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

衡川郡距離京城千里,當地官員不隱瞞層層上報的話,摺子遞到陛下面前,最少也要半個月。

蕭枕抿脣說,“如今百姓損失多少?當地官員可有施救安置?”

凌畫看着蕭枕,見他眉頭緊皺,她一時沒說話。

她扶持蕭枕,自然不希望扶持一個眼裡心裡沒有百姓的人,她推他坐上那個位置,除去報恩不說,不管她有沒有良善之心,但蕭枕身爲皇子,想要那個位置,他自然想要他心懷天下的,否則她只是爲了報恩,豈不是會成爲天下百姓的罪人?

他能先想到百姓,便有仁人之心。

“怎麼不說話?”蕭枕問。

凌畫搖頭,“如今不知百姓損失多少,三天前堤壩沖毀的第一時間,我這裡有人立馬將消息送來了京城。衡川郡的郡守若是我沒記錯的話,叫吳易,已在衡川郡任職八年,我對他知之不多,倒是對衡川郡的縣令知道的多些,是與沈怡安和許子舟一屆恩科的進士,叫衛司開。他當年科舉金榜題名後,去做了衡川郡的縣令,還有一個多月便任滿三年。”

蕭枕面色難看,“兩年前,衡川郡修築堤壩,定有腌臢之事,否則朝廷撥了兩百萬白銀修築堤壩,怎麼會才兩年便被一場大水就沖毀?若說不貪墨,誰信?”

“沒錯,這裡定然有貪墨,衡川郡的堤壩如今看來就是一塊豆腐渣。”凌畫看着蕭枕,“這個吳易,可是東宮的人?或者是與東宮有聯繫?衡川郡修造堤壩的背後,是否有東宮的手筆?”

“當時你忙江南漕運,而我在京城也不敢輕舉妄動。有沒有東宮的手筆,不知道。”蕭枕搖頭,“吳易能在衡川郡做郡守,當時走的是江北郡王府的關係,是郡王府老郡王妃的表親,他上任衡川郡郡守時,江北郡王府的老郡王還在世,是老郡王舉薦。”

凌畫驚訝,“江北郡王府不是素來不參與朝廷朝事官員調度嗎?竟然還舉薦過官員?”

“是八年前的事兒,那時老郡王還在世,吳易據說求到了江北郡王府老郡王妃跟前,老郡王妃求了老郡王,說是吳家只吳易這一個在朝爲官的了,讓他幫一把,老郡王妃的親戚少,對錶親這一支很是看重,於是,老郡王直接給父皇上了摺子,父皇查看了吳易的考覈,雖不出彩,但也無過錯,便準了。畢竟老郡王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凌畫恍然,“原來是這樣。”

八年前,她才八歲,那時候還小,還幫不上蕭枕什麼忙,靠外祖父暗中給他些幫襯,她娘盯她課業盯的緊,對朝廷的事兒,她更是知之不多。

“吳易每一年都派人給江北郡王府送東西,如今老郡王妃還活着,江北郡王蕭瑾是獨子,雖然不着調,但很是孝順。”蕭枕道,“這些年,吳易與江北郡王府來往雖不甚頻繁,但是年節的禮都不曾少過。”

凌畫若有所思,“江北郡王府我派人查過,沒查出什麼與東宮勾結之事來。蕭瑾那個人愛玩,江北郡王府長期歌舞昇平。”

蕭枕點頭,這三年來,凌畫掌管江南漕運,自然也與江北郡王府打過交道,蕭瑾愛玩,但也不是沒腦子,經營着營生,用漕運走些朝廷允許的貨,才能保持他日日千金如流水的花銷。凌畫因此與江北郡王府有些你來我往的面子情。所以,當蕭瑾請郭家班子給老郡王妃祝壽,凌畫讓郭家班子在京城留了四日,又派人加急安排將郭家班子在前一日趕着時間點送去了江北郡王府,蕭瑾也沒說什麼,至少沒上摺子彈劾凌畫半途劫人。

在宗室的一衆旁支裡,江北郡王府還是很有分量的。

她與江北郡王府打交道,自然是查清楚江北郡王府沒有投靠東宮的。

凌畫又道,“吳易是衡川郡的郡守,難道有這麼大的膽子敢貪墨朝廷修建堤壩的銀兩?他在衡川郡只靠着遠在千里外的江北郡王府就一手遮天嗎?”

“派人立即去衡川郡查吳易吧!趁着朝廷的報信摺子沒來之前,將衡川郡查清楚。”蕭枕思索片刻,看着凌畫,目光沉而重,“當然,當務之急,是先救百姓,若真等半個月朝廷的安排,百姓不知要損失多少。”

凌畫緩緩點頭,“衡川郡災情千里,綿延受災三個郡,其中還有一個下河郡最是貧窮。若是當地的官員開倉放糧還好,就怕不會開倉放糧,我們若不想百姓損失太大,立即出手賑災的話,只能先派人在衡川郡一邊查此次堤壩沖毀的內情,一邊救災。但救災也只能以當地善人的名義,我們做了這個苦勞,耗費人力物力財力,但爲了長久打算,功勞卻不能落到你身上。否則朝廷沒得到消息,陛下沒得到消息,二皇子先得到了衡川郡受災的消息,這可不行。由我進宮去稟告陛下也不行,我掌管的是江南漕運,在陛下面前,手也不能伸的太長。”

“無論如何,先救百姓,功勞沒有就沒有。”蕭枕嗤了一聲,“若我有一日登上皇位,如今救的這些人,也不算白救,都是我的百姓。”

凌畫笑了一下,“你說的也沒錯。”

她從棲雲山趕回京,這一路也在反反覆覆思量,是先查出衡川郡的堤壩背後是否有東宮的手筆,畢竟,東宮這些年培養的勢力大,開銷大,缺錢,也沒準讓蕭澤膽子大的動了衡川郡的修築堤壩銀子,她任由災情置之不理進一步擴大,等着陛下得知消息,再出手,坐收漁翁之利;還是立即暗中救災,自掏腰包,救助百姓,然後默默做了這一大善事兒,卻撈不到多少好處。

若衡川郡背後有東宮,那麼,這也許是能一擊必殺東宮的機會,畢竟,如今的東宮,已惹得陛下正在氣頭上,再加上這樣一件事兒,就算陛下想護着蕭澤,朝臣們也不幹,廢太子興許會早些提上日程。就算不是東宮,也能趁機安排自己人將東南千里的官場掌控在手,總之,對蕭枕,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第一種選擇,心是黑了點兒,但是自古帝王之路,便是白骨成山之路,也無可厚非,她要做的,就是拉下蕭澤,扶上去蕭枕,儘快報完恩。

第二種選擇,是積德行善之路。說實話,自從凌家當年被害,無辜含冤,她父母至親悉數死在獄中,她掌管江南漕運,與蕭澤鬥了三年,腥風血雨,鬼門關中走了無數來回,已沒什麼德善良心可說,不爲之,她良心也不會多痛。

她想看看蕭枕選哪個,既然蕭枕選積德行善,那她自然也沒什麼可說的,她扶持的人,私心裡,還是希望他向仁向善,將來登基,爲天下百姓謀福,人人稱讚,總比人人唾罵的好,她也不必成爲罪人。

“我這便安排下去。”凌畫叫來望書,“你帶着人即刻啓程,去衡川郡,悄悄走,繞道江南漕運,別被人查知你是去衡川郡的。”

望書點頭。

“去了衡川郡,若是當地官員沒有人開倉放糧賑災,你便調動咱們的人力財力物力,以當地善人的名義,儘量救百姓。”凌畫吩咐,“這個功勞,咱們和二殿下都不要,所以,你行事要小心些。”

望書懂了,點頭,“主子放心。”

“再就是查衡川郡,若兩年前修築堤壩有貪墨銀兩的話,都查清楚,若有必要,控制證人證據。”凌畫鄭重強調,“是東宮最好,不是東宮,也要把衡川郡千里受災地的官場摸清。”

“是。”望書重重點頭。

“帶上和風一起,多帶些人手。凌畫又囑咐了一句。”

望書點頭。

城門還沒關,望書出了雲香齋,立即喊了和風,二人帶着人手快馬出了城。他們前腳踏出城門,後腳城門已到了落匙的時間,關閉落鎖。

因二人是凌畫身邊的得用之人,二人出城不久,東宮蕭澤便得到了消息。

蕭澤吩咐幕僚,“江南漕運出了什麼大事兒?儘快給本宮查清楚。”

若不是江南漕運出了事兒,凌畫怎麼會派出了她身邊兩個得用之人?

幕僚應是。

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十二章 慣的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四章 凌畫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二章 婚約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九十四章 嶺山(一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四章 凌畫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八十四章 折損(一更)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四章 做主(二更)第六十四章 天地可鑑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二十章 雲落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二十二章 借書(二更題外話必看)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二十章 警告(二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十三章 借錢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七十章 刷新認識(一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十六章 對弈第五章 哄(一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
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十二章 慣的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四章 凌畫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二章 婚約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九十四章 嶺山(一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四章 凌畫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七十四章 溫泉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八十四章 折損(一更)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四十八章 尋常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四章 做主(二更)第六十四章 天地可鑑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四十四章 傳話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二十章 雲落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二十二章 借書(二更題外話必看)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二十章 警告(二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十三章 借錢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七十章 刷新認識(一更)第三章 瘋了(一更)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十六章 對弈第五章 哄(一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