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牡丹(二更)

凌畫看着宴輕,他這樣的樣貌,在京城時,哪怕是做紈絝,都讓各府邸的大家小姐傾心不已,抓心撓肝,更何況來了江南,漕郡就這麼大的地方,雖然南來北往來客絡繹不絕,但也見不到宴輕這樣的。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 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他走在大街上,可不就是招桃花?

她笑着問,“那哥哥怎麼說?”

她不覺得江雲色能讓宴輕瞧上,宴輕從小到大,對女子,誰也瞧不上。

宴輕看了她一眼,說,“我告訴她,我已娶妻,妻子是掌舵使,她嚇的臉都白了。”

凌畫笑出聲,她在漕郡混了三年,若是夫君報出名號後還能讓人糾纏着勾搭,她就不必在漕郡混了。

宴輕不知是誇獎她還是如何,語調有那麼點兒上揚,眉梢微挑,“掌舵使的名號很好使嘛。”

凌畫品了品這個語調,“嗯,一定情況下,是挺好使的。”

用過飯後,天已經徹底黑了。

凌畫捧着茶盞,靠在椅子上,渾身疲憊勁兒上來,不想動,見宴輕也坐着喝茶懶洋洋的不動,便繼續與他說話,“哥哥,你今兒睡了一日,是漕郡不好玩嗎?”

否則大白天的,怎麼回來睡覺了?

宴輕搖頭,“今天犯困。”

凌畫想着你若是今天犯困,就不會出去玩了,只不過敗興了,大約才犯困了,她問,“胭脂樓裡的脂粉味很濃嗎?哥哥丁點兒也聞不了?”

若是沒記錯的話,八方賭坊請他喝茶那一日,她很是盛裝打扮了一番,那時,她很是細緻地擦了脂粉,描畫了眉,用了香囊,雖是特質的水粉,味道沒那麼濃烈,但絕對不是一點兒都聞不到的。當時他距離她只有一桌之隔,應該能聞得到。

還有,聖旨賜婚當日,她也盛裝打扮了一番,進宮請的旨意,後來直接去了端敬侯府見他,也用了胭脂水粉,他並沒有因此嫌棄。

還有,大婚之日,她也是盛裝打扮,脂粉味是一點兒都不淺的。當時他還將她扛回了海棠苑。

難道說,他只是不嫌棄她身上的脂粉味?

宴輕點頭,“嗯。”

凌畫眨眨眼睛,想說什麼,又覺得怕說出來,她與宴輕又說不到一處,哪句話不對,惹他翻臉,她索性閉了嘴。

宴輕卻看出來了她欲言又止,“想說什麼?”

凌畫想着真敏銳,她不過就稍稍露出點兒意思,便被他抓住了,她道,“我尋常雖然不怎麼用脂粉,但也是偶爾會用的,哥哥也是因爲這個,纔對我……敬而遠之?”

宴輕扯了扯嘴角,挑眉,“我什麼時候對你敬而遠之了?”

凌畫頓了一下,謹慎地說,“就、離京之前。”

宴輕放下茶盞,杯底擱在桌子上,發出一聲輕響,“跟這個沒關係。”

他那時跟她發作,可不是因爲什麼胭脂水粉味。

凌畫想他多說兩句,試探地問,“那、哥哥聞不到我用的脂粉味嗎?”

其實,凌畫是有一個疑問,在京城,宴輕踏足的地方,不可能丁點兒都沒有脂粉香,畢竟他是紈絝,去的酒肆酒樓混雜之地不少,就算不踏足紅粉溫柔鄉,但聽個曲子的地方,也不可避免有脂粉香,而且,據她所知,有些公子哥們,也是用粉的,紈絝中用粉的人,應該也是大有人在。

他若是聞不了,早該被人知道纔是,比如柳蘭溪等喜歡他的那些女人,應該打死都不會用胭脂水粉了。京城的胭脂水粉鋪子,怕是都會歇業一半。

還有前日他去西河碼頭,據說他讓王六吩咐人別將脂粉味帶進畫舫裡。就彷彿,這個毛病,從來了漕郡纔有的。

宴輕盯着凌畫,“挺細心啊。”

凌畫對他眨眨眼睛,覺得細心這兩個字,應該不是他真想說的意思,他想說的,應該是疑心。她抿了一下嘴角,提醒他,“我們目前還是夫妻,總想多瞭解哥哥一些,才能知道怎樣對哥哥好。”

宴輕無名指叩了叩桌面,發出沉悶的響聲,他神色深了一些,“真想知道?”

凌畫點頭。

宴輕道,“行,你想知道就告訴你。”

他重新給自己倒了一盞茶,在流水聲中,他淡淡地說,“我對牡丹過敏,靠近三步內,會致使暈厥,胭脂樓的二樓那處最好的用來招待貴客的房間裡,養了一株牡丹。”

凌畫恍然,牡丹這種花,較爲嬌氣,京中氣候偏硬,不如江南柔軟,很少有人家養牡丹,除非愛花之人,需要消耗大量的功夫打理,皇宮有一處牡丹園,由專人打理,據說每年也要養死幾株,從江南再運到京城補上。

而江南,與京城不同,一年四季,都可以看到花,牡丹這個品種,更是多樣,很多有錢人家的府邸都養幾株,胭脂樓有養牡丹,倒也不奇怪。

凌畫問,“所以,哥哥因爲這個,來江南之日,提前在西河碼頭,放出厭惡脂粉味的消息,就是掩飾這個?”

“嗯。”宴輕點頭,“所以,如今你知道了?”

凌畫頷首,“知道了。”

牡丹這個花,她以後但凡所去之處,也得遠離。

凌畫建議,“哥哥是去胭脂樓,卻因此沒能見到十三娘,有點兒可惜,不如我讓她洗淨胭脂水粉味,請來總督府?她琴曲確實一絕,棋藝也高絕,沒見到,是有點兒可惜。”

宴輕差點兒翻白眼,“一個女人,有什麼好看的?就算是國色天香,你覺得我看不到會可惜?”

凌畫笑,“那倒不是,我就想着哥哥來江南玩,別人慕名想見的人,想玩的地方,想觀看的風景,但凡有意思的,便想哥哥也跟着瞧瞧。”

這意思再顯而易見不過,別人有的,你也得有,哪怕是瞧個女人。

宴輕被她的言論給氣笑了,不答反問,“你倒是挺會享受,養了琴師樂師不說,還養了十二名伶人?除了在漕郡,別的地方,也養了這樣的人?”

凌畫直覺這話題有點兒不妙,解釋,“倒不是我愛享受,是有時候,養些這樣的人,是有非同尋常的用處的,有些消息來源,他們最是得用。”

她說的不直白,覺得宴輕能明白,雖然,這其中,也包括她小小的享受一把。但她覺得是不能承認拿這個消遣放鬆的。畢竟,京中的閨秀們,可沒人敢這樣做。她還是要這個名聲的。

宴輕哼了一聲,站起身,轉身回了房。

凌畫:“……”

甩袖就走,這是看不慣她養人?

其實,琴師樂師伶人與她手下養的別的各種產業勞作的那些人,除了身份上不被人瞧得上,別的沒多少不同。都是爲她所用而已。

她覺得,她有必要解釋清楚,於是,她站起身,跟着宴輕進了他的屋子,見宴輕站在桌前掌燈後,拿了一本畫本子躺去了牀上,她跟去了牀邊,很認真地解釋,“我雖養着琴師樂師歌舞伶人,也是有所用處,並不是烏七八糟的服侍我。哥哥若是不高興,我以後不聽他們彈琴唱曲了。”

她這裡指的服侍,自然是有些貴女們私下的牀笫浪蕩,她還是很潔身自好的。

宴輕剛翻開畫本子,便聽了她這樣一段話,他頓了一下,擡眼瞅了她一眼,眼神漫不經心,就在凌畫以爲他會說“我才懶得管你,跟我沒關係。”時,便見宴輕點頭,“行,你自己說的。”

凌畫:“……”

怎麼就不按常理出牌呢!

她心下有那麼點兒小鬱悶,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她心想,以後都不能聽他們彈琴唱曲了,有點兒可惜,畢竟歌舞琴曲奏樂,都是上等天籟之音,但比起宴輕不樂意,她心裡也就只可惜了那麼一小下。

她點點頭,認真地說,“哥哥有什麼不喜歡的,不樂意我做的,可以都告訴我。”

宴輕本來已收回視線,如今又看向她,挑眉,“處處讓着我,不能恣意,委屈?”

凌畫笑,“我委屈哥哥娶了我,這對哥哥來說,是撐破天的大事兒了,拿一輩子婚姻大事兒,讓了我,這等小事兒,委屈一二,對比起哥哥來,又算什麼?”

宴輕眯了一下眼睛,“又哄人?”

凌畫神色一頓,有些無力,“……沒有。”

她解釋,“我說的是真話。”

風水好輪迴,蒼天饒過誰。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這兩句話,凌畫覺得,她是真真切切體會到了,以前她無時無地不在哄宴輕,如今,終於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她沒哄,但這真話說出來,可不真像哄嗎?

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九十六章 牡丹(二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六十章 便宜(四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五十四章 留宿(一更)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二十章 如期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十七章 無語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四十三章 心誓(一更)第二十七章 父子(一更)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二章 吐血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十三章 不平(二更)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十章 協議第八章 半夜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二十四章 回京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九十章 迎接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由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六十章 絕殺
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九十六章 牡丹(二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六十章 便宜(四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五十四章 留宿(一更)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二十章 如期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十七章 無語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四十三章 心誓(一更)第二十七章 父子(一更)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二章 吐血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十三章 不平(二更)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十章 協議第八章 半夜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二十四章 回京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九十章 迎接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由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六十章 絕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