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

凌畫給陛下、太后、宴輕三人送了三封信後,沒立即啓程前往嶺山,而是收拾了一番,找去了戶部尚書趙江賑災下榻的府邸。

她打算見見趙江。

彼時,已是夜晚,趙江正憂心忡忡地坐在桌前。

二殿下蕭枕已失蹤了一個月二十日了,跟着二殿下一起的護衛細雨讓他瞞着陛下,不得將此事捅出去,他見識了二殿下對上東宮那一日的血雨腥風,一路上又見識了二殿下的城府魄力,雖然開始時不是他自願投靠二殿下,但一路走到障毒林之後,他已是心甘情願投靠了。

因爲,二殿下的確仁善,要比太子殿下仁善的多。

本來二殿下可以不必管沿途的事兒,只一心按照陛下的吩咐,直接到衡川郡就是了,偏偏看到遍地的饑荒難民,二殿下插手了,一路安頓百姓,行程緩慢了下來,以至於,到了障毒林時,因派出了部分人安頓百姓,導致人手減少了護衛,被大批的殺手趁機截殺,逼迫進入了障毒林,以至於失蹤了。

他本以爲,也就瞞個幾日,待二殿下被找到,他也就不必瞞着了,沒想到,這一瞞,就瞞了一個月二十日。

他到了衡川郡後,發現民間的善人已自發地在衡川郡賑災,衡川郡雖然受災最重,但反而比其他的州郡縣的災民要少,也沒有曝屍荒野,更沒有災民暴亂的情況。

開始他也真以爲是民間的善人,後來才發現,其實背後是有人推動的,而推動背後賑災的人,是凌畫的人,而凌畫,是二殿下的人。

他之所以能知道這些,也是凌畫的人特意讓他知道的。

早先,知道的秘密多,他還膽戰心驚,如今知道的秘密多了,他反而踏實下來,唯一的擔心是二殿下至今沒有消息,會不會真的……

他不敢想。

屋中安靜,有人推開們,腳步清淺地走了進來。

趙江搖頭,“今晚不喝濃茶了,不必沏了。”

來人一笑,“趙大人不喝濃茶,我來討一杯淡茶,不知趙大人可歡迎。”

趙江一驚,猛地回身,進來的是一名女子,看面相有些陌生,但是聲音他卻不會認錯。

他騰地站起來,看着她,“凌、凌畫?”

凌畫笑着點頭,“是我,爲了掩藏行蹤,用了些江湖上的伎倆,不能以真面目示人,趙大人海涵了。”

趙江連連搖頭,“不打緊,不打緊。”

他看着凌畫,“你是爲二殿下而來?二殿下可找到了?”

凌畫點頭,“找到了。”

趙江大喜,急聲問,“二殿下可還好?可毫髮無傷?”

凌畫搖頭,“尚不知是否毫髮無傷,不過人是找到了。”

趙江又提起心,“敢問二殿下如今在哪裡?”

“在嶺山。”凌畫也不瞞他,既然趙江已是自己人,她也就沒有瞞他的必要了,知道的越多的人,越謹慎,越小心,越忠心,尤其是趙江這樣這些年生怕行差就錯的天子信臣。

趙江倒吸了一口涼氣,整個人都結巴了,“二、二殿下、怎麼會去了嶺山?”

“被嶺山的人劫去了。”凌畫語氣平靜,如說今天的天氣如何一樣,平平常常,沒什麼波動。

趙江卻直吸氣,“那、那、嶺山是要造反嗎?”

凌畫一笑,“嶺山在內鬥。”

趙江看着凌畫,勉強定下心神,“嶺山內鬥,爲何要劫二殿下?”

“大概是因爲我?逼我站隊?”凌畫倒是十分誠實,但在趙江聽來,語不驚人死不休,“因爲,我與嶺山,有些淵源,或者說,是血緣。”

趙江:“……”

他急急地打住凌畫的話,“淩小姐,你不會是來殺本官滅口的吧?”

否則幹嘛從來了,一連氣的直說這麼嚇人的話,她敢說,他不敢再聽下去了。

凌畫笑,“自然不是,趙大人如今不是成了二殿下的人了嗎?既成了二殿下的人,便是自己人了,我對自己人向來誠實又大方。”

趙江十分無奈,但看着她的笑臉,到底是輕鬆了幾分,只要不是來滅他的口就好,他還想多活幾年的。

他試探地問,“淩小姐不是在說笑?你與嶺山,怎麼有淵源了?”

若是有血緣,陛下豈能查不出來?

凌畫既然說了開頭,便也不隱瞞,直說,“我外祖父出身嶺山嫡系,只不過自小沒養在嶺山,被嶺山抹平了他出身的痕跡,所以,陛下也查不到我與嶺山的淵源。”

趙江震驚,“原來王老是出身嶺山嫡系嗎?”

後梁第一首富啊,原來是出身嶺山嫡系,這麼說,嶺山沒有反心了?否則,王晉怎麼會將九成的身價都上交陛下了呢。

凌畫點頭。

趙江不解,將疑惑問了出來,“那王老的家財,都上交了國庫,怎麼沒給嶺山?”

“自然是我外祖父自己覺得,除了血緣那麼點兒關係外,他不是嶺山人了,他是先皇一手扶持起來的,外祖父與先皇有知遇之恩,哪怕當今陛下與外祖父沒什麼深厚情誼,但爲了後梁江山好,爲了黎民百姓好,爲了嶺山好,他也不希望嶺山拿他的銀子,反了後梁江山。”凌畫看着趙江,“太祖時,嶺山王不要天下,後世子孫,何必廢祖宗的規矩?更何況,陛下是個明君。”

陛下雖然擅制衡之道,但凌畫得承認,他算是個明君,知人善用。最起碼,若陛下不是明君,三年前的凌家,就得含冤而死,她也不會受重用支撐不起來。

趙江緩緩點頭,感慨,“王老仁心。”

他看着凌畫,“淩小姐不是即將大婚嗎?你竟然來了此地,那你的大婚……”

“推遲了。”

趙江點頭,雖然不知道凌畫與二殿下是何等深厚的內情交情,但就衝凌畫的人這些日子全力爲蕭枕做事,便可窺見一斑。

自二殿下和他來衡川郡賑災的消息傳出後,那些背後做事的人,便都挪到了明面上,打上了二殿下的名義,就連二殿下失蹤,也派了替身易容成二殿下的樣子,每日出入,若不是他知道真的二殿下失蹤了,怕是都能被糊弄過去。

真正的認識了蕭枕和凌畫的人行事後,他也算是對蕭枕與凌畫徹底的改觀了。哪怕陛下不派二殿下不來衡川郡,二殿下背後所做的,也是利國利民的仁善之事。

太子從來做好事兒生怕百姓不知道不留名,很多時候,都是爲了讓人看到他的賢德而做,但是二殿下不同,能不要賢名的救百姓,不計功勞,默默做,若不是陛下派他來衡川郡,怕是連他都會以爲,做好事兒的是當地的善人,災情後迅速安頓百姓的人也是民間的組織和大善人,誰能想到背後竟然是二殿下?

也正因此,他更是敬服誠心投靠。

自古以來,良將難得,明主更難尋。

趙江看着凌畫,“那二殿下既然被嶺山劫走,可怎麼救出來?淩小姐今日露面來找本官,可是有什麼需要本官做的地方?或者是找本官商議的?”

總之,他明白,凌畫找上門親自見他,不會沒有目的。

凌畫感慨不愧是能做到戶部尚書的人,對趙江如實說,“我會親自去嶺山一趟救二殿下出來,也的確是想趙大人做一件事情。”

“你只管說。”趙江想好了,既然投靠,便要發揮他的作用,反正已上了一條船,總不能再保持中立了,他得全力扶持蕭枕登基,將來才能立於不敗之地。否則,蕭枕登不上那個位置,他戶部尚書府的整個下場都不會好。

凌畫看着他,“勞煩趙大人給陛下上了一封摺子,快馬加鞭,一定要在中秋之日送到陛下的面前,告知陛下,二殿下遭遇刺殺,進了障毒林,失蹤了。”

趙江一愣,“不是要瞞着陛下嗎?”

凌畫笑,“早先是要瞞着陛下,如今已找到了二殿下,自然不必瞞了。”

她說出自己的算計,“陛下每年的中秋之日,都與太子殿下一起過中秋,今年怕是忍不住會在中秋之日將太子殿下解禁放出來,但我還不想太子殿下解禁,還是希望他再關的久一點兒,所以,你這封摺子一定要送的及時,就在中秋之日,送到陛下的手裡。”

趙江頓時懂了,立即說,“好,本官這就寫摺子。”

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二章 吐血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十一章 出京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寧葉(二更)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五十一章 海棠苑(一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四十九章 三更(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二十五章 下棋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四章 不相干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八十四章 更好(二更)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一百零五章 易換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四十四章 五日(二更)第十三章 不平(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九十四章 驚嚇(一更)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二章 抱着(二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十六章 對弈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八十九章 哥哥
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二章 吐血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十一章 出京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寧葉(二更)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五十一章 海棠苑(一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四十九章 三更(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二十五章 下棋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四章 不相干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八十四章 更好(二更)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二十三章 修繕(一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一百零五章 易換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四十四章 準了(一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四十四章 五日(二更)第十三章 不平(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九十四章 驚嚇(一更)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二章 抱着(二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十六章 對弈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二十章 燈賽第八十九章 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