這兩個人都扣押了,雷厲風行要結束此事呢?她如今不想惹上寧家。”

崔言書心思活絡開,他本就聰明,很快便明白了宴輕的意思,“還是小侯爺最懂掌舵使。”

宴輕嗤了一聲,“誰想懂她!”

不是很想懂,但卻還是懂了。

崔言書笑,誠心誠意地說,“小侯爺口不對心,當心假話說多了,掌舵使真信了你的假話。那你就難了。”

宴輕:“……”

不懂得看破不說破嗎?仗着送給了他一座山,還真不怕得罪他了。

不過倒也是這個理。

他合上飛雪扇,身子往車壁一靠,懶洋洋地說,“從小就沒人教我怎麼做人家夫君,我也從沒想過娶妻,如今這莫可奈何了,不是慢慢在學嗎?”

第五十章(二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二十一章 猜謎(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四章 凌畫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一百章 功成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二十五章 不準(一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十章 有病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二十五章 下棋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二十一章 猜謎(一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三十二章 大禮(二更)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
第五十章(二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二十一章 猜謎(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四章 凌畫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一百章 功成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二十五章 不準(一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十章 有病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二十五章 下棋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二十一章 猜謎(一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三十二章 大禮(二更)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