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

凌畫想,這又是一個既許子舟、沈怡安之後,稱呼她淩小姐的人。

宴輕總不能讓人進宮到太后面前告張老夫人的狀。

她笑着鬆開挽着宴輕的手,緩緩摘掉面紗,交給身後的琉璃,對張老夫人屈膝一福,“凌畫請老夫人安。”

張老夫人見凌畫摘掉面紗,頓時一怔,似乎沒料到凌畫的容貌這般好,好的比她孫女的樣貌來說還要勝一籌,這些年,京城裡有人傳榮安縣主蕭青玉貌比天仙,沒人傳凌家七小姐國色天香,只在她敲登聞鼓揚名後,傳她極其厲害,朝中的文武百官,見了她,都繞道走,太子恨她恨的不行,卻拿她沒辦法雲雲。

沒想到,她摘掉了面紗,今日一見,真是花容月貌。就連活了一輩子,見過了不少美人的張老夫人來看,這容貌也是京城數一數二的。

再看宴輕,怕是也只有這副容貌的妻子,才配得上。

張老夫人傾了傾身,擺手,“快免禮,老身聽聞淩小姐是陛下欽點的江南漕運掌舵使,老身可當不起你的禮。”

凌畫直起身,“當得起,在老夫人面前,我總歸是個晚輩。”

張老夫人吩咐人看座看茶。

有伺候的婆子連忙搬來椅子,請二人入座,擺了瓜果茶點。

二人挨着坐下後,沒了面紗遮擋,更顯樣貌般配。

張老夫人心想着,無論兩個人是否脾性相投,但就容貌來說,真是再難有更相配的了,她看着凌畫問,“你說奉了太后之命,老身不知,太后娘娘怎麼想起了老身?”

凌畫溫婉地說,“大婚之日,太后娘娘本想與老夫人話談一番,但沒見到老夫人去喝喜酒,太后十分遺憾,與我閒聊時便提起來,讓我大婚後擇選一日,一定過來拜見您。”

她說的一本正經,神情語態真是再真摯不過,一點兒也看不出來是臨時被攔在門外時胡謅的搬出太后來扛大旗。

宴輕又偏頭瞅了凌畫一眼,若非他知道,也還以爲她說的是真的了。

小騙子。

宴輕的確是給張家下請帖了,且是親手寫的請帖,也是因爲收到了請帖,張老夫人覺得四年過去了,才命人送了賀禮前去。

老將軍的臨終遺言雖然言猶在耳,但她作爲孤寡老妻,心裡明白,老將軍就是想用他最後吊着的那口氣,讓宴輕回頭而已,並不是真的要與他斷了師徒情。

如今四年過去,宴輕依舊在做紈絝,倒也應了他當日不回頭的架勢。

她今年多病多乏,也不知自己有幾日可活了,雖然對於宴輕,有着矛盾,與張老將軍一樣,又愛又恨,但更多的是看開了。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張老將軍戎馬一生,自古多少將軍馬革裹屍,不能安活到老,張老將軍能夠安享了多年晚年,病逝家中,已算是壽終正寢了。

晚年教出的徒弟,以爲能傳承武將之才,沒想到,半途就跑去做了紈絝,這大約也是天命。

所以,如今她倒也不怪宴輕臨終前都沒能讓老將軍欣慰地嚥下一口氣,端敬候府的兩位老侯爺還是親祖孫父子呢,不也一樣沒能在臨終前讓他回頭?

所以,還有什麼可在意的。

今日拒見,也是張老夫人臥病在牀,不想見他罷了。

張老夫人看着凌畫,“老身是有幾年沒進宮去給太后娘娘請安了,太后娘娘可還好?”

“姑祖母身子骨硬朗。”凌畫看着張老夫人,知道曾大夫再等一會兒怕是會不耐煩了,索性藉着這個話頭又拿太后扛大旗,“姑祖母聽說老夫人病了,特意讓小侯爺和我帶了大夫來,給您瞧瞧。”

張老夫人擺手,“老身這副身子骨,快到入土的年紀,沒什麼可瞧的,請了大夫也沒用,真是勞累太后娘娘惦記了。”

張老夫人倒是沒懷疑凌畫睜着眼睛說瞎話,有幾個人敢冒充太后之命,她是沒想到凌畫的厲害也體現在這麼大的膽子上。

“我帶來的這名大夫可不一樣,老夫人只管讓他瞧,也許您讓他瞧過,就能好了。”凌畫看向張炎亭和張樂雪,“張公子和張小姐覺得呢?”

張炎亭和張樂雪一直憂心祖母病情,近來尤甚,聽凌畫說帶來了不一樣的大夫,自然是要勸張老夫人看的。

張炎亭開口,“祖母,既然太后一番恩賜,您就看看吧!”

張樂雪也點頭,“祖母,您就瞧瞧,也不枉小侯爺和少夫人辛苦一趟。”

凌畫趁機又說,“當年我敲登聞鼓告御狀,受了御庭司五十板子,三魂去了七魄,御醫看了都搖頭,說用無數好藥,也就只能夠保住我一條命,將來一定會落下體弱的病根,沒法還我一個好好的身子骨,但不過半年,我就活蹦亂跳了,陛下將江南漕運交給我,我也未曾讓陛下失望,這背後的功勞,都得益於我今日帶來的大夫。”

張老夫人自然知道當年之事,聞言仔仔細細看了凌畫一眼,還真是不見半絲病態,麪皮紅潤有光澤,氣色也好,雖眉眼有些清瘦羸弱,但並不見病弱蒼白。

凌畫見她打量,笑着說,“我如今有些氣虛,是因爲在江南漕運忙亂了兩個月,爲了趕上如期大婚,騎快馬趕回來,有些勞累折騰之過,養幾日就好了。”

她誠摯地說,“老夫人千萬不要諱疾忌醫,您多想想張公子與張小姐,難道不想多看顧幾年?”

她素來最會拿捏人心,知道張老夫人一定放不下張府,捨不得兩眼一閉撒手而去,最起碼,要張炎亭金秋科舉高中娶妻生子,張樂雪嫁人,在她身邊的這兩個最親的孫子孫女有了着落安置,她才能安心閉眼。

這最後一句話果然管用,張老夫人嘆了口氣,“既然你這樣說,那老身就勞煩這位神醫看看吧!”

她知道,能把凌畫的身子骨治好的大夫,太醫院的太醫都做不到,那這可真是民間的神醫了。

曾大夫被請了進來,這個老頭瘦瘦巴巴的,其貌不揚,看不出半點兒神醫的風骨,就像是普通的一個老頭。

不過既然是被凌畫和宴輕帶來的,張家人自然不敢怠慢。

張老夫人顫顫巍巍地伸出手,與凌畫說了這麼一會兒話的空檔,就有些支撐不住了,本來她也是咬牙硬撐着起來見他們。

曾大夫給張老夫人把上脈,周身的氣息一下子就變了,頓時有了神醫的風骨。

張炎亭和張樂雪緊緊盯着曾大夫。

曾大夫給張老夫人把了左手的脈把右手的脈,用了不短的時間,最後撤回手,對張老夫人說,“五年。”

張老夫人一怔,“神醫,什麼五年?”

“還有五年壽命。”

張老夫人難以置信,“老身這一把老骨頭,還能活五年?”

她覺得,一年都難撐得住。

曾大夫捋着鬍子說,“老夫從不說虛言,說你能活五年就是能活五年,不過要按時用老夫給你開的藥方子,老夫才能保你活五年。”

張炎亭和張樂雪大喜,他們也以爲老夫人活不過今冬了,有的大夫被請來丈夫,都隱晦地讓他們準備老夫人的後事吧,畢竟一場風寒,都半個月下不來牀了,今日能下牀,是咬牙掙扎着才能下來。

本來張炎亭和張樂雪勸老夫人就在病牀上見宴輕和凌畫,但老夫人非要堅持,說什麼也不讓他們二人在病牀前見他,他說二人新婚,怎麼能沾染她病牀前的晦氣,到底是收拾了妥當纔出來。

如今從曾大夫口中斷言祖母能活五年,他們自然可以說是驚喜至極了。

張炎亭立即說,“神醫,您只管開藥方子,我一定督促祖母按時吃藥。”

張樂雪也點頭,“都聽神醫的。”

她試探地問曾大夫,“我祖母到底是什麼病症?”

曾大夫急着回去看他的珍貴草藥,簡略地說,“一身雜病,摧枯拉朽,老夫給開個藥方子,先每日三頓吃一個月,然後一個月一換藥方子,吃個半年,就好了,能保她最少活五年。”

張樂雪連連點頭,“多謝神醫。”

她連忙吩咐人,“快,準備筆墨,伺候神醫開藥方子。”

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廝殺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六十七章 憤怒(一更 )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八十章 桃花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六章 蕭枕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一章 守護(一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八十五章 不正常(一更)第一百章 酸了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第四十七章 下旨(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十八章 借馬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一百零五章 易換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一章 守護(一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三十八章 生不生(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五十章 設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
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廝殺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六十七章 憤怒(一更 )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八十章 桃花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六章 蕭枕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一章 守護(一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八十五章 不正常(一更)第一百章 酸了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第四十七章 下旨(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十八章 借馬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一百零五章 易換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一章 守護(一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三十八章 生不生(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五十章 設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