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

以前,凌畫總想着,用盡手段,也要與宴輕和和美美,但如今,她卻不這樣想了,世上的事兒,什麼事兒都能強求的來,唯獨感情,是強求不來的。

交流好書 關注vx公衆號 【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 可領現金紅包!

就比如,她心裡明白曾經沈怡安看明白後的止步不前,曾經許子舟試探後的適可而止冷靜剋制,如今林飛遠糾纏不得絕望放棄,孫明喻含蓄付出不求回報。

這些人對她,難道說不比她對宴輕更喜歡嗎?她覺得定然不是的。只是她不喜歡他們,從來不願相就,不給那個機會。

就如喜歡宴輕的那些女子,比如從琉璃口裡說出的那些人。太常寺卿柳家的小姐、永昌伯府的小姐、承平郡王妃的妹妹、禮部尚書的孫女、宗人府丞的侄女等等。

若不是她用盡手段百般算計,宴輕不會是她的夫君。

所以,如今她倒是平靜了,覺得不如就順其自然,若是這些日子相處,還是不能讓他喜歡上,回京後走到那一步,她也就認了。

她總不能真私心的栓宴輕一輩子,讓他一輩子不得歡喜,萬一他喜歡不上她,將來遇到他能喜歡上的人呢。

說實話,凌畫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大度的人,但在這樣的雨中,被宴輕罩在傘下,她聽着他說他父母的事兒,她哪怕心再黑,也覺得可以留一點兒柔軟給他,給這個她一眼就看上的少年。

她想到這,輕聲說,“哥哥,待回京後,若你還是覺得跟我過不下去,那咱們就和離吧!我不拴着你了。”

宴輕腳步猛地頓住,眉眼冷清地轉過頭,看着凌畫。

凌畫本就被他罩在傘下,見他停住腳步,她也跟着停住腳步。

恰在這時,雨忽然下的大了起來,豆大的雨珠噼裡啪啦地打在傘上,凌畫覺得連江南今冬都比往年冷,往年這初冬時節,還沒這麼冷的,也沒有風的,如今這一刻連風帶雨。

凌畫看着宴輕冷清的眉眼,想着他身上穿的衣裳單薄,應該是冷了,出聲說,“我們快些走吧,哥哥彆着涼,你最不喜歡吃藥了,雖然我揪着曾大夫給你制了不少藥丸子,但能不着涼,還是不着涼的好。”

宴輕站着不動,聲音低沉,“你已說了幾次與我和離了?就這麼想和離?”

凌畫一愣。

她看着宴輕,見他不是隨口一說,仔細回想了一下,似乎和離這兩個字,還真是她先提的,上回沒離京前,鬧那一場,是她先說出和離兩個字,如今又是她。

明明她纔是不想和離想跟他一輩子和和美美的那個人,怎麼就提了兩次了?

她一時啞口無言。

宴輕冷笑,“凌畫,你覺得,我跟你來江南,是爲了什麼?真是爲了好玩嗎?我自己便不能出京,不能來江南?不能去天下哪裡?非要跟着你來嗎?”

凌畫張了張嘴,一時間想抓住這句話的深意,還不等她抓住,宴輕忽然將傘塞進了她手裡,轉身就走。

隨着他走出傘下,大雨噼裡啪啦打在他的身上,轉眼他便被淋溼了。

凌畫驚醒,連忙拿着傘追上前,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將他罩在傘下,死死地拽住他,連聲說,“哥哥對不起,是我亂說話,我……我破壞氣氛,我不應該跟你說這個,我一夜沒睡,腦子不好使,被驢踢了,被門夾了……”

宴輕本來冷了一口氣,不想她這麼快便纏上來,一連氣的罵自己,罵的都不是什麼好話,他停住腳步,瞪着凌畫,見她傘歪了,臉上落了水,也顧不得擦,一臉的“我錯了,你若是覺得我自己罵自己不夠狠,隨便你罵。”的神色,他瞧着,倒是給氣笑了。

他早就清楚,凌畫這個女人,就是有這個本事,審時度勢,能屈能伸,很多時候,能氣死個人,也能捨得下臉面道歉自省自己。

凌畫見他神色雖然說不上緩和,但沒了剛纔的鋒利冷意,她心裡提着的心依舊不能放下,試探地問他,“我再不提那兩個字了好不好?”

你若是什麼時候不願了,你來提,我打死也不提了。

宴輕心裡依舊不痛快,看着她的樣子,就想生氣,但也正是因爲她這副樣子,反而讓他的生氣發作不出來,天生的小祖宗,專門來治他的,他狠狠抿了一下嘴角,“你覺得,我們能過一輩子?”

凌畫立即機智地說,“哥哥說能過多久,就能過多久。”

她可不敢說一輩子,太遠了,雖然她是這麼想的,真想跟他過一輩子,但也要看他同不同意啊。

宴輕盯着她,“什麼都是我說了算?”

凌畫點頭如搗蒜,“我們兩個人裡,什麼都是哥哥你說了算。”

宴輕嗤笑,“還加了個前綴條件。”

凌畫臉一苦,軟聲商量地說,“哥哥,我們兩個人的事兒,也牽扯不到別人,我這話說的雖然投機取巧了些,但也不算說錯。”

她畢竟不止宴少夫人一個身份,她還是漕運掌舵使,還是二殿下蕭枕坐江山的那把劍。除了兩個人的事兒外,別的其他事兒,哪怕是她喜歡的人,也不敢答應他婚姻之外的事兒什麼都他說了算。

“這般冷靜,是喜歡一個人的樣子嗎?”宴輕看着她問。

凌畫面色一僵,一瞬間,有一種被扒開了皮晾曬的乾巴巴,她囁嚅了一下嘴角,小聲說,“我也不知道喜歡什麼樣子,若是哥哥覺得,我的喜歡不夠分量,但我目前,也只能做到這個地步了。”

若是他要情深似海,全心全意,眼裡心裡只他一人,要不理諸事,不顧江山落誰手裡,要如他娘一般,喜歡到甘願爲一個人生子到放棄生命,她確實做不到。

她這一刻,似乎被宴輕攤開看,扒開了她心裡最不願意承認的,她做不到的,愛宴輕如命。

的確,她的喜歡挺不值錢的,至少,與蕭枕的江山相比,她是先江山,後情愛。其實,當時大婚在即,蕭枕出事兒,她離京找人,推遲婚期,就做了選擇。

她大約明白了,宴輕想在端敬候府紫園和海棠苑之間壘一面牆的原因在哪裡,就在於,她這個上趕着算計嫁給他的妻子,其實並沒有那麼喜歡他,她的喜歡,要排在很多東西之後,所以,他大約纔不想要的。

她木然立在當地。

一時間,她覺得自己可以稱得上過分,明明給不了他,卻算計他,招惹他,纏着他,還口口聲聲說要與他和和美美過日子,而她的身份和要做的事兒,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完成,可以說是遙遙無期,卸任江南漕運掌舵使的身份,兩年是近的,但即便順利卸任了漕運掌舵使,她還有別的事情要做,三五年不多,也許十年八年蕭枕才能坐上那個位置,畢竟陛下春秋鼎盛,沒有病態。

從凌家大廈傾塌,凌畫自己敲登聞鼓立起來,她的陰暗面從來都是擺的明明白白,任誰都說她惹不得,手段厲害云云,但對於宴輕,她一直以來,是極力的在他面前掩藏着這種陰暗面的,就是暗搓搓的想栓死他,卻不敢將他擺在第一的位置。

這是她對宴輕的陰暗面,她一直以來掩飾的很好,也知道他這樣的聰明人,一定也是明白的,她覺得宴輕不喜歡她,與她的不夠喜歡,是可以相得益彰,相處的很好的,宴輕這樣的人,多數時候很自我,自由自在慣了,他心裡有着天之驕子的驕傲,應該是不屑與她攤開說的,所以,她便這麼含糊着,覺得能過就好,但沒想到,今日他攤開在了她面前。

凌畫一時間攥不住傘,傘脫手落下。

宴輕在凌畫脫手時,輕而易舉地將傘拿在了手裡,撐在兩個人的上方,目光冷靜地瞅着凌畫,見她臉色在冷雨中,忽青忽白忽紅忽紫,他暗暗解氣,想着總算有能治了她的東西了。

他從來就不是一個好惹的,沒有誰比他自己更清楚自己什麼性子,沒道理她算計嫁給他,他娶了人後,還能讓她覺得能夠在冠了他的姓氏後,還能在他面前遊刃有餘,感情收放自如。

他這一輩子不能獨善其身,她也別想不把他放在第一個。

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第八章 半夜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五章 海棠醉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二十章 如期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五十三章 趕出(一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三章 詩集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十六章 風寒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五十章 揉揉(二更)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九十章 迎接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四十二章 徹查(二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四十八章 猜測(二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九十六章 牡丹(二更)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二十章 如期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
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第八章 半夜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五章 海棠醉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二十章 如期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五十三章 趕出(一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三章 詩集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十六章 風寒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五十章 揉揉(二更)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九十章 迎接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四十二章 徹查(二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四十八章 猜測(二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九十六章 牡丹(二更)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二十章 如期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