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神奇(二更)

凌畫推開宴輕的房門,熟門熟路地穿過外間畫堂,進了他的內室。

宴輕忽地從牀上坐起來,“你不是說不來了嗎?”

他也不覺得凌畫是一個說話不算數的人,也以爲她今天不來找他麻煩了,可睡個安穩覺了,她出爾反爾,如今這又是什麼毛病?

凌畫停住腳步,委委屈屈地說,“哥哥,我難受。”

宴輕:“……”

他起身下牀,掌了燈,看着她,果然又燒了起來,臉色都不正常了。

他覺得她這一天天半夜的燒,難得沒把她腦袋燒成漿糊,去了皇宮一趟,還能安然無恙地跑回來,沒被砍了腦袋,也是一個奇蹟。

凌畫迷迷糊糊走到宴輕面前,不等他阻攔,動作迅速地伸手抱住他,腦袋蹭了蹭他的脖頸,軟軟地喊,“哥哥。”

宴輕身子發僵,語氣也僵硬,“上牀去睡。”

人都來了,燒成這樣,他自然也不能不做人地將她趕出去了。

凌畫抱着他不動,撒嬌,“沒力氣了,你抱我。”

宴輕深吸一口氣,“大半夜的跑去皇宮,又能跑回來,這麼遠的路,你是怎麼有力氣的?”

來找他,怎麼有力氣的?自己走到牀前,這麼幾步的路,就沒力氣了?

凌畫軟軟地說,“力氣用光了。”

宴輕一噎,沒好氣地盯着她發頂,上輩子是隻小狐狸還是隻黏人的貓?這輩子這麼會。

“哥哥。”凌畫又喊。

宴輕伸手將她拎起,三兩步走到牀前,將她扔到了牀上,動作雖然有些粗魯,但凌畫並沒有被摔疼,她上了牀後依舊迷迷糊糊的,動手解衣服。

宴輕瞪大眼睛,“住手!”

凌畫擡眼看着他,眼尾都紅了,“穿着睡覺不舒服。”

宴輕咬牙,“只能解外衣。”

凌畫乖乖地點頭,她本來也是隻解外衣,慢慢地動手解了外衣,動作熟練地鑽進了宴輕的被窩裡。

宴輕:“……”

看着她熟練的動作,他幾乎被氣笑。

他在原地站了一會兒,看着更漏已指向三更,他不甘心就這麼上牀,對她問,“看到蕭枕了?”

凌畫點頭,“看到了。”

“他如何?”

凌畫鬱郁,“自己把自己弄的半死不活,不過也值得,陛下留他在宮裡養傷,讓趙公公送去怡和殿了。”

宴輕神色一頓。

凌畫對他招手,“哥哥,快上牀,抱着。”

宴輕扭開臉,“陛下爲什麼將蕭枕送去怡和殿?”

凌畫搖頭,“帝心難測,我也拿不準陛下心裡是怎麼想的,不管是好事兒,還是壞事兒,用不了多久,就能看出來。”

“哥哥,快上牀。”凌畫催促。

宴輕揮手熄了燈,轉身上了牀。

他剛躺下,凌畫便貓兒一樣地鑽進了他懷裡,枕着他的胳膊,找了了個她熟悉的舒服的姿勢,閉上了眼睛。

宴輕對她問,“你不太高興?”

“高興啊,蕭澤快被我氣死了。”凌畫嘟囔,“氣死他最好。”

宴輕也閉着眼睛問,“怎麼又有蕭澤的事兒?他入宮了,你碰見他了?”

“陛下宣他入宮,半路上遇到的,氣了他一番。”凌畫想跟宴輕敘述一番她是怎麼氣蕭澤的,但因爲太累,懶得說太多話,便沒說了。

宴輕將她的腦袋推開些,“陛下沒懷疑你深夜入宮的目的?”

“沒有。”即便有懷疑,她也利用溫行之和溫家打消了陛下懷疑的念頭。

宴輕嘖了一聲,“騙死人不償命。”

凌畫又將腦袋挪回來,蹭啊蹭的,“哥哥。”

宴輕渾身僵硬,“再亂動,給你扔出去。”

凌畫纔不信他會把她扔出去,抱着他很緊,腦袋又蹭了他脖頸兩下,“陛下說我若是捨不得你,就帶着你去江南漕運,被我給拒絕了。”

宴輕睜開眼睛,“哦?爲什麼拒絕?”

凌畫軟聲軟語,“我每次出京,蕭澤都會派人殺我,家常便飯似的,還是京城安全,哥哥好好在京城待着,我更放心。”

宴輕嗤了一聲,“你是怕帶着我累贅,讓你操心?”

蕭枕出京,她是怎麼做到放心他出去的?換了他,就不行了?什麼毛病!

“纔不是,我巴不得的不想跟哥哥你分開呢。”凌畫搖頭,“我只要出京,刀劍就不會停,一路上打打殺殺的,東宮的人這幾年下來,總也殺不了我,手段越來越不入流,越來越下作了,污了哥哥你的眼睛不說,煩死個人,若是不小心傷了你,我也會心疼死,沒準一個忍不住,就千刀萬剮了蕭澤,還是算了。”

宴輕聽她說一大長段話,聽着語氣還挺真誠,便不計較了,“睡吧!你不累?”

“累,難受。”凌畫將臉埋進他懷裡,“哥哥,晚安。”

宴輕難得“嗯”一聲,算作迴應。

凌畫是真的累了,只要躺在宴輕懷裡,便奇蹟的撫平了她發熱難受,很快就睡着了。

宴輕也覺得她很神奇,讓人氣不起來,發作不起來,若是以前,有人敢大半夜的擾他睡眠,他一準把人吊在城門上掛三天。

蕭澤一路憋着氣,入宮後,當得知皇帝在怡和殿,蕭枕受了重傷,陛下將他留在了宮裡養傷不說,還讓人安排住進了怡和殿,蕭澤臉色立馬變了。

★tt kan ★¢O

怡和殿,那是蕭枕能住的地方嗎?父皇在幹什麼?難道真要讓蕭枕取他而代之?

蕭澤不淡定了,若說被凌畫氣到,他也只是氣到而已,但皇帝的一舉一動,纔是他的死穴,蕭枕住進怡和殿,纔是要他的命。

蕭澤站在怡和殿外許久,邁不進去腳,踏不進去門檻。

趙公公迎了出來,“太子殿下?”

蕭澤覺得自己要爆炸,他不敢這副表情見到父皇,他壓了壓,死命地壓住,出口的聲音比夜風還涼,“公公,二弟如何了?是不是有大夫在給二弟治傷?本宮冒然進去,會不會打擾到大夫?”

趙公公道,“回太子殿下,陛下也在,您放心進去,只要不大聲吵吵,便不會打擾到大夫。這位曾大夫,可是一名醫術高絕的神醫,剛剛給二殿下拔了箭傷,動作利落,好不拖泥帶水,就連太醫院的院首馮太醫瞧了,都說自愧不如,他的醫術再修煉十年,怕是也及不上。”

蕭澤心裡磨牙,凌畫的人,自然不一般。

趙公公讓開門口,請蕭澤進去,“太子殿下請吧!”

蕭澤深吸一口氣,伸頭一刀縮頭一刀,這一腳,他是怎麼也要邁進去的,不止如此,還不能讓父皇看出來他快要被氣炸肺了。

皇帝知道蕭澤來了,有人稟告後,他以爲蕭澤會立馬進來,沒想到他在殿外站了許久,他讓趙公公去請,蕭澤方纔進來。

蕭澤面上已看不出心裡要氣炸肺的半分神色,進了怡和殿後,他對皇帝拱手,“兒臣請父皇安。”

皇帝坐在椅子上,對他擺手,“免禮,既然來了,在外面吹什麼冷風?怎麼半天不進來?”

蕭澤還是那番話,只不過語氣平和很多,溫聲說,“兒臣聽說二弟雖然找回來了,但是受了很重的毒傷,兒臣怕冒然進來,會不會打擾到大夫治傷。”

皇帝點頭,面色也十分溫和,“同是兄弟,你有這份體貼的心,朕心甚慰。”

蕭澤看向內室,“父皇,二弟可醒來了?”

皇帝搖頭,“還沒有。”

蕭澤又問,“大夫怎麼說?二弟如今有神醫在,沒大事兒吧?”

皇帝道,“解毒有些困難,怕是要養上兩個月,不過聽曾大夫的口氣,不會有大事兒。”

蕭澤點頭,“夜深了,父皇龍體要緊,您回去歇着吧,兒臣在這裡守着二弟。”

皇帝擺手,“朕不累,你瞧瞧進去看他一眼吧!他傷的真是十分重。”

蕭澤雖然不解皇帝爲何讓他進去看蕭枕一眼,又不是嚥氣了,非要死前看一眼,但還是依言走了進去。

進了內室,這一看,他也倒吸了一口涼氣,蕭枕除了一張臉,真是沒有一塊好地方,受的傷真是要命的實打實的,牀上一片血污,曾大夫剛拔完箭,正在給他包紮,宮女小太監一盆盆的血水往外倒。

蕭澤哪怕恨不得蕭枕死,但也被面前蕭枕身上的重傷所震撼,他看了一會兒,曾大夫跟沒看見他人似的,有條不紊地幹着手裡的活,他慢慢地退出了內室。

皇帝見他出來,對他開口問,“你也看到了,你二弟的傷,十分之重,至於兇手是誰,總得查出來,你說,此案由誰來查比較好?”

第十五章 考慮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廝殺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四十三章 心誓(一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五十九章 沒醉(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四十章 下家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一章 宴輕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二十一章 破解(一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五十九章 放心(二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四十二章 善良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二十八章 暗注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九十三章 桃花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六章 蕭枕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五十七章 哄人(二更)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四十三章 誘惑小夫君(一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十八章 給錢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二章 抱着(二更)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
第十五章 考慮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廝殺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四十三章 心誓(一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五十九章 沒醉(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四十章 下家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一章 宴輕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二十一章 破解(一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五十九章 放心(二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四十二章 善良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二十八章 暗注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九十三章 桃花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六章 蕭枕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五十七章 哄人(二更)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九十六章 安置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四十三章 誘惑小夫君(一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十八章 給錢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二章 抱着(二更)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