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

程初蹭了一頓飯,飯後,不想走,拉着宴輕詢問棲雲山的海棠。

他如今銀子被限制,緊缺的很,卻也沒好意思舔着臉跟宴輕問能不能讓嫂子不收她銀子讓他去棲雲山再待三日,他自覺跟宴輕是兄弟,不能不做人地佔便宜讓嫂子瞧不起他這個兄弟,所以,只能拉着宴輕問這問那了。

宴輕被他問的心煩,“那些海棠不都長的一個樣嗎?”

程初譴責他,“宴兄,每一株海棠都不一樣,怎麼能一樣呢?你是哪隻眼睛看出來都一樣的?你是不是沒仔細看?你怎麼這麼暴殄天物?”

他想去都去不了,他這個能免費被嫂子帶去棲雲山的人,怎麼就不明白他有多浪費資源?

宴輕揉額頭,“我兩隻眼睛都看到了。”

棲雲山的海棠美則美矣,但也沒有那麼誇張,被人譽爲人間一絕景。他聽雲落說了,棲雲山最早就是因爲凌畫喜歡海棠,纔買了一塊山,種滿了海棠,然後她心血來潮,釀成了海棠醉,讓其有市無價,自此棲雲山的美名因陛下都沒多少的海棠醉而傳播開來。

在他看來,棲雲山的那些別的好玩的東西,都比海棠花吸引人。

程初直搖頭,用一副“宴兄你無可救藥了”的眼神看着他,“哎,宴兄啊,好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啊。”

宴輕扭開臉,噴他,“你說的這是什麼東西?”

程初給他解釋,“就是你有海棠可賞,不花銀子的賞,多少人夢寐以求,你可要好好珍惜,別不知道珍惜,悔恨晚矣。”

宴輕腦回路比較奇葩,對他挑眉,“你這是在咒我和凌畫不能長久?”

程初嚇了一跳,“我可沒有。”

這麼好的嫂子,打着燈籠都難找,他是瘋了纔會咒挑眉不能長久,他恨不得他們用一把鎖給鎖了,長長久久,生生世世,而他也做他的兄弟,也好跟着沾光。

“你的意思不就是嗎?說我別不知道珍惜,免得悔恨晚矣。”宴輕不想被他煩死,揪住他不放,開始反擊。

程初直求饒,“宴兄我錯了,是我說話太笨不注意,你根本就不需要珍惜,反正嫂子對你好,是真好,你要什麼,她給什麼,怎麼看怎麼像一輩子對你好的架勢,你根本沒有可悔恨的機會。”

宴輕哼了一聲,頗有些傲嬌,“你知道就好。”

程初抹抹額頭的汗,他知道,他敢不知道嗎?他再不知道,以後就沒可能來宴兄的府裡蹭飯了,他如今倒也不至於連飯也吃不起,他就是隔幾日比較饞宴兄府裡廚子做的飯菜。

他不敢盯着宴輕再追問了,轉移話題,“宴兄,我有好幾日沒瞧見小畫了,咱們去看看你家小畫唄?”

宴輕瞅着他,“誰是小畫?”

“汗血寶馬啊!”程初問他,“它不是叫小畫嗎?你不會給他改名字了吧?”

“改什麼名字?他叫輕畫。”宴輕糾正。

程初點頭,“對,就叫輕畫,簡稱不是小畫嗎?”

宴輕不高興,“無論叫什麼,全稱還是簡稱,都跟你沒關係,反正你不準叫。”

程初:“……”

他怎麼就不能叫了?給馬起名字,不就是讓人叫的嗎?

他費解地看着宴輕。

“總之你不準叫。”宴輕站起身,“你自己去看吧!我要去看小鸚鵡。”

程初撓撓頭,覺得可行,他這幾日來府裡,宴輕不在,他都要去看看小鸚鵡,那小傢伙因爲主子不在,它不用被訓,可精神了,撲棱棱地飛,歡騰的很,如今宴兄回來了,不知道它跟不跟他一樣想他,反正他想看汗血寶馬了。

鳳頭鸚鵡自然不怎麼想它的主子,見宴輕回來了,它蔫頭蔫腦的,沒多大精神。

宴輕捏了一顆葡萄砸它,它一個激靈,不敢不打起精神,吃了葡萄,給宴輕唱曲子。

宴輕坐在躺椅上,悠閒地聽着。

凌畫來時,宴輕便是這副悠閒極了的樣子,眉目如畫,身姿清瘦修長,怎麼看怎麼養眼。

她進府後已經對管家打聽清楚了,府裡的匠人弄出的動靜,果然是在修繕那處院子,她好氣,他不是不關心大婚嗎?怎麼突然又想起來修繕院子了?他寧可他不關心。

宴輕本來一顆顆往嘴裡丟着剝好的葡萄,聽到動靜轉過頭,見是凌畫,他眸光閃了那麼一下,與往日見她,有些不同。

凌畫看的清楚,知道他這點兒不同來自哪裡,這府中的動靜大,叮叮梆梆的,也難爲他還如此的悠閒沒嫌棄噪音。

宴輕吐了葡萄籽,慢慢地坐起身,對凌畫問,“你怎麼來了?”

凌畫站在他面前,心裡打了個轉,有了別的心思,笑着溫柔地說,“昨兒與你分別,今兒有點兒不適應,過來瞅你一眼。”

宴輕懷疑地看着她,“你不是應該很忙嗎?”

“是忙,不過抽個空過來看你一眼,還是能夠的。”凌畫坐在他身旁的椅子上,看着桌子上的葡萄,“我也想吃葡萄,走這一路有點兒渴,你給我剝兩個好不好?”

宴輕坐正身子,猶豫了一下,點頭,動手給她剝葡萄,剝好一個,看着她。

凌畫湊近他些,張開嘴。

宴輕頓了一下,還是將葡萄喂進了她的嘴裡。

凌畫嚼着葡萄,心裡想着,他如今對給她剝葡萄投喂有求必應,是不是因爲心裡也清楚駁回了跟她住一個院子的想法,心裡有點兒虛?

宴輕給她剝了兩顆葡萄,對她問,“夠了嗎?”

“不太夠。”凌畫柔聲說,“我想把這一碟都吃了。”

宴輕默了默,倒是沒說什麼,動手給她一顆一顆地剝,一顆一顆地喂進她嘴裡,有點兒任勞任怨的意思。

凌畫吃了一碟宴輕親手剝親手喂進她嘴裡的葡萄,鬱悶的心情一掃而空,對他笑着說,“宴輕,你真好,謝謝你。”

宴輕撇開臉,用帕子擦了擦手,“你不就是想瞅我一眼嗎?如今也瞅了,回去?”

凌畫笑看着他,“不着急,我聽這府裡有動靜,是在做什麼?”

宴輕動作一頓,“修繕院子。”

“修繕哪一處院子?”凌畫問。

宴輕將手擦乾淨,將帕子扔在桌子上,很是平靜地說,“修繕本來給你住的院子。”

凌畫點頭,沒有反對,反而還很配合,“既然是給我住的,帶我去看看?”

宴輕懷疑地看着她,覺得這不對啊,她不是想跟他住在他的院子裡嗎?不是不同意修繕那處院子嗎?今兒來,難道不是聞到風聲來制止他的?可是如今她竟然沒反對,是怎麼個想法?

宴輕很是穩得住,“行,帶你去看。”

反正他打定主意,不管她說什麼,他都不會答應這件事兒,她撒嬌也不行。

凌畫站起身,“那走吧!”

二人一起去了那處院子。

走近了,那處院子塵土飛揚,裡面傳來砰砰乓乓叮叮噹噹轟轟隆隆,匠人們不少,頂着大太陽,熱火朝天地幹着,幹勁十足。

凌畫站定後,幾乎不認識面前的她多日前曾經歇了個晌午的院子,如今已面目全非,她瞠目結舌,“你這是……要大修?”

“嗯。”

凌畫很是懷疑,“這樣大修的話,我們大婚時,你能修得完嗎?”

“能。”

凌畫看着他,“怎麼想起來要大修呢?原來的結構和景色我看着就挺好。”

“我看着不太好。”宴輕給出理由,“院子太小了,向外擴一擴。”

凌畫瞧了一會兒,瞧不出來他要怎麼改,對他問,“有圖紙嗎?我看看你要改成什麼樣兒?”

畢竟這在宴輕的眼裡是要給她住的院子。

宴輕沒意見,吩咐人拿來圖紙。

凌畫接過一看,心裡“呦呵”了一聲,想着她這個未婚夫,看來是真上心了,這院子按照他這個圖紙這麼一改的話,豈不是要書房有書房,要廳堂有廳堂,在自己的院子裡就有花園,一株株的,種的是海棠樹?

這樣一大修的話,怎麼看,都比他如今的院子要好些了。

凌畫拿着圖紙,半天沒說話,想着宴輕是個什麼腦回路?若是說他對她還沒喜歡上吧,這院子實在是按照她的愛好和喜歡之物給佈置的,若是說他喜歡上她了吧?顯然並沒有,他都不打算與她住一起。

“你有什麼意見?”宴輕見凌畫半天不說話,對她問。

凌畫琢磨着,搖頭,“我沒意見。”

宴輕有些訝異,她竟然不反對?沒意見就是同意了?難道管家騙他?其實她本來也沒打算與他住在一起?

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八章 半夜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八章 半夜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九章 秦桓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由第十六章 風寒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八章 江陽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二十一章 三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二十五章 下棋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九章 秦桓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九十二章 如期(一更)第十七章 無語
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八章 半夜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貝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八章 半夜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九章 秦桓第十八章 大笑(二更)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由第十六章 風寒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六十二章 農家(二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十一章 機會(一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三十九章 太巧(一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八章 江陽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四章 喝酒(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二十一章 三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一百一十七章 發怒(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二十五章 下棋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四章 水牢(二更)第九章 秦桓第七十一章 慶幸(一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九十二章 如期(一更)第十七章 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