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

凌畫覺得身上冷的很,不知是因爲外面的雨下的大了,風雨交加,所以她才覺得冷,還是因爲她因了宴輕的話,內心極力在他面前隱藏的陰暗被扒開,攤開在他面前,她配不上這個人,非要齷齪的強行要人,才覺得冷。

總之,她冷的有些打顫。

宴輕將傘重新塞回她手裡,“拿穩,再掉了,沒人給你撿。”

凌畫木木然地拿穩傘,一時間心裡翻江倒海,說不出來一句話。

宴輕瞥了她一眼,覺得她這副模樣,比以前在他面前的所有模樣倒是都真實順眼,他看了片刻,覺得看夠了,擡步出了傘外,轉身走了。

凌畫動了動,沒追上去。

雲落撐着傘等在二人後方,這時見宴輕獨自沒撐傘走在雨中,連忙衝上前,給宴輕撐着傘。

宴輕已經淋溼了,他以前最是在意自己身體,因爲怕喝苦藥湯子,所以,從不讓自己着涼感冒,淋雨的事兒他大多數時候都不做,今日倒是破例做了一遭。

雲落追上來後,宴輕倒是沒說什麼,就着他的傘,走在傘下,心裡卻想着,他纔不樂意生病,可別這麼嬌氣,淋了這麼兩下雨,便染風寒,就算有曾老頭給他特製的裹着糖衣的藥丸,他也不太樂意吃。

雲落偷眼瞧宴輕,見他心情不像是不好的樣子,他試探地問,“小侯爺,主子還停在遠處,這雨下的太大了。”

宴輕掃了雲落一眼,“你想說什麼?”

雲落小心翼翼,“您怎麼又與主子吵架了?”

宴輕冷笑,“吵架?你見過誰家吵架,女人不哭的?”

雲落:“……”

他家主子不同於別的女人啊!

宴輕目視前方,聲音清淡,低低沉沉,“沒吵架,我就是想要她知道,別以爲我不說,她便能糊弄我,糊弄了一個月又一個月,這都幾個月了,沒半絲慚愧之心。”

雲落:“……”

有嗎?

他看着宴輕,“小侯爺,您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主子近來沒糊弄您吧?”

宴輕鄙視他,“你懂什麼?與端陽待在一起的時候多了,是不是也傳染了他的笨腦子?”

雲落噎住。

宴輕見雲落似乎真的不懂,他因爲對雲落跟在他身邊後,他說東便往東,說西便往西,說不讓他告訴凌畫的事兒,他便不告訴,很是聽他話,他是比較滿意的,所以,如今也不介意給他的腦子開開竅,對他問,“你覺得你家主子,對二殿下如何?”

雲落眨眨眼睛,“好。”

“怎麼個好法?”宴輕問。

雲落想了想,“二殿下但有所求,主子都會滿足。”

宴輕笑了一聲,“那你家主子對我呢?”

雲落想了想說,“好。”

“怎麼個好法?”宴輕又問。

雲落這時隱隱約約有點兒明白了,但還是如實回答,“小侯爺但有所求,主子都會滿足。”

宴輕嘴角扯了扯,“這麼看,沒什麼不同,但若我與蕭枕同時出事兒,她會先救誰?”

雲落一下子答不上來了。

宴輕瞅了他一眼,給出答案,“她會先救蕭枕。”

雲落在這大雨的天裡,想要冒冷汗了,“不、不能的,主子會先救小侯爺您。”

宴輕斜睨他,“你替你家主子保證?”

雲落哽住,他替主子保證不了這個事兒。

宴輕冷笑,“你保證不了,所以,亂說什麼話。她會先救蕭枕,因爲蕭枕,干係後梁江山,干係千萬百姓,而我,一個人而已。”

雲落後背冷颼颼,想着必須說點兒什麼,連忙說,“主子她,不是慈善之人。若不是二殿下曾經救了主子一條命,主子也不會爲了報恩,而幫二殿下。主子幫二殿下,是無關江山百姓的,只是還救命之恩而已。”

良善的人,做不了漕運掌舵使,行走不了這條黑暗之路,也踏不出一條血路支撐起今日的江南漕運和凌家門第。

主子自己,也從不認爲自己是一個良善之輩。

“她不良善有什麼關係,蕭枕良善就夠了。”宴輕語氣清清涼涼,“她千不該萬不該,非要招惹我。我也不是一個良善的人。誰做皇位,與我何干?天下百姓興亡,又與我何干?端敬候府祖祖輩輩爲天下,到了我這輩,不爲天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又如何?誰又能管我?”

雲落囁喏了一下嘴角,“屬下覺得小侯爺您是一個良善的人。”

宴輕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轉頭看着雲落,“傻了吧唧的,說這種話,你哪裡看出我善良了?”

“您看破了主子算計您,可以不娶主子,但您在她騎快馬從嶺山趕回來當日,沒反悔婚事兒。”雲落最先找出這個理由。

宴輕偏回頭,“那是因爲,她是凌畫,你當什麼人算計爺,都能讓爺娶回家嗎?累死她,若是不相干的人,又與我何干?累不死,我反悔了又能如何?誰能按頭讓我娶?與良善有什麼關係?”

雲落睜大眼睛,所以小侯爺對主子……

宴輕緩步而行,哪怕身上溼透了,也沒影響他的步子,地面上的水漬被他踩的啪嗒啪嗒的,“她會哄人,是她最大的優點。”

雲落眼睛睜的更大,小侯爺不是不喜歡主子哄他騙他嗎?如今這是說什麼?他果然看不懂小侯爺,這時候聽他的話,腦子更不夠使了。

宴輕繼續往前走,雲落撐着傘,覺得自己大約真是跟端陽待久了,有點兒笨了,走了一段路後,回到居住的院子,進了院門,宴輕忽然說,“不管她想先救誰,第一個救的那個人,必須是我,沒的商量。”

雲落腦子空白了一下,跟着宴輕走到門口,推開門進屋,他才理解了這句話,原來是接着剛剛主子先救誰的話說的。

他不明白小侯爺今日爲何說這番話,想着必有原因,難道跟與主子在書房裡看的寧家卷宗窺探出來的那三件密辛有關?

小侯爺是察覺到了主子做了什麼決定?纔會有這番話?

雲落覺得,他是不是現在就去問問主子,將小侯爺跟他說的這些話,跟主子說說,也許主子聰明,更能明白小侯爺因爲什麼。

還沒等他想好要不要去,宴輕已進了裡屋脫了溼衣服,吩咐他,“去讓人弄熱水,我要沐浴,再弄兩碗薑湯,我可不要染了風寒吃藥丸子。”

雲落應是。

宴輕又說,“我以後跟你說什麼,都不許跟她說。”

交流好書 關注vx公衆號 【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 可領現金紅包!

雲落默了默,又應,“是。”

他就知道,小侯爺已經把他當做可以隨便倒話的秘密罐子了,且還是封的十分嚴實的那種。

雲落轉身出了屋,去廚房吩咐人弄熱水送去給小侯爺沐浴,再熬兩碗薑湯。

廚房的廚娘試探地問,“小侯爺要喝兩碗薑湯嗎?空腹喝這麼多薑湯,對胃口不好,還是要先吃早飯,然後再喝薑湯吧。”

雲落道,“其中一碗,是給主子的。”

廚娘抿着嘴笑,“小侯爺人長的好看,作爲夫君又很貼心,掌舵使可真是會找夫君。”

雲落汗顏,心想着,兩個人比別人更能折騰呢,就是外人瞧不見罷了,他都快辛苦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是個頭。成爲小侯爺倒秘密的秘密罐子的滋味並不好受。

廚房很快就送了溫熱的水給宴輕沐浴,宴輕將自己泡在浴桶裡,吩咐雲落,“去看看,她是不是還站在原地,別說是我讓你去看的。”

雲落心裡腹誹,想着您可真是爺,這麼彆扭,連他這個耿直的人都快被擰成麻花了。既然不放心,怎麼就捨得把人扔在那裡不管獨自回來呢!

雲落心裡嘆氣,但還是乖乖應是,撐着傘去了。

他出了院子,沿着原路走了一段路後,果然看到了還站在遠處的凌畫,她想着小侯爺猜測的可真準,主子可不是還打着傘站在原地嗎?也不嫌冷。

他剛要走過去,便看到了一個人披着雨披,冒着風雨進了總督府,步履匆匆,本要去書房,但擡頭間看到了凌畫,立即朝她走了過去。

那個人身材頎長,雖冒着冷雨步履匆匆,但依舊不失端雅,雲落認識,正是外出歸來的崔言書。清河崔氏旁支的崔公子,沒想到今日回來了。

得,他不用過去了。

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五十九章 沒醉(一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六章 蕭枕第十九章 蹊徑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十九章 旁聽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二十一章 果然(二更)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四章 做主(二更)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第六十六章 撞見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七章 認真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一章 宴輕第十七章 抓回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十二章 崩潰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八章 江陽第四十五章 分割(一更)第六十四章 天地可鑑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六十七章 盤查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三十九章 真好(一更)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九章 信物(一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一百章 酸了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三章 詩集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四章 結巴(二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十一章 出京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三十七章 寵着(一更)第八十四章 折損(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
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五十九章 沒醉(一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六章 蕭枕第十九章 蹊徑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十九章 旁聽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二十一章 果然(二更)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四章 做主(二更)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第六十六章 撞見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七章 認真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一章 宴輕第十七章 抓回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十二章 崩潰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八章 江陽第四十五章 分割(一更)第六十四章 天地可鑑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六十七章 盤查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三十九章 真好(一更)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九章 信物(一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一百章 酸了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三章 詩集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四章 結巴(二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十一章 出京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三十七章 寵着(一更)第八十四章 折損(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