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

清音寺的筆錄齋收錄的寧家卷宗,凌畫要求百年,琉璃卻不嫌麻煩,將所有寧家的卷宗都搬了來,這樣一來,凌畫和宴輕全部都給看了,沒想到,真是大有收穫。

當然,卷宗裡記錄的,只是大大小小能被人窺探知道的事兒,清音寺有專門的能人,一代傳一代,跟江湖上的百曉生差不多,來收錄江湖上稱得上名號的家族的大小事件,若尋常人來看這些卷宗,也許就是看個紀實熱鬧,但凌畫與宴輕不同,他們兩個人看卷宗,看的可不是那一筆一劃寫出來的記事,而是看的更深層次推敲出的背後藏着的東西。

這不,宴輕便得出了,他娘出身寧家這件事兒,也得出了,寧家佔據的碧雲山,是個適合養兵的天然之地。

而凌畫,推敲出了,寧家其實不姓寧,先祖姓蕭,與太祖一個姓氏,可能是兄弟的結論。

對於這三記重錘,真是將林飛遠和孫明喻都給砸懵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就在今天,凌畫和宴輕是在三更後前後腳來的,不過兩個多時辰,就從寧家的卷宗裡窺探了這麼三件大事兒。

林飛遠的腦回路素來與常人不同,他更多的不是震驚這三件事兒,他更多的是對宴輕由心而發突然迸發的敬佩。

凌畫就不說了,他已看了三年,她做什麼說什麼,都不會讓他意外,但宴輕不同,他這纔剛剛認識,也算是真正的認識了這位宴小侯爺。

他忽然覺得,他不甘心個屁啊,能讓掌舵使看上且費盡心思嫁的夫君,哪怕是個紈絝,也有他的過人之處,更何況,四年多前的宴輕,就算被人遺忘,也能記起他年少時是何等的驚才豔豔的傳聞遍天下,連他少不更事時,都知道這個人。

所以,他能從這麼一大摞卷宗裡得出寧家的密辛,且這樣輕飄飄說出來,其中包含她孃的身世,他就想翹大拇指了。

孫明喻不同於林飛遠,他想的不是宴輕,想的卻是寧家,通過這三件密辛,他覺得若是往深裡想,實在是有些驚駭,這要牽連端敬候府,牽連皇室,牽連太祖,牽連寧家,甚至牽連掌舵使,牽連漕運,牽連江湖,牽連整個天下。

他看着凌畫,“掌舵使,這……”

這麼大的事兒,如今知道了,該怎麼辦?

凌畫當機立斷,轉向宴輕,“哥哥,將你得出結論的卷宗撕掉留頁,其餘的卷宗,讓琉璃現在就還回去。”

宴輕點頭,沒說什麼,找出被他剛剛摺好的摺頁,輕輕一扯,撕了下來,薄薄的兩張紙,是他母親的秘密,以及碧雲山養兵的秘密。

凌畫也將她看過的卷宗得出結論的那一頁扯掉,與宴輕的放在一起,薄薄的三頁紙,她收好,然後喊來琉璃,對她吩咐,“你現在就將這些卷宗送回去,請清音寺的主持守口如瓶這件事兒。”

宴輕聞言挑眉,“沒用。”

寧家這麼能耐,也許清音寺就有寧家的人,掌舵使派人深夜去找寧家的卷宗的消息,沒準如今已經送去碧雲山了。

“沒用也要做,萬一有用呢。”凌畫如今覺得寧家水太深,還暫且不想打擾這深水潭,不管碧雲山是牛鬼還是蛇神,她必須要穩住,先將蕭枕的位置推上去再說。

她的目的自始至終只有一個,蕭枕必須坐上皇位。

宴輕嘖了一聲,不置可否。

琉璃將一大摞卷宗抱走,出了總督府,快馬前往清音寺。

凌畫打了個哈欠,對林飛遠和孫明喻說,“總歸有收穫,今日休息吧!”

林飛遠和孫明喻齊齊點頭,看凌畫哈欠連天,一個接一個,似乎不受這麼大秘密的影響,宴輕雖然沒打哈欠,但神色漫不經心,似乎不當回事兒,兩個人神態不同,但表現出來的意思卻有着異曲同工之處,彷彿這三件事兒根本就不是多大的事兒一般。他們倆人也都齊齊定了定神,覺得自己着實差了份心境。

凌畫站起身,見宴輕坐着沒動,她扯了扯他衣袖,“哥哥?走了。”

宴輕點頭,瞅了凌畫一眼,也站起身,說了句,“我還以爲你是鐵打的呢,原來這便困的不行了。”

凌畫揉了揉眼睛,“哪有人是鐵打的?又不是鐵人。”

宴輕被她扯着往外走,走到門口時,忽然想起了什麼,故意地說,“你不是說三天不跟我說話嗎?”

凌畫腳步一頓,默了默,片刻後,不看他,繼續往外走,“我說了嗎?我怎麼不記得了。”

宴輕笑了一聲,“忘性挺快。”

凌畫扁了扁嘴角,鬆開扯着他的袖子,惡聲惡氣地說,“要你笑我!行,三天就三天,你別理我。”

她說完,扭頭走了。

外面的雨還在下着,她連傘也沒撐,可見是困迷糊了。

宴輕接過了雲落手裡的傘,快步追上她,將她罩在傘下,慢悠悠地說,“你婆婆是寧家人,你就沒什麼想法?”

凌畫:“……”

她婆婆是寧家人,她該有什麼想法嗎?

她扭着臉不看宴輕,心裡想着,原來她婆婆是寧家人,以前一直沒探究她那因爲生宴輕難產已故的婆婆,以爲是哪個大家族的大家閨秀了,畢竟嫁入了威名赫赫的端敬候府,沒想到是寧家人。

她喜歡宴輕,倒從沒想過因他去查端敬候府的那些前事,將祖宗八代都扒出來。

“我孃的閨名叫靈玉,這個閨名只有我爹知道,而寧家卷宗記載,寧家有女寧靈玉,十五出碧雲山,闖蕩江湖半年,後不知所蹤,之後記載,二十而折,處處對得上。”宴輕道。

凌畫沒了脾氣,“我記得婆婆是生你之日,難產而亡?”

“嗯。”

凌畫又說,“祖母是在你三歲時沒的?”

“嗯。”

凌畫嘆了口氣,對比他,從出生就沒了娘,剛記事起,就沒了祖母,後來誰都知道端敬侯府再沒有女主子,偌大的府邸,老侯爺、侯爺,以及宴輕三人,雖有太后,但入得深宮,宴輕又是個不喜歡進宮的,所以,得到的母性關愛應該十分稀薄,而老侯爺和侯爺,則是望孫望子成龍。

凌畫覺得,她面對宴輕,總是鬧不起脾氣,冷不下心腸,狠不下心軟,她轉過頭,又重新扯過他的袖子,“那在公公口中的婆婆,是什麼樣兒的?婆婆是怎麼嫁入端敬候府的?”

宴輕瞅了一眼重新被她攥住的袖子,她眼神的無奈和柔軟雖然藏的很好,但還是被他捕捉到了,他心裡莫名的便覺得柔軟,哪怕這雨下的清寒淒冷,但他卻並不覺得冷。

他語氣平靜道,“父親不常在我面前提母親,即便提的話,也就是喝醉酒後,提那麼一句半句,說她十分聰明,任何書,在她面前,只要看一眼,便過目不忘。我的聰明勁兒,便是傳自她。”

凌畫問,“還有呢?”

宴輕搖頭,“父親不常醉酒,更多的,也就是醉酒後,喊幾聲母親的閨名罷了。”

凌畫柔聲說,“婆婆故去後,公公不再另娶,可見夫妻情分非常。”

“也許吧!”

“姑祖母在你面前提婆婆嗎?怎麼說?”凌畫問起太后。

宴輕點頭,“在我面前從不提,不過我有一回偷聽她與孫嬤嬤說話,提起我娘,甚是可惜,說她的身體,在嫁我爹之前,受過重傷,大夫曾再三叮囑,她的身體不適合有孕,但她還是執意想要一個孩子,所以,懷了我,最終,保胎時,十分不易,幾乎十個月,有一半都是在牀上度過,最後還是沒等挺過生產大關,生下我,看了我一眼,便含笑去了。”

凌畫心下觸動,“婆婆一定很愛公公。”

同是身爲女子,凌畫哪怕如今沒有孩子,與宴輕的夫妻感情禁不起折騰,關係不穩固,但她覺得,一個女人,寧可不要性命,也要生下與一個男人的孩子,那一定是愛慘了他。

宴輕不再說話。

凌畫看着宴輕的側臉,忽然問,“哥哥,你現在還有想與我在端敬候府裡壘一面牆不相往來的心思嗎?”

宴輕腳步一頓,停頓了半晌,回答她,“有。”

凌畫泄氣。

被打擊的次數多了,倒也抗打壓了,有就有吧!

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一百章 來信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五十章 揉揉(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九十八章 砰砰砰(一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三十一章 回府(一更)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三十九章 喜錢(一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七十九章 拒絕(二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十四章 太子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八章 半夜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三十八章 被坑(二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四十章 下家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七十八章 敲打(一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三十八章 心思(二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二十五章 下棋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二十章 警告(二更)
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一百章 來信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五十章 揉揉(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九十八章 砰砰砰(一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三十一章 回府(一更)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三十九章 喜錢(一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七十九章 拒絕(二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十四章 太子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八章 半夜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三十八章 被坑(二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四十章 下家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七十八章 敲打(一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三十八章 心思(二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二十五章 下棋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二十章 警告(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