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

凌畫趴在馬背上看着宴輕,一個月四十天沒見,宴輕依舊那麼好看,舉世無雙,如詩似畫,她覺得自己是對的,哪怕累死也值了。

關於嶺山,哪怕宴輕不知道,她也不打算瞞他了,反正宴輕也不是個會去皇帝面前告狀的人,她虛弱無力地說,“我是從嶺山趕回來的。”

宴輕神色一頓。

琉璃正想着怎麼將話圓過去,但見凌畫如實說了,便默默地退了下去,找了個距離二人遠點兒的牆角歇着去了。

凌畫的聲音不必壓低,因沒什麼力氣,說話的聲音本就虛虛氣音,也不用怕被人聽見,對宴輕解釋,“用最好的馬,跑了五天無夜,才趕回來。”

見宴輕不說話,她摟着馬脖子,問宴輕,“我如期回來了,你說話還算數吧?”

宴輕嫌棄地看着她,“就你這副鬼樣子,你確定我即便說話算數,你明兒能爬起來大婚?”

據說大婚可是很累的,一天下來,能累死個人。

“能。”凌畫很肯定,她都從嶺山回來了,還有什麼爬不起來的?

宴輕依舊很嫌棄,“你這副鬼樣子,讓我娶你?”

凌畫很誠摯地說,“我回去歇一覺,明兒就好看許多了。明兒蓋着蓋頭,也看不到的臉的,等嫁給你後,總能養回來的。”

她只要睡飽了,歇夠了,還是一個小仙女。

宴輕擺手,“那你回去吧!明兒若是爬不起來,婚事兒照樣作罷。”

凌畫虛虛一笑,“一定爬起來,那我走了?”

宴輕點頭。

凌畫摟着馬脖子拍拍馬頭,不愧是葉瑞花重金養的寶馬,很有靈性,自發地調轉馬頭。她又回頭問宴輕,“你就不問問我爲什麼去了嶺山?”

“與我有什麼干係?”宴輕扔給她一句話,嫌棄地擺擺手。

凌畫想着宴輕還是宴輕,她看向琉璃,琉璃連忙走過來,翻身上馬,二人一起離開了端敬候府門口,向凌家而去。

兩匹馬都累了,顯然已經跑不起來了,慢悠悠地走着,凌畫趴在馬身上,摟着馬脖子,與宴輕說話連馬都沒下,如今離開,在馬身上始終沒坐起來,幾乎整個人都貼在了馬身上,大概真是下不了馬,坐不起來了。

也是,她本來就嬌氣。

從京城到棲雲山,不過三十里,她都能因騎馬而受傷,讓她背上山,在牀上躺一天的人,可是卻從五千裡地外的嶺山用了五日五夜的時間趕回來。

他這時相信凌雲揚所說的了,其實他的七妹,一點兒也不嬌氣,是脫離了金屋華宇,能在草棚裡睡覺的人。

宴輕在府門口站了一會兒,直到凌畫騎馬走沒了影,他才轉過身,吩咐探頭探腦的門童,“關門。”

門童連連點頭。

宴輕回到紫園,雲落站在紫園門口,眼巴巴地看着他。

宴輕瞥了他一眼,“她好的很,說明兒還能爬起來大婚。”

雲落鬆了一口氣,他以爲主子是被人擡着來呢,明兒能爬起來,說明也還好。

宴輕見他明顯鬆了一口氣的神情,又補充了一句,“她整個人軟的跟一灘爛泥一樣,都快長在馬背上了,我懷疑她回到凌家後,會一頭睡死過去。”

雲落:“……”

小侯爺您形容自己將要娶進門的妻子是一灘爛泥,這不太好吧?

他無奈地說,“主子說能爬起來,一定會爬起來的。”

這些年,他們這些圍繞在凌畫身邊的人,都對她的性情十分了解的,她若是想做一件事兒,天打五雷,都是攔不住的。

宴輕哼了一聲,“你對她倒是相信的很。”

雲落閉了嘴。

宴輕進了裡屋,解了外衣,重新躺回牀上,沒多久,睡了過去。

端陽從犄角格拉走出來,對雲落小聲說,“小侯爺就是口是心非,早先在屋子裡躺了多久了?都沒睡着,聽着他總是翻身,如今淩小姐來了,他見過了淩小姐,立馬就安靜的睡了。”

雲落挑了挑眉,訝異端陽難得還有這麼聰明的時候,難道真是看兵書讀兵法管用了?

大家好,我們公衆.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端陽又悄悄說,“你說,他是不是怕淩小姐趕不回來啊?”

雲落哪裡知道?他跟在小侯爺身邊的日子還短。

端陽高興地說,“我覺得是,不過這話肯定不能讓小侯爺聽到,否則他又要將我趕出府去了。”

他話音剛落,屋裡傳出宴輕的聲音,“端陽,你想死嗎?”

端陽一嚇,震驚地轉回頭看着屋門口,“小、小侯爺,您不是睡下了嗎?”

難道一直沒睡?

宴輕聲音不耐煩,“滾去讀兵書,我看你還是太閒了,爺什麼時候口是心非了?”

端陽不敢再吭聲,立即滾出了宴輕的院子,當然,他也沒有去看兵書,因爲,明兒要攢足精神喝小侯爺的喜酒,端敬候府有多少年沒有喜事兒了,他連夜看什麼兵書?

雲落也嚇了一跳,他覺得端陽的聲音壓的夠低了,沒想到小侯爺在屋子裡還能聽到,他恍然想起,宴輕是從小習武的,耳聰目明。

他也悄悄退了下去。

宴輕本來睡着了,聲音自動入耳,被端陽的話給氣醒了,趕走了端陽後,翻了個身,繼續睡去。

凌畫與琉璃一路往凌家走。

琉璃愧疚地說,“小姐,都是我口快,忘了小侯爺不似秦三公子似的好糊弄了。”

她說個幾千裡,宴輕就立馬知道不是在衡川郡了。

凌畫搖頭,“他連我算計他的事兒和扶持蕭枕的事兒都知道了,嶺山更沒什麼大不了的了,瞞不瞞沒什麼打緊。”

她說完,一下子笑了,“他知道了也好,省得我這般沒良心的人,也有些擔心他被我算計什麼也不知道跟我大婚後,再知道這件事兒,會恨不得拿刀殺了我。”

如今她趕回來,宴輕說話算話依舊娶她,她也不會承受巨大的心裡壓力瞞着他了。

在黑夜裡走多了夜路,忽然遇到這麼一個人,她只想着緊緊地抓住,哪怕卑鄙無恥,不是人的算計,只要抓到手,她都會去做。但即便做到了,心裡還是有那麼一小塊地方,是受到良心這種東西的譴責的。

哪怕,她已經沒什麼良善良心這種東西,但譴責感也存在。

琉璃小聲說,“看小侯爺的樣子,就算娶您進門,以後您若是想再哄住他,怕是難如登天了。”

凌畫死豬不怕開水燙,“只要他娶我進門就好。”

只要他娶她進門,她有一輩子的時間。

望書帶着人回到凌家,一下子驚動了凌家上上下下所有人,就連凌畫那兩個小侄子,都鬧着不睡覺,等着凌畫回來。

那日凌雲揚酒醒後立馬給凌畫傳信後,便趕緊去找他三哥凌雲深,將宴輕從他這裡下圈套的事兒從頭到尾說了一遍,也難爲他酒量好,記性好,酒醒後的經過全部都仔仔細細地記着。

凌雲深聽完後,臉都變了,伸手指着凌雲揚,半天沒說出話來。

凌雲揚快哭了,“三哥,我已給七妹去信了,哪怕我如今一頭撞死也更改不了事實,宴輕那小子太不是人了,我一點兒也沒防備他來這麼一招,等我反應過來時,早已經晚了。”

昨兒,他喝多了,慫了,害怕被三哥和七妹知道,今兒酒醒後,他腦子徹底醒了,才知道這事兒不能瞞着。這麼大的事兒,這是能瞞着的事兒嗎?他雖然混賬,但也分得清輕重,不能害自己的妹妹啊。

凌雲深真是無話可說了,“你、你怎麼這麼笨?”

他這個弟弟,從小不就鬼靈精聰敏的很嗎?與七妹一起背地裡做了多少大人不准許的事兒,小時候爲了看管他們,他每年都要頭疼上幾回,如今這是怎麼回事兒。

“三哥,快想想怎麼辦吧?外面下這麼大的雨,飛鷹不見得找到七妹啊。”凌雲揚是真有些急了。

凌雲深被氣了一會兒,頭腦漸漸冷靜下來,“他既然前來找你套話,那一定是從哪裡起了疑心。”

他頓了一下,“不管是從哪裡,事情總歸是發生了,你我補救也無用。你的飛鷹是七妹豢養送你的,哪怕是大雨,也一定會找到七妹,我們安靜些,等着七妹的消息吧!”

凌雲揚見凌雲深這樣說,也漸漸冷靜下來,實在是他也沒什麼辦法。

於是,二人等了幾日,這一日,終於等到了凌畫傳信回來的消息,依照宴輕所言,如期趕回來大婚,二人提了幾日的心,總算鬆了一口氣。

凌畫回到凌家,被門口等着的烏壓壓一大片凌家人下了一跳。

凌雲深、凌雲揚、秦桓,以及凌畫的兩個小侄子凌晗和凌致,以及凌家上上下下的僕從護衛,將大門口都擠滿了。

以往,凌畫離京走的最長的一次有半年之久,半年沒見面回來,凌家人也沒這一次這麼大的陣仗都等在門口迎她,就連琉璃都嚇了一跳。

凌畫虛虛地問,“你們都等在門口做什麼?”

凌雲揚一個竄跳上前,“七妹,你還好吧?”

沒等凌畫說話,他看着她蒼白虛弱有氣無力風塵僕僕的模樣,眼眶霎時紅了,聲音發哽,“是四哥對不住你,若不是四哥惹了禍,你也不用受這個苦。”

凌畫虛虛地從馬背上坐起身,對凌雲揚搖頭,伸出手,“也不怪你,誰讓你沒宴輕聰明呢!”

凌雲揚扎心不已,但趕緊上前扶住她,將她接下馬,知道她肯定不能走路了,乾脆彎下身,將她放到了他的背上,嘴裡承認,“是是是,你三哥我就是個傻子,那天沒看出那小子打的什麼主意,上當受騙了,害了你。”

凌畫趴在凌雲揚的背上,眼神掃了一圈,無奈地笑了,“三哥,義兄,凌晗、凌致,三更半夜的,都趕緊去睡,明兒可是我大喜的日子,誰不起來送嫁都不行。”

凌雲深嘆了口氣,“你平安回來就好,婚期突然如期進行,府里人都忙了起來,望書回來時,正好大夥還沒睡,便一起來等你了,兩個小不點兒想小姑姑了,也鬧着不睡,非要出來迎你。”

秦桓附和,“對對對,我攔都攔不住。”

這幾日凌雲揚無心讀書,秦桓也跟着沒什麼心思,收到凌畫的書信大婚如期進行,凌雲揚一下子精神了起來,跟着凌雲深一起操持大婚事宜,而他不會這些,只能看管兩個小孩子,怕忙中出錯,沒照顧好兩個小的。

凌畫點頭,笑着說,“大家都回去吧!”

凌晗稚嫩的聲音開口,“小姑姑,你都不漂亮了,明天怎麼做新嫁娘?”

凌畫想伸手捏捏他的笑臉,奈何沒什麼力氣,只回答他,“小姑姑睡一覺就好了,明兒醒來,依舊是漂漂亮亮的小仙女,自然能做新嫁娘的,乖,你和凌致趕緊去睡。”

凌晗點點頭,乖乖的,“那小姑姑也快去睡。”

凌畫柔和地應了一聲。

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一百一十章 安排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五十八章 刺殺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四十五章 分割(一更)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七十章 刷新認識(一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五十三章 趕出(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四十二章 傳信(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七十八章 敲打(一更)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二十八章 暗注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六十七章 盤查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七十九章 拒絕(二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二章 吐血第六十章 操心(二更)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六十七章 憤怒(一更 )第二十四章 回京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十六章 代價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七十章 刷新認識(一更)
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一百一十章 安排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五十八章 刺殺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四十五章 分割(一更)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七十章 刷新認識(一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五十三章 趕出(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四十二章 傳信(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七十八章 敲打(一更)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二十八章 暗注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查(一更)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六十七章 盤查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七十九章 拒絕(二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二章 吐血第六十章 操心(二更)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六十七章 憤怒(一更 )第二十四章 回京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十六章 代價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七十章 刷新認識(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