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

無論是孫明喻、林飛遠,還是日夜兼程趕路回到漕郡的崔言書,還真都沒有宴輕這個閒功夫,可以下午冒着大雨跑出去喝酒。

他們三個都快困死了。

林飛遠打了個哈欠,拍拍崔言書的肩膀,“趕緊去歇着,掌舵使可說了,就等你回來了,從明兒起,咱們該動作了。”

崔言書點頭。

宴輕並不知道他因爲與凌畫吵了一架,在她那麼快便冷靜下來睡下後,自己心情煩躁冒雨跑出去喝酒,讓那三個人尤其是林飛遠好生羨慕了一番。

他坐在馬車裡,閒的無聊,心中煩躁不散,對雲落說,“她以前的事兒,你都知道吧?跟我說說。”

雲落眨巴眨巴眼睛,“小侯爺說的是主子以前的事兒嗎?”

宴輕看着他,“除了她的事兒我問你,還有誰?”

言外之意,還有誰值得我費心思。

雲落心想着,小侯爺開始想知道主子的事兒了,這是一個好現象,他問,“主子有很多事情,是從主子小時候說呢,還是從三年前說?”

宴輕想着凌畫小時候很多事情,他都從凌雲揚口中知道了,他便道,“從三年前她來江南說吧。”

雲落點頭,“一時半會兒怕是說不完。”

“你我又沒什麼天下大事兒要操心,多的是時間。”宴輕不以爲然,“慢慢說。”

雲落點頭,好吧。

於是,他從三年前凌畫授皇命接手江南漕運說起,說凌畫在授了皇命後,沒立即啓程離京來江南,而是讓人查了一份江南千里官場的卷宗,當時不止動用了老主子留給她的人手,還通過琉璃通過玉家,動用了江湖上的勢力,查出哪些人分屬哪些派系等等。

當時一共用了半個月的時間,之後,她拿着卷宗來了江南,路上行程與這次來江南的行程大不相同,一路上遭遇了無數次刺客截殺,有東宮派的人,也有江南貪墨漕運銀子最多的惡勢力派的人,總之,沒有人希望她來江南,也覺得她不過是一個小丫頭片子,想要殺了她易如反掌,輕而易舉就能讓她死在路上。

因爲做的準備充足,凌畫自然沒有死在來江南的路上,而是利用路上的時間,將該捆的人,該抄家的,該砍頭的人,該收買,可以利用的,都圈劃了出來。

人一到江南,便手持天子劍,雷厲風行,收整江南。

有些事情,宴輕早已從隻言片語中知道,但不如這一次雲落將的詳細,雲落當時是跟在凌畫身邊的人,所以,凌畫每做一個決定,每下達一道執行的命令,他都參與其中。

通過雲落口中回憶,宴輕幾乎可以在腦海中描繪出當年十三歲時的凌畫,那時的她,一定是豆蔻稚嫩,剛經過凌家幾乎滿門覆滅的慘烈,她稚嫩未開的臉上,眉眼是堅毅和沒有退路的鋒利,應該也有着趟出一條血路的狠辣,還有着開弓沒有回頭箭的決然。

一定不同於如今她眉眼已長開,如一朵芙蓉盛開,情緒千變萬化,可收可放,可冷靜處事,也可以從容不迫,更可以淺笑嫣然,也可以鋒芒畢露。

他遇到的,是經歷了無數生死成長後的凌畫,所以,她今日才能那麼怒氣地摔門冒雨而出後,不過半盞茶,又冷靜地返回房間,安靜沐浴後,快速進入睡眠。

宴輕本來煩躁的心情忽然漸漸散去,一時間心裡涌上十分複雜的情緒,這情緒他自己都分析不出來,到底是慶幸多一些,還是遺憾多一些,亦或者倒黴多一些。

天下無數女子,唯凌畫與別人不同,偏偏也是她,看上了他,也許這是他的榮幸。至少,她不是那些尋常無趣的女子,讓他看一眼,都只覺得煩死個人。

若當年他沒有放棄那些東西,如祖父和父親希望的那樣入朝的話,他立於朝堂,自然也就與祖父和父親在世時一般,鬼魅魍魎都不能禍害朝綱,興許也不見得縱養出個當年東宮的太子太傅,那般的猖狂至極,以權謀私,而凌家興許也不會倒,她興許還是在父母膝下承歡,未必需要經受那些。

但如今,一切的如果,都沒有那個如果,他不知道該不該說自己倒黴,畢竟,從小到大,他從來沒被什麼左右過心神,左右過情緒,甚至影響到他的生活。

他覺得一點兒也不誇張,凌畫就是影響了他,影響到,哪怕不見她,他都會想她在做什麼,每當想起,他心情便不好,愈發的心煩,就像如今。

一直以來,他沒打算娶妻,以至於也沒有人能告訴他,娶妻後,該怎樣對待。更沒有人告訴他,扒開表象,他的妻子沒那麼喜歡他,隨時可以和離抽身而出,而他自己卻被拴住,他又該如何?

他只能憑着本能,也將她拴住了,至少他不虧。

從小到大,他就沒學過虧本的買賣,誰得罪了他,他要報復回去,誰招惹了他,且招惹成功了,他自然要招惹回來。

金樽坊距離總督府不遠,馬車走了兩條街後,很快就到了。

車伕停住馬車,雲落也止住話,“小侯爺,到了。”

宴輕點頭,打住思緒,雲落披上雨披先下了馬車,宴輕也披上雨披,跟着下了馬車。

金樽坊的招牌很大,因是百年老字號酒家,所以燙金牌匾看起來很有經歷了歲月侵蝕的痕跡。

因今日大雨,金樽坊門前停的車馬不多,只三五輛。

雲落打頭,宴輕跟在身後,進了金樽坊的門。

有小夥計迎了出來,一看二人,頓時驚了,“兩位公子可是……”

他看看雲落,又看看宴輕,很是驚奇地對着宴輕問,“這位公子可是……掌舵使的夫君宴小侯爺?”

宴輕聞言停住腳步挑眉,上下打量小夥計,不是他記性不好,他確定自己沒見過這人,他揚眉,“這話怎麼說?”

小夥計立即作揖,態度十分恭謹,帶着幾分討好小心的笑,“前兩日小的看到有位公子騎馬穿街而過,城裡的人紛紛說那是掌舵使的夫君宴小侯爺,宴小侯爺的樣貌實在是讓人過目難忘,所以小的瞅見後,便記住了。”

宴輕眉梢上挑,在京城時就沒有人不認識他,這剛來了漕郡,露了一兩面,已讓人認識了他,他倒也沒什麼不習慣,他掃了一眼大堂,外面馬車雖然不多,但這大堂裡都已經坐滿了,沒想到這樣的大雨天,這裡倒是客滿賓朋,可見酒水真是不錯了。

他點點頭,道,“可有地方坐?”

小夥計頓時有些爲難,“樓上的包廂沒有了,因今日有張二先生來咱們金樽坊說書,所以,樓上都坐滿了。”

他說完,又連忙說,“不過小侯爺不同於旁人,小的這便去樓上的包房裡說項一番,看看誰給小侯爺您讓出個包廂來,應該也有人會讓。”

不說宴小侯爺自己的身份,只說漕運掌舵使的夫君,想必樓上那些各府的公子小姐們,就沒有人會不讓,畢竟沒有幾個人不怕掌舵使。

“倒也不必這麼麻煩人。”宴輕目光落在西北角牆根的一處角落,“那裡不是還有一桌空位嗎?就那裡吧!”

小夥計立即說,“那裡距離說書檯比較遠,大家都不樂意做,被人頭隔着,聽不太清楚張二先生說書。”

“無礙,我是來喝酒的,不是來聽書的。”宴輕擡步走過去。

雲落自然跟着。

小夥計見宴輕不在意那個角落,便也連忙跟了過去。

此時說書還沒開始,大家都在喝酒閒聊,三三兩兩酒友朋友,大堂裡很是熱鬧,宴輕和雲落一出現,因容貌太好,通體清貴之氣,哪怕沒穿着華衣美服,但也一下子吸引了無數的目光。

已有人如那小夥計一般認出了宴輕,睜大了眼睛,不說話了,大堂一下子靜了幾分。

宴輕走到角落裡的桌前坐了下來,吩咐跟來的小夥計,“你們這裡上好的酒,一壺最好的茶,隨意上來幾樣招牌菜。”

小夥計應是,掉頭立即去了。

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二十六章 桃花(二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五十八章 刺殺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九十章 奏摺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七十章 刷新認識(一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九十四章 驚嚇(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八十五章 不正常(一更)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五章 哄(一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二十章 同意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三十九章 聰明第二十一章 果然(二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三十五章 壞人(一更)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二十八章 暗注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二十六章 桃花(二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三十九章 聰明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
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二十六章 桃花(二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五十八章 刺殺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九十章 奏摺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七十章 刷新認識(一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九十四章 驚嚇(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八十五章 不正常(一更)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五章 哄(一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二十章 同意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三十九章 聰明第二十一章 果然(二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三十五章 壞人(一更)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二十八章 暗注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二十六章 桃花(二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三十九章 聰明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