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一定

宴輕雖然軟硬不吃,但有時候是一個非常好說話的人,只要你能找準他某一點,拿捏住,他就會聽你的。

比如,凌畫忽然覺得,她這般撒嬌,他彷彿就沒有抵抗力。

她忍不住想要再得寸進尺的試一下,就如大婚後那幾日一樣,她不停地試探他的底線,竟然讓他連與她同牀共枕,抱着她哄着她讀着《史記》入睡,他一樣都依了。

那是在大婚前,她從來沒想過的事兒,後來竟然短短時間,逼着他迫着他做了。

但介於那幾日試探後的結果,她至今也是怕了,如今哪怕再想,還真不敢了。

她覺得如今這樣就挺好,人就是這樣,一旦知道了底線,就總會掂量着,若是有人一退再退無底線的包容自己,就會蹬鼻子上臉無底線地過分,就如剛剛大婚後的她。

如今她受了教訓退回來,做什麼都保持一個度,反而只小小的用一下曾經用過的伎倆,反而能立馬達到立竿見影的效果,這已經讓她覺得很好了。

她心裡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愉悅起來,也不怕拉着宴輕說話了,“哥哥,清音寺的齋飯特別好吃,清音寺最出名的是山楂糕,到時候你好好嚐嚐。林飛遠他們三個人聽說我跟哥哥去清音寺玩,嫉妒的不行,他們也好久沒吃清音寺的齋飯了,還讓我回去給他們帶山楂糕。”

“你答應給他們帶?”

凌畫點頭,“他們三個如今畢竟爲我做事兒,我不能做周扒皮,只讓幹活,不給寵絡吧?”

宴輕“嗯”了一聲,“你倒是很會御下之術,看來兵法學了一籮筐,都能夠學以致用。”

凌畫笑,“我大哥喜歡讀兵書,兵書裡面的故事很有意思,他以前讀兵書時,我便跟着他一起讀,只爲了讀裡面的故事,後來不知不覺,便將兵法都給學了。”

“是你一母同胞的親兄長?”

“嗯。”

宴輕想了想,“我好像見過他一面,是個端方君子,沒想到喜歡讀兵書,當年若是凌家不出事兒,他要從武嗎?”

凌畫搖頭,“他身子骨弱,不適合從武,但進兵部做文職,也是可以的。我父親將路都給他鋪好了,可惜……”

宴輕點頭,“是很可惜。”

可惜的不止是一人,而是凌家滿門。

他忽然說,“若我當年不是跑去做紈絝,也許……”

也許他還真能阻止一場禍端,畢竟,那時他已科舉入朝了,後梁沒有要求年紀小不能考科舉入朝,憑他的才華,憑端敬候府的門楣,他入朝輕而易舉。

太子太傅那個人,他看不慣,早就給他剁了手腳了。

可惜,他沒入朝。

“若是哥哥當年不跑去做紈絝的話,會入朝吧?陛下會讓你進六部哪個部?”凌畫從來不想如果,但如今宴輕提起來,她也忍不住問一句。

“吏部。”

凌畫一愣,“怎麼會是吏部?”

端敬候府出來的人,不是應該進兵部嗎?

宴輕笑,“怎麼就不能是吏部?六部之首的吏部,又有哪裡不好了?”

凌畫想說是沒有什麼不好,的確是很好的一個部,掌管天下官吏的任免、考覈、升降、調動,天下官員都要對吏部抱大腿跑斷腿的汲汲營營巴結。

她小聲說,“我以爲哥哥會進兵部,端敬候府本就是將門。”

“太平盛世,還要什麼將門?”宴輕見凌畫在他身邊躺的乖巧,跟他說話像是耳語,軟軟的柔柔的,氣息拂的他耳朵癢,他卻又不太想躲開,索性扯了她一縷髮絲在手裡把玩。

凌畫一時沒了聲,是啊,太平盛世,將門一代又一代執掌兵權,繼續赫赫威名下去,怕是後梁的兵馬都該改性宴了。

她小聲問,“哥哥不想入朝,跑去做紈絝,是因爲不想入吏部嗎?”

“不是。”宴輕捏着凌畫一縷髮絲打圈圈,“我就是想吃喝玩樂,把祖宗們代代積累的軍功祖業享受完,否則累死累活留着給誰?反正我又不娶妻,又不會有子孫留下。”

凌畫:“……”

她又扯了扯他衣袖,提醒他,“如今你已娶妻了。”

宴輕哼了一聲,斜眼瞅她,沒好氣地說,“又想我找你算賬了?”

凌畫閉了嘴。

宴輕收回視線,繼續把玩凌畫的那一縷頭髮,在他指尖纏纏繞繞的,擰成無數朵花的模樣。

凌畫瞧着,想着結髮爲夫妻,恩愛兩不疑,不管如何,他們如今已是夫妻了,而他又是真的怕麻煩不想和離,那麼,她更不想,以後哪怕打打吵吵,沒有特殊情況下絕情斷意的話,他們是要過一輩子的,她一輩子都要冠他的姓。

她心忽然又軟了軟,又燙了燙,小聲問,“哥哥,你爲何不想娶妻?是什麼時候開始不想的?”

“決定去做紈絝前。”

以前雖也沒想過要娶什麼樣的女子,但絕對是沒想過一輩子不娶妻的。

“我還以爲是你學會《推背圖》時。”

宴輕不否認,“也差不多。”

凌畫想着他四哥如今科舉完了,不知道考的可好,不知是否已開始研究《推背圖》了,更不知是否能從他的角度推算出宴輕曾經推算出的幾分內情,聽他這樣說,她話在嘴邊轉了一個圈,還是小聲問,“哥哥從《推背圖》裡推算出了什麼?不是如端陽所說的,一遍又一遍,是你被安排好的自己覺得無趣的人生吧?一定還有別的。”

宴輕鬆開了她那一縷頭髮,閉上眼睛,“你想知道?”

“有點兒想。”

宴輕語氣如常,“《推背圖》推的是星移斗轉,是天下興亡,你覺得我能推出什麼來?”

凌畫有好幾個想法,覺得都有可能,但卻不一定猜測的準確,她又靠近他一點兒,頭幾乎枕在他肩膀上,側着身子看着他,“我猜哥哥推斷出後梁國運昌隆,千秋萬代。”

宴輕嘖了一聲,“被你猜準了。”

凌畫看着他。

宴輕偏過頭,睜開眼睛,“怎麼?不相信?”

凌畫沒搖頭也沒點頭,只是認真地說,“哥哥跟我說說吧,我想知道。”

宴輕又轉回頭,閉上眼睛,“你什麼時候把我放在第一位,我就告訴你我從《推背圖》上推出了什麼。”

凌畫眼睛睜大,很想說我如今就將哥哥放在第一位,但是猛地想起她這麼多年做的事兒,還有扶持蕭枕那個人,蕭枕沒登基前,她做不到將他放在第一位,只能儘可能的滿足他對她的要求,但他若是要求第一位,她這個做妻子的,卻還是無話可說,也不敢保證。

畢竟,她如今是蕭枕手裡的劍,劍柄在蕭枕手裡。

車廂一下子安靜下來,似乎又繞回了那日沒說完的話,沒鬧出個結果的事兒。

半晌,凌畫小聲說,“哥哥給我時間,一定會的。”

宴輕也不問她多久,卻也沒說他一點兒都不想等,什麼三五年,七八年,甚至十多年,既然招惹了他,那麼她就別想讓他落於人後。

宴輕不說話,凌畫也不知道再找什麼話了,索性也閉了嘴。

於是,後半段路程,二人靜靜躺着,馬車內安靜,外面稀稀拉拉的雨聲,細細密密的下着,官道上沒有什麼車馬,便這樣一路來到了清音寺。

望書已讓人提前去了清音寺打過招呼,以便清音寺提前準備主子和小侯爺的齋飯。清音寺的齋飯雖然要提前預定排隊,但絕對不包括凌畫來清音寺用齋飯。

所以,在馬車到達清音寺後,住持已在門口等着了,而清音寺的齋飯也準備好了。

二人下了馬車,住持雙手合十唸了聲“阿彌陀佛”後,恭敬地請二人進寺,“掌舵使和小侯爺突然位臨蔽寺,老衲臨時讓人準備齋飯,怕是招待不週,還請掌舵使和小侯爺海涵。”

凌畫淡笑,“住持大師多慮了。”

她邁進門檻,忽然聞到了什麼味道,不太明顯,在風雨中,還是讓她聞到了,腳步一頓,“是什麼味道,這麼濃郁?不像是飯香,倒像是花香。”

住持愣了愣,說,“是蔽寺來了稀客,胭脂樓的十三娘,她抱來了一株紫牡丹,請了塵幫她醫治。”

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九十二章 如期(一更)第三十九章 聰明第五章 哄(一更)第十五章 針鋒第一章 守護(一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三十七章 寵着(一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第六十三章 轉道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三十七章 寵着(一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十七章 無語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七章 認真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二十四章 回京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五十七章 耍騙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四十二章 徹查(二更)第九章 秦桓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三十五章 生辰(二更)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
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九十二章 如期(一更)第三十九章 聰明第五章 哄(一更)第十五章 針鋒第一章 守護(一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三十七章 寵着(一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第六十三章 轉道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三十七章 寵着(一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十七章 無語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七章 認真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二十四章 回京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五十七章 耍騙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四十二章 徹查(二更)第九章 秦桓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三十五章 生辰(二更)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