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

宴輕離開後,凌畫回屋睡了一覺。只要不發熱,她還是睡得着的。

大約子夜,琉璃進來喊凌畫,“小姐,大內侍衛帶着二殿下到城外了。”

凌畫立即睜開了眼睛,騰地坐起身,披衣下牀,“備車。”

“車已經備好了。”

“那封急報拿上。”凌畫換了一身衣服,披了披風往外走,“走!”

琉璃點頭,“拿上了。”

二人出了海棠苑,夜裡風涼,凌畫緊了緊披風繫帶,問,“宴輕睡下了嗎?”

琉璃搖頭,“小侯爺好像還沒睡。”

凌畫往宴輕的院子裡看了一眼,紫園亮着燈,的確還沒睡。

凌畫吩咐,“讓人告訴他一聲,早些睡吧!”

她剛說完,紫園熄了燈。

琉璃笑,“小侯爺已睡下了,不用告訴了。”

凌畫也笑了起來。

來到府門口,二人上了馬車,馬車駛向長街。

大內侍衛帶着蕭枕入了城,如凌畫所料,走的是送蕭枕回二皇子府的路。

凌畫好巧不巧地在大內侍衛即將拐進二皇子府長街的時候,馬車迎面正巧遇到。

大內侍衛首領陸寧封看到凌畫的馬車,當即勒住了馬繮繩,拱手,“淩小姐。”

凌畫挑開車簾子,“我已大婚了,陸統領稱呼我宴少夫人吧!”

她看着陸寧封和他身後的車馬,“陸統領這是……”

陸寧封恍然,“在下忘了,恭喜宴少夫人,在下出京去接二殿下,這便送二殿下回府,然後再回宮向陛下復旨。”

凌畫看着被大內侍衛護在中間的馬車,壓低聲音,“我聽說二殿下失蹤了,如今這是找回來了?二殿下可安然無恙?”

陸寧封嘆了口氣,“二殿下受了重傷,不太好。”

凌畫當即下了馬車,“我看看二殿下。”

陸寧封一怔。

凌畫已下了馬車,來到車前,伸手挑開車簾子,車內鑲嵌着夜明珠,蕭枕渾身是血地躺在馬車裡,因對自己下手太狠,如今整個人處於昏迷狀態。

凌畫佯裝大吃一驚,“這是二殿下嗎?”

陸寧封點頭,“正是。”

凌畫落下簾子,當即正色說,“二殿下傷的這般重,還送回什麼二皇子府?趕緊送進宮去啊,太醫院有太醫,趕緊給二殿下入宮診治。”

“這……”陸寧封猶豫,“在下本來打算先將二殿下送去二皇子府,再入宮請示陛下。”

凌畫正色道,“陸統領,你錯了,陛下既然派了你等出京去尋找二殿下,一定十分掛念。難道你想陛下深更半夜出京入二皇子府看望二殿下傷有多重?不如直接送進宮裡,也不必勞動陛下龍體夜深露重出宮了。”

陸寧封想想也是,“宴少夫人說的對,多謝宴少夫人提醒。”

凌畫也嘆了口氣,“二殿下這些年真是不容易,好不容易陛下給了他一次機會,他還受了一身傷回來。我見了二殿下,也是感同身受罷了,我第一次出京,也是渾身是傷地回來,我四哥得知我出事兒的消息,嚇的跑去了江南漕運看我,生怕我折在江南漕運。”

陸寧封想起來了,凌畫剛剛接手江南漕運時,是遭受了一次刺殺,險些丟了命,當時陛下得到消息,還派了他帶着人前去助她,他大意之下,險些失職,還是凌畫在陛下面前給他遮掩了,也是因着那一回,他領凌畫的情,每次遇到,都要多說兩句話,就如今日一般。

他問,“宴少夫人,你這麼晚了是要出京?”

“不是,我是要進宮,正好一起了。”凌畫擡手給他看了看手裡的東西,“江南漕運來的急報,我怕是還要去江南一趟。”

陸寧封懂了,這必是有緊要的急事摺子,若沒緊要的急事兒,凌畫也不會深夜入宮。他道,“那一起,宴少夫人請。”

“陸統領先請吧!二殿下要緊。”凌畫擺擺手。

陸寧封點頭,也不推辭,當即帶着人先一步拐了道,向皇宮而去。

凌畫成功地攔了蕭枕被回府的路,上了馬車,慢悠悠地跟在大內侍衛歸京隊伍的後面,一起前往皇宮。

今夜奏摺少,趙公公將後宮妃嬪的牌子端給皇帝,皇帝看了一眼,從中挑了挑,挑出了一個,趙公公剛要着人吩咐下去,外面有人稟告,“陛下,陸統領帶着二殿下入宮了,還有宴少夫人求見。”

趙公公動作一頓,看向皇帝。

皇帝對趙公公擺手,“牌子撤了吧!”

趙公公連忙將牌子撤了下去。

皇帝疑惑凌畫怎麼跟陸寧封一起入宮?對趙公公吩咐,“讓他們一起進來。”

趙公公應是,連忙走了出去。

大內侍衛兩個人擡着擔架,擔架上躺着渾身是血的蕭枕,趙公公一眼便瞧見了,倒吸了一口氣,“這、這是二殿下?”

陸寧封點頭,“是二殿下,二殿下傷的十分嚴重,民間的大夫看不了,卑職快馬加鞭纔將人帶回來。”

趙公公“哎呦”了一聲,又轉身進了內殿,“陛下,二殿下傷的十分嚴重,渾身是血,昏迷不醒,說是民間的大夫看不了,是否趕緊宣太醫?”

皇帝已聽到了外面說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擡進來。”

陸寧封帶着人將蕭枕擡進了御書房。

御書房燈火通明下,更是看的清楚,蕭枕幾乎成了血人,除了一張臉沒傷到,能看得清是他外,渾身似乎泡在了血污裡,幾乎不成人形。

皇帝也倒吸了一口氣,立即說,“將太醫院的所有太醫都宣來。”

趙公公應是,立即派了個腿腳快的小太監去了。

皇帝指揮人,“將他擡到榻上去。”

大內侍衛看向乾淨的龍榻。

皇帝震怒,“快點兒!”

大內侍衛再不敢耽擱,連忙將蕭枕輕輕地擡到了皇帝在御書房短暫休息所用的龍榻上。

皇帝轉頭問陸寧封,“他怎麼會傷的這麼重?一路上就是這樣回來的?怎麼連衣服也不給他換?”

陸寧封立即請罪,“陛下恕罪,卑職等人找到二殿下時,二殿下被一戶農家收留,當時已昏迷不醒,卑職等人請了幾個大夫,大夫都說治不了二殿下身上的毒傷,二殿下左肋處中了一箭,箭不能輕易拔,二殿下身上的衣物與他的傷口已黏在一起,一旦動作,便會出血,卑職實在不敢妄動,所以,便將二殿下這般帶回來了。”

皇帝臉色陰沉,“民間的大夫怎麼說?”

“民間大夫說醫術不精,除非京城太醫院的太醫醫術高超也許能救。箭傷倒是小事兒,主要是毒傷,若是解不了毒,怕是不太好。”

皇帝臉色難看,轉向一旁,看向凌畫,“你怎麼又深夜進宮了?”

凌畫對皇帝見禮,捏着手裡的急報說,“江南漕運來了一封急報,有些棘手,牽扯到了綠林,臣自己做不了主,便來請示陛下定奪。”

皇帝對她伸手,“呈上來。”

凌畫將急報遞給皇帝。

皇帝打開,看了看,也皺起了眉頭,問凌畫,“你是什麼想法?”

凌畫嘆氣,“臣怕是隻能動身再前往江南漕運一趟,這些年,綠林並沒有扣過江南漕運的船隻,見了漕運的船隻都繞道,這一回竟然扣了三十條運糧船,卻沒有給一句理由,臣得先去問問,綠林爲何會如此?背後仰仗着什麼?”

皇帝心煩,“是不是因爲嶺山在背後給綠林撐腰?朕聽說嶺山一直不太平,有與綠林牽扯的嫌疑。”

凌畫雖然明知道不是,搖頭,“臣也不知,但就臣所知,黑十三背後的靠山絕對不是嶺山,這些年,黑十三與幽州來往甚密,臣不得不懷疑幽州溫家背後又與臣作對,畢竟,據臣所知,如今黑十三就躲在幽州。”

皇帝揹着手,犀利地看着凌畫,“凌畫,你最近是不是對幽州溫家,處處看不順眼?幾日前是半夜入宮告溫行之裝病,如今又說綠林的背後是幽州溫家。”

凌畫目光清明地看着皇帝,“陛下,對於溫行之是不是裝病,那日趙公公回宮,應該與您稟告了,臣和趙公公足足等了溫公子兩個時辰,纔將他等出來。至於綠林是否有幽州背後做靠山,臣的確也只是猜測,但黑十三是綠林的人,他躲在幽州是事實。”

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四十章 下家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二章 婚約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一章 守護(一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十三章 感慨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三章 大雨(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二十章 如期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五十九章 沒醉(一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十九章 旁聽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十七章 無語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十七章 抓回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五十四章 同意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九十四章 不敢
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四十章 下家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二章 婚約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一章 守護(一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十三章 感慨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三章 大雨(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二十章 如期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五十九章 沒醉(一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十九章 旁聽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十七章 無語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十七章 抓回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五十四章 同意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九十四章 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