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

胭脂巷,是一條古巷,碧石青苔,古韻悠長,挨着牆根的地方,一株株四季海棠在細雨中盛開。

清早的胭脂巷,有一種靜謐,三三兩兩的腳步聲,在細雨中也不顯喧鬧。

胭脂巷正中心坐落着一座胭脂樓,這一處胭脂樓是十三孃的居所。因見十三娘一面太貴,所以,這裡人流是最稀少最安靜的。

今日清早的胭脂樓,便十分安靜。

雲落帶着宴輕來到後,上前叩門,有門童從裡面打着哈欠探出頭,瞅見雲落,愣了一下,又看到他身後站着的宴輕,眼睛立即顯出驚豔,“兩位公子,是來見十三孃的?可有約?”

雲落這時纔想起了,想要見十三娘,管有銀子不行,是要提前預約的,至少要提前三日約。但是他將小侯爺帶來了,總不能白跑一趟,少不了要讓十三娘破個例。

於是,他對門童搖頭,“沒有約,就說我們掌舵使來了,不知十三娘可給個面子?”

門童是認識掌舵使的,但他看着雲落和宴輕,別欺負他不知道掌舵使是女人,他瞪大眼睛,一臉你別騙我的表情,“掌舵使哪裡來了?”

雲落一本正經道,“掌舵使的夫君來了,跟掌舵使來了,也沒什麼分別吧?”

門童:“……”

他震驚地看着宴輕,好半晌,點頭,“那、那是差不多。”

他立即說,“公子稍等,小的這就去稟了十三娘。”

大門重新關上,可以聽到門童往裡面急匆匆跑的腳步聲,雲落回頭對宴輕壓低聲音解釋,“小侯爺,屬下忘了,想見十三娘,是要提前約哪日的。”

宴輕挑眉,“所以,你就仗着掌舵使的名頭濫用私權?”

雲落嘴角抽了抽。

不多時,門童跑回來,重新打開大門,一臉的恭恭敬敬又小心翼翼,對二人拱手,“兩位請。”

宴輕“呵”了一聲,“看來你家主子這名頭到哪裡都挺管用。”

雲落:“……”

是、是的。

宴輕問,“那給人家銀子嗎?”

雲落:“自然是給的,給金子。”

宴輕點頭,跟在門童身後,走了進去。

院子裡面,也種滿了四季海棠,與巷子裡牆根種的是一個品種,宴輕仔細地瞧了瞧,與京城棲雲山的海棠不是一個品種,沒有棲雲山海棠的品種珍貴,也不及山珍海味閣的海棠嬌豔漂亮。

有管家打扮的人迎了出來,顯然比門童見識深,對宴輕和雲落拱手,“宴小侯爺,雲落公子,有幸臨門,蓬蓽生輝啊。”

雲落道,“小侯爺來江南玩,掌舵使繁忙無暇作陪,便推薦在下帶着小侯爺來胭脂巷瞧瞧,十三娘豔冠江南,琴曲一絕,不知今兒十三娘可否有空?”

“有空有空,別人來沒空,宴小侯爺來,自然是有空的。”管家連連道,“小侯爺,雲落公子,請隨我來,十三娘今兒起晚了,稍事打扮,便會出來招待貴客。”

管家帶着二人進了樓門,一樓大堂很是寬敞,有婢女僕從在收拾做活,動作皆輕手輕腳,有條不紊,管家帶着二人上了二樓,來到一處臨窗最好的房間,裡面寬敞,一應擺設,不亞於王孫貴族的奢華。

管家推開房門,請二人入內,同時吩咐,“來人,沏最好的茶,上最好的點心。”

宴輕剛邁進門口,便收回了腳,“算了,不見了。”

雲落一怔。

管家也一愣。

宴輕轉身就走,很是乾脆利落。

雲落不管宴輕什麼理由,小侯爺既然說不見了,那他自然會跟着走。

管家連忙追上,“小侯爺,怎麼剛來就走?十三娘很快就會來,您是否有哪裡不如意……”

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宴輕不答,徑自下了樓,走出院門口,纔給管家一句話,“脂粉味太濃。”

管家:“……”

這是第一次來貴客,連十三孃的面也沒見着,只打開房門,就嫌棄脂粉味太濃的。

他立即說,“在下這就讓人開窗散味,小侯爺若是嫌棄脂粉味,有一處頂樓天台,今日雖然有雨,但也不冷,讓十三娘去頂樓給小侯爺彈奏就是。”

“不必了。”宴輕擺手,帶着幾分嫌棄,似乎一點兒都沒有興趣了,轉身就走。

管家追了幾步,見宴輕不回頭,只能作罷。

雲落跟着宴輕走出胭脂巷,雲落壓低聲音問,“小侯爺,是因爲脂粉味太濃了嗎?”

宴輕斜看了他一眼,“自然,否則還能是什麼?”

雲落一時無言。

從他跟隨小侯爺這麼久,好像還真沒進過什麼有脂粉味的地方,小侯爺不止嫌棄女人,還嫌棄脂粉味,幸好主子平常不怎麼用,就算用,也都是那種特製的很清淡的脂粉,只有在京城參加宮宴盛裝時,纔會多用些,但也沒被小侯爺遇到過。

雲落問,“那、小侯爺,咱們現在去哪裡?去清音寺嗎?”

宴輕搖頭,似乎哪裡都失了興趣,“回府睡覺。”

雲落:“……”

行吧!您說回府就回府。

凌畫傍晚時回到總督府,進府門後,對管家問,“小侯爺回來了嗎?”

管家連忙說,“小侯爺在您走後出去了一趟,巳時就回來了,後來再沒出府,午飯也是在府裡吃的。”

凌畫訝異,“他去了哪裡?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

管家搖頭。

細雨下了一日,到了傍晚時,下的大了些,絲絲涼意入骨,真有江南冬天的那種溼冷之意。

凌畫進了後院,來到門口,琉璃早已醒來,見她回來,從裡面匆匆迎了出來,“小姐,今天還順利吧?”

凌畫點頭,“還算順利。”

琉璃幫凌畫解了披風,給她倒了一盞熱茶,不等凌畫問,便壓低聲音說,“小侯爺今天去了胭脂巷,也進了胭脂樓,但沒見到十三娘,剛踏進門口,嫌棄人家屋子裡的脂粉味,便出來了。”

凌畫沒想到是因爲這個早回來了,“那他怎麼沒去別處玩?”

“大約是昨天沒睡好?”琉璃猜測,“據說從回來後,就進屋子裡睡了,晌午被雲落喊醒吃了一頓飯,飯後又回屋子裡繼續睡了,睡了差不多一天,現在還沒醒呢。”

琉璃對東間屋努努嘴,“還睡着呢。”

凌畫看看時間,若是這樣說,宴輕今天真是夠能睡的,大約還真是昨夜是真的沒睡好,可能是她拉響鈴給他吵醒了的緣故,她捧着熱茶喝了一盞,肚子裡暖和了幾分,“我去沐浴,稍後讓雲落喊醒他,該吃晚飯了。”

琉璃點頭,吩咐人擡水進隔壁淨房。

凌畫放下茶盞,找出乾淨的衣裳,去了淨房。

她沐浴後,祛除了在外面忙了一日的一身寒氣,回到畫堂時,宴輕已被雲落喊醒了,坐在桌子前,跟一隻富貴貓一樣,懶洋洋地坐在椅子上,帶着剛睡醒的慵懶。

凌畫雖然一身疲憊,但瞧見宴輕,便心情好,似乎也沒那麼累了,笑着說,“哥哥睡飽了嗎?”

宴輕慢慢地點了一下頭。

廚房送來晚飯,兩個人拿起筷子安靜地吃着,因爲太安靜了,凌畫擡眼看宴輕一眼,忽然想起,他今兒早上在林飛遠面前給他剝雞蛋,如今沒有外人在了,他卻自顧吃了。

她不禁地分析了一下宴輕今早欺負人的過程,不由猜想他今早欺負林飛遠時,給她剝雞蛋時,腦中在想什麼。

是刻意的不待見林飛遠,還是畫本子裡寫的,打擊情敵,讓情敵知難而退。

她覺得宴輕對她,不是有情人,所以,應該也不會存在打擊情敵這個心思,大約是單純地看林飛遠不順眼。畢竟,前日林飛遠找去了西河碼頭,是衝着找茬打架去的,雖然沒打起來,但是不妨礙與宴輕結下樑子,彼此看不順眼,而宴輕,又是個不肯吃虧的人。

宴輕忽然說,“今日走在街上,碰到了一個女人。”

“嗯?”凌畫打住思緒,看着宴輕。

宴輕道,“江都尉府的小姐,攔住我問我姓甚名誰,家住何處,可否娶妻?”

凌畫:“……”

江都尉府只有一個小姐,就是江雲色,她記得,性子有些驕縱,長得卻不錯。

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二十七章 晚了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五章 哄(一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三十章 請見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四十五章 分割(一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五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五十四章 重賞(一更)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四十五章 分割(一更)第四章 結巴(二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四十一章 觀察(一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八十四章 更好(二更)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四章 不相干第十一章 出京第七十八章 敲打(一更)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
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二十七章 晚了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五章 哄(一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三十章 請見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四十五章 分割(一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五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五十四章 重賞(一更)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四十五章 分割(一更)第四章 結巴(二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四十一章 觀察(一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八十四章 更好(二更)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四章 不相干第十一章 出京第七十八章 敲打(一更)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