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

宴輕出了杏花村往回走,雲落亦步亦趨跟在他身後。

宴輕走了一段路後,忽然笑了,回頭問雲落,“你見過無論什麼時候,都說話滴水不漏的人嗎?”

雲落如實說,“見過。”

宴輕問,“見過的多嗎?”

雲落實在地點頭,“不少。”

宴輕滿意他的誠實,“我也見過不少。”

雲落想,您從小聰明到大,不說出身端敬候府,有個顯赫的身份,您師從的那兩位文武師傅,就足夠教您做人的了,只說您已做了四年多紈絝,京中的三教九流人物都打過交道,那自然什麼人都見過了。

再換句話說,能識破主子的兵法和小心思,也是獨一份了,一般人真做不到。

再還有,當初杏花村的事兒主子做的秘密,他沒親眼目睹參與,聽琉璃提了一言半語,那一言半語,窺不到全貌,但也覺得天衣無縫,因爲主子給給酒裡下了憫心草,宴小侯爺和秦三公子便自主搭臺唱了大戲,順利的全然沒有任何懷疑的點兒。

但即便這樣,宴小侯爺還是在見到秦三公子後,盯着盤問了一番,如今又跑來了杏花村套話。

顯然,他是對當初的事兒十分懷疑的,不相信自己能做出那樣的事兒。

雲落真不知道該誇他太聰明,還是無語他就不能心裡糊塗一下?

宴輕繼續往前又走了兩步,漫不經心地對雲落說,“杏花村的掌櫃的,全程說話滴水不漏,不簡單吶。這樣的人,甘於委身杏花村,一待就是二十幾年。是不是很奇怪?”

雲落能說什麼?原來掌櫃的應付的太好,也是錯,他只能道,“是吧?”

宴輕攸地一笑,又停住腳步,盯着雲落,“你確定杏花村跟你家主子沒關係嗎?”

雲落無奈極了,讓他怎麼說?若是他說確定,那將來某一日,主子翻車了,他是不是在小侯爺這裡也黑臉了?若他說不確定,那豈不是直接告訴小侯爺,杏花村是主子的,這裡有陰謀?

他聰明地壓低聲音說,“杏花村是嶺山的。”

反正,主子與嶺山的關係無人知道,而嶺山也完全有這個實力,在京城安插幾個暗樁,有些產業,本來也不奇怪。有朝一日就算小侯爺知道了,也不怪他沒說實話,這杏花村本來就是嶺山的,是後來傳到了主子手裡的。

宴輕一愣。

他是真的愣了,沒想到,杏花村竟然是嶺山的產業。

他看着雲落,半晌才說,“怪不得掌櫃的這般人才,甘於二十多年一直待在杏花村不施展。”

嶺山在如今來說是個忌諱,但在幾十年前甚至百年前,甚至更遠,那可是提起來就讓人尊崇的地方,太祖要與嶺山王平坐天下,但嶺山王不止拒絕了,還自願選了嶺山做封地,爲後梁守死了東南邊境,既是大義,也是恩義。

雲落道,“嶺山人才濟濟,杏花村掌櫃的大約就適合待在杏花村纔是他的施展。”

宴輕點頭,“你這樣說,還真是了。”

他轉過身,慢悠悠地繼續往前走,再不多言了。

雲落心裡鬆了一口氣,想着這件事兒總算應付過去了吧?

他剛想到這,不料宴輕又問,“你家主子與嶺山有關係嗎?”

雲落差點兒給跪了。

他就不該對宴小侯爺抱有希望,他這人就是個聰明至極的人,推背圖都敢反覆推演傷了慧根的人,還有什麼是能瞞得住他的?他想着,若他真心想知道,主子怕是早晚要捂不住。

不過馬當時,他跟掌櫃的想的一樣,他沒跟主子大婚前,還是拼命死活捂着吧!

雲落只能含糊地說,“主子與嶺山是有些關係,但也不大。”

這話他也沒說錯,主子的外祖父早就出了嶺山,只不過打斷骨頭連着筋,與嶺山的血脈不可分割罷了,主子如今與嶺山,說有關係,也有關係,說沒關係,也可以說沒關係。

雖然牽扯的繁雜,但其實也簡單的很。

宴輕挑眉,“什麼關係?纔是不大的關係?”

雲落心都提起來了,但不能讓宴輕聽出來他緊張,只如常地說,“可有可無的關係吧!”

宴輕好笑,“這世上,還有這樣的關係嗎?”

“有吧?”雲落快暈了。

宴輕回頭瞥他,“你緊張什麼?”

雲落:“……”

誰受得住小侯爺這麼盤查地問?

就問問,誰受得了?

他無奈了,壓低聲音說,“小侯爺,這裡是大街上,雖然沒人,但是萬一隔牆有耳呢?您就這麼大咧咧地跟屬下說嶺山,您不緊張,屬下也緊張啊。”

他倒是沒反駁宴輕說不緊張的話,他吸取了掌櫃的教訓,凡事過猶不及。

他這樣一說,宴輕倒是想起了,近來早朝上對於嶺山,有些討論,基於綠林牽扯出來的,陛下十分敏感,朝臣們下了早朝後,背地裡說說,也不敢明面討論,怕踩到了不能踩的地方。

宴輕嗤了一聲,“你家主子都不緊張,你緊張什麼?”

雲落默了默,“屬下沒有主子心裡強大。”

哪怕都動用了嶺山的蒼雲衛了,主子依舊在陛下面前滴水不漏,就跟嶺山與她一點兒關係都沒有似的,明明是她處處在算計小侯爺,但一點兒也不覺得虧心,有時候還挺作,在小侯爺面前嬌嬌氣氣的拿捏小侯爺這拿捏小侯爺那的,他看的都驚的慌,而主子依舊面不改色。

宴輕被氣笑了,“你挺行啊。”

有什麼養的主子,有什麼樣的屬下,這話說的,也一套套的。

雲落謙虛,“屬下比主子差遠了。”

宴輕看着他,忽然心情很好了,也不盤問了,“行吧,等她回來,我自己問她。”

雲落徹底放了心。

想着主子回來時,估計也到了大婚時了,憑着主子的本事,怎麼也能應付過去,就算應付不過去,也能應付完大婚,只要大婚後,他覺得,小侯爺是再早一點兒知道,還是晚一點兒知道,也沒有太大的區別了。

凌畫此時並不知道宴輕已盤問過了秦桓,也不知道宴輕已找去了杏花村與掌櫃的聊了一晚上,她此時正在趕路。

饒她相信,蕭枕不會出事兒,但沿着障毒林往衡川郡走,一日一日的搜查過來,連犄角格拉都不放過,也沒瞧見蕭枕的半個影子,她心裡也沒了底。

正因爲心裡沒底,又累又疲憊,以至於,她哪裡還能想起給陛下上摺子?哪裡還能想起給宴輕去信?

所以,她一直沒想起來。

琉璃也沒想起來。

他們兩人都沒想起來,就更沒有人會想起來了,如今所有人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找蕭枕上,包括蕭瑾。

蕭瑾也不希望蕭枕出事兒,如今他也算是與東宮對着幹上了,他的人都跟東宮打了一架了,讓東宮折了不少人,如今不管東宮會不會利用吳易陷害他,他都是凌畫這條繩上的人了。

他也拖着疲憊的身子,跟着一路找。雖然不用他多費什麼腦子,但是趕路也累。

一連又找了十多日,這一日,已來到了衡川郡,仍舊不見蕭枕的影子。

衡川郡遍地都是受災後的荒涼破敗之感,地上的水還沒幹,有的地方甚至水囤積了一人深。

望書早已得到了蕭枕半途出事失蹤的消息,已帶着人在衡川郡附近暗中查了多日,這一日,收到凌畫已到的消息,前來見她。

這一見,嚇了一跳,“主子,你的腿……”

凌畫一瘸一拐,臉色是易容的藥物都遮擋不住的疲憊,“沒事兒,騎馬受了傷,一直沒機會養着。”

望書放了一半的心。

凌畫問,“衡川郡可有二殿下的消息?”

望書搖頭,“二殿下沒有來衡川郡,沒有他絲毫來過的蹤跡。”

若是蕭枕來衡川郡,一定會聯絡他,他是主子的人,間接也是二殿下能信任能用的人。沒道理二殿下若真來了衡川郡,不聯絡他。

凌畫心又沉了沉,“怕真是出大事兒了。”

望書問,“主子沿途找來,也沒有二殿下的蹤跡?若真是出大事兒,總要有個痕跡。”

細雨比凌畫早來一步,也是一臉疲憊的菜色,在一旁說,“從二殿下失蹤後,屬下就帶着人一直在找,無論是障毒林,還是與主子匯和後順着主子吩咐的線沿途追下來,都沒有二殿下的蹤跡,按理說,不應該。”

凌畫道,“大家找了這麼久了,都累了,先休息一日。”

她要冷靜下來,好好想想,蕭枕的失蹤還有什麼可能是她沒想到查找的地方。

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十七章 抓回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三十八章 生不生(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七十章 刷新認識(一更)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四章 結巴(二更)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三十九章 聰明第十九章 盯上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四十二章 徹查(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五十八章 刺殺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看(二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三章 煎藥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
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十七章 抓回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三十八章 生不生(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七十章 刷新認識(一更)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一章 寵慣(一更)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五十三章 回府(二更)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四章 結巴(二更)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三十九章 聰明第十九章 盯上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四十二章 徹查(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五十八章 刺殺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看(二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三章 煎藥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