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眼瞎

第二日,宴輕醒來的時候,已日上三竿。

他睜開眼睛,滿室的酒味,他躺在牀上回憶了一番,依稀回憶起昨天都做了什麼,他坐起身,嫌棄地聞了聞自己衣袖,對外喊,“雲落。”

雲落立即推開門走進來,“小侯爺!”

宴輕看着他,目光落在他僵硬的左胳膊上,雖然看不到包紮的痕跡,但是他眼睛尖,詢問,“胳膊受傷了?”

雲落點頭,“受了些輕傷。”

宴輕坐在牀上,“昨天晚上,我喝醉後,趴在馬上睡着了,隱約聽到刀劍聲,聞到血腥氣……”

雲落頷首,“在西河碼頭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大批殺手,您當時醉了。”

喊都喊不醒的那種。

宴輕揉揉眉心,嘟囔,“都怪林飛遠,我本來沒打算喝醉的。”

雲落想起昨夜他和林飛遠,就有些想笑,也笑了一下,“幸好昨夜小侯爺沒受傷。”

至於他受這麼小的輕傷,可以忽略不計。

“是什麼殺手?”宴輕問。

雲落搖頭,“還沒查出來是什麼殺手組織,但初步推斷,是江湖上的殺手組織。”

宴輕“唔”了一聲,挑眉,“你家主子也不知道是什麼殺手組織?她對江湖上的門派,不是都很瞭解嗎?”

雲落道,“這回的殺手組織與以往不同,從沒出現過,招式也十分詭異狠辣,腳底板印刻着一枚竹葉。”

宴輕神色一頓,“你是說腳底板印刻着一枚竹葉?”

“是。”雲落納罕,“小侯爺,您知道?”

宴輕眯了一下眼睛,沒說知道,也沒說不知道,只說,“我要沐浴。”

一身的酒味,他都快要把自己給薰死了。

雲落壓下心中的疑惑,走出去吩咐人往隔壁的淨房擡水給小侯爺沐浴。

宴輕走出屋子,往隔壁淨房走去,邁進淨房的門口,回身問,“你家主子呢?”

“主子昨夜比小侯爺早回府兩個時辰,小侯爺回來後,主子便沒再睡了,一直讓人查昨夜的大批殺手,今日一早,就跟孫大人出去處理漕運的事情了。”

“她可真忙。”宴輕評價了一句,轉身進了淨房。

須臾,又從門內扔出一句話來,“我餓了。”

雲落立即應聲,“屬下這就讓廚房端來飯菜。”

宴輕大約是因爲肚子餓的原因,沐浴很快,沐浴後,換了一聲乾淨的衣裳,清清爽爽走了出來,懶洋洋地坐在了桌子前。

廚房適時端來飯菜,宴輕拿起筷子,對雲落說,“你跟我說說昨夜遇到那批殺手的經過,他們都用什麼樣兒的招式。”

雲落點頭,將昨夜遇到那批殺手的經過和招式詳細地對宴輕描述了一遍。

宴輕一邊吃飯一邊聽着,似乎沒影響胃口,也不見影響心情,聽完之後,他也沒發表什麼意見。

用過飯菜後,宴輕問,“她跟孫明喻去了哪裡?”

那日夜晚來漕郡的總督府,一幫子漕運的官員裡,他也就隨意掃了那麼一眼,倒是記得孫明喻的模樣,只不過沒怎麼在意,昨天就聽說她跟孫明喻出去辦事兒了,今天又聽說跟孫明喻出去辦事兒了,可見這個孫明喻的確是十分得她器重。

雲落拿不準宴輕今日怎麼主動問起主子行蹤了,如實回答,“主子和孫大人似乎是去東河碼頭了。”

宴輕撂下筷子,“我還沒去過東河碼頭,外面天好,也去轉轉。”

說完,他站起身,“走吧!”

雲落試探地小聲說,“主子走前交待屬下,說讓小侯爺這兩日先別出城,等她查出是什麼殺手組織對小侯爺不利,有了眉目,小侯爺再出城。畢竟是潛在的危險,這批殺手組織既然是衝着小侯爺來的,定然不會只這一回,昨夜那殺手頭目撒出了大把毒粉,幸虧小侯爺曾經服用過主子給的玉清丸和回魂丹,百毒不侵,才免於遭難。如今敵在暗我在明,就讓對方以爲小侯爺是中了毒了,小侯爺想玩什麼,要不先暫緩幾日?畢竟主子在漕郡也不會只留幾日,總要留上一段時間的。”

言外之意,您有的是時間將漕運逛遍逛膩。

宴輕有不同意見,“他們來第二回不是很好嗎?這樣的話,比烏漆嘛黑的時候更能看清楚他們的來路。”

雲落嘆氣,“主子是想盡量將可以預知的危險攔截住,不想小侯爺沾染晦氣。”

“不怕。”宴輕隨手一揮,走出屋子,陽光打在他身上,他驀地笑了一下,不知是開心還是覺得自己榮幸地說,“別人娶妻,都是什麼樣兒?是不是紅袖添香?嬌花美眷?丈夫給妻子撐起一片天?”

雲落默默。

心說您與別人不同,主子與別的女子也不同。

宴輕收了笑,聽不出什麼情緒地說,“而我呢?倒是被她給保護的滴水不漏。”

他轉頭掃了一眼默默跟着他的雲落,他的左胳膊僵硬的明顯,“昨夜我醉的人事不省,你也沒讓我傷着分毫,倒真是不負她把你給我。”

雲落不邀功,“還有端陽,他傷的比屬下重。不止傷了胳膊,肋下也受了一道劍傷。”

宴輕剛剛已從雲落的複述中聽說了,哼了一聲,一臉嫌棄,“那是他笨,從小學武,我想將他扔出去練,他抱着我腿哭,本就是個不成器的東西,受的傷重也不奇怪。”

雲落默,想象端陽抱着宴輕腿哭,也覺得小侯爺一直留他在身邊,夠善良了。

宴輕走出院子,又問,“她說一定不讓我出府嗎?”

雲落搖頭,“主子交待,若是小侯爺一定要出府,讓屬下帶着人保護好小侯爺。”

宴輕擺手,“你別一臉緊張,我就是去東河碼頭找她。”

雲落點頭。

經過昨夜,還別說,他是真的還挺緊張的,畢竟那大批殺手實在是厲害,尤其是不知來路,更讓人覺得這個潛在的危險大。昨夜端敬候府的護衛折了二十多人,他調派的暗衛還折了兩人,雖然對方損失更大,但自己這邊的損失也讓人不太想接受。

一直以來,主子都主張,培養一個暗衛不易,在遇到棘手的危險時,讓他們將傷亡儘量壓縮到最小,能跑就跑,昨夜是因爲小侯爺醉酒,不能輕易動作,對方人又太多,只能惡戰一場。

宴輕又說,“不騎馬了,坐車吧!”

雲落點頭,招手喊來一個人,讓其去備車。

不多時,宴輕來到門口,馬車還沒備好,他站在門口等了片刻,馬車備好,他上了馬車。

雲落坐在車前,接替車伕的位置,趕着馬車出了總督府。

街道上,今日依舊十分熱鬧,熙熙攘攘,人流不息,漕郡這個地方,是漕運的船隻拉出來的城池,無論是白天還是夜晚,都比一般的地方要繁華熱鬧,尤其是夜晚的某些熱鬧,是京城都比不了的。

馬車沒掛車牌,低調地走在街道上,不同於宴輕昨日騎馬穿街而過那般張揚。

雲落心想,小侯爺今天不騎馬,改爲坐車,大概還是順了主子的心思,不想讓自己過於招搖惹麻煩。

馬車順利地出了城。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 衆號【書友大本營】 看書還可領現金!

東河碼頭比西河碼頭要遠很多,趕車大約用了半個時辰,纔來到了東河碼頭。

宴輕來的時候,正值晌午,雲落問了人,知道凌畫與孫明喻去巡河了,他看向宴輕。

宴輕掃了一眼漕運停靠的船隻,明顯表現出對東河碼頭這些船隻感興趣的樣子,對雲落說,“她往哪個方向去巡河了,咱們也去看看。”

雲落已問清楚凌畫的方向,點點頭,依着宴輕,帶着她沿着凌畫巡河的方向走過去。

二人一邊看一邊走,走了大約二里地,便看到了河岸一處的涼亭裡,坐了兩個人,一個人是凌畫,一個人是孫明喻,似在涼亭裡用飯。

孫明喻似乎說了一句什麼,用公筷給凌畫夾了什麼菜,凌畫笑了笑,與他說了句什麼,孫明喻也笑了。

遠遠看來,宴輕覺得還挺適合凌畫常掛在嘴邊的那個詞,賞心悅目。

孫明喻年輕,長的也不錯,身材修長,看起來文雅又沉穩。

宴輕停住腳步,回頭對雲落揹着手說,“你說她是不是眼瞎?”

雲落懵,小心地問,“您說誰?”

宴輕玩世不恭,“你家主子啊,多少青年才俊她不選,偏偏拉我跳火坑,我上輩子欠她的?”

雲落:“……”

正常人不是應該吃醋嗎?小侯爺就不是個正常人!

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十九章 旁聽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三章 煎藥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十章 杜唯(二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二章 吐血第三十九章 真好(一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七十八章 作數(二十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七十章 出息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九十四章 嶺山(一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四十七章 下旨(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三十九章 喜錢(一更)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九十章 幫忙(一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十九章 蹊徑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四章 結巴(二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七十章 出息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四十章 舅兄(二更)第三十五章 生辰(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四章 凌畫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
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十九章 旁聽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三章 煎藥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十章 杜唯(二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二章 吐血第三十九章 真好(一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七十八章 作數(二十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七十章 出息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九十四章 嶺山(一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四十七章 下旨(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三十九章 喜錢(一更)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九十章 幫忙(一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十九章 蹊徑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四章 結巴(二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七十章 出息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四十章 舅兄(二更)第三十五章 生辰(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四章 凌畫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