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

凌畫仔細看了崔言書一眼,有一個想法忽然冒了出來。

她心思在腦子裡過了一圈,話語打了個轉,還是對他問,“言書,你當初養小表妹,是不是,就是替崔言藝養的?”

畢竟兩個人,同樣出色,當年,據說族產之爭,一個人得了清河崔氏的三分之二產業,一個人得了小表妹和三分之一的產業,若說誰贏了,還真沒有。

崔言書聞言笑出聲。

他看着凌畫,“掌舵使怎麼會這麼想?我就不能爲了大事兒,舍小利和私心?畢竟你都做到了,明明大婚在即,應該在京城備嫁,但卻因爲二殿下失蹤,而出了京城,險些延誤婚期。”

凌畫道,“我與二殿下與你與小表妹不同,另外,我是可以推遲婚期,並沒有人來橫刀奪愛。”

“原則上是一樣,道理也差不多。就算當時有人橫刀奪愛,你也不會回京。”崔言書身子往後一靠,也學了凌畫的懶散,他看着凌畫,答非所問地說,“掌舵使不覺得習慣真是一個可怕的東西嗎?你看,咱們這裡四個人,飛遠就不說了,以前我與明喻,是無論如何都不會這麼坐沒坐相的,但因你沒多少大家閨秀的模樣,導致我和明喻,很多時候,也被你影響,連坐着,有時候都歪歪斜斜懶懶散散,一點兒也不端正了。”

孫明喻看看凌畫,看看他自己,再看看崔言書,這還真沒說錯,他以前也是端端正正坐着,先生教導,行臥坐立,都要端正規矩,可是不過三年,他疲累時,也學了這副懶散。

他失笑,“習慣的確可怕。”

凌畫不反駁這個,畢竟,她做了壞的表率。

崔言書又道,“人也一樣,當年沒遇到掌舵使之前,我的眼界,也就夠得着清河崔氏那一畝三分地,夠的到與崔言藝爭一個女人,但三年後,無論是受你影響,還是受二殿下影響,已長進了。若是沒個長進,這三年豈不是做無用功了?”

這話凌畫也沒法反駁,她看着崔言書,“你看起來不震怒?”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 號【書友大本營】 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崔言書搖頭,似十分感慨,“是啊,竟然不震怒,所以,連我自己都震驚了。”

林飛遠跟着震驚,“所以,你對你小表妹,是真不想要了?你付出了那麼多年啊,你可真捨得,崔言藝不是你的死對頭嗎?就算毀了,不是都不應該將人給他嗎?”

“毀了?”崔言書偏過頭看着林飛遠。

林飛遠又爆了句粗口,“操,你別告訴我,你的心不黑手不辣,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讓別人得到,這不是才符合你的手段和脾氣嗎?”

崔言書搖頭,似沒有什麼興趣,“總歸是自己護了多年的,難爲一個女孩子做什麼?她好好活着,難道不好嗎?”

林飛遠:“……”

真是神了。

他又原地走了幾圈,比剛剛發現自己由黑變白還激動,“崔言書,你不能這樣啊,這樣的話,你還是你嗎?你必須得去把人搶回來啊,搶不回來,也不能就這麼給了崔言藝。”

崔言書盯着林飛遠看了一會兒,看他是真的實打實的暴躁,他轉頭問孫明喻,“他怎麼了?腦子有毛病了?”

若是不知道的,還以爲他喜歡的不是掌舵使,而是他的小表妹呢。

孫明喻心情很是複雜,看看林飛遠,又看看崔言書,對上他的視線,沒忍住,將剛剛林飛遠說的炭火之事,以及後來提到二殿下是魔鬼的話,跟崔言書說了。

崔言書愕然了片刻,轉過頭,自己也扶額,“這可真是……”

對於林飛遠,凌畫覺得是好事兒,黑的變成白的,憂國憂民,沒什麼不好,對於崔言書,舍私利和私心,舍愛情而全大局,她也說不出是好是壞了。

她想起今日宴輕質問她的話,凌畫一時間又覺得也許自己壓根就不該去捅宴輕這個馬蜂窩。畢竟,她還沒扶持蕭枕登上帝位,目前的她,其實是沒有資格的,畢竟,他要的東西,目前她給不了。

她問崔言書,“你是怎麼做到這麼果斷的?當時就沒有去京城的衝動?”

崔言書搖頭,“沒有,當時只想着,果然不出所料。我一直知道崔言藝不甘心,會抓準機會動手,如今就是個機會。”

“愛情是真的能讓人這麼輕易捨棄的嗎?”凌畫心裡有點兒迷茫,正在這時候,也是趕的巧了,崔言書出了這件事兒,與她和宴輕的事兒,雖有不同,但似乎也有相通之處。

崔言書還沒回答,林飛遠便翻白眼,“狗屁,愛情豈能是輕易捨棄的?”

孫明喻在一旁慢慢提醒他,“可是你病好了,如今見了掌舵使,也不纏着了,你自己都說放棄了。”

林飛遠:“……”

他跺腳,“這是得不到,不放棄能怎樣?跟他的小表妹怎麼能一樣?那可是青梅竹馬一手養大爲她費盡心思治病,如今已亭亭玉立,長髮及腰,可以娶進門了。”

凌畫點點頭,也看着崔言書。

崔言書淡淡笑了笑,“人心易變吧!”

林飛遠又“操”了一聲,“你個王八蛋,我都替你心疼。”

崔言書挑眉,“難道要我不管不顧?跑去京城,因一個女人,而拖垮漕運三年經營?再累死掌舵使,讓東宮趁機鑽空子,讓二殿下登基之路腰斬在半途?”

林飛遠噎住,沒了話,半晌,嘟囔,“那是不能。”

換做是他,以前能豁得出去,如今嘛,長大了嘛,已是不能夠去做到了。

人心易變還真沒說錯。

媽的,蛋疼,他又渾身不得勁了。

崔言書終結這個由他引起的話題,看着凌畫說,“所以,掌舵使,愛情能不能輕易捨棄,能捨棄的,又叫不叫愛情,能爲了更重要的東西而捨棄的人,又是不是真的那麼重要,這麼複雜的人性,你應該比我懂纔是。”

凌畫擡了擡眼皮,給出兩個字,“不懂。”

她是真不懂,若是她懂,她絕對不會去招惹宴輕。如今招惹了人,又拿不出誠意來,就這麼在冷水裡泡着,她也覺得操蛋的很。

崔言書笑了一下,“那就沒辦法了。”

可見,她與宴小侯爺,是真的不那麼和美。

崔言書端起茶盞喝了一口,忽然問,“明年的雨過天晴,我能自己留着了吧?”

凌畫立即說,“不能。”

這個沒的商量,宴輕可是說了,明年也要嚐嚐雨過天晴的,他若是喜歡,她一口不喝,都給他都行。

崔言書喝茶的動作頓住,“那我什麼時候能自己留着?”

“明年之後再說。”

崔言書無奈一嘆,“行吧!”

誰讓他在人家手底下討生活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四個人閒話說過,便開始商量起事情,關於漕運近況諸事的安排,關於跟綠林正面打交道的準備,關於凌畫已經下了帖子請寧家少主寧葉下山之事,關於怎麼宴輕被人刺殺那大批殺手的來歷等等。

這一談,便談了半日。

晌午時,凌畫讓人將飯菜送到書房。

飯菜還沒送來,雲落便來了,站在門口,對凌畫說,“主子,小侯爺問您回不回去用午飯?”

凌畫動作一頓,轉頭看向門口,“小侯爺還說什麼?”

今兒他是不高興走的,竟然還問她回不回去用午膳?這是什麼意思?還是要與她談什麼?說實話,她真是怕了宴輕。

她明明困死了,還在書房議事,也不單單是因爲崔言書回來了,的確是有事情要安排商議,但也真是因爲她有點兒不敢回去面對宴輕。

但如今他讓雲落來問他了,這是這麼長時間以來,第一次問她跟不跟他一起吃午飯。她要不要回去?

雲落搖頭,“小侯爺剛睡醒,沒再說什麼,就問您回不回去吃午飯?”

凌畫雖然心裡想了無數東西,混沌的,清明的,但還是立即站起了身,“回去,我這就回去。”

宴輕給她一個臺階,她就會下,遞給她一隻手,她就會緊緊抓住。

怎麼能不回去?

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十三章 借錢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三十八章 被坑(二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十九章 盯上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九章 秦桓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四十九章 三更(二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七章 認真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五十章 設宴第八十章 桃花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十九章 重要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三章 詩集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六章 蕭枕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六章 蕭枕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一百一十章 安排第七章 默契第一百章 酸了第五十三章 趕出(一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三十八章 被坑(二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四十九章 三更(二更)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
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十三章 借錢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三十八章 被坑(二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十九章 盯上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九章 秦桓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四十九章 三更(二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七章 認真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五十章 設宴第八十章 桃花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十九章 重要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三章 詩集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六章 蕭枕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六章 蕭枕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一百一十章 安排第七章 默契第一百章 酸了第五十三章 趕出(一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三十八章 被坑(二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四十九章 三更(二更)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