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

宴輕會讓凌畫就這麼走了嗎?

他自然不會的。若就讓她這麼走了,他就不是宴輕了。

所以,在凌畫轉身即將衝出他屋門的時候,宴輕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還沒說完呢?走什麼?”

凌畫不想說了,什麼也不想說了,她覺得她根本就不該招惹他,做什麼想不開,非要招惹他,且還要嫁給他,他與她想象中要嫁的人,根本就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她想要嫁的人什麼樣兒呢?

就是宴輕以前那樣,絕對不是他如今這樣。

以前的宴輕,喜歡吃喝玩樂,無所事事,悠悠閒閒,逗鸚鵡溜大街,和一幫子紈絝喝酒鬥蛐蛐,進出賭坊、酒樓、茶肆、畫舫,投壺、賽馬、打獵射箭,心情好了,就出去玩,心情不好了,就躲在府中睡大覺。

宴輕一心一意要做的是紈絝,他不會干涉任何人,更不會干涉她,當然,她從始至終也沒打算干涉阻礙他。

他不喜歡他,沒什麼,只要不討厭她,就挺好。

他脾氣不好,也沒什麼,她看在他這張臉的面子上,對他的容忍度很高,可以說是高出天際。

他想做自己的事情,她會支持,都能坦然含笑,不會說反對的話。

她喜歡他,不那麼深,雖然淺,但是漸漸的比淺要深那麼一點兒,與他的不討厭不厭惡她能夠容納她晃悠在他面前,這樣的過日子,她覺得很是相得益彰。

她沒有十分的要宴輕一定喜歡她,只覺得有那麼一點點,就行了,當然,更從沒有想過,她不掌控宴輕,宴輕會不會掌控她,掌控她的思想,她的行事,她身邊的人,以及她本人。

凌畫被這個突然迸發出的新認知衝擊的一時受不住,她想回去冷靜冷靜,至少這一刻,她不想面對宴輕。

但是宴輕不放過她,好不容易撕開一條口子,他最擅長最會的,便是捏住這一條口子,撕的更開。

於是,宴輕盯着她,看着她發白的臉,發顫的身子,眯了眯眼,“怎麼?這副樣子……是我戮中你什麼心事兒了?”

凌畫咬牙,撐着不讓自己泄露,但她知道,她此時在宴輕面前,因爲太驚惶,而一定有所泄露,且泄露的十分分明,她能掌控很多事兒,但絕對不包括能掌控這件事兒,這根本就不受她所控制。

她控制不了自己這種認知下的驚惶表情。

於是,她閉上眼睛,抿緊嘴角,片刻後,再掙開眼睛,用力地掙開宴輕,但她畢竟沒武功,宴輕只是輕輕鉗住她,她便掙不開。

她掙不開,也因此生起怒意,沒有了一直以來的小心翼翼和溫軟如水,也不再是淺笑嫣然,亦或者是溫和淡笑,而是目光鋒利又犀利,直直地砸到宴輕面前,“我沒學過什麼是夫爲妻綱。”

宴輕神色一頓。

凌畫這一刻怒極了,“我娘沒教給我這個。”

她娘本身也不是夫爲妻綱的女子,她娘教給她的,是怎麼拿捏住丈夫的心,讓她心裡只有你一個人,怎麼都逃不出你的手掌心,當然一切都是針對秦桓的。但當年換做任何一個人是她自小訂婚的未婚夫,她娘也絕對不會教導她夫爲妻綱。

她看着宴輕,相信他也不是那個一定要夫爲妻綱的人,端敬候府的祖宗規矩都被他扔去九天之外了,他哪裡還會要求她夫爲妻綱?

但是偏偏,他今兒就這麼說出來了。

他是故意的。

他真實的目的,就是要佔據主導地位,掌控她,主導她。

凌畫一時間心氣衝上心口,一雙水眸死死地瞪着宴輕,鮮少會有的倔強此時隨着心氣涌上來,她胸脯不停地起伏,呼吸急促而劇烈,“我嫁你前,你就是紈絝小侯爺,你若不是紈絝小侯爺,我纔不嫁你呢,哪怕你有這麼一張長的舉世無雙獨一無二的臉。”

言外之意,紈絝小侯爺,只管吃喝玩樂就好了,娶個妻子當擺設,也不是什麼大毛病,她早已做好了準備,從沒想着他改變,覺得他一直以來就挺好,但如今他做什麼偏偏要打破平衡。

她扔出一句話,惱怒地轉身就走,門簾掀起,帶走一陣風。

她並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而是推門而出,衝進雨裡,走出院子。

雲落嚇了一跳,連忙拿了傘,追了出去,將凌畫罩在了傘裡,但是凌畫不知是氣極了,還是怒極了,一把揮開雲落給她的傘,“不用管我,別跟來。”

雲落只能眼睜睜看着大雨對她兜頭而下,轉眼間便將她淋了個透心涼,她纖細的身影,腳步很快,轉眼就走沒了影。

雲落想主子不讓跟,他該怎麼辦?琉璃怎麼去了這麼久還沒回來?他到底不放心,還是拿着傘追出了門口,入眼處,凌畫向外走,不知去哪裡,他連忙擡步追去,但剛追了兩步,便見望書不知道從哪裡出來,追了上去,他鬆了一口氣,有望書跟着也是行的,他便停住腳步,轉身連忙又走了回去,他要回屋子裡去看看,小侯爺和主子不是早先還好好的嗎?怎麼轉眼又鬧翻了。

這麼一日打兩場,他都快要被這兩個人折騰的魂飛天外了。

屋中,宴輕見凌畫砸出一句話,轉身便怒氣衝衝走了,他在原地站了半晌,看着她走出院子,看着雲落追上去給她打傘,看着她揮手打開,他整個人靜了好一會兒。

雲落衝進畫堂,擱下傘,放慢腳步,走進裡屋,剛挑開門簾,便看到宴輕站在門口,整個人臉上面無表情,他心下有些駭然,試探地喊了一聲,“小侯爺?”

宴輕擡眼瞅了他一眼,慢條細理地拂了拂衣袖早先被凌畫攥出的褶皺。

“您與主子……”雲落不知當不當問,主子的事兒,他不該管,但這不是因爲小侯爺什麼話都找他說嗎?他也算是小侯爺的知心知己了,興許有點兒用處。

總之,任兩個人這麼鬧下去,是不是不太行?真是有點兒太可怕了。

主子自從敲登聞鼓後,一直很愛惜自己的身體,這麼多年,除非有必要的時候,何時淋過雨?今日竟然連他追上去撐傘都不要,就那般淋着雨走了,她一直以來是最怕冷的人。

宴輕“呵”一笑,雖是笑,卻沒什麼笑意,說了句,“她不講理,我就沒見過這麼不講理的人。”

雲落汗顏,跟女人講理,小侯爺是不是一直以來對女人有什麼錯誤的認知?女人這種生物,是講理的生物嗎?

他試探地問,“主子怎麼不講理了?”

他覺得,在女子裡,主子這種人,算是十分講理的人,聰明、明知、冷靜,不會做糊塗事兒,這些年,除了一心要嫁給小侯爺算計她這一件事兒,他就沒見過她做什麼不理智的事兒。

宴輕轉身躺回牀上,閉上眼睛,“她喜歡喝孫明喻沏的茶,我不准她再喝,就跟我惱了。”

雲落:“……”

不應該是這麼簡單的一件小事兒吧?

“非要揪着我要一個明白理由,爲什麼不許,我說夫爲妻綱,她說沒學過。”宴輕哼笑,“普天之下,就沒有人沒學過君爲臣綱,父爲子綱,夫爲妻綱。”

雲落:“……”

他似懂非懂,有些糊塗,又有些明白,他看着宴輕,躊躇半晌,打着膽子小聲說,“主子是真沒學過這個,主子也不是十分聽陛下的話的,小時候,也不是十分聽父母的話,總是陽奉陰違,如今不夫爲妻綱,也、也不意外。”

宴輕睜開眼睛,看着雲落。

雲落額頭冒汗,但還是說,“主子又不同於一般女子,也與天下大多數人多有不同,所以……也沒說錯。”

宴輕騰地坐起身,坐在牀上,冷笑地看着雲落,“呵,你倒是會替她說話,不愧是她的人,怎麼?你的意思是,我說錯了?她發脾氣,是應該的?”

雲落沒法搖這個頭,但也不能點頭,只斟酌着說,“屬下說的是實話,也許主子說的是實話呢。”

宴輕冷笑,“你說她與天下大多數人都不同,那怎麼她看我這張臉後想嫁給我的心,卻與天下大多數女人都一樣?”

雲落呆住。

是這樣偷換概念的嗎?

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第四十章 下家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二十一章 三更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八十三章 約見第五十五章 拘束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八章 江陽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四十九章 三更(二更)第二十一章 破解(一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十二章 慣的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五十四章 留宿(一更)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一百章 酸了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七十八章 上藥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九十三章 桃花
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第四十章 下家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二十一章 三更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八十三章 約見第五十五章 拘束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八章 江陽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四十九章 三更(二更)第二十一章 破解(一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十二章 慣的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五十四章 留宿(一更)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一百章 酸了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七十八章 上藥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九十三章 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