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

凌畫快速地拿起傘,推開門就要往外走。

外面的雨下的比早上還大,噼裡啪啦砸在地上,地面已堆積了不少水,以至於排水溝咕咚咕咚往外排水都沒那麼及時能排開。

崔言書說的不錯,他若是不冒雨趕回來,陽河漲水,他沒準還真沒法過橋過河而被大雨阻在半路上如期趕回來。

書房裡有暖盆,暖和的很,她一身熱氣剛踏出門檻,便被迎面的雨氣寒意打了個激靈。

孫明喻立即跟出來,對凌畫說,“掌舵使,雨太大了,你還是披上雨披再回去吧,只撐傘不抵用,仔細受寒。”

凌畫也覺得這樣走出去傷不起,江南的油紙傘接不住這麼大的雨勢,還真得披上雨披,她邁出的腳又縮了回來,趕緊地說,“那給我拿件雨披吧!”

孫明喻轉身去找雨披。

林飛遠睜大眼睛,“這雨也太大了,不知道要下幾天,這勢頭有點兒可怕啊,可別發大水,否則咱們可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了。”

崔言書罵他,“烏鴉嘴,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林飛遠捂住嘴,“我說的話素來不靈驗的,老天爺都當我是放屁。”

崔言書嫌棄地看着他,似乎無語了。

孫明喻很快就找了一件雨披,遞給凌畫,囑咐她,“路上都是水,走路當心些,別摔着了。”

凌畫點頭,快速地披上雨披,撐了傘,轉身就衝出了房門,她走的腳步有點兒急,一陣風似的就走了。

林飛遠納悶,“她急什麼?”

孫明喻站在門口瞧着,“這雨太大了,寒氣也大,冷的很,快點兒走能早點兒回去。”

林飛遠撇嘴,“是這麼回事兒嗎?你是不是忘了,兩年前,咱們一起去姑蘇城,也遇到了一場大雨,那時正是雨季,比現在的雨要大多了,她慢悠悠地走在官道上,不急不慌的,我都快要凍死了,又冷又餓,她當時說了句什麼?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說多餓一會兒,能多吃一碗熱鍋子。”

孫明喻轉過頭,“那你說,她急什麼?”

林飛遠撇嘴,“急宴輕唄,宴小侯爺喊她吃飯,她怕人家久等,怕飯菜涼了,就急哄哄地回去了。”

孫明喻看凌畫已走了沒影,腳步雖然很急,但行走步子卻很穩,他伸手關上了門,笑着說,“這樣說也是該急的。”

林飛遠翻了個白眼,“孫明喻,我算是服你了。”

多少年了,無論是什麼時候,他都是這樣,就算是別的東西變了,對他來說,也有一樣東西沒變。就連他都心灰意冷了,他依舊如故。

崔言書若有所思,“掌舵使很喜歡宴小侯爺?”

“是唄。”林飛遠提起宴輕就有些氣悶,“那就是個魔鬼。”

“你不是說二殿下是魔鬼?”崔言書挑眉,“宴小侯爺怎麼也是魔鬼了?”

“他與二殿下不一樣。”林飛遠總算是找到了吐槽的人,恨不得將一肚子的鬱悶都發泄出來,倒給崔言書,“你不知道,他有多邪惡。”

崔言書洗耳恭聽。

林飛遠打開了話匣子,“端敬候府威名赫赫,傳言中,老侯爺和侯爺什麼樣?是不是堂堂正正的做人?明明白白的做事兒?無論是活着時候,還是已故多年,無論是在朝還是在野,就沒人說他們一句不是,提起來,都是響噹噹的翹起大拇指,稱一句將門英雄當世仁杰,是不是?”

崔言書點頭。

林飛遠氣鬱,“但這位宴小侯爺,他可不是這樣的,他怕是投錯了胎,罵人都拐着彎的,氣死人不償命,噎死人沒商量,除了那張臉……”

林飛遠頓了頓,似乎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宴輕,琢磨半晌,才繼續說,“除了那張臉,他當然也有優點,但是吧……”

他又頓了一會兒,很是一言難盡,“我心夠黑吧?我手段夠狠吧?死在我手裡的人夠多吧?這麼多年,誰敢得罪我,無論是明的,還是暗的,我能擰掉他脖子,讓人死無全屍,是吧?但是吧,他欺負人不露痕跡,喝頓酒,吃個飯,勾着你的肩膀哥倆好,笑呵呵的便將你一腳踩死了。”

崔言書:“……”

他好奇了,“你能不能具體說說?”

林飛遠也不嫌丟人,他是真有話憋了兩天了,孫明喻與崔言書不同,孫明喻就不是個適合讓他倒話簍子的人,就算知道了,也就聽聽而已,不會跟他一起背地裡罵宴輕,但崔言書不同,表裡不一,他就是有這個自信。

於是,他將宴輕如何欺負他的事兒,極盡詳細地複述給了崔言書。

崔言書聽完:“……”

林飛遠看着他,“你看看,是吧?他竟然是這樣的人。”

崔言書沉默半晌,然後偏頭打量他,發出靈魂的懷疑和質問,“你這麼好欺負的嗎?”

林飛遠一肚子河豚氣在倒豆子般說完後已散的差不多了,無可奈何地說,“不好欺負又能把他怎樣?他一沒打我,二沒罵我,背後也沒搞手段,就當面不聲不響的,我能怎麼辦?”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 衆 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崔言書笑,“倒也是。”

他就說嘛,單單一張臉,掌舵使怎麼這麼快就嫁了。果然從掌事兒的嘴裡,聽不到最有用的,沒法真正的瞭解這位宴小侯爺。

“不止我,今兒你沒回來之前,明喻也讓他給欺負了。”林飛遠轉頭瞅了孫明喻一眼,問崔言書,“用不用我也跟你說說?跟你給掌舵使的雨過天晴有關。”

“哦?”崔言書瞅向孫明喻,“那我倒也要聽聽了。”

孫明喻無奈地搖搖頭,沒打算開口摻入二人的話題,對二人問,“已經晌午了,是讓人將飯菜送來書房?還是各自回去吃?”

“送來書房吧!邊吃邊說。”崔言書並不覺得累,打算多聽聽宴輕的事兒,好好地瞭解瞭解掌舵使嫁的這位夫君。

他年少時,與所有人一樣,都聽過他的名號,但又與所有人都不同,因爲他爹時常對他嘆息着說,“可惜你託生成了我兒子,清河崔氏的旁支雖然在外人看來,也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但只有咱們自己知道,比起嫡支來並不尊貴,比起京城皇子王孫來,更是沒法比,哪怕你再聰明絕頂,有這個身份也是誤了你,就拿端敬候府的宴小侯爺來說,年少便如此驚才豔豔天下知,待他成年,那還了得?”

他不太服氣,也許因爲他的身份,世人誇大了呢,他不是清河崔氏的嫡支又如何?他也能把清河崔氏攥在手裡,讓旁支將來成爲支撐清河崔氏門楣的那一支,他有這個成算,京城那些王孫勳貴府邸高貴又如何,清河崔氏是世家底蘊,並不比他們差多少。

只是,清河崔氏旁支,不止他一人年少聰慧,還有一個崔言藝,因爲他們倆,徹底瓜分了清河崔氏,嫡系一支子孫無大才沒出息無建樹,也只能在他們的手腕下勉強靠着身份過活。

四年前,聽聞端敬候府的天之驕子棄學業跑去做了紈絝時,世人都大呼可惜,大感意外,他也不過是覺得看來他爹說的不對,天之驕子又如何,沒待長成,不也廢了?

三年前,他來到漕運,自然不單單是爲了表妹,不過遇到凌畫,被她軟硬兼施恩威並重收買,還是在他的計劃之外,也是在他的人生規劃之外。

他覺得,換一條路跟着她走,似乎也不是不行。

於是,黑瞎子摸路,一走三年,硬是創出了一片天地。他以爲她那樣的人,將來要嫁的人,定然是二殿下蕭枕,入主東宮,但沒想到,她出乎意料,回京的短短時間,就給自己換了個未婚夫,擇了個夫君,竟然是端敬候府的小侯爺,四年前墮落的天之驕子。

傳回的消息說是因爲一張舉世無雙的臉,他都無奈了,知道她有看人先看臉的毛病,但不知道這個毛病竟然這樣大,把一生都賠進去。

不過如今,他卻不這樣想了。

林飛遠見孫明喻不開口,便自說自的,將不久前凌畫和宴輕三更前後腳來到書房,因爲一盞茶,與孫明喻打了一番機封的話,說給了崔言書聽。

第四十二章 善良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四章 做主(二更)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三十二章 不捨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看(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三十七章 寵着(一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七章 默契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三十八章 被坑(二更)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八十四章 折損(一更)第五十四章 留宿(一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七章 默契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八章 半夜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十六章 對弈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十一章 割愛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一章 宴輕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六十七章 盤查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二章 婚約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六十章 操心(二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三十六章 惦記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第十八章 找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
第四十二章 善良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四章 做主(二更)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三十二章 不捨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看(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三十七章 寵着(一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七章 默契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三十八章 被坑(二更)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八十四章 折損(一更)第五十四章 留宿(一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七章 默契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八章 半夜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十六章 對弈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十一章 割愛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一章 宴輕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六十七章 盤查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二章 婚約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六十章 操心(二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三十六章 惦記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第十八章 找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