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

今日端敬候府納徵,百姓們聽聞後,一大早都跑到街上圍觀,眼看着聘禮一臺臺從端敬候府擡出,第一臺進了凌家,最後一臺還沒出端敬候府,十分壯觀,圍觀的人紛紛咋舌。

唏噓端敬候府的財富,唏噓宴小侯爺真是捨得這麼大手筆下聘。

一時間,京城因爲端敬候府下聘,十分熱鬧轟動。

凌雲深一早就將凌雲揚和秦桓叫出來一起等着接禮,他們都沒去打擾凌畫,知道凌畫這半個月來日夜趕工做繡活,不約而同地讓她繼續睡。

三人都換了嶄新的衣裳,規規整整地等在門口。

雖然凌雲深一早就看過禮單,但一臺臺的聘禮擡進門,還是十分震撼,覺得宴輕哪怕是整日裡吃喝玩樂不着調,但這等大事兒絕不含糊,給足了七妹面子。

凌雲揚偏頭對秦桓說,“若是你娶七妹妹,拿不出這麼多聘禮吧?”

凌雲深聞言不贊同地看了凌雲揚一眼,哪壺不開提哪壺,什麼都說,可見這些日子秦桓陪着他讀書,積攢的怨氣有點兒多,專門往秦桓心口上扎刀。

秦桓卻十分坦然,“拿不出,沒有端敬候府的底蘊。”

安國公府在老安國公時期,也是有些底蘊的,可惜後代子孫不爭氣,都給敗光了。如今連安國公府的爵位都給敗沒了。

凌雲揚瞅着他,見他面色坦然有點兒失望,“我這麼說,你怎麼不生氣?”

你若是生氣,最好一連幾日不理我,我也就不用跟着你頭懸梁錐刺股片刻都沒有喘息的讀書了。

秦桓對他一笑,“今兒你不能拉着宴兄喝太多的酒了,晚上可是要讀書的,上回納吉,你就因爲喝多了酒,歇了一晚上。今日我得盯着你些。”

凌雲揚:“……”

這人真討厭,他就盼着早點兒科考,他早點兒出府自立,也早點兒搬出凌家。

宴輕與禮部的人一起來到凌家時,東方的太陽正正火紅,他看到門口規規整整立着的三人,沒瞧見凌畫的影子,挑了挑眉,下馬見禮。

三人迎着他與禮部的人一起進了會客廳。

一行人樂樂呵呵就座,閒聊許久後,宴輕終是沒忍住偏頭問凌雲揚,“她呢?今兒又不在?”

凌雲揚道,“在。”

宴輕挑眉。

在怎麼不見人?難道納徵之日有女兒家不必出來的規矩?凌家這麼講究規矩?

凌雲揚低聲說,“七妹一連半個月趕工繡嫁衣,昨兒早上剛剛完成,如今都睡了一天一宿了,還沒醒來。”

宴輕奇怪,“不是還有一個半月大婚嗎?她着什麼急?”

半個月就將嫁衣繡了出來,怕是不眠不休了。

凌雲揚壓低聲音說,“她說溫行之要對她出手了,有他出手,以後怕是凡事都會很棘手,溫行之很難對付,已對她下了戰書,她又不能不接戰,便趕着時間趕緊將嫁衣繡完了,免得後面忙起來,沒空繡。”

宴輕皺眉。

凌雲揚看了她一眼,“溫行之你見過了吧?那傢伙據說十分厲害,溫老頭曾自得地跟人說,溫家有他,百年無憂。”

宴輕嗤了一聲,“見過了。”

一個討厭的人。

中午,凌家設宴,招待宴輕與禮部的人。

宴席上,秦桓盯着凌雲揚,今兒說什麼也不讓他再喝多了。

凌雲揚瞪眼,秦桓搬出凌畫,對他壓低聲音說,“上次義妹質問你將她的人給灌多了,你忘了?”

凌雲揚:“……”

他沒忘,就是喝酒能躲懶歇一天,所以,他還想喝,更何況,宴輕真是一個好酒友,能讓人喝的盡興。

他咂咂嘴,“七妹如今睡着呢,還不知道睡到什麼時候了。”

言外之意,等她醒來,酒早喝完了,你不說我不說,誰也不知道。

他話音剛落,琉璃從後院走來,對宴輕笑着說,“小姐醒了,說請小侯爺去後院。”

凌雲揚:“……”

他這個妹妹,生來就是專門跟他作對的吧?

他試探地問宴輕,“你喝完酒再去?反正她也剛醒來。”

宴輕已站起了身,“四舅兄與禮部的人喝吧!”

他纔不耐煩跟禮部的人逢源。

凌雲揚閉了嘴,眼睜睜地看着宴輕跟着琉璃去了後院,心想着,一句話就能將人招走,都不帶半點兒猶豫的,還是他七妹妹厲害。

宴輕走了,秦桓又在一旁盯着,凌雲揚只能作罷。

琉璃帶着宴輕往後院走,一邊走一邊對宴輕給凌畫買心疼,“小姐累的都瘦了,手腕子疼的不行,但還是堅持着將嫁衣給繡完了,我勸小姐喊來兩個繡娘,分點兒工,她就不會那麼累,但是小姐不聽,說她親手繡的,一針一線都不用別人代手的,纔是載滿祝福,爲了能跟小侯爺白頭偕老,小姐真是拼了。”

宴輕“嗯”了一聲。

琉璃回頭看了宴輕一眼,又說,“我幫着小姐分線,都累的脖子疼腰疼,可想而知,小姐得多累。幸好有青嫂子在,給小姐每日捏肩揉按後背鬆鬆筋骨,否則小姐得病倒。”

宴輕又“嗯”了一聲。

琉璃深諳適合而止的道理,說了這兩句話後,便不再說了。

二人來到玉蘭苑,凌畫睡眼惺忪地正從裡屋走出來,見到宴輕,未語先笑,“四哥是不是又拉着你喝酒了?”

宴輕搖頭,“秦桓盯着他不準喝,怕耽誤讀書,你喊我,我便扔下他過來了。”

他坐下身,蹙眉,“那個姓溫的讓你這般如臨大敵?日夜不休將嫁衣緊趕慢趕繡出來?”

凌畫揉着眼睛說,“這些年,我與東宮鬥,溫家扶持東宮,溫啓良派人殺了我多次,但是據我所知,溫行之一直沒出手,沒參與溫家與東宮之事,在溫家,溫啓良與溫行之是割裂的,如今,溫行之要出手,我自然不敢大意鬆散。”

宴輕忽然問,“那日,你與溫行之到底說了什麼?”

凌畫睡意一下子醒了,“就是那日我與你說的那些話,陛下讓溫啓良帶他來京,又將他留在京城,他那個人聰明,大約是明白了陛下看溫家近年來跳騰的太厲害,將他留在京城爲質子的意思,哪怕他不參與東宮的事兒,他溫家是東宮的派系,他既然姓溫,也躲不了。而我是擋在溫家和東宮面前最大的麻煩,所以,他要想自己自由,就要先除去我。”

宴輕不輕不重冷笑一聲,“你繼續編。”

凌畫:“……”

她是編了,但這話也沒說錯,事實的確也差不多。

“讓我猜猜,他那日與你談條件,是不是事關我?或者,我們的婚事兒?他讓你取消婚約?你不敢讓我知道?”宴輕眯起眼睛。

凌畫垮下臉,扯過他袖子攥住,無奈極了,“宴輕,你就不能不要這麼聰明?”

這般一猜一個準,是怎麼猜到的?溫行之那奇葩的腦回路,她都覺得匪夷所思,難道聰明人的腦回路都是一樣的?因爲宴輕很多時候也很奇葩?

“很好猜。”宴輕見凌畫不再一味地裝蒜,承認了,面色總算好了些,“否則,我想不通,他就算出手,爲何要特意告訴你一聲,自然是有條件可談,而且憑着他溫家長公子的身份,不避諱地踏進煙雲坊,必是大條件,但後來臨走時,特意找我去說那一番話,說明,與我有關,你們並沒有談妥,與我有關的只我們婚約這一件事兒,那日你糊弄我,今日還糊弄,你是覺得我人傻好糊弄嗎?”

凌畫立即否認,“不敢不敢。”

若誰覺得宴輕傻好糊弄,那纔是一個大傻子。她就是有那麼點兒不想讓他知道的小私心和小僥倖罷了,也不想因爲溫行之,讓她的婚事兒中間出什麼波折。畢竟,走到這一步,外面的人看着簡單到不可思議,畢竟宴輕納吉納徵都親自來了,這在以前,他是不可能做的事兒,但對於她來說,這其中的艱難險阻,只有她自己知道。

宴輕給面子是一回事兒,喜歡上她又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你的不敢還少嗎?”宴輕冷哼,“下不爲例。”

凌畫連連點頭,見他這副神色,便知道他沒有因爲溫行之而悔婚的想法,心裡鬆了一口氣,軟聲笑着說,“那我餓了,你陪我吃飯?”

宴輕已在前面吃過了,但見她一副累的沒骨頭的樣子,拒絕的話到了嘴邊又吞了回去,慢慢地點了點頭。

第四十九章 扎心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三十五章 壞人(一更)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七章 默契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九章 不見(二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六章 蕭枕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十章 有病第十二章 有功(二更)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十七章 抓回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七十九章 送信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十八章 找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
第四十九章 扎心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七十一章 打探(一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三十五章 壞人(一更)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七章 默契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九章 不見(二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六章 蕭枕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十章 有病第十二章 有功(二更)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十七章 抓回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七十九章 送信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七十五章 東風引(十九更)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十八章 找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