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

凌畫喝完薑湯,不放心地對琉璃吩咐,明日一早,讓望書帶着人出京,暗中沿途去接應蕭枕,務必要讓大內侍衛將他平安送回京城。

琉璃點頭,轉身就走,“我這就去告訴望書。”

凌畫擺擺手,解了外衣,熄了燈,上了牀。

她累了一日,又冒雨折騰大半夜,早就累了,沾到枕頭就睡了過去。

第二日,凌畫沒能按時起牀,睡醒一覺後,頭昏腦漲,渾身發冷,她覺得不太好,伸手拽響了牀頭的搖鈴。

琉璃推開門走進屋,“小姐,您要起了嗎?”

凌畫揉着額頭,“我好像染了風寒。”

琉璃連忙走到牀前,伸手去試凌畫額頭的溫度,這一試不要緊,嚇了她一跳,“小姐,您高熱了。”

凌畫也覺得自己發燒了,煩躁地說,“真是不禁折騰,你去把曾大夫請來,讓他給我開一副藥。”

昨兒她特意穿了很厚的衣裳,披了很厚的披風,外面還披了雨披打了傘,回來後還喝了薑湯,怎麼能夠染了風寒呢?

大概是在溫家的客廳裡等了溫行之兩個時辰,深秋的夜裡,客廳裡涼,不知不覺,便染了風寒。

這個時候,她可不能倒下,還有很多的事情等着她做呢。

琉璃點頭,連忙去了。

外面依舊下着雨,琉璃撐着傘小跑着到了曾大夫處,曾大夫聽說凌畫染了風寒發了高熱,哼了又哼,“她昨夜跑出去了?受了涼?”

琉璃點頭,“小姐也是沒法子,進宮一趟,又去了溫宅一趟,丑時纔回來。”

“昨夜一直下雨。”曾大夫提了藥箱,出了房門,“就她那副身子骨,哪裡禁折騰?她是不是忘了?自從三年前受了御庭司的板子,每到秋冬,都要病上兩回。”

琉璃搖頭,“小姐沒忘,昨兒出去,不是有要緊的事兒嘛。”

若不是昨夜小姐進宮拉了陛下這面大旗,又怎麼會讓溫行之乖乖把出京的腳步收回來?所以,哪怕染了風寒,也還是值得的,否則若是二殿下被溫行之從大內侍衛手裡劫去了幽州,那小姐可就不是受一場風寒病倒這麼簡單的了。

曾大夫很快就來到了海棠苑,進了裡屋後,見凌畫躺在牀上,臉色潮紅,蓋了兩牀被子,卻依舊一副冷的不行的樣子,他放下藥箱,給凌畫把脈,同時訓道,“就你這副身子骨,還不知道注意着點兒?昨夜那麼大的雨,大半夜跑出去做什麼?有多急的事兒非要半夜出去?今兒一早就不能出去辦?”

“不能。”凌畫搖頭,說話都發虛,“不是沒法子嗎?”

誰沒事兒的大半夜跑出去淋雨?還不是溫行之那個王八蛋惹的。若是有法子,她一定不冒雨出去。

曾大夫搖搖頭,“你這風寒來勢洶洶,但是用猛藥你的身子骨未必受得住,你又打算要孩子,從現在起,就要好好調理身體了,我給你用溫和的藥吧,但溫和的藥雖然不傷身,藥效卻慢,想要病好,最少要七八天。”

凌畫點頭,“七八天就七八天。”

ωωω▪ ttκΛ n▪ c○ 她將來是要孩子的,從現在起,自然要好好調理,不能喝猛藥傷身。

曾大夫見凌畫沒意見,轉身去給她開藥方子。

開好藥方子後,他將藥方子交給琉璃,想要囑咐凌畫兩句,又想起沒什麼好囑咐的,凌畫當年喝了他兩年的湯藥,對於她來說,喝藥跟喝水沒什麼兩樣。她不同於宴輕那個嬌氣鬼,喝個藥還怕苦,還要吃蜜棗,還要放糖塊,真是再也沒有比他更像個小祖宗一樣難伺候的,病一回,讓他這個大夫都跟着頭疼頭禿。

琉璃拿着藥方子去廚房煎藥。

凌畫又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宴輕早上準時起來,見外面還下着雨,他打開窗子,涼涼的雨氣撲面而來,他立馬又關上了窗子,回身問雲落,“她起了嗎?”

昨兒回來的那麼晚,今兒能起得來?

雲落搖頭,“主子病了。”

宴輕:“……”

他就知道,她大晚上冒雨那麼折騰,能有什麼好?

他沒好氣地說,“活該。”

雲落不吭聲。

宴輕在窗前站了一會兒,“走,看看她去。”

雲落心想,小侯爺嘴裡說着活該,但心裡卻不是這麼想的,還是擔心主子的。

宴輕披了雨披,撐了傘,出了房門,雲落打了傘跟在他身後。

深秋的雨,一日比一日涼。

宴輕問,“她讓人給我做厚的衣裳了嗎?”

雲落點頭,“做了,小侯爺您沒往箱子底下翻,底下兩層,都是厚的秋裳。”

宴輕瞥了他一眼,“你剛剛怎麼不提醒我?是不是想讓我跟你主子一起喝苦藥湯子?”

雲落冤枉,“屬下沒想起來。”

您可別病倒,您一病倒,整個府裡的人都別想好過,恨不得人人替您喝藥。

宴輕哼了一聲。

海棠苑內很安靜,不見琉璃身影,宴輕來到屋門口,腳步頓住,問雲落,“去看看琉璃哪裡去了?”

雲落點頭,去找琉璃。

宴輕推開房門,進了外間,掃了一眼桌椅,上面乾乾淨淨,沒有飯菜的味道,也沒有碗碟,顯然凌畫沒吃早飯,他在外間站了片刻,擡步來到裡屋門口,頓了一下,伸手挑開了簾子,進了裡屋。

裡屋內,帷幔掛起,凌畫躺在牀上,臉色潮紅,呼吸濁重,睡的昏昏沉沉。

宴輕來到牀前,看了她一會兒,伸出一根手指頭戮了戮她的臉。

凌畫無知無覺。

宴輕又用力地戮了戮,凌畫皺了一下眉,伸手攥住了他的手,慢慢地睜開了眼睛,看清是宴輕,她軟聲喊,“哥哥?”

宴輕想要撤回手,“起來吃飯了。”

凌畫攥着不讓他撤,翻了個身,面對牀前,眼睛費力地半睜不睜,“哥哥,我好難受啊。”

宴輕神色一頓,繃着臉說,“活該。”

凌畫嘟起嘴,露出委屈之色。

宴輕沒好氣,“半夜冒雨跑出去,把自己折騰病了,你還委屈上了?”

凌畫攥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臉頰處,他剛從外面進來,手冰冰涼涼的,她卻覺得擱在自己發燒的臉上,很是舒服,她軟着聲音罵,“都是溫行之那個王八蛋,給我找事兒。”

否則,她也不至於冒雨跑出去病倒。

宴輕看着她,原來是溫行之嗎?他問,“姓溫的又怎麼你了?”

凌畫張了張嘴,忽然想起那日她提蕭枕,他似乎不愛聽,她含糊道,“不想提他。”

她拉着宴輕的手,“哥哥,你抱抱我好不好?”

宴輕猛地撤回手,“不好。”

別仗着自己病了,就想撒嬌趁機佔便宜。

凌畫抿起嘴,看着宴輕,眼圈漸漸地紅了,不多時,眼裡便蓄滿了淚水,須臾,噼裡啪啦地開始往下掉。

宴輕親眼目睹她掉眼淚的過程,整個人都震驚了。

她哭?她竟然哭了?她竟然敢哭!

是誰說凌家幼女十三歲敲登聞鼓告御狀,鮮血染紅了御庭司門前的石磚,都沒掉一滴眼淚的?

是誰說,她小小年紀,十分狠辣,雷厲風行整頓江南漕運,一顆顆人頭砍的閻王殿裡都怕是收不過來那些鬼魂,奈何橋都能擠塌了?

是誰說,她落宿荒山野嶺,住過草棚牛棚,踩着屍山屍海,大刀在她眼前落下,她都不帶眨一下眼睛的?

是誰說,她長了一副柔弱的面孔,實在是天生了一根硬骨頭,老天爺下紅雨,她都不會掉一滴眼淚的?

簡直是……

在他面前的凌畫,就沒有一處,能對得上傳言。

他瞪着凌畫,語氣很兇,“你哭什麼哭?”

他深刻地懷疑,她是不是不是那個傳言中的人,是被人掉包了,給換掉了吧?否則平時對她軟聲軟語喊哥哥,對他柔柔弱弱,嬌嬌氣氣,如今竟然還哭上了的人,到底是誰?

凌畫不吭聲,只管看着他,眼淚一大顆一大顆地往下掉。

這晶瑩的淚水,這麼大顆的淚水,宴輕可真是以前沒見着過,太后在他面前落淚,都是拿着帕子,不等落下,就擦了,可是她不,她就是一大顆一大顆的,落到枕頭邊,他看了個清清楚楚,甚至能用手比劃出一顆眼淚有多大。

宴輕看着看着,忽然沒了脾氣,生硬地走到牀前,一把將她從牀上拽起來,就着被子,抱在懷裡,繃着臉說,“行了,抱你了,別哭了。”

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五十五章 保證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四章 做主(二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五十四章 同意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十七章 抓回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五十八章 刺殺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八十章 桃花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二十六章 桃花(二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二十章 同意第十六章 代價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七十四章 哥倆好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二章 婚約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十五章 針鋒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九章 信物(一更)第十二章 崩潰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
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五十五章 保證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四章 做主(二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五十四章 同意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十七章 抓回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五十八章 刺殺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八十章 桃花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二十六章 桃花(二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二十章 同意第十六章 代價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七十四章 哥倆好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二章 婚約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十五章 針鋒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三十六章 過城(二更)第九章 信物(一更)第十二章 崩潰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