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

張家的門楣,無疑是一把好刀,張炎亭更是刀尖上最鋒利的那一寸,但這把好刀若是扶持蕭枕,適合用在哪裡,自然需要斟酌謹慎安排。

所以,凌畫思忖一番後,對張老夫人道,“老夫人既然問我意見,我也有一句腹誹之言說與老夫人聽。二殿下的德行修養,仁心之善,強過太子殿下百倍。所以,若是老夫人有意張公子入朝後扶持二殿下,那我自會與二殿下商議,將張公子推到適合他的位置。只不過老夫人知道,爭那個位置,腥風血雨,自不必說,張家一旦站隊,便是一條道走到黑了。”

張老夫人點頭,“老身知道。”

張老夫人自然不是今日心血來潮才與凌畫說這個話,她也是自蕭枕被大內侍衛帶回京重傷,凌畫進獻了曾大夫的消息一出後,才通過曾大夫嗅到了凌畫與蕭枕不同尋常的關係,只不過那時,她還沒有這個心思,有心思的人,是張炎亭。

張家已沉寂多年,張炎亭是張家唯一嫡孫,棄張家武將門第,通過科舉從文,可以說,若沒有外力藉助,他哪怕金榜題名,憑一人一己之力,也很難將來官居高位,即便能夠官居高位,那也需要一個臺階一個臺階往上熬許多年。

陛下雖然破格提拔人才,但那也是需要風雲際會的機遇,後梁很難再出現一個沈怡安與許子舟。

沈怡安與許子舟兩個人是如何在朝堂站穩腳跟的,別人可能不知道,但張炎亭卻知道。張炎亭當年無意撞到過沈怡安與許子舟同凌雲深與凌雲揚相交。不止如此,他還深入地研究了二人立於朝堂的升官之路,入朝三年,最年輕的大理寺少卿沈怡安,或許明年,大理寺卿騰位置,便會是最年輕的大理寺卿,與最年輕的京兆尹府尹許子舟,他們二人每往上邁一個臺階,都離不開一個人。

那個人就是凌畫。

凌畫表面上看着與沈怡安和許子舟沒什麼聯繫,是陛下重視器重提拔人才。但其實則不然,凌畫與東宮爭鬥,這些年,最大的受益人,他發現竟然是沈怡安與許子舟。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朝堂上的位置,本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東宮的人被接二連三拉下馬,騰出朝堂上的位置,沈怡安與許子舟有才,自然很快就添補了空缺的位置。

尤其是京兆尹府尹的位置,更是神來之筆。

張炎亭自小愛文墨多過愛習武兵法,所以,他自小便知道,自己將來的路,要走文官之路,但因爲祖父張客病逝,祖母身子骨一直不好,三年前科舉前又大病了一場,他身爲張家唯一的嫡孫,也是留在京城府宅裡唯一的男嗣,自是被耽擱了。

今年,張老夫人咬牙讓他必須下場,不用管她病情,她總不能眼看着張家真就此沉寂下去,唯一的希望,都壓在孫子身上,但沒想到,峰迴路轉,凌畫帶來了曾大夫,能治好她久病纏身不說,還說她有五年可活,這樣一來,張炎亭今年科考再無後顧之憂,對於他的前途,張家的門楣要重新立起來,自然也該有新的想法和規劃。

所以,張炎亭一掃因張老夫人病情的陰雲,心思也活絡了起來。

敏銳地察覺到,太子不再是一家獨大,二殿下無人問津多年,如今已今非昔比,更何況,凌畫扶持的人,十有八九,是二殿下。新舊更替,也許是他的風雲際會與機會。

所以,他說服張老夫人,當然,張家一直保持中立,要打破陳規,他很是費了一番口舌,好在張老夫人通透,思索多日後,答應凌畫再登門,她會探探凌畫的口風。

於是,這纔有了今日的對話。

張老夫人對凌畫道,“自古以來,爲了那個位置,就沒有幾個太太平平的,老身既然開口,自是已權衡利弊,知道後果。”

凌畫笑,“老夫人通透,那就好說了。”

張老夫人看着她問,“你說二殿下德行修養,仁心善舉,強過太子百倍?這如何說來?”

二殿下似乎也沒做過什麼,讓人所稱道的仁心善舉,這些年,蕭枕活的很是透明,朝野上下,沒幾個人將他看在眼裡,他各個方面,都不突出,再加上陛下不喜苛責,從不重用他,所以這回衡川郡賑災查案突然將他提出來重用,才一下震驚了所有人。

凌畫不必多說蕭枕都做了什麼,只拿出一樣蕭澤與蕭枕對比,便能說服張老夫人,“衡川郡堤壩沖毀的背後,是東宮挪用了修築堤壩的銀兩,當然,如今沒拿到東宮的證據,而在衡川郡千里災情上報到陛下面前之前,我先一步得到消息,詢問二殿下,是利用衡川郡災情,一舉將東宮拉下馬,還是先一步賑災,救百姓於水火,畢竟,先一步得到消息,若是好好謀劃,實在是大有可爲,即便不將東宮拉下馬,也足夠東宮喝一壺,這是個大機會,但二殿下放棄了,說先救百姓,是以,所有人力物力財力,都用在了先救百姓身上,以至於,錯失了機會,讓溫家趁機而入,得了人證物證,沒能拿到東宮的把柄。”

張老夫人聞言大有所感,連聲說,“二殿下大仁大義大善。”

凌畫笑,“所以,老夫人放心,我扶持的二殿下,就是比太子強百倍。若是他能坐上那個位置,定會福澤後梁天下,若是蕭澤真順利坐上那個位置,將來的後梁,纔是災禍,一個從小就被人帶着走歪了路的人,就算他想要板正,但歪久了,身邊的人也會前仆後繼死拉着他,板正不過來,他不適合爲君。”

張老夫人點頭,“這話沒錯。”

她鬆了一口氣,“既是這樣,老身就放心了。”

她看向陪坐在一旁,一直聽着的張炎亭,拍拍凌畫的手,慈愛地說,“今年科舉,不出意外,炎亭定會考中,老身知道爭儲兇險,既然選了一條道,自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但老身知道你厲害,還是想求你照拂炎亭一二。”

凌畫自然答應,“老夫人放心,老夫人和張公子既有此心,我們便謀劃一番,我想聽聽張公子心裡的想法,想謀六部哪個職位,亦或者外放出京,都可運作謀劃,此事需仔細商酌。”

張炎亭站起身,“若是方便,少夫人不妨借一步書房說話,祖母年邁了,就不必陪着孫兒憂心此事了。”

他讓老夫人探凌畫口風,無非是想搭個橋樑,他也想確認凌畫與蕭枕是否值得他站隊,如今聽凌畫言語,既已確定,自然要提前謀劃。

其實,今日宴輕若來,有他作陪,自是最好,可惜宴輕沒來,他只能通過張老夫人。

凌畫點頭,“好,勞煩張公子帶路。”

張炎亭帶路,凌畫帶着琉璃,出了張老夫人的院子,去了張炎亭的書房商談。

張樂雪從廚房回來後,沒看到凌畫的人,立即問,“祖母,凌妹妹離開了嗎?”

張老夫人心情舒暢,“沒有離開,你哥哥有事與她相商,請她去你哥哥的書房了。”

張樂雪一愣,“哥哥有何事找她相商?”

“關於你哥哥科舉入朝的事兒,總之是朝堂上的事兒,我插不上手,你也插不上手。”張老夫人問,“廚房沒出什麼錯吧?可都準備好了?”

“都準備好了,到了時辰會準時做好,祖母放心。”張樂雪猶豫了一下,壓低聲音問,“祖母,大哥是要投到凌家門下嗎?”

張樂雪也是聰明的,這些日子,張老夫人與張炎亭沒怎麼避着她,她自是聊解張炎亭的打算。

張老夫人搖頭,“是二殿下。”

張樂雪嘆了口氣,“以後我與晴意,怕是不能一起玩了。”

張老夫人問,“爲何?難道翰林院許大人他……”

張樂雪點頭又搖頭,“幾日前,我去許家,恍惚看到了東宮的馬車,不知是不是我看錯了。”

張老夫人心神一凜。若她孫女沒看錯的話,連翰林院許院首都攪進來了,那可真是……未來的腥風血雨,怕真是有的鬥了。

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八十四章 更好(二更)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十七章 青山莊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二十章 雲落第九十章 迎接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二十八章 暗注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十九章 蹊徑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八十四章 折損(一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十八章 找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三十二章 大禮(二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十章 杜唯(二更)第三十九章 聰明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三章 大雨(一更)第二十七章 晚了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三章 大雨(一更)第五十四章 重賞(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
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八十四章 更好(二更)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十七章 青山莊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二十章 雲落第九十章 迎接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二十八章 暗注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十九章 蹊徑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八十四章 折損(一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十八章 找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三十二章 大禮(二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十章 杜唯(二更)第三十九章 聰明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三章 大雨(一更)第二十七章 晚了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三章 大雨(一更)第五十四章 重賞(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