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醉酒

凌畫回到總督府,實在睏乏的厲害,洗洗漱漱很快就睡了。

西河碼頭是整個漕郡的不夜城,直至深夜,依舊燈火通明,絲竹管絃笙歌不歇。

一罈浮生釀被宴輕和林飛遠喝完,二人覺得不能盡興,又讓人開了兩壇海棠醉。

只要不提凌畫,林飛遠的心情在酒水的麻痹下,便可以將宴輕當做一個很好的酒友,而宴輕差不多也是如此,所以,二人從最開始的針鋒相對,互相看不順眼,到後來話語竟然投機,從吃喝玩樂聊到這些年幹過的那些不怎麼是人乾的事兒,最後,竟然還生出了幾分的臭味相投的惺惺相惜。

林飛遠說起那些年他收藏的美人,眼睛都是亮的,又說起自從見到凌畫後,那些美人都被他打發了,有人走時,還十分捨不得他,抱着他大腿哭的梨花帶雨,他那時冷心冷肺,終究是狠心一個都沒留。

宴輕鄙視他禍害人家姑娘,罵他狗東西,若他不是在漕郡做紈絝,在京城做紈絝,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的話,他早就把他吊到城牆上曬三天讓他認識到自己的錯處了。他那些在京城的紈絝兄弟們,就沒有一個不可愛的。

林飛遠最後喝的眼睛都紅了,承認自己當年的紈絝做的與宴輕這個紈絝很是不同,他納悶,“你怎麼把紈絝做的這麼清新脫俗的?”

宴輕得意地揚了揚眉,很是驕矜地說,“因爲我不近女色唄!”

林飛遠:“……”

衆人:“……”

不近女色是個什麼好品質,他們也不太能理解。

王六心想,小侯爺您不近女色不以爲恥反以爲榮,大約要辛苦主子了,就他這樣看着一點兒也沒開竅的,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知風曉月與人牆頭馬上月下花前。

林飛遠酒量到底沒有宴輕好,所以,他喝的爛醉如泥後,宴輕也只有七八分的醉態。

宴輕放下酒杯,看着林飛遠倒在桌子上,很是鄙視,“這麼一點兒酒量,不知道心怎麼那麼大。”

他嘟囔,“真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

竟然還惦記凌畫!

若凌畫真應了他,憑着她那麼多算計心眼子,還不得把這麼個東西給吃的骨頭都不剩?

王六對宴輕已很是佩服,誰能想到,小侯爺沒與林公子打一架,一番話語不止讓林公子的氣勢洶洶熄啞了火,還在酒桌上把人給喝倒了,這也算是另類的讓人服氣。

他不佩服都不行。

他試探地問,“小侯爺,這麼晚了,您是歇在這畫舫上,還是回總督府?”

“她呢?”宴輕問。

王六搖頭,看向雲落,“主子那邊是個什麼情況,小的不知。”

雲落適時說,“主子已回了總督府。”

宴輕聞言站起身,“那我也回去。”

夜不歸宿不是個好習慣,從小到大,他就沒做過夜不歸宿的事兒,出了京城,應該也一樣要保持這個操守。

王六點點頭,“那小侯爺您慢走。”

宴輕拂了拂衣袖,走出船艙,夜裡河風清清涼涼,他走下畫舫前,對王六說,“今兒的琴曲管絃歌舞都不錯,他們有賞吧?”

王六心裡笑開了懷,連連說,“有賞有賞,小侯爺放心,小的一準給他們重賞。”

宴輕“嗯”了一聲,揮揮手,有人牽來馬,他翻身上了馬,別看喝的滿身酒氣,但絲毫不影響獨自騎馬。

王六目送宴輕由雲落端陽護送着離開,心裡是大大地舒了一口氣。

他轉身回了畫舫,對累了一晚上沒歇着的琴師樂師伶人們大手一揮,“小侯爺對今晚上的琴曲管絃歌舞都很滿意,說你們有重賞,就按照我早先說的,你們想要什麼,只要不是天上少有地上沒有的東西,只管提。”

琴師樂師伶人們也齊齊鬆了一口氣,終於恢復了一晚上的提心吊膽惶惶不安,一個個喜笑顏開,湊在一起說起了宴小侯爺。

主子的這個夫君,可真是長的太好看了,他們也算是閱人無數,這漕郡南來北往的客商貴人來來去去,但就沒有一個像宴小侯爺這樣的人,真真的驚豔人。雖然看起來脾性不怎麼樣,但能讓林公子見了他啞然熄火不說還能把酒言歡,真是個人物。

他們這一晚上,對宴輕也算是有了個很清醒的瞭解,雖然他也沒動刀動槍,但真真是不可得罪,不愧是主子嫁的人。

宴輕騎馬走出西河碼頭,騎在馬上,也有些困歪歪。

端陽提醒他,“小侯爺,您可別睡啊,您再堅持一會兒,可別在馬上睡掉下馬。”

宴輕輕輕哼了一聲,身子一趴,倒在了馬背上。

端陽:“……”

他不說的時候小侯爺好歹還支棱着身子,他這剛剛一說,他竟然就倒下了。

雲落覺得宴輕即便倒在了馬背上,也趴的很穩,他示意端陽一左一右走在宴輕馬側,護衛着他,以防他跌落下馬可以及時將他接住。

端陽感慨,“小侯爺酒量雖好,但就是有一個毛病,就是喝酒後,就怕吹風,哪怕他喝了五分醉,吹風后也變成了七分醉,更何況如今喝了七分醉,大約已變成了十分醉了。”

雲落評價,“小侯爺酒量真是好。”

是他見過的人裡,酒量最好的。

端陽回憶以往,“小侯爺有一個優點,就是無論喝酒多晚,都要回府,但也有一個缺點,就是喝酒後,不坐馬車,非要自己往回走,但他喝酒後被風一吹,很多時候,就走不動了,坐在大街上,以前,我時常半夜出去上大街上找小侯爺,然後再將他揹回府去。幸好咱們京城治安好,也沒人敢怎麼地小侯爺,小侯爺這才一直平平安安的。”

雲落跟了宴輕小半年,基本也清楚他這些優缺點和毛病,看着宴輕,也覺得他是個很神奇的人,當然,主子喜歡上他,更是神奇,明明他與主子是怎麼看都不可能走一條路的人。

就這樣大約走出了七八里地時,雲落和端陽不約而同地感受到了一大批強烈的殺氣,二人對看一眼,齊齊拔出了劍,護衛住了宴輕,同時,雲落伸手往上一扔,一枚信號彈飛上了半空,瞬間在半空中炸開。

信號彈將黑暗的半空點綴出大片火紅色煙霞。

護衛着宴輕的暗衛本就在後面跟着,看到信號彈,齊齊色變,紛紛以最快的速度衝上前。

而就在信號彈在半空中炸開的同一時間,大批早就埋伏在此地的黑衣人,足有數百號人,殺氣騰騰地席捲而來,將騎在馬上的三人團團圍住。

身下坐騎似乎都被這強大的殺氣震驚,不安地踢了踢蹄子,馬前掛着的探路燈瞬間被熄滅,四周一下子似乎墜入了殺戮的地獄,黑的看不清五指。

雲落和端陽心下一緊,齊齊出劍,擋住黑衣人刺向宴輕的殺招。

宴輕似乎無知無覺,趴在馬背上,睡的渾然不覺。

乍一交手,雲落和端陽便知道,這些黑衣人,不是普通的殺手,定是絕頂的高級殺手,殺招十分詭異,無論是雲落,還是端陽,以他們對東宮暗衛的瞭解,絕對不是東宮的路子。

雖然不是東宮的路子,但彷彿也不是溫家豢養的死士的路子。

雲落疑惑。

端陽大喝一聲,“小侯爺,別醉着了,快醒醒。”

宴輕醉的十分踏實,風霜雪雨,雷打不動,趴在馬上的姿勢都沒變,他身下的這一匹馬來回的蹬蹄子,都沒能將他撼動半分。

端陽無奈。

幸好,有暗衛及時從後面跟上來,保護宴輕的端敬候府的五百護衛,再加上雲落調派的暗中保護的人手,一時間,這片天地,盡是血殺之氣。

宴輕是子夜從西河碼頭出來的,走出七八里地後,遇到了大批殺手,雙方惡戰,足足一個多時辰,大批殺手見靠近不了宴輕,爲首之人撒出一大把毒粉。

雲落大喝,“快閉息。”

暗衛們自有經驗,齊齊閉息。但宴輕,一個醉酒之人,自然閉不了息。

雲落心下一緊,再去捂宴輕口鼻已來不及,心下頓時一駭。

爲首的黑衣殺手見得手,一揮手,帶着人撤退,留了一地血腥和屍首。

第五十五章 保證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五十一章 海棠苑(一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一百章 酸了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五十六章 半夜(一更)第七章 默契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五十章 設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七十一章 人物(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十章 有病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七十九章 送信第七十章 出息第六十七章 盤查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四十章 舅兄(二更)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看(二更)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四十三章 誘惑小夫君(一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七十九章 拒絕(二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六十章 便宜(四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七十八章 上藥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
第五十五章 保證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五十一章 海棠苑(一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一百章 酸了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五十六章 半夜(一更)第七章 默契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五十章 設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七十一章 人物(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十章 有病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七十九章 送信第七十章 出息第六十七章 盤查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四十章 舅兄(二更)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看(二更)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四十三章 誘惑小夫君(一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七十九章 拒絕(二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六十章 便宜(四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七十八章 上藥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