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重賞(一更)

趙公公幾次來二皇子府,雖然來看望蕭枕送東西,但都沒得蕭枕多少好臉色。

二皇子府的管家倒是態度很和善恭維,但也就是讓人端了普通的瓜果茶點,可沒有今日這般貴重奢侈的東西招待。

身爲陛下身邊的第一公公,無論是在宮裡,還是在宮外,無論是嬪妃皇子,還是朝中重臣,對趙公公不是巴結就是寵絡,哪怕是身爲太子的蕭澤,也一直很給趙公公顏面,偶爾示意貼身的小太監孝敬趙公公一二。

能坐到皇帝身邊第一公公的位置,趙公公自然不是一般人,一直以來,並不高高在上,也並不無緣無故看低誰踩誰一腳。

所以,這麼多年,哪怕皇帝對蕭枕苛責不喜,他也沒有特別的踩低二皇子。不過,他也沒多少照拂就是了。

趙公公也沒想到,從小到大不被陛下喜歡的二殿下能夠出頭,他也很是心驚的,一直以來,他也以爲太子的地位是十分穩固的,如今看來,不盡然了。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他看着擺上桌的連御供都沒有的瓜果茶點,親眼所見,還是挺震驚的,震驚的原因自然是凌畫。連御供都沒有供應的瓜果茶點,二皇子府卻有,這也是落實了太子所言,凌畫怕是扶持了二皇子。

他忍不住猜想,凌畫是從什麼時候扶持二皇子的呢?是從二皇子被陛下予以重任派往衡川郡時,還是被大內侍衛送回來之後?還是三年前凌畫敲登聞鼓告御狀時?還是這三年之間與太子屢次爭鬥時?

他倒是沒往前想,也沒想會有十年那麼久,畢竟,凌家遭難以前,除了跟樂平郡王府交好外,也沒見凌家與端妃的母族或者二皇子有什麼交情來往,所以,他覺得最長應該也就是這三年的事兒。

凌畫跟東宮有血海深仇,雖然當年她將太子太傅拉下馬就報了仇,但是這仇雖說報了,但也就報了一半而已,另一半,是默許太子太傅陷害凌家的太子,她一定在心裡給記着的。

所以,肯定不會扶持太子,那麼,在敲登聞鼓後,選了二殿下扶持也不奇怪。

趙公公想起來之前皇帝交待的話,心裡也拿不準陛下是怎麼想的,陛下素來心思深,有時間連他這個在身邊伺候了多少年的人也猜不準。

蕭枕走出來,一如既往,不冷不熱,淡淡的,“趙公公!”

趙公公卻笑呵呵的,拱手見禮,“二殿下,老奴奉陛下之命,來看看您,這兩日冬天的第一場雪,陛下擔心您傷勢。”

蕭枕擺手,坐下身,“勞父皇惦記,我傷勢已好的差不多了。”

趙公公仔細打量了蕭枕一眼,也看出這傷養的不錯,他笑呵呵地說出來意,“陛下讓老奴轉告二殿下,若是二殿下傷勢好的差不多了,可以回朝堂了。金秋科考在即,今年陛下有意讓您協助三位考官大人,監督考場秩序和科考程序。”

蕭枕面上神色不動,答應的痛快,“既然父皇有旨,我明日就可上朝聽旨。”

趙公公連連點頭,又說了兩句恭維話,這才試探地問,“二殿下這裡的瓜果比宮裡還要全活。”

蕭枕神色如常,“曾大夫帶來的,說種類多謝的瓜果有利於我養傷。”

這是凌畫與他商量好的答法,即便是試探陛下的態度,即便陛下知道曾大夫是凌畫的人,曾大夫所送就是凌畫所送,即便陛下就算知道了凌畫扶持蕭枕的關係,但這關係也不能由他直白地說出來。

趙公公笑呵呵的,“這瓜果在這個時節,可不容易來京,稀罕的很,看來曾大夫對二殿下的傷勢很是盡心。”

蕭枕應對有度,“有父皇的命令,曾大夫自然盡心,免得治不好我,像太醫院一樣被父皇怪罪。”

趙公公呵呵笑,“如今二殿下傷勢好了,陛下對曾大夫定有重賞。”

蕭枕點頭,“是應該的。”

他將果盤往趙公公面前一推,“曾大夫送來許多,我吃不完,公公吃吧,待公公走時,讓管家給公公帶些回宮。”

他只說給趙公公帶些,沒說給皇帝帶。

趙公公笑呵呵的,也不推遲,“哎呦,那老奴就多謝二殿下了。”

於是,趙公公吃了一串葡萄,一個小蜜瓜,臨走前,管家又將各樣的瓜果都給趙公公帶了些回宮。

趙公公出了二皇子府後,坐上了馬車,看着籃子裡那些新鮮的瓜果,很是嘖嘖了一番。

誰能想到這麼多年可憐巴巴長大,被陛下時常苛責不喜,連生辰都不記得也從沒給過過的二殿下,如今竟然有了造化。若是擱在以前,不止他,所有人怕都會想,將來陛下能給他一塊封地,把他扔出京城,再給他封個王爺,便是最好的出路了,但是如今怕是不見得如此了。

不說二殿下有沒有野心,只說凌畫,那就不是一個安於等着太子順位後收拾她的人。

所以,趙公公忍不住想,若說當年陛下實在找不到人重整江南漕運,扛起江南漕運的那一大攤子,才無奈之下破格提拔了凌畫,將凌畫一力推上了江南漕運的位置,做了天子信臣,那麼,如今,知道了凌畫扶持二殿下,陛下會如何做呢?

像對陳橋嶽砍頭那樣,絕對不可能,凌畫不是陳橋嶽,沒有犯錯。就算她是陳橋嶽,陛下也不會輕易動她,如今的凌畫,就跟幽州溫家一樣,溫家全心扶持東宮,所以,凌畫哪怕扶持二殿下,陛下就算怒了,也輕易動不了她。

趙公公回了皇宮,自然將那一籃子瓜果帶到了陛下面前。

皇帝在御書房批閱奏摺,擡頭一看,雖然蕭澤有言在先,但他顯然也沒料到,這時候的京城,瓜果會全活到這麼多種類,且每一樣看起來都十分新鮮。

皇帝挑眉,“這是怎麼回事兒?”

趙公公呵呵一笑,“二殿下說讓老奴帶回宮裡來給陛下嚐嚐,是曾大夫送給他養傷所用,送了許多。”

皇帝“哦?”了一聲,“曾大夫送的?”

趙公公點頭,“據曾大夫說,養傷期間,多吃點兒瓜果有利於傷勢。”

皇帝忽然想起,這些年,蕭枕從小到大,除了這回養傷,他似乎沒送過蕭枕什麼東西,而蕭枕也沒送過他什麼東西,他眯了一下眼睛,盯着趙公公,“到底是給朕的,還是送給你的?”

шωш★ тtκan★ c ○

趙公公沒想到陛下細問這個,咳嗽一聲,不敢隱瞞,“二殿下原話是說曾大夫送來許多,他吃不完,讓老奴在他府中了些,又說待老奴走時,讓管家給老奴帶些回宮。”

他連忙道,“既然讓老奴帶回來,自然是送給陛下您的,老奴一個奴才,哪裡配吃這麼多好東西。”

皇帝哼了一聲,“他傷養的如何了?”

“二殿下的傷看起來好的差不多了,走動看起來雖慢,但也無礙了。”趙公公連忙將跟蕭枕的對話一字不差地說與皇帝聽,將經過複述的十分清楚。

皇帝又看了那一籃子瓜果一眼,“這些瓜果,若是朕沒記錯的話,雖然都產自江南以南,但都是分別產自不同的產地,這個時節送來,一定是費了許多人力物力財力,能夠保存的這麼新鮮,一路上用的冰應該也不會少,造假肯定極高,這麼一籃子瓜果,上萬兩金子怕都不爲過吧?”

趙公公倒吸了一口氣,他雖然知道這東西這個時節在京城吃貴重,但是也細算到底多貴重,如今皇帝這樣一算,他心想可不是嗎?

他附和的點頭,“大、大約是吧!這東西這個時節在京城很是難得。”

皇帝收回視線,看向奏摺。

趙公公見皇帝沒有惱怒也沒別的情緒,不再說話,他揣測着讓人將瓜果拿下去洗了一盤端了上來,其餘的送去了後宮一盤後還有剩餘,便拿冰鎮保存了起來。

皇帝一連又看了幾本奏摺,然後捏了一顆葡萄吃了,同時吩咐,“宣曾大夫明日入宮,這麼貴重的瓜果都捨得給蕭枕用來治傷,是該重賞。”

趙公公眨巴了一下眼睛,連忙應是,心裡依舊揣測不出陛下內心想法,到底是真的重傷,還是什麼。

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一章 守護(一更)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十一章 割愛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二十章 雲落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廝殺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十四章 太子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十二章 慣的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由第九十章 迎接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六十七章 憤怒(一更 )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八章 江陽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四十九章 扎心第六十六章 撞見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十四章 真話(二更)第九章 不見(二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六十章 娘哎
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一章 守護(一更)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十一章 割愛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二十章 雲落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廝殺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十四章 太子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十二章 慣的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由第九十章 迎接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六十七章 憤怒(一更 )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八章 江陽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四十九章 扎心第六十六章 撞見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十四章 真話(二更)第九章 不見(二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六十章 娘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