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

蕭枕合理地懷疑,宴輕是爲了凌畫,當然,與他報復蕭澤也不衝突。

自從聖旨賜婚後,凌畫對宴輕的好,不用他刻意去打探,也是知道的,凌畫對一個人好,可以好到方方面面,這麼多年,他早已深有體會。

正因爲深有體會,他才心裡憋悶,心中不服氣,憑什麼宴輕什麼也不用做,只長了那麼一張漂亮的臉,被凌畫瞧見了,就能得到她的一心喜歡,歡喜要嫁他。

宴輕若是一直不做什麼,蕭枕還會想着,也許有一天凌畫熱臉貼冷屁股久了心冷了,也就不再喜歡他了,可是如今,宴輕做了。

雖然說的好聽,是爲了報復蕭澤算計他給他送女人,但他同樣身爲男人,他就不信在凌畫方方面面的攻克下,宴輕能真的不喜歡凌畫。

若是真不喜歡,宴輕哪怕答應娶她,也不會與她當街共乘一騎汗血寶馬。

所以,蕭枕不怎麼開心,哪怕蕭澤如今在東宮氣的跳腳可以預料在砸東西,他也高興不起來。

“二殿下,爲了大局着想,您要穩住。”幕僚打量蕭枕神色,也不知該怎麼勸了,二殿下與淩小姐之間的賬,只能他們倆自己算,別人插不上手。

蕭枕扯了扯嘴角ꓹ “是啊,爲了大局着想ꓹ 我自然要忍住。”

他已忍了許多,不差再繼續忍更久點兒了。

他看着幕僚,“聽說太常寺卿柳望家的女兒離京了?”

幕僚點頭ꓹ “是,太常寺卿柳望的夫人那一日帶柳小姐上街ꓹ 好巧不巧碰見了宴小侯爺和淩小姐共乘一騎,第二日ꓹ 柳小姐就離京了ꓹ 大約是死心放棄宴小侯爺了。”

幕僚想着,不愧是太常寺家的人,如此執着了好幾年喜歡宴小侯爺,如今眼看着沒戲了,不吵不鬧,離京了。

蕭枕撇嘴,“真沒用。”

幕僚沉默ꓹ 心想着您還想要人家怎麼有用呢?

他們二人有聖旨賜婚,太后又喜愛淩小姐ꓹ 讓欽天監挑了最近的日子ꓹ 禮部這些日子所有事情都放下ꓹ 所有人都忙着宴小侯爺的大婚ꓹ 比當初的太子大婚還要顯得大操大辦些,太常寺卿家的柳小姐是有多大的本事ꓹ 能和淩小姐搶人?無論是怎麼搶ꓹ 都搶不過吧?

如今除了黯然離開ꓹ 還能有什麼法子?

蕭枕也覺得這話說的沒意思,懶得再說柳蘭溪ꓹ 對幕僚擺擺手,“蕭澤一定會讓御史臺彈劾宴輕,她應該已有預料,怎麼說?”

幕僚道,“淩小姐說不用管,由着太子讓人彈劾就是了。”

蕭枕點點頭,“有太后在呢,宴輕只要不做什麼謀反的大逆不道的事兒,對於父皇來說,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兒,沈怡安與別人有牽扯不行,但是與宴輕有牽扯,他一個紈絝,對父皇來說,沒什麼有礙,反而是蕭澤,這麼被宴輕一氣之下,又該坐不住了,他裝了這麼些日子的乖巧,怕是要破功了。”

幕僚也樂了,“正是這個理,淩小姐就怕太子殿下一直裝乖下去,只要他有動作,就會多做多錯。”

蕭枕冷笑一聲,“他就是被父皇寵慣的太久了,不知天高地厚了。以爲無論他做什麼,父皇都能一直寵着他包容着他,他還以爲他像是皇祖母寵宴輕呢?毫無理由地寵着護着,也不想想,他與宴輕能比嗎?宴輕是端敬候府的一根獨苗,而他是父皇培養的儲君。”

幕僚道,“也幸虧太子殿下蠢些。”

否則自小培養的儲君根基,真是不好對付,要想拉他下來,太難了。

蕭枕不置可否。

因蕭澤指使,所以,第二日早朝,御史臺的幾位大人,聯合彈劾宴輕與沈怡安。

早朝上,沈怡安立在大理寺少卿的位置上,面色坦然,八風不動,很是穩得住,在陛下看來時,一點兒都不慌。

皇帝掃了幾名御史臺的人一眼,看着沈怡安問,“沈少卿,你怎麼說?”

沈怡安緩緩出列,對皇帝拱手,“陛下,臣私以爲,臣的弟弟已長大了,有了自己做主的能力,他想跟着宴小侯爺做紈絝,與臣全然沒什麼關係,臣就算是他兄長,也不能一味地限制管着他不讓他去做他想去做的事兒。”

他冷靜平靜的聲音響徹在大殿上,毫不客氣地抨擊回御史臺的彈劾,“幾位大人彈劾臣勾結宴小侯爺,真是可笑又荒唐,試問臣與宴小侯爺勾結什麼?僅憑我弟弟做紈絝,幾位大人就能給我扣上與宴小侯爺勾結密謀的帽子,臣看幾位大人莫不是陰謀論太過,下官身正不怕影子斜,宴小侯爺一心一意做紈絝,若是幾位大人不信,不如就住去下官的府上,日日盯着下官,看看下官與宴小侯爺能勾結出什麼來?”

皇帝也給逗笑了,反問御史臺那幾人,“是啊,幾位愛卿,你們給朕說說,他們兩個人,能勾結密謀什麼大事兒?”

幾位御史臺被沈怡安逼問的臉色發漲。

一人渾不怕地說,“誰都知道淩小姐與太子殿下不對付,莫非是宴小侯爺藉此幫淩小姐收買沈少卿,讓沈少卿幫着淩小姐對付東宮吧?”

沈怡安頓時豎起眉頭,“程大人真是太可笑了,若是照陳大人這樣說,這京中但凡家裡有跟宴小侯爺一樣做紈絝稱兄道弟的人,家裡人一定都是被淩小姐藉由宴小侯爺之手收買了來對付東宮的,若是本官沒記錯,程大人的外甥,就是在京城做紈絝吧?難道程大人也被宴小侯爺收買了,幫助淩小姐對付太子殿下?”

程大人一噎,“這豈能混爲一談?”

“是程大人自己要混爲一談。”沈怡安冷着臉色,字字不留餘地,“御史臺若是都像幾位大人這麼不分青紅皁白,胡亂給人扣帽子,誣陷人,栽贓人,那麼,本官看御史臺該清洗了。”

程大人頓時勃然大怒,“你一個大理寺少卿,口出妄言,竟然敢說清洗御史臺。”

沈怡安反諷,“御史臺敢胡亂彈劾人,亂給他扣帽子,本官憑什麼不合理懷疑御史臺已失去了‘正朝廷綱紀,舉百家紊失的作用’,憑什麼不能夠先清查一番?否則,人人都被胡亂污衊,綱紀何在?”

程大人頓時噎住,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皇帝這時開口,“說得好!”

皇帝是不相信宴輕與沈怡安因爲他弟弟去做紈絝而密謀什麼,但倒也不是全然不猜想這裡面是否有什麼事兒,否則沈怡安怎麼會讓他的弟弟去做紈絝。

因凌畫要嫁宴輕,沈怡安是他要提拔的人,所以,皇帝還是打算下朝後,將沈怡安叫去御書房,詢問一二。

沈怡安自然不能與凌畫結成一派,就像沈怡安也不能被東宮收攏一樣。

皇帝要的是朝局勢力均衡,他能夠把控得住,自然不希望臣子們擰成一股繩,那他這個帝王該不安穩了。

皇帝倒也沒苛責御史臺彈劾的幾位大臣,只意思意思地訓斥了幾句,讓幾人下不爲例,輕輕鬆鬆就將這件事兒給揭過了。

下了早朝後,皇帝讓沈怡安跟着他去御書房。

進了御書房,皇帝問沈怡安,“朕問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沈怡安是聰明的,以十分爲難的口吻對皇帝道,“近日來,臣的府外,有人盯着,臣怕是綠林的人知道臣授命對付綠林,使得綠林的人得到消息,來對付臣,而臣的軟肋是胞弟,所以,臣思來想去,哪怕臣一再小心謹慎,怕也有打盹護不住的時候,昨兒帶弟弟去醉仙樓吃飯,恰巧遇到了宴小侯爺與一衆紈絝們在醉仙樓喝酒,正好宴小侯爺心情好,與弟弟平安投眼緣,所以,臣權衡之下,便答應讓弟弟去做紈絝了,本來大夫也說讓弟弟平安多走動,是臣一直小心謹慎看護着他,以至於他身子骨一直經不得風雨弱的很,如今迫於無奈,也只能狠下心了。”

皇帝皺眉,“這京中進來了綠林的人?還在你的府邸附近盯着你?”

“是。”沈怡安點頭,“臣今日早上上朝時,還發現有人在,如今應該也還沒撤走。”

皇帝當即說,“爲何不抓起來?”

“臣本來打算安頓好胞弟,今日就讓大理寺的人動手,沒想到早朝上,御史臺因此彈劾臣。”沈怡安聲音不高不低,“臣也正要向陛下稟告此事。”

皇帝當即說,“既然如此,你快去。”

頓了頓,又道,“朕派兩個大內侍衛跟你一起去,務必拿住人。”

沈怡安垂首,“多謝陛下。”

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七十章 出息第二十章 如期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一百一十章 寧葉(二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五十一章 海棠苑(一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十一章 出京第三十五章 壞人(一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第十九章 旁聽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九十二章 如期(一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二十三章 不捨(一更)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一章 宴輕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七十八章 上藥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五章 哄(一更)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七十九章 拒絕(二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四十九章 三更(二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六十七章 盤查第十二章 崩潰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五十章 揉揉(二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十九章 盯上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九十章 迎接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
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七十章 出息第二十章 如期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一百一十章 寧葉(二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五十一章 海棠苑(一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十一章 出京第三十五章 壞人(一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第十九章 旁聽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九十二章 如期(一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二十三章 不捨(一更)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一章 宴輕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七十八章 上藥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五章 哄(一更)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七十九章 拒絕(二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四十九章 三更(二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六十七章 盤查第十二章 崩潰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五十章 揉揉(二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十九章 盯上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九十章 迎接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