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

凌畫在皇帝面前素來敢言敢語,也在皇帝允許的範圍內,懂得分寸進退。

所以,她這般直接說,有理有據,倒讓皇帝不由得信了幾分,沉聲說,“你剛剛新婚,便出京去江南漕運,太后該不樂意了。”

凌畫也沒法子,“臣也是沒法子啊。”

當她樂意離開宴輕嗎?

皇帝沉聲道,“綠林的事情是有幾分棘手,容朕思量思量。”

凌畫點頭,“今年雨勢分佈不均,有的地方大旱,有的地方溼澇,三十隻船隻的糧食雖然不多,但也不是小數,畢竟今年糧食緊缺。”

皇帝點頭,“不錯。”

三十隻船隻雖然不多,但綠林動的是江南漕運的官糧,自然不能讓它這麼明目張膽的動了。

凌畫轉向榻上的蕭枕,“臣府裡有一名大夫,擅長醫毒之術,臣稍等等太醫來了看看?若是太醫也解不了二殿下身上的毒,臣派人將府裡的大夫叫來給二殿下看看?”

皇帝轉向凌畫,“朕是記得你說過,你手裡有一名大夫擅毒,你會用毒,據說還是他教的,不必等太醫了,現在就讓人請他入宮。”

凌畫點頭,看向趙公公。

趙公公連忙說,“老奴這就派人去……端敬候府?”

“對,侯府。”

趙公公連忙派了一名小太監出宮去了端敬候府。

皇帝坐下身,怒道,“堂堂二皇子,出京去衡川郡查案賑災,半路被追殺,逼入障毒林,傷的這麼重回來,這件事兒,你怎麼看?”

凌畫搖頭,“臣不怎麼看。”

皇帝挑眉,“這是什麼話?不怎麼看是怎麼看?”

凌畫嘆了口氣,“陛下您是不是忘了?臣第一次出京,也弄了個渾身是傷,差點兒將命丟在江南漕運。衡川郡大水綿延千里,災情何其嚴峻?二殿下奉旨出京,若是能平安到達衡川郡,那纔是稀奇呢,臣當年,第一次出京時,不也是連江南漕運的地方都沒到,就差點兒死在路上?”

皇帝想想也是,更是來氣了,“真是沒有王法了。”

王法是什麼?是能覆蓋到有王法的地方,王法覆蓋不到的地方,那就是荒原一片。衡川郡就是王法覆蓋不到的地方。

凌畫道,“二殿下能留着一口氣回來,也是奇蹟了,畢竟二殿下身邊沒幾個得用的人,與臣當年又不同,臣當年陛下是給了臣人的,而臣自己也有外祖父留給臣的些許人手。”

這沒什麼不可說的,皇帝當年最開始看重的不是她的本事能耐,看重的不就是她外祖父留給他的人和錢嗎?

皇帝臉色更難看了,“你的意思是,是朕苛待他了?”

凌畫肯定地點頭,“陛下心裡清楚,還用臣說嗎?臣聽說二殿下不樂意出京領旨,是陛下您強硬下旨,讓二殿下前去的,您突然器重二殿下,二殿下一身邊沒人護着,二沒您的愛護讓人不敢動的名聲,出京不就是跟個光禿禿的靶子似的,就是讓人明晃晃的砍殺嗎?”

皇帝怒,聽不得,“凌畫,你膽子越來越大了,連朕都敢指責了。”

凌畫搖頭,“臣可不敢指責陛下,您問臣的看法,臣只是實話實說罷了,臣不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讓陛下您對二殿下有了牽連的不喜苛責,臣只知道,二殿下這些年,怕是比臣過的還不容易,如果此次能大難不死,以後陛下對二殿下好點兒吧!他畢竟也是您的兒子,您若是真不管他死活,也不會讓大內侍衛費勁辛苦出京去找了這麼久的人了。”

皇帝臉色難看至極,“朕怎麼對他好?”

凌畫搖頭,“臣也不懂,但臣覺得,對二殿下好些也很容易,多給點兒人保護唄,否則就算這一回大難不死,下一回也難保不礙了誰的眼,真死一回。”

皇帝被氣着了,伸手指着她,“你可真敢說,你這是意有所指呢。”

當着他的面,一個字沒提太子蕭澤的名字,但卻是句句含着這個意思,太子有人,蕭枕沒人,太子有人護着,有人疼着,蕭枕沒有。

皇帝凌厲地看着凌畫,“你是朕的純臣。”

凌畫點頭,“是,臣是純臣。臣今兒趕的不巧,碰到了陸統領帶二殿下回京。”

她嘆了口氣,“臣自從嫁給小侯爺後,被他影響,心都變軟了,這真不是一件好事兒,看來臣得趕緊離京去江南漕運,到了江南漕運,廝殺一番,臣的心就會硬了,不會看不得這些血污了。”

皇帝面色緩了緩,“宴輕從小就心善。”

提到宴輕,凌畫有了笑模樣,溫柔地說,“是啊,小侯爺可真心善,當初臣都沒想到,自己誤打誤撞,撿到了個寶貝,還要多謝陛下成全。”

皇帝沒有心情與她說笑,“可不是你誤打誤撞,是宴輕誤打誤撞,撞到了你手裡,讓你白撿了,他雖做紈絝四年,如今依舊大有不回頭的勢頭,但你既然不求夫婿覓封侯,那麼,自然看他全身都是優點了。”

“是呢,臣如今看小侯爺,真是處處對臣的脾性。”凌畫嘆氣,“就是聚少離多,金秋科舉,陛下要好好地選一個能把臣手裡江南漕運這一大攤子接過手去的人。”

皇帝煩悶,“放心吧,朕會給你找到的。”

他看着凌畫,“你若是捨不得宴輕,不如把他也帶上,太后應該也樂意你帶着他。”

凌畫頓了一下,還是搖頭,“不行,臣每次出京,都危險的很,還是讓他留在京城吧!臣什麼時候卸除了江南漕運的職務,大約面對的刀光劍影纔會少了,那時,再帶他出京去玩,他也能開心些。”

皇帝搖頭,“他從小膽子也大,怕什麼刀光劍影?”

凌畫很認真,“陛下有所不知,外面的刀光劍影,可真是殺人不眨眼,臣可不想他跟臣出京一趟,再回來,跟二殿下似的躺在這裡,臣得哭死。”

皇帝又看向蕭枕,沒了話。

這時,太醫院的太醫提着藥箱,來到了御書房。

皇帝吩咐,“給他看看。”

太醫們看到蕭枕的模樣,齊齊一驚,連忙上前,依次給蕭枕把脈,在有太醫要解蕭枕衣服時,凌畫退了出去。

皇帝交待了凌畫一句,“你先別走,外面候着。”

凌畫本來也沒想走,在外面應了一聲。

太醫們給蕭枕看過傷勢後,一個個面色凝重,臉上不約而同地都染上爲難之色。

皇帝問,“怎麼樣?你們倒是說話!”

太醫院的院首馮太醫上前,拱手,“回陛下,二殿下傷勢十分嚴峻,箭傷雖深,位置有些特殊,因拖延了拔箭的時機,已化膿,有些危險難拔,但不至於致命,最致命的是毒,二殿下腹內吸入了障毒,還有一種奇毒,老臣不識,需要查遍醫書,細細研究,但就怕二殿下毒發挺不住……”

皇帝立即問,“拔箭的話,你有幾分把握?”

馮太醫猶豫了一下,“五分。”

皇帝從不是一個殃及臣民不講理的皇帝,但聽了馮太醫的話,還是震怒地說,“不能解毒也就罷了,拔個箭,還只有五分?”

馮太醫立即請罪,“陛下恕罪,實在是二殿下的箭傷,有些耽擱了。”

“朕知道你們太醫院都有保守的說法,朕今日就問你,不保守來說,你有幾分把握?”皇帝盯着馮太醫問。

馮太醫心裡發苦,勉勉強強地咬牙說,“六分。”

皇帝沉着臉,“再不能多了?”

馮太醫跪在地上,“回陛下,臣不敢多作保啊,二殿下的情況,實在是有些危急。”

這時,外面有小太監稟告,“陛下,端敬侯府的曾大夫請來了。”

皇帝吩咐,“進來。”

曾大夫一把年紀,脊背挺的很直,哪怕見了皇帝,他也全然不帶怕字的,見了九五至尊,也不叩頭,只拱手見禮,“陛下,小老兒曾盛。”

皇帝知道民間的高人都有幾分怪癖孤傲的脾性,不輕易向皇權折腰,他也不怪罪,指指蕭枕,“朕聽凌畫舉薦你,給他看看,看好了,有重賞。”

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二十二章 借書(二更題外話必看)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二十一章 猜謎(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二十章 如期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八十三章 想法(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五十五章 回門(一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八章 江陽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七十九章 送信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五十九章 放心(二更)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十一章 出京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五十章 揉揉(二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一章 宴輕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
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二十二章 借書(二更題外話必看)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二十一章 猜謎(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二十章 如期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八十三章 想法(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五十五章 回門(一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八章 江陽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七十九章 送信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五十九章 放心(二更)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十一章 出京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五十章 揉揉(二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一章 宴輕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