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

凌畫一邊說着凌雲揚的事兒,一邊細細觀察張樂雪的反應。

張樂雪聽到那些趣事兒,也跟着張老夫人和張炎亭一起笑,待她說完那些趣事兒後,她似愣神地陷入了某種回憶片刻,她暗暗覺得,也許這件事情,雖然她因要離京處理的急了些,也不是不可行。

只要張老夫人不一口否決,張炎亭沒意見,張樂雪對凌雲揚不反感,那就有戲。

張老夫人笑呵呵地說,“倒是個有意思的孩子。”

凌雲揚年少時,紈絝做的十分出名,據說他過生辰,京城方圓千里的三教九流都進京給他過生辰,京城各大酒樓客棧人滿爲患,讓京兆尹的人在他生辰之日前後緊張了好幾日,生怕出什麼事端,連她那時不關心京中傳言,都有所耳聞,可不是凌畫口中區區方圓百里。小小年紀,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後來凌家遭難,凌雲揚改好了,迴歸了家裡,拾起學業,開始讀書。宴輕卻放棄學業,成了那個接班人,跑去做紈絝了。

宴輕與凌雲揚玩的方式不同,但卻有一點相同,這兩個人讓京城內外的紈絝子弟,成了一個圈子,除了吃喝玩樂那點兒事兒,紈絝圈子裡面的人,沒人幹違法犯紀逼良爲娼仗勢欺人那些事兒。京中的老百姓提起來,竟然也是觀感大好。

不得不說,讓人又是生氣,又是好笑。

凌畫試探地問,“樂雪姐姐見過我四哥嗎?”

張樂雪臉一紅,但還是如實說,“去年見過一面。”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哦?”張老夫人也愣了,“樂雪,你見過凌四公子?”

張樂雪點頭,小聲說,“去年,我與晴意外出逛街,遇到了點兒麻煩,一時被人纏着不能走,凌四公子正巧路過,幫了我們。”

她看了凌畫一眼,將自己心中的疑惑說了,“那時凌四公子身邊跟着幾個人,像是江湖遊俠,其中一人臉上有刀疤,我與晴意道謝後,沒多說話。那時我不知是凌四公子,還是晴意說是凌四公子。”

凌畫雖沒細問凌雲揚是怎麼認識張樂雪並且瞧上人家的,但去年有幾個人來找凌雲揚,她卻是知道的,她笑着說,“那幾個人我知道,是四哥以前做紈絝時,認識的兄弟,去年他們遇到了些麻煩,沒法子,進京來找我四哥,我四哥幫着解決了,他們待了兩日,便離京了。”

張樂雪點頭,看向張炎亭,“我回來後知道是凌四公子幫我們解圍,便請哥哥備上謝禮送去給凌四公子。”

張炎亭接過話,“他沒收,說隨手爲之,當不得重禮相謝,後來祖母病倒,我便將此事按下了。”

張老夫人笑道,“你們兩個孩子,私下瞞着我,我倒不知道還有這麼一樁事兒。”

她拍拍凌畫的手,笑着說,“這樣說來,也算是相識過,還要多謝你四哥,對他來說隨手而爲,對女兒家來說,任何麻煩,都是大事兒。”

她試探地問,“你四哥可否有心儀的姑娘?”

凌畫心想,我四哥是有心儀的姑娘,但是在您老人家面前,我卻不能說,否則豈不是被您知道我四哥惦記着您孫女,也會暴露我不懷好意幫着自家的豬拱您家的白菜了?

她面不改色地搖頭,“我四哥沒有心儀之人,我纔敢跟您提起結這門親。”

張老夫人又笑着問,“他不做紈絝了,還與過去的那些人有來往?”

凌畫斟酌着說,“沒什麼來往了,畢竟如今再不比以前,我四哥一心備考,將來入朝爲官,更是要謹慎,但話雖如此,若是有以前的兄弟遇到麻煩,找到我四哥幫忙,我四哥還是會幫的。”

張老夫人點頭,她因爲宴輕跑去做紈絝,起初對紈絝的觀感恨屋及烏,沒那麼好,但如今幾年過去,心結解開,自然不會如以前一般想法了。雖然她沒見過凌雲揚,但從凌畫口中瞭解了這些,覺得倒是個挺有趣的好孩子。尤其是還幫過張樂雪,隨手爲之,不要謝禮,更見品性珍貴。

她笑着問,“你明日就要出京了,這一回離京多久才能回來?”

凌畫道,“快則一兩個月,慢則年前。”

“要走這麼久嗎?”張老夫人覺得太久了,尤其是她剛剛新婚。

凌畫點頭,“江南漕運的事情有點兒棘手,非我親自去不可,牽扯的事情頗有些複雜,怕不是一時半會能輕易解決。”

張老夫人以前對凌畫了解不多,聽的都是傳言,五花八門,說她什麼的都有,聽的最多的,無非是厲害兩個字,後來因着宴輕鬧出婚約轉讓書的事兒,陛下聖旨賜婚,她纔打聽了些,據說她的確很厲害,時常在江南,一年到頭在京中待的時間屈指可數,如今聽她這麼說,她便憂心起來,“老身記得你大婚前不是剛從江南漕運回來?如今剛大婚幾日,就又要離京,那小輕呢?他是待在京城,還是跟你一起出京?你們這般年輕,夫妻兩個人,不能分居兩地太久。”

提起這個,凌畫最是無奈,“我覺得他應該待在京城,我出京辦的事情,有些危險,他若是跟我前去,恐將他陷入險境。”

張老夫人心裡透亮,凌畫的危險,多數來自東宮與溫家,東宮與溫家恨不得殺了剮了她,離開京城天子之地,才方便他們動手,她點點頭,“有這個顧慮是對的。”

她看着凌畫,話音一轉,笑着說,“不過你掌管江南漕運已有三年,如今還不是依舊好模好樣的?看你身子骨不適合習武,應該是靠身邊人保護吧?小輕的武功,可是極好的,三個炎亭,都打不過一個他。”

凌畫眨眨眼睛。

張老夫人笑着說,“你要離京,他是什麼想法?”

凌畫如實說,“他說想去江南玩。”

張老夫人笑起來,“那你就帶着他去。”

凌畫訝異,“老夫人覺得我應該帶他去?”

“應該,怎麼不應該?”張老夫人有不同的看法,“當年我家老頭子教導他十八般武藝兵法,這還不夠,老侯爺又私下給他請了江湖頂厲害的人教武功,你不要小看他的本事,不是老身誇他,讓他自己出京,只要不是絕頂的高手,都不是他的對手。他雖做了個四年紈絝,但打下的底子,總不至於扔的毛都不剩了。他天賦驚人,厲害着呢,若非如此,老侯爺、侯爺,我家老頭子他們三個也不至於含恨九泉,青山書院的當世大儒陸天承也不至於與他斷絕師徒關係。”

凌畫自是知道宴輕有本事的,但是聽了老夫人的話,覺得大概她還是低估了宴輕的本事。或者說,她這三年來的經歷和習慣使然,將人劃歸到自己人後,便習慣性的給與保護。

“我家炎亭,他沒有那麼高的天賦,我家老頭子也知道,所以,從來不對他太過苛責要求。但小輕不同,他是有天賦,才讓人覺得若是這樣一輩子下去,纔是可惜。”張老夫人嘆氣,“他既想去,你就帶他去吧!出去走走,也許他就不會再困居京城這尺寸之地吃喝玩樂耗費光陰了。”

凌畫雖然覺得,宴輕做紈絝沒什麼不好,哪怕多少人都覺得他這樣荒廢自己很是可惜,但是她並不覺得,人生一世,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自由自在,隨心而爲,只要不辜負自己,便不是虛度。

就比如她,如今做的事情,其實並不是自己喜歡的事情,刀光劍影,鮮血白骨,爾虞我詐,勾心鬥角,她覺得累,又不能放棄。

宴輕不同,他沒有這些負累,便可以隨心所欲。

但是換句話又說回來了,他想去江南玩,若只因爲她身邊危險,避免牽累他,便拒絕他不讓他去,是不是也沒有做到讓他隨心所欲?

她因爲條條框框,考慮的太多,以至於將自己困住了,緊固了自己,卻也在無意識下,用自己的思維緊固了宴輕。

他今日便生氣了呢!

張老夫人這一番言語,也算是點醒了她,讓她一下子豁然開朗了,覺得今日來這一趟,纔是真的值了,誠心誠意對老夫人道謝,“多謝老夫人點醒我,既然如此,我就帶他一起去江南,也免得我人還沒走,就捨不得他了。”

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四章 不相干第二十五章 下棋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四十章 下家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四十三章 心誓(一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七章 認真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八十三章 想法(二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六十章 操心(二更)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十六章 代價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五十七章 耍騙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七章 認真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三十八章 滋味(二更)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二章 抱着(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一章 主子第五十三章 趕出(一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六十六章 撞見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五章 海棠醉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二十章 同意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一章 主子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
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四章 不相干第二十五章 下棋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四十章 下家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四十三章 心誓(一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七章 認真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八十三章 想法(二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六十章 操心(二更)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十六章 代價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五十七章 耍騙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七章 認真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三十八章 滋味(二更)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二章 抱着(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一章 主子第五十三章 趕出(一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六十六章 撞見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五章 海棠醉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二十章 同意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一章 主子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