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忍下(二更)

雲落看着宴輕,他能說當年是二殿下不要主子以身相許報恩的,後來十年相互扶持,發現愛上了主子,打臉真香嗎?

他在宴輕的目光下,憋了憋,還是沒憋出來。

宴輕瞭然,“原來當初是蕭枕不要她以身相許?”

他琢磨道,“以她那個性子,做什麼事兒都一言九鼎,若是蕭枕當初要她以身相許,她哪怕後來再瞧見我,也當沒看見的吧?”

雲落嘴角動了動,勉勉強強地說,“二殿下救主子時,是十年前,那時二殿下十歲,主子六歲。”

都還是兩個孩子,以身相許什麼的,二殿下是不會做的,救主子就是隨手一救,根本就沒想攜恩圖報,但主子那個人,是不會欠人救命之恩的。所以,二殿下說要皇位,主子就當真了,幫他爭奪皇位。若是二殿下要以身相許,那主子自然也會答應的,別看她只六歲,主子自小便早慧。

宴輕抓住了重點,“所以說,他們相識相知十年了?”

雲落:“是、是啊。”

他是不是不知不覺間被小侯爺給套話了?他明明什麼也沒說的。

宴輕“唔”了一聲,“十年啊。”

一個從十歲到二十歲,一個從六歲到十六歲,人生有幾個十年?他這個未婚夫,滿打滿算,認識她也就三四個月而已,且有一個半月她離京而去,又有一個多月不是每天見面的,算起來,相處的時間,大概也就是十幾二十日?

宴輕嘖了一聲,打了個哈欠,“回去睡覺了。”

雲落巴不得宴輕趕緊回去睡覺,只要不聽小侯爺嘮嗑,小侯爺不找他聊天,不聊主子和二殿下如何如何,小侯爺睡個八天,都沒問題。

回到院子,進了屋,宴輕十分利落,洗洗漱漱睡了。

雲落回到自己住的屋子,摸了摸養的信鴿和飛鷹,到底沒敢輕易放出去給主子報信,小侯爺這個人聰慧邪門的很,萬一被他知道,他在端敬候府可就待不下去,只能滾蛋了。

姜浩被卸了下巴拔了舌頭扔在了東宮正門口,魏銘扔時的動靜不小,直接將人扔到了地上,扔完後就走了。

聽到動靜的東宮守門人打開門探究地一看,頓時驚呼了一聲。

有人將姜浩擡進東宮內院,有人去稟告太子蕭澤。

自錢耿之後,姜浩是蕭澤最倚重的下臣幕僚,蕭澤聽聞後,匆匆趕去看姜浩,此時姜浩已醒來,見到蕭澤,想說話,但他舌頭被拔掉,隻言片語都吐不出來,只聽得一陣哇啦哇啦聲,他臉色蒼白幾欲又暈死過去。

蕭澤驚問,“你的舌頭怎麼了?”

姜浩落下淚來。

蕭澤立即說,“還能寫字嗎?”

姜浩點點頭。

蕭澤吩咐人拿來執筆,姜浩抖着手將他去端敬候府的經過,落得這個後果寫了出來。

蕭澤看罷,氣的眼睛都紅了,“好一個宴輕!他好大的膽子!”

姜浩又寫,“下臣已不能再爲太子殿下效命了。”

他被拔了舌頭,這一輩子都只能做啞巴了,談何說將來的前途?他還有什麼前途?他是真沒想到宴小侯爺會下這麼大的狠手。

蕭澤臉色鐵青,“你只管留在東宮,本宮讓大夫給你醫治,你沒了舌頭,還有手,還能寫字,東宮養你一輩子。”

姜浩流着淚跪在地上,給蕭澤叩了三個頭。

蕭澤吩咐大夫給姜浩看診,然後出了院子後,整個人肺都要氣炸了,若不是他不能踏出東宮一步,他一定要衝去端敬候府要宴輕好看。

如今雖然不能讓宴輕好看,但他東宮的人受了如此奇恥大辱,他也不能就這麼算了。

於是,他回到書房,提筆寫摺子給皇帝。

當寫到一半時,他清醒過來,頹然地放下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若是父皇問起宴輕爲什麼要拔了姜浩的舌頭,他該怎麼說?他說他讓姜浩跑去找宴輕說凌畫如何如何了,若是父皇問他是怎麼知道的?他難道要說出溫行之?要說出他派去衡川郡的護衛?父皇難道不會細究內情?不多想嗎?

這些,自然都是不能被父皇知道的暗事兒。

所以,宴輕敢做,他就不怕,也拿準了他不敢鬧到父皇面前,他只能吃了這個啞巴虧。

蕭澤想明白後,將寫了一半的摺子直接燒了,卻在心裡記恨上了宴輕。

宴輕哪裡是怕蕭澤記恨的人,他敢做,就不怕,所以,他此時睡的正香。

第二日一早,有人對皇帝稟告了昨日夜晚東宮門前發生的事兒。

皇帝聽聞後“哦?”了一聲,問趙公公,“怎麼回事兒?”

趙公公搖頭,“老奴也不知,只聽說東宮裡有個下臣去端敬候府找宴小侯爺,不知怎麼惹了宴小侯爺,被小侯爺讓人拔了舌頭,扔回了東宮大門口。”

皇帝蹙眉,“叫什麼名字?”

“好像是叫姜浩。”

皇帝似有耳聞,“他是東宮的的幕僚,怕是受了太子的吩咐,去東宮說了什麼宴輕不愛聽的話,才被拔了舌頭。宴輕雖然脾氣不好,但這麼多年,沒對誰下過狠手,一定是東宮找上門惹了他。”

趙公公點頭,“大概是。”

“太子今日有沒有摺子遞上來?”皇帝問。

趙公公搖頭,“沒有。”

皇帝哼了一聲,“大約是理虧,纔沒找朕告狀,那就不必理會了。”

趙公公應是。

程初是個耳朵十分靈的人,愛聽京城各府的八卦,尤其東宮有他的妹妹,他對東宮的關注度向來比別的府邸高,昨兒夜晚東宮門口發生的事兒,他自然也聽說了,一大早跑到端敬候府找宴輕。

宴輕昨兒睡得晚,今兒還沒醒,早已過了辰時,還繼續在睡,這麼長時間,他已將在棲雲山被凌畫養成辰時起的習慣給改了過來,這個時辰睡的正香。

程初來到後,坐在院中等着宴輕,悄悄問雲落,“宴兄這段時間不是都辰時起的嗎?今兒怎麼還在睡?”

“小侯爺已改正了作息。”雲落回答他。

程初看看天色,天空依舊陰沉沉的,已陰沉了三日,看來是攢大雨,他仰着臉說,“這雨怎麼還不下?這天也悶死個人,烏雲黑壓壓的,總不下憋着難受。”

雲落道,“今日必有大雨。”

程初驚訝了,“你會看天象?”

“會一些。”雲落點頭。

程初佩服,“嫂子真好,把你這麼好用的人給宴兄。”

他身邊就沒有一個這樣的人。

他看着雲落悄悄問,“嫂子真趕不回來大婚了?這麼說,婚期真要推遲了?”

雲落點頭。

程初嘆氣,“江南漕運的亂子怎麼這麼大?真煩人。”

雲落不吭聲。

若真是江南漕運出的亂子也就好了,何必用主子親自去?關鍵不是,是二殿下那裡的麻煩。

程初本來就是好奇而來,宴輕總也不醒,他有些坐不住,問雲落,“昨兒東宮那人是怎麼回事兒?你告訴我唄。”

他怕雲落不說,補充了一句,“就算宴兄醒來,我問他,他也會告訴我的。”

他連他妹妹自己服毒的最大的秘密都跟宴輕分享了,是兄弟,他不會不告訴他的。

雲落搖頭,“那您就等着小侯爺醒來吧!”

他自然是不會說的。

程初沒轍。

將近午時,宴輕醒了,從房間裡走出來,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堂屋等着他等到快發毛的程初,挑眉,“又要去哪裡玩?”

程初搖頭,“快要下大雨了,哪裡也不去。”

宴輕挑眉,已猜到了他的目的,“你是來問昨兒東宮怎麼惹了我?”

程初嘿嘿一樂,“正是。”

宴輕給了他一句,“無可奉告。”

程初:“……”

他頓時哀怨,“咱們還是不是好兄弟了?我有秘密都與你分享的?”

宴輕瞥了他一眼,“你分享的那些秘密,是我樂意想聽的秘密嗎?”

程初:“……”

是,沒錯,都是他自己主動忍不住跟他大嘴巴說的,他壓根不想聽。

程初泄氣,“好吧好吧,不問了。”

他嘟囔,“我不是好奇這些年有什麼事兒能觸動你的逆鱗發了那麼大的火嗎?不會是關於嫂子的事兒吧?”

否則,哪拔過人舌頭?

宴輕動作一頓。

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十二章 崩潰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八十章 原來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三十一章 回府(一更)第二十一章 猜謎(一更)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十章 協議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九十章 幫忙(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十八章 借馬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三十二章 不捨第五十四章 重賞(一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三十六章 惦記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三十八章 滋味(二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十九章 盯上第二章 婚約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七十一章 人物(一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
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六十六章 鷹鳥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十二章 崩潰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八十章 原來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三十一章 回府(一更)第二十一章 猜謎(一更)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十章 協議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九十章 幫忙(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十八章 借馬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三十二章 不捨第五十四章 重賞(一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三十六章 惦記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三章 蘇楚(二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三十八章 滋味(二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十九章 盯上第二章 婚約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七十一章 人物(一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