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

程初聽聞宴輕從棲雲山回來了,一大早就來了端敬候府。

宴輕昨兒睡的晚,自然還沒起。

程初坐在畫堂裡等着,等到日上三竿肚子都餓了,才問端陽,“宴兄怎麼這麼能睡?這幾天在棲雲山賞海棠,他很累嗎?”

難道是海棠太美了,他也跟他一樣,不停地賞,賞的不想睡?給累着了?

端陽昨兒讀兵書到三更,如今還有些蔫蔫的,聞言對程初說,“小侯爺是很累。”

但不是賞海棠賞的,他是用彈弓打鳥,騎着老虎追梅花鹿,玩了樂園又破解機關,昨兒回來後也沒歇着,跑去酒窖看他的酒,然後又去了那處院子看了一圈,大手一揮,指着不滿意的地方,畫了一張圖紙,讓匠人連夜施工。

本來他以爲小侯爺也就稍微讓人修繕一下,沒想到,他昨兒大動工程,將那處院子幾乎翻修了。

程初聽着府中隱隱傳來叮叮梆梆的聲音問,“這是什麼聲?在做什麼?”

“修繕院子。”

“怎麼才修繕?”程初想着宴輕與凌畫聖旨賜婚也有好些日子了,按理說,賜婚後,立馬就改修繕。

端陽回答,“小侯爺纔想起來。”

程初恍然,“你和管家怎麼不早些提醒?如今距離中秋後,也就兩個多月了,時間夠嗎?”

“夠。”端陽自然不會說不是管家沒提醒,是淩小姐沒讓,這話他還是別說了,事關小侯爺與淩小姐的面子。

“也是,端敬候府年年都要修繕一番,本就不舊,也用不着怎麼修繕。”程初想想即便宴輕大婚,端敬候府也不需要怎麼大動作。

端陽閉嘴不吭聲。

端敬候府雖然用不着怎麼修繕,但是架不住小侯爺自己要大修啊,那處院子如今已拆拆改改看不出本來模樣了。管院牆,就被小侯爺向外擴了幾十米。

“宴輕賞海棠時,作詩了嗎?”程初最關心的是宴輕賞海棠的結果。

端陽搖頭,“程公子忘了嗎?我家小侯爺不作詩的了,頭疼。”

程初一拍腦門,“還真忘了。”

他長吁短嘆地可惜道,“哎,宴兄得了頭疼這個毛病,可真是讓人扼腕,若非如此,宴兄的詩詞,當可獨步天下。”

端陽很認真地點點頭。

在他看來,小侯爺的詩詞歌賦一絕,這天下還真沒有誰能比得了的。不過,小侯爺說瞞着,就當他還沒好。他自然也沒法對人訴說顯擺了。

宴輕從裡屋慢悠悠地出來,便見到程初在長吁短嘆,他剛要開口,程初見到他萬分激動,一個健步衝上前,“宴兄,兄弟可想死你了,你不在京城的這幾天,兄弟就跟丟了半個魂一樣,做什麼都沒意思。”

宴輕後退了一步,嫌棄地看着他,“以前我偶爾出京打獵幾天,也沒見你這麼想我,你別是還惦記着棲雲山的海棠吧?”

程初被說中了心思,嘿嘿一笑,“知我者,宴兄也。”

宴輕想說一句“海棠有什麼可看的。”,但想到凌畫拉着他在海棠雨下漫步,改了口,“你銀子不是多嗎?花個十萬兩再去一次就是了,不就知道如今的海棠長什麼樣兒了?”

程初垮下臉,“我再拿十萬兩去棲雲山,被我娘知道,一準劈了我。”

“你家銀子不給你花,留着都做什麼?”宴輕坐下身,瞥他,“難道都送去了東宮?”

“可不是嘛。”程初提起這個就鬱悶,吐槽,“東宮就是個無底洞,多少真金白銀砸進去,連個水花都翻不起來。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宴輕嘖嘖,“誰讓你家上了東宮的船呢。”

那可不就是一個無底洞?蕭澤要養人,他儲君的俸祿纔多少?可不都要靠下面的孝敬?這些年,管護衛死士就培養了多少?管折在凌畫的身上,怕就有一大半,這可都是流水的銀子養出來的,他的銀子夠用纔怪。

“也是沒辦法,我爹若是不投靠東宮,不把我妹妹送進去,我家那一家子,豈能夠東宮玩死的?”程初看的很明白,“我家可沒有一個人能像嫂子那麼剛硬,敢敲登聞鼓告御狀,太子也不會准許我家成爲第二個凌家,當年嫂子之所以能成功跑去敲登聞鼓,那是誰都意想不到她一個小姑娘竟然敢做出那樣的大事兒來,沒人盯着她,大意了,在她之後,再出大案,三歲的娃子都沒人放過了。”

宴輕嗤笑一聲,“說起來,就是軟骨頭。”

程初也承認,嘿嘿道,“好死不如賴活着,能活多久是多久。”

“你妹妹的毒解了後你見她了嗎?真是太子妃溫氏對她下的毒?”宴輕覺得,若是溫氏下毒,應該要毒死人的那種,纔不是有救的這種。

程初咳嗽一聲,“前幾日我是又去了東宮一趟,見着了我妹妹。”

他四下看了一眼,似乎有些難以啓齒不好說。

“不好說就別說了。”宴輕也不是特別想知道,就是提起東宮,想起了他妹妹程良娣而已,隨便問一句。

“跟別人不能說,但是跟宴兄能說。”程初湊近宴輕,雖然知道端敬候府沒有誰的暗樁,在端敬候府裡的話,隻言片語都傳不出去,但他還是小心謹慎地壓低聲音小聲說,“宴兇,我只告訴你,我妹妹對我說,不是太子妃給她下的毒,那毒是她自己吃的。”

宴輕一愣,“她爲了陷害太子妃,自己服毒?栽贓太子妃?沒看出來,你妹妹還是個狠茬子。”

程初一言難盡地搖頭,“陛下不是讓太子閉門思過抄書不準近女色嗎?那一日晚上,太子不知怎地,跑去了她的院子,她聽說太子來了,以爲要寵幸她,嚇壞了,怕白天太子妃饒不了她,她自己自己把牀頭藏着的毒給吃了,也沒想到,太子妃作惡多端,都不用她栽贓,太子就賴到了太子妃的身上,把太子妃給關起來了,將東宮內院的所有女人,都查了個遍,偏偏,她的院子裡,成了最乾淨的那個,因此還陰差陽錯地受了蕭澤的另眼相待,覺得她單純。”

宴輕:“……”

原來是這樣。真不知道是該誇程良娣膽子小,還是該誇蕭澤和溫氏被她坑了,唱了一場大戲,讓人好好地看了東宮一場熱鬧。

程初哭笑不得,“她醒來後,自己都懵了,太子對她比以前好了,憐惜了,她膽戰心驚的,生怕自己晚上睡覺做夢把這件事兒自己說出來,問我有沒有法子,讓她假死,說什麼都不做太子側妃。”

宴輕聽了也好笑,“你妹妹這個腦子,你爹孃是怎麼想不開把她送去東宮的?”

“誰知道呢!”程初也是不明白了,“你說她怎麼這麼傻?比我還傻。”

宴輕心說你可不傻,以前是我瞎了眼,也以爲你是個傻的,如今看來,不止不傻,精着呢。

程初無奈,“我哪裡有什麼法子?想着要不要給她弄個失憶的藥什麼的,乾脆讓她失憶好了,也就不必擔心哪天睡覺把這個秘密說出來,讓太子掐死她了。”

宴輕提醒他,“你進東宮,是要被人搜身的,帶不進去失憶的藥。”

程初點頭,“是啊,所以我哪裡知道怎麼辦。”

宴輕問他,“你妹妹是怎麼把那個七日殺弄去東宮的?她一個良娣,那種藥是哪裡來的?”

程初立即說,“這個我問了,據說還是我妹妹初進東宮時,太子新鮮她,帶她出過一次東宮去逛街,趁着太子不注意,她在一個江湖擺攤的手裡買的。後來跟着太子一起回東宮,沒被搜身,一直被她小心地留到現在。”

宴輕:“……”

江湖擺攤的賣毒藥,她一個良娣也敢買,真不怕被毒死沒救。

程初也是一臉無語,“還是兩年前的事兒呢。”

宴輕懶得幫這對兄妹出主意,對外面喊,“爺餓了,讓廚房送飯來。”

程初立即不要臉地說,“宴兄,我早上還沒吃飯。”

宴輕白了他一眼,“你隔三差五來我府裡蹭飯,是不是該給我交點兒伙食費?”

程初苦巴巴的,“等我的農莊金秋有了收成,都給你送來,那是我自己的農莊,我爹孃管不着。”

宴輕還算滿意,“行吧!”

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五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二十五章 不準(一更)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四十二章 傳信(二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四十章 下家第二章 婚約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七十八章 作數(二十二更)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十二章 有功(二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二十一章 三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九十四章 嶺山(一更)第九十二章 如期(一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三章 詩集第五十九章 閉月羞花(一更)第十七章 抓回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
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五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二十五章 不準(一更)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四十二章 傳信(二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四十章 下家第二章 婚約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七十八章 作數(二十二更)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三十八章 行吧(二更)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十二章 有功(二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二十一章 三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九十七章 在意(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九十四章 嶺山(一更)第九十二章 如期(一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三章 詩集第五十九章 閉月羞花(一更)第十七章 抓回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