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

蕭澤沒從太后口中探聽出什麼,但又不甘心,於是,將話頭往凌畫身上引。

他對太后問,“皇祖母可知道凌畫與二弟交情頗爲深厚?”

太后一愣,懷疑地看着蕭澤,“你說什麼?凌畫和誰交情深厚?”

“二弟。”

太后疑惑,“是嗎?她與蕭枕,有什麼深厚交情?”

蕭澤自然不會明着說凌畫暗中扶持蕭枕,只說,“據孫兒所知,他們私下裡來往甚密。”

太后聞言板起臉,“太子,這話可不能亂說。”

蕭澤搖頭,“孫兒自然不敢亂說,是孫兒近日裡察覺,凌畫爲了二弟失蹤之事,大爲奔波了一番,才知道她與二弟一直以來交情甚密。”

太后立即說,“凌畫一直在江南漕運,怎麼就爲蕭枕奔波了?”

蕭澤搖頭,“皇祖母有所不知,江南漕運距離京城遠,凌畫掌管江南漕運三年,可操控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

他點到爲止,“孫兒也是覺得,應該告知皇祖母一聲,凌畫的膽子,比您想象的大,您可別被她的甜言蜜語給哄住了,要知道,她嫁給表弟,焉能不是爲了找您這一座靠山?她以前從未見過表弟,因一場鬧劇,突然就答應嫁了,這不是很奇怪嗎?焉能不是她的算計?畢竟,有了您做靠山,她行事纔會更順暢方便。”

太后板起臉,“太子,你覺得哀家是已到了老糊塗的地步了嗎?”

蕭澤搖頭,“皇祖母自然不糊塗,只不過孫兒覺得,是該提醒皇祖母一二,凌畫也許是爲了二弟爲了她自己,刻意嫁給表弟,然後再利用您的關係,爲二弟爲她自己謀求什麼也說不準,孫兒是怕皇祖母不知她何等會算計,被矇蔽了。”

太后沉默片刻,看着蕭澤說,“哀家聽說,你今日能出東宮,皇帝解了你的禁令,還是凌畫上的摺子。”

蕭澤面色一僵,但還是點頭,“所以孫兒也十分不解,她何時變得如此良善了,按理說,她應該是盼着孫兒被父皇關着閉門思過一輩子纔好,怕是這裡面又有她的什麼算計。”

他見太后面色不虞,話音一轉,長嘆一聲,“皇祖母也不要怪孫兒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實在是孫兒這些年,被她算計了無數次,沒有一回,不在她的算計內,凌畫那個人,做什麼事兒,都不會沒有理由。”

太后的好心情被他一番話給破壞了一半,看着他說,“太子,這番話,你與皇上說了嗎?”

蕭澤搖頭,“孫兒就是跟皇祖母提個醒。”

太后不客氣地說,“你不敢跟陛下提,大概是因爲,一,這些話,空口無憑,你沒有證據,二,你在東宮閉門思過期間,外面的事情,不管你是用什麼耳目有所耳聞,也是說明你也不是十分安分的待在東宮閉門思過,浪費你父皇一番苦心,三,你父皇是君,思量會更多,沒有哀家這般好說話,治你個搬弄是非之罪也說不準,或者,你父皇會因爲你的這番話着手徹查,而你也怕你父皇徹查之下,你同樣不乾淨,四,你想讓哀家爲你出這個頭,打擊凌畫,最好是毀了這門剛結成的親事兒,纔會如你所願了,你就是不想看凌畫過得好,當年你縱容太子太傅迫害凌家,背後打着什麼心思,哀家也是知道的,如今小輕娶了凌畫,你不甘心。”

蕭澤臉色變了幾變,到底在太后的分析下,沒出聲反駁。

太后又說,“你縱容幕僚,是不是跑到宴輕面前嚼的就是這番舌頭根子?”

太后語氣凌厲起來,“若今日在哀家面前說這番話的人不是你,而是別人,你信不信,哀家也拔了他的舌頭?你身爲堂堂儲君,怎麼也學會了嚼舌頭根子?你東宮那個幕僚,叫什麼?姜浩是不是?你回去就把他賜死,什麼混賬東西,教壞了你,這個人不準留了。”

蕭澤猛地擡頭看向太后,“皇祖母……”

太后打斷他的話,“你不必說了,回去將姜浩賜死就是了,不管凌畫和你如何爭鬥,總歸都是朝堂上那點兒事兒,她與蕭枕私下如你所說,交情好也罷,不好也罷,哀家都不管,這也不是哀家該管的事兒,你表弟吃吃喝喝玩玩鬧鬧不礙着誰,已四年了,哀家本以爲閉眼前都看不到他娶妻了,如今好不容易讓他娶了媳婦兒,不管是怎麼娶的,總之人是娶進門了,他們小兩口好的很,你別讓你的人去打擾你表弟,他脾氣不好,扒掉了誰的舌頭,或者摘了誰的腦袋,那一定也是有人惹了他,你身爲儲君,要看大局,不要只盯着私人恩怨,對你並無益處。”

太后說完,對他擺手,“哀家言盡於此,你去吧,哀家乏了。”

蕭澤沒想到他費了一番脣舌,在太后這裡,就得了這麼一個訓斥的結果,且還搭進去了姜浩,是凌畫在太后面前買的好太成功,還是他用錯了方法?他知道再說下去,也沒用,太后怕是該怒了,只能站起身,“皇祖母歇着吧,改日孫兒再來給您請安。”

太后不想看到他了,“不用來了,你一來,哀家好好的心情都讓你給攪沒了,你不來,哀家不聽你說話,還能高興點兒。”

蕭澤聽太后這樣說,覺得到底他也沒算白費了這一番脣舌,讓太后心情不好,那就是起了效用了,只要太后對凌畫不好,對於他就是好事兒。

他乖覺地點頭,“聽皇祖母的。”

心裡想的是,過幾日,他還來,總要將凌畫在太后面前買的好都給消除沒了才行。免得她以爲嫁給了宴輕後,就能爲所欲爲了,而且,他也不想讓宴輕過的太順心。

蕭澤離開後,太后揉着眉心,“越長越歪了。”

祖孫兩個人說話,殿內只有孫嬤嬤伺候,孫嬤嬤是太后跟前最可信可靠之人,她走上前給太后捶肩膀,“太后您千萬別因爲太子殿下的話而生氣,氣壞了身子骨可是您自己的。”

太后道,“哀家纔不會生氣,哀家還等着抱曾侄孫呢。”

太后嘆了口氣,“我就是沒想到,凌畫暗中扶持的人,原來是二殿下蕭枕。”

蕭澤的話,不是全信,但也不可不信,以她活了一把年紀來看,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她還是能分辨得出的,就凌畫與蕭枕暗中來往甚密這件事兒,她知道,蕭澤說的,一定是真的。

若凌畫真扶持蕭枕,那麼這些年,她把蕭枕藏的可真夠深的。

她想起,蕭枕被皇帝派去衡川郡沒多久,江南漕運也出了事情,凌畫急匆匆出京了,大概誠如蕭澤所說,她離京不見得是爲了江南漕運的事兒,江南漕運在她手中三年,可操控的地方還是很大的,她離京應該是與蕭枕還是很有些關係的。

如今凌畫趕回來大婚,大婚後,不見半絲憂色急色,雖因勞累奔波而歸身體很是睏乏疲憊,但眉眼盈盈的笑意,看宴輕的眼睛裡有光總歸是騙不了人,想必蕭枕是平安的,而她也不懷疑凌畫是真的喜歡宴輕。

一個女人若是不喜歡一個男人,是斷然不可能如她這般,嫁衣親手繡,宴輕的吉服,她那麼忙,也抽出時間親手繡,爲了大婚,一直與禮部對接操持流程細節沒半絲疏忽,比宴輕這個甩手掌櫃強多了,如今又如期趕回來大婚累成那個樣子。

以凌畫的本事,不至於爲了利用宴輕利用她做靠山幫助蕭枕,而把自己一輩子的婚姻陪進去,所以,蕭澤說這話,她是不信的。

“您不氣就好,依老奴看,太子殿下與少夫人以後還有的鬥呢。”孫嬤嬤想着太子那個脾氣,怕是下次還會來您面前如今天一般說一嘴。

太后道,“哀家不見他,他總不能不孝的硬闖進來。”

孫嬤嬤想想也是。

“哀家以前都不管這些事兒,如今更是管不了。”太后放下揉眉心的手,“只不過,哀家覺得,若是蕭枕能平安回來,蕭澤啊……”

太后搖搖頭,後面的話不說了,意思不言而喻。

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十四章 真話(二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九十三章 桃花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六十章 操心(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看(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四十三章 許子舟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一百章 酸了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七十八章 作數(二十二更)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四十三章 許子舟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五十五章 拘束第五十七章 哄人(二更)第三十六章 惦記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九十八章 砰砰砰(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三十二章 不捨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二十六章 桃花(二更)第六十三章 轉道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九十八章 砰砰砰(一更)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八章 半夜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三十章 請見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八十四章 會面
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十四章 真話(二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九十三章 桃花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六十章 操心(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看(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四十三章 許子舟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一百章 酸了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七十八章 作數(二十二更)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四十三章 許子舟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五十五章 拘束第五十七章 哄人(二更)第三十六章 惦記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九十八章 砰砰砰(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三十二章 不捨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二十六章 桃花(二更)第六十三章 轉道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九十八章 砰砰砰(一更)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八章 半夜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三十章 請見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八十四章 會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