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

清音寺供奉的神佛怪罪不怪罪住持不知道,但他若是不說,凌畫會怪罪是真的。

她是江南漕運的掌舵使,在漕運就連掌管十萬兵馬的江望都要受她拿捏仰她鼻息,別看清音寺存在了數百年,但她若是想讓清音寺消失,簡單的很,她根本就不需要剷平清音寺這座古寺古剎,她只需要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就能給清音寺貼了封條,讓數百僧人無處可去。

換而言之,在江南一帶,她就是強龍,地頭蛇也得在她手下過活。無論多少人想要殺她,只要不殺死她,在漕運,她跺跺腳,就能踩死一羣螻蟻。

住持臉色變了變,片刻後,嘆了口氣,“阿彌陀佛,既然掌舵使問起,老衲也不敢相瞞,是我那師弟了塵,昔年欠了玉家一個人情,玉家如今來討要人情,言一旦琉璃姑娘出現在清音寺,就立馬給玉家人傳信,我那師弟推搪不過,只能還了這個人情。多有得罪掌舵使之處,還請掌舵使看在老衲願意借寧家卷宗給您的份上,饒過師弟一二。”

“不知了塵大師欠了玉傢什麼人情?”凌畫不說饒過的話,“大師要知道,琉璃自小便跟在我身邊,我待她情同姐妹,哪怕是玉家人,也不能強硬地將她從我手裡奪回去,未免太不將我放在眼裡。也不將陛下放在眼裡。畢竟,琉璃在陛下面前,也是掌過眼掛了名號的,她雖無官職在身,但這三年來,我受傷幾次不能動彈給陛下上的摺子時,偶爾都是她代筆給陛下上摺子,玉家有什麼理由,不經我同意,便要搶走我的人?”

她說這話,雖有嚇唬的成分,但也不算作假,陛下對於她身邊的人,大部分自然都是清楚底細的,尤其更清楚琉璃的底細。

住持臉色發白,“玉家如今的當家人玉老爺子,救過師弟的命,具體如何,老衲也不甚清楚,但的確是有救命之恩。玉老爺子用救命之恩來請求師弟傳個消息,師弟也無法拒絕。”

凌畫見住持彷彿真不知的模樣,也不打算揪着他不放,“這樣吧,稍後我們用過齋飯,請了塵大師出來見上一面,事情既然是了塵大事通風報信做下的,了塵大師既有救命之恩的因由,我也不難爲了塵大師,只問他幾句話就是了。”

住持覺得這個他能替了塵應下,連忙說,“老衲這就去找師弟,掌舵使和小侯爺去用齋飯吧!”

凌畫點頭,由小和尚帶路,去了待客的禪房。

這間禪院禪房,是用來招待貴客的,裡面一應擺設,雖都是佛家用品,但都是上好的上品。

宴輕瞅了一眼說,“清音寺很有錢嘛。”

凌畫笑,“漕運就是一個生金銀的地方,坐落在這裡的清音寺自然缺少不了香火供奉。”

“老百姓的日子清貧,這年頭當和尚都比平民百姓過的富足享受。”宴輕坐下身,拿起白玉盞的酒杯掂了掂,“竟然還備有酒水,不是說出家人忌酒肉嗎?”

凌畫道,“清音寺的酒是梅花釀,沒什麼度數,可以當茶來飲。”

宴輕偏頭往凌畫的頭上瞧了瞧,她頭上的簪花好好地在插在髮髻裡,依舊很新鮮,嬌豔欲滴,他點點頭,“那就嚐嚐吧!”

伙食房送來齋飯,逐一擺上桌,十分精緻且色香味俱全,讓宴輕這個吃慣山珍海味美酒佳餚的人,都忍不住誇讚了一聲,“看來真是名不虛傳,不虛此行。”

凌畫給他滿上梅花釀,笑着說,“這些菜都是出自清音寺伙食房的一位老僧人忘俗之手,他未出家前,家裡幾代都是廚子,後來家裡遭難,他家破人亡後,看破紅塵,便來了清音寺出了家。出家後,一心鑽研廚藝,將清音寺的素食齋做的遠近聞名,清音寺有三分之一的收入,都是來自這齋飯。”

“另外三分之二的收入呢?”宴輕一邊吃一邊問。

“田產和香火供奉。”

宴輕再次嘖嘖,“就說出家的和尚都比老百姓過的富足。”

這一路來,他是真的見識了何爲貧窮,織布的,打獵的,耕作的等等,貧苦農家要想出人頭地,真是難如登天,爲一日三餐溫飽而犯愁,和尚只需要念念經做做法事,便有銀錢可收。當今天下,陛下還不是特別推崇佛道,高宗時,因高宗崇尚佛教,各地大興佛寺,如今的很多佛寺都是高宗時如雨後春筍般興建起來,那纔是真的僧人當道,比如今更富足。

他偏頭問凌畫,“你剛剛給清音寺捐贈了一萬兩銀子,這三年來清音寺很喜歡你上門吧?”

一萬兩銀子不少了,若是他纔不給,在京城時,他差點兒給九華寺捐錢,後來發現被騙了,他就決定,以後都不給寺廟捐錢了。

“哥哥說錯了,他們纔不喜歡我登門。”凌畫笑,“恨不得我不來纔好。”

宴輕“哦?”了一聲,“爲何?”

有香火錢給他們,他們還有什麼不高興不喜歡的?都是白得的。

凌畫湊近宴輕,壓低聲音說,“清音寺曾經有五百畝田產,我來漕運第一年,強行讓清音寺充公了四百畝田產,第二年,又將清音寺山腳下的幾間清音寺僧人開源的香火鋪子充公了,今年是第三年,清音寺的主持見到我,眼皮都不停的跳,就怕我一個不高興,再做些別的,他們該哭死了。”

宴輕沒想到她還有此舉,對她問,“那你強行充公了這麼多東西,第一年和第二年給清音寺捐贈了多少銀子?”

“第一年捐贈了一萬兩,第二年也捐贈了一萬兩,今年第三年,這不剛剛又捐贈了一萬兩嗎?一共三年,三萬兩了。”

宴輕:“……”

前面兩萬兩換了清音寺四百畝田產幾間收益的香火鋪子充公,如今怪不得她不受人歡迎了。

他想到剛剛住持一再變白的臉,好奇地問,“剛剛住持是因爲了塵惹了你臉白,還是因爲聽說你拿一萬兩銀子怕你再做什麼而臉白?”

“興許都有。”

宴輕嘖嘖,“這住持了不起啊。”

若是凌畫不說,他一丁點兒都看不出來住持不希望凌畫登門,畢竟住持在門口親迎,齋飯準備的也是妥帖,除了中間紫牡丹之事和了塵給玉家人通風報信之事被凌畫問起時他變了臉色,別的真是沒看出他不歡迎凌畫。

“能做清音寺的住持,可不是了不起嗎?”凌畫壓低聲音說,“哥哥以爲我是隨便欺負清音寺充公他們的私產嗎?是我沒來之前,清音寺富得流油,太子太傅有個堂侄子在清音寺出家,掌管清音寺的事務,對漕運摻了一腳,打着佛寺的名義,做了好些事情,我來了之後,查出了這些事情,將太傅的堂侄子砍了腦袋,牽連出了一衆僧衆,若是狠一點兒,清音寺封寺都是能做的,但是我還是網開了一面,讓清音寺拿田產來抵,留下了這座古寺古剎的香火供奉。”

宴輕問,“爲何能做而不做?”

“爲了有可爲和不可爲。”凌畫道,“我初來漕運時,刀下的太快,三把火燒的太烈,那一陣子通往陰間的黃泉路怕是都車馬難行,奈何橋上更是人擠人,菜市場門口的鮮血流了多少天,全漕郡的百姓們就被我嚇了多少日子,有很多人後來連門都不敢出。沒被大人看住跑去菜市場門口看熱鬧的調皮孩童都被嚇的夜裡做噩夢,若是連佛寺之地都不容的話,我豈不是成了比鎖魂鬼差還可怕的劊子手了?總要留一處,讓佛門之地香火繼續留存,才能彰顯我是懲惡揚善造福漕運的貴人不是嗎?”

宴輕:“……”

是!

他想誇凌畫你很厲害,算計的沒差,想的也明白通透,但看着她嬌美的臉,提起這些,一臉的淡無顏色,忽然想起,三年前,她才十三歲而已,豆蔻年華,殺了多少人,見了多少血,踩了多少屍骨,才能走到今日閒談過往如此雲淡風輕。

他沉默片刻,給予評價,“你做的對,否則今日我便不能吃上這麼美味的齋飯了。”

凌畫笑,給他夾了一株幹蘑,語氣溫柔,“哥哥喜歡的話,多吃點兒。”

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九章 不見(二更)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二章 吐血第十四章 真話(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二章 吐血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十一章 出京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九十三章 桃花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十七章 無語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五十四章 同意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二十六章 桃花(二更)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四章 凌畫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八章 江陽第九十章 奏摺第三十三章 安慰(一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十章 杜唯(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二十七章 父子(一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三章 煎藥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三十章 請見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十二章 崩潰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二十一章 三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
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九章 不見(二更)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二章 吐血第十四章 真話(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二章 吐血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十一章 出京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九十三章 桃花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十七章 無語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五十四章 同意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二十六章 桃花(二更)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四章 凌畫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八章 江陽第九十章 奏摺第三十三章 安慰(一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十章 杜唯(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二十七章 父子(一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三章 煎藥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三十章 請見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十二章 崩潰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二十一章 三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