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

宴輕覺得,他是不是該榮幸自己長了一張讓凌畫瞧得上的臉,否則,她夫君的位置,絕對輪不到他。

不說京城那兩位,沈怡安與許子舟,暗暗心儀,只說漕郡,今日書房這兩位,一個明目張膽,一個默默交付。

他們唯一差的,大約就是一張臉了。

宴輕放下茶盞,笑着說了句,“我夫人會沏各種茶藝,曾經一個時辰,沏了二十多種茶,每一種茶,都能被她沏出花樣來,不知孫大人茶藝是否也到了這個地步?”

孫明喻搖頭,“在下不及掌舵使。”

宴輕笑,“孫大人無需謙虛,若是有時間,在下也想多品品孫大人沏的各種茶藝,是否能與我夫人一較高下。”

孫明喻依舊搖頭,“在下與掌舵使差之遠已,也就只這一種茶沏的好,讓小侯爺見笑了。”

宴輕聞言又喝了一口茶,似乎這時才品出味來,笑着說,“這玉茗香是我最愛喝的茶,怪不得這麼好喝。”

孫明喻有一瞬間的僵硬,一時沒了聲。

林飛遠在一旁瞧着,覺得彷彿看到了自己,被宴輕欺負時,大約也是這般想吐血,他雖與孫明喻時常有些不對付,但也不妨礙心裡知道他們纔是同盟。

他有些不能忍地說,“原來玉茗香是小侯爺愛喝的茶嗎?看來與掌舵使口味大有不同,我們掌舵使最愛喝的茶是雨過天晴,產自霧山,產量十分稀少,霧山在清河崔氏的地盤,正好產雨過天晴的那一座山是在言書名下,所以,每年雨過天晴採摘的季節,言書都要讓人不遠千里送來,也不過就那麼一斤而已,三年了,從不落於外人之手。今年掌舵使將雨過天晴早早喝完了,才無奈退而求其次,喝這玉茗香。”

言外之意,宴小侯爺,您最愛喝的茶,也不過如此,您本人,也不見得是掌舵使的上上之選。

宴輕瞬間對林飛遠刮目相看,還以爲這傢伙不禁欺負就偃旗息鼓了呢,原來不是。他從小到大,無論做什麼,從來就沒落下風過,無論是以前年少時跟人打架,還是如今噎人耍嘴皮子,他笑着揚起眉梢,“哦?”了一聲,轉頭看向凌畫,“言書是誰?”

凌畫已坐下身,剛拿起卷宗,便聽到了三人你來我往的話,她並不打算出聲,但如今宴輕把話頭遞給了她,她就不能不理了,於是,笑着說,“言書姓崔,出身清河崔氏名門望族崔氏旁支,三年前遊歷到漕郡,恰逢我授皇命接手江南漕運,他牽扯到了一樁案子裡,我愛惜其才華,將其留在了漕郡。”

宴輕恍然,“我好像聽王六說過他,如今外出了?還沒回來?怪不得沒見到。”

凌畫點頭,“外出了,快回來了,到時候你就能見到,這一回綠林扣下的三十隻運糧船,因是運往清河崔氏的,所以,言書回了崔家一趟,出面請清河崔氏寬限些時日,否則,事情出了這麼久,我在京城又沒立即趕來,拖到今日還沒解決,便有些說不過去,清河崔氏那邊沒鬧起來,也是多虧了他出事後走這一趟,否則我也不能不急不慌地坐在這裡。”

宴輕問,“一個崔氏旁支,便有如此分量嗎?”

凌畫笑,“清河崔氏嫡系子孫,兩代以來,都沒多大建樹,旁支有兩人卻嶄露頭角,一個便是崔言書,他年少時,便已將崔氏三分之一的產業攥到了手裡,遊歷到了漕運後,因看準了漕運這塊香餑餑,便插了一腳,否則我當年也不能因爲一樁案子,便捏住他的把柄,將他留在漕運。”

言外之意,你說他在清河崔氏族裡,有沒有說話的分量?

宴輕嘖嘖,“厲害啊。”

她的手底下,就沒有沒能耐的人。

宴輕拐了個彎,又轉回了早先的話題,“雨過天晴好喝嗎?”

凌畫笑,“明年春茶下來,給哥哥嚐嚐。”

她掃了一眼林飛遠,給了他一個警告的眼神,這才斟酌着說,“我這三年來,也不是白喝了他的茶,他在清河崔氏那三分之一的產業,若沒有妥善的經營,只會日漸縮水或者被人蠶食,畢竟清河崔氏還有一個跟他一樣出身旁支卻耀眼的人,那人哥哥大約知道他的名字,叫崔言藝,同是言字輩,他比言書心狠手辣。”

宴輕眯了一下眼睛,“你說的對,我還真知道,據說他如今把控着清河崔氏的話語權,整個清河,十句話有九句如今都要聽他的,金秋要參加科舉。”

“沒錯。”凌畫點頭,“他把控了清河崔氏那三分之二,言書想守住自己的三分之一十分不易,所以,我幫他,每年喝他一斤茶,也不過分是不是?”

宴輕“嗯”了一聲,“是不過分。”

凌畫溫柔地笑,“就知道哥哥懂我。”

言外之意,別人都不懂她,尤其是林飛遠那個笨蛋,給她上眼藥,等事情忙過了,不怎麼用他的時候,看她怎麼收拾他。

宴輕心裡舒坦,“看你的吧!大半夜的,不耽擱你了。”

凌畫點頭,拿起卷宗繼續看。

宴輕似乎也沒了與林飛遠和孫明喻聊的興致,捧着卷宗,也打算好好看看寧家。

林飛遠瞧着二人,心裡唏噓,他就從來沒見過凌畫對誰這麼溫柔的說話,她面對他們,素來都是冷靜的平靜的清明的,眼神哪怕是淺笑的時候,都帶着那麼點兒靠近不了她的距離,他還以爲她從小到大就是這樣呢,卻原來不是。

他心又被紮了一針,如今就跟氣球似的,一下子癟了。

孫明喻沒有林飛遠這般心裡大起大落,大約是他心裡從來就清楚,能讓凌畫喜歡上的人,也就是那麼一個人而已,以前沒有,以後總會有,如今宴輕就是這個人。所以,他並不覺得有什麼意外,見宴輕不再說話,他也轉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只是他給自己倒的一盞茶涼了,再沒動一口。

凌畫看東西快,一目十行,這是她從小擠時間偷看畫本子練出來的,加上卷宗多,她想盡快看完,於是,看的很快,不一會兒就看完了一卷書,然後再拿起下一卷,半個時辰,便看完了三卷。

宴輕因爲她這個速度,偏頭瞅了她好幾眼,後來覺得她這麼看挺好玩的,便也一目十行的看,似乎要跟她比個高下。

於是,書房裡,只聽到二人翻書頁的刷刷聲。

林飛遠看的驚奇,想着這二人比賽嗎?

孫明喻也訝異,不是說宴小侯爺不能看書,看書就頭疼嗎?但如今看來,他並不犯怵看書,也沒見他頭疼。

一大摞書卷,在天明時,被凌畫翻看了一半,被宴輕翻看了一半,兩個人合在一起,竟然都給全部看完了。

凌畫揉揉脖子,轉頭笑着對宴輕說,“哥哥,你看的那些,可都記着了?是不是我不用看了,你跟我說說就行了?”

“嗯。”宴輕點頭,“有兩件有意思值得說的事兒,可以跟你說說。”

他扔了手裡的書卷,“啪”的一聲砸在桌子上,語調含了那麼一抹說不出是什麼感覺的笑,“我娘出身在寧家,若不是看寧家的卷宗,我還不知道這事兒。”

凌畫頓驚,睜大了眼睛。

宴輕也沒避諱着書房裡的林飛遠和孫明喻,就這麼將這件事兒給說了出來。

林飛遠和孫明喻也驚愣了,原來端敬候府已故的侯夫人,宴輕的娘,出身江湖上的寧家嗎?這等密辛,他們當然不知道,顯然,聽宴輕這話,他也是因爲看了卷宗,剛剛知道。

宴輕砸下一記重錘後,又扔下一塊大石,“碧雲山佔據天險,適合養兵,這卷宗雖然沒提一句,但從蛛絲馬跡可以看出來,寧家也許在碧雲山養兵。”

凌畫心神一凜。

林飛遠和孫明喻倒吸了一口涼氣。

宴輕笑了一聲,看着凌畫,看不出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所以說,江湖傳言寧家少主寧葉,長的好看,大約是因爲血緣?算起來,我娘是他姑姑,容貌自然不差的。”

凌畫也吸了一口氣。

宴輕嗤笑一聲,看着凌畫,“怎麼?傻了?你看了半天,又看出什麼來了?”

凌畫定了定神,也扔出一件不可思議的事兒,“寧家先祖,與開國太祖,姓一個姓,推測應該是兄弟。也就是說,寧家也許其實並不姓寧,而是姓蕭。”

宴輕嘖了一聲,“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 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看熱門神作 抽888現金紅包!

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八十三章 想法(二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六十七章 憤怒(一更 )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二十二章 借書(二更題外話必看)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五十章 揉揉(二更)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十七章 抓回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六十章 操心(二更)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三十八章 生不生(二更)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二章 婚約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六十四章 天地可鑑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第十四章 真話(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四十五章 分割(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九章 不見(二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四十八章 受寵若驚(二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
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八十三章 想法(二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六十七章 憤怒(一更 )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二十二章 借書(二更題外話必看)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五十章 揉揉(二更)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十七章 抓回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六十章 操心(二更)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三十八章 生不生(二更)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二章 婚約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六十四章 天地可鑑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第十四章 真話(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四十五章 分割(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九章 不見(二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四十八章 受寵若驚(二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