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

因爲宴輕是昨兒在凌家對凌雲揚說今兒去張家,所以,凌畫也沒來得及給張家下拜帖,昨兒從凌家回府,已經晚了,不太適合再下拜帖了,所以,今兒是直接攜禮上門。

端敬候府靠近皇城,是太祖建朝時,就有的府邸,而張家,太祖時沒發跡,是在張客坐上大將軍後,才發跡,所以,張家距離皇城有些遠。

馬車走到半路,遇到了大理寺的人。

琉璃對車內說,“小姐,沈少卿。”

遇到了人,自然是要停車說一句話的。

凌畫應了一聲,伸手挑開了車簾子。

沈怡安認出了凌畫的馬車,一揮手,跟衆人止了話,看向凌畫的馬車。見凌畫的馬車停下來,他笑着拱手,“淩小姐,宴小侯爺,恭賀新婚。”

他也沒改口。

宴輕昨兒喝了七八分醉沒找許子舟的茬,今兒遇到了沈怡安,他弟弟如今還住在端敬候府,好吃好喝的,連當日他迎親,都活蹦亂跳的跟着程初等人鬧騰了一天,如今連病都少生了,他自然就不客氣了,他懶洋洋地開口,“沈少卿,你稱呼她什麼?我剛剛沒聽清,你再稱呼一遍。”

凌畫轉頭看向宴輕。

沈怡安一怔。

不管昨兒許子舟是不是刻意迴避這個稱呼,但沈怡安還真不是故意的,他弟弟已經夠麻煩宴輕的了,他本也沒對凌畫有什麼想法,就算有,也是三年前初見時,有那麼點兒想法,後來知道不可能,也就收起來了,他與許子舟有着本質上的不同,至少,沒一頭栽到凌畫的身上喝酒買醉過。

他連忙再度拱手,“小侯爺抱歉,在下一時忘了改稱呼。”

他誠懇地對凌畫重新道喜,“恭喜宴夫人。”

凌畫無奈又好笑,轉回頭給沈怡安糾正,“宮裡人和府里人都稱呼我少夫人,大概是怕把我叫老了,沈少卿以後也這麼稱呼吧!”

沈怡安笑着頷首,“好,宴少夫人是聽着年輕些。”

他又看向宴輕,“按理說,應該稱呼侯夫人,但小侯爺沒給少夫人請封誥命,這稱呼就不合適了。”

宴輕掃了凌畫一眼,“若是我給她請封誥命,不是降了她的級嗎?”

他這個小侯爺,還是靠祖蔭,就是一個無所事事的紈絝,而凌畫在朝廷立足,封的江南漕運掌舵使,可是靠自己的本事。

若換做別人他就不糾正了,但遇到的人是許子舟和沈怡安,這稱呼就得落實。

沈怡安想想也對,看着二人問,“小侯爺與少夫人這是三朝回門?”

凌畫搖頭,“不是,昨日已回門了,今日是去張家拜見。”

沈怡安一時沒想起來是哪個張家,但也不多問,笑着說,“在下也還有事兒,就不耽擱二位了。”

凌畫點頭,也不多問沈怡安領着一羣大理寺的人在街上幹什麼,不用問她也清楚,怕是昨兒打死人的事兒今兒已在早朝上鬧到了陛下面前,而陛下怕是要讓京兆尹、刑部、大理寺三司會審,然後,再給個定論。

雖然說殺人償命,但對於勳貴府邸出了人命這回事兒,從來就不是殺人償命這麼簡單。還有利益置換,還有別的很多方法解決。

凌畫放下簾子,馬車重新走了起來。

她歪着頭看向宴輕,小聲說,“哥哥,你很在意別人對我的稱呼?”

宴輕不理她。

凌畫湊近他,“以後我是不是逢人就要跟人糾正,別喊我淩小姐,一定要喊我宴少夫人,否則我家小侯爺會不高興。”

宴輕板着臉,一副拒絕與她交談的模樣。

凌畫笑,“哥哥,你說話啊。”

宴輕冷哼,“難道不應該?”

凌畫哪裡敢說不應該,立即說,“自然是應該。”

她就是覺得,宴輕挺在意這事兒。

“那你還問什麼?”宴輕挑眉。

凌畫想說我就是問問,想知道是不是你在乎我,纔在乎一個稱呼,但怕說出來宴輕不高興,便改了口,“就是問問,是不是我逢人就要糾正。”

“不用。”宴輕扭過頭,“有哪個不長眼睛的對你亂喊,被我知道了,就讓管家去問問太后。”

凌畫稀奇,“問太后做什麼?”

他不是不樂意太后管他的事兒嗎?

“問問太后,這大婚算不算數,既然算數,你如今是姓凌,還是姓宴。”宴輕理所當然地說,“若人人還都跟以前一樣稱呼你,那你不如回凌家去?”

凌畫:“……”

她摸摸鼻子,“哥哥說的對,大婚自然算數,我們是官媒,是三拜天地拜堂明媒正娶的夫妻,若是再有哪個不長心的,就讓太后下一道懿旨,誰在亂喊我,就發配三千里外喝西北風吹黃沙去。”

宴輕看着她,“包括許子舟?”

“包括啊。”如果陛下會把他發配出京的話。

宴輕見她還算識相,輕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凌畫從這句輕哼裡揣測不太明白是什麼意思,他是單純的在意別人對她不改稱呼這件事兒,還是在意她。她對自己很有自知之明,實在做不到自信的覺得宴輕是在意她,知道了許子舟喜歡她,如今是吃醋了。

宴輕是個會吃醋的人嗎?她還沒那麼臉大。

她見宴輕不說話,也不再糾結這件事兒,而是對他問,“哥哥,說說張家人的性格吧!”

“沒什麼好說的。”

凌畫:“……”

她看着宴輕,“你帶我上門,是爲了哥哥的婚事兒,我總要對張家的人都瞭解一番。”

你這一句沒什麼好說的,那我該如何瞭解。

宴輕閉上眼睛,“除了師傅,我對別人不瞭解。”

所以,是真的沒什麼好說的。

凌畫無奈,看來只能讓琉璃打探了,她今兒先見見人再說。

凌畫不再說話,馬車內便靜了下來。

馬車停在張家門口後,宴輕睜開眼睛,忽然說了一句,“師母極善,不喜歡爲非作歹的人。”

凌畫:“……”

這是告訴她,她踩雷了嗎?她這三年來,掌管江南漕運,扶持蕭枕,是與東宮斗的血雨腥風,但也不算爲非作歹吧?

宴輕下了馬車,又補充了一句,“師母也不喜歡厲害的女人。”

凌畫:“……”

得,這是確切的踩雷了。

她隨後下了馬車,挽住宴輕的胳膊,小聲說,“哥哥的意思是,張家如今已不太喜歡你,你娶的妻子大約也不得張老夫人喜歡,所以……”

“所以,我們大約連門都進不去,你準備的那些,白準備了。”宴輕總結。

凌畫:“……”

不會吧?

她看着宴輕,“那你昨兒跟我四哥賠罪,說今兒帶我來張家。”

宴輕一臉沒錯是我說的,但是我也沒說來了就能進去門,反正我是來了。

凌畫一時無言,轉頭看着張家緊閉的大門,示意琉璃上前叩門,暗想,今日無論如何,也要進去張家。不能讓宴輕白來這一趟。

今兒進不去,以宴輕的脾氣,就沒有下次了,他一定不會再來了。

琉璃上前叩門,很快有門童打開了門,探頭往外一看,頓時愣住,“您二人是?”

門童是小門童,不認識宴輕,自然更不認識凌畫。

琉璃清聲說,“勞煩通稟一聲,我家小侯爺和少夫人來看望老夫人。”

琉璃說完,見門童疑惑,補充了一句,“端敬候府。”

門童恍然大悟,連忙說了句稍等,便匆匆跑去稟告。

不多時,門童便回來了,答覆二人,“我家老夫人說了,不見。”

果然不出宴輕所料。

宴輕轉身就要走,凌畫死死拽住她,她看着門童,笑的和氣,“勞煩再通稟一聲,凌畫是奉了太后之命,特意來見老夫人的。”

宴輕轉頭看凌畫,一臉你又騙人的神色。

門童一聽太后,自然不敢耽擱,立即又進裡面稟告了。

果然,不多時,門童折返回來後,打開了大門,“兩位,老夫人有請。”

用太后的名頭,果然管用,哪怕張老夫人也要買太后的三分面子。

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三章 煎藥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五十三章 說服(一更)第四十三章 心誓(一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由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三十九章 聰明第十五章 真香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四十二章 善良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四十一章 觀察(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五章 海棠醉第五十六章 半夜(一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一百章 來信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二十章 同意第九十四章 嶺山(一更)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七章 綠林新主(一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四章 凌畫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九十九章 說服
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三章 煎藥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五十三章 說服(一更)第四十三章 心誓(一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由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三十九章 聰明第十五章 真香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四十二章 善良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四十一章 觀察(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五章 海棠醉第五十六章 半夜(一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一百章 來信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二十章 同意第九十四章 嶺山(一更)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七章 綠林新主(一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四章 凌畫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九十九章 說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