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

廚房給凌畫端來晚飯,琉璃陪着凌畫用完,見凌畫真沒想去看宴輕破解最難機關的想法,於是自己跑去了半瘋子的院子觀看。

此時,半瘋子的院子外,已或站或蹲圍了不少人。

棲雲山沒有幾個普通人,但凡待在棲雲山的,都有些特殊的本事。

比如曾大夫,比如半瘋子,比如凌畫養的一批暗衛,這一批暗衛倒不是武功有多高,而是各有所長。有的擅長追蹤,有的擅長馴獸,有的擅長打探消息,有的擅長易容,各種奇淫巧技,旁門左道,網羅了各樣人才。

當然,這些人有她的外祖父王晉留給他的,也有她自己後來收留的。

她自詡有偌大的家業得守住,也爲了蕭枕,總有用處。

琉璃來了之後,問雲落,“宴小侯爺能破解得了嗎?”

雲落扭頭看了她一眼,“大概吧!”

琉璃驚訝,“宴小侯爺這麼厲害的嗎?你從小學過奇門之術,但也沒破解了半瘋子這個最難的機關吧?”

“那是我沒時間一直待在棲雲山。”雲落上一次破解受傷還是一年前,這一年凌畫太忙了,他也跟着忙,都沒在安國公府盯着秦桓,以至於他跑出去做了紈絝。

琉璃撇嘴,“就算你有時間一直待在棲雲山,也不一定破解得了吧?畢竟半瘋子這個機關,是真的很難。”

雲落當沒聽見。

琉璃就是要故意找話,“你說,宴小侯爺破解得了嗎?”

“也許。”雲落還是搭理她的,“宴小侯爺只是做了四年紈絝,又不是一直就是傻的。”

琉璃:“……”

這話說的,倒也沒法反駁。

若是以前她眼瞎,覺得宴小侯爺這個紈絝一無是處只會吃喝玩樂,就靠着一張臉讓小姐喜歡上,如今她可不敢這麼以爲了,能反覆推演自己一生將慧根都傷了的人,豈能是個傻子?

天徹底黑下來時,半瘋子點燃了所有院子裡的燈,就連機關裡的燈也給開了。

他興奮地覺得,宴小侯爺吃什麼飯啊,就破解機關就好,最好今夜就破解成功,他也可以陪着不吃飯不睡覺。

但宴輕卻與他想法不同,他對外面說,“我餓了,先關了機關放我出去。”

半瘋子與他打着商量,“要不要等等再吃?您破解完機關,吃飯都香吧?”

宴輕不答應,“沒破解完,我餓了吃飯也香。”

半瘋子只能不太情願地停止了機關,放他出來。

宴輕踏出半瘋子的院子,見門口圍了一羣人,納悶,“你們都在這裡做什麼?都來陪我玩?”

琉璃眼神崇拜,誠實回答,“都在看您玩。”

宴輕揚了揚眉,似乎懂了,掃了衆人一眼,沒瞧見凌畫,問,“她呢?”

怎麼沒來?

琉璃很會說話,“小姐怕來了影響您,就沒來打擾。”

宴輕點頭,對半瘋子說,“吃飯?我就在你這裡吃。”

半瘋子不太想吃飯,但對上宴輕的眼睛,點點頭,對一個人催促,“趕緊去讓廚房弄飯來,動作快點兒,小侯爺餓了,別讓小侯爺等着。”

快點兒吃完,繼續破解機關。

一人趕緊去了。

沒吃飯的人一大堆,都對宴輕十分崇拜,於是,都湊在半瘋子處,與宴輕熱熱鬧鬧地吃了一頓晚飯。

琉璃在一旁悄悄對雲落感慨,“以前,大家對宴小侯爺是因爲小姐敬而重之,從今日之後,宴小侯爺憑着自己,就能讓咱們的人心服口服了吧?”

雲落不置可否。

宴小侯爺能在半瘋子最難的機關裡毫髮無傷,且已破解了一小半小關,琉璃做不到,他也做不到,暗衛裡面也沒人能做到,否則半瘋子院子的這最難的機關也不至於保持了一年之久沒變動,今兒宴小侯爺只用了小半日,便有這個結果,只要給他時間,這最難的機關早晚能被他破解,也許用不了明日,今兒一夜,就能破,那自然是在棲雲山讓所有人敬之重之。

棲雲山上的人,多數都是奇能異士,最服從強者。

言情吃完飯,一抹嘴,對衆人說,“我回去睡覺了,你們也散了吧。”

衆人:“……”

半瘋子,“……”

他騰地站了起來,看着宴輕,“您、您不破解了?”

“不是還有明兒嗎?”宴輕看了半瘋子一眼,輕飄飄地扔下一句話,走了。

半瘋子:“……”

若是早知道這樣,他說什麼也不理會宴小侯爺是不是餓了,不會暫停機關的。

琉璃拍拍他肩膀,“急什麼?明兒宴小侯爺又跑不了。”

半瘋子有點兒想哭,“可是我今晚也會睡不着覺的啊,我會一直着急惦記到明兒早上。”

琉璃照着他後脖頸給了他一掌,瞬間半瘋子被劈暈了,一張娃娃臉轉眼無知無覺了,琉璃撤回手,將他推給一人,“把他弄回去牀上。”

一人扛了半瘋子進了裡屋。

琉璃一身輕鬆,“這不就睡得着了?哪有那麼着急。”

雲落無語。

衆人:“……”

論暴力合作,還是琉璃姑娘乾脆,怪不得能得主子倚重,讓她跟在身邊,連玉家要人都不放她回去。

宴輕出了半瘋子的院子後,並沒有回自己住的地方,而是去了凌畫住的後院。

屋子裡亮着燈,凌畫在繡嫁衣。

出門前,她讓琉璃將嫁衣也收拾裝進了箱子裡帶來了棲雲山,想的就是晚上抽空可以繡兩針,她自己的嫁衣,她沒想假她人之手,一針一線都想自己繡,勢必要費許多時間,但她也寧可費這個時間。

嫁衣火紅,錦緞華美,鋪在乾淨的桌子上,如一片雲霞。

宴輕進來時,一眼便看到了坐在燈下的溫婉嫺靜的姑娘,以及姑娘手裡的針線和正在繡着的嫁衣。

他腳步頓住,一時站在門口,沒邁進去。

凌畫擡頭,瞅見他,露出微笑,“破解了半瘋子的機關?”

這也太快了!

宴輕慢了半拍的搖頭,“沒有,破解一半。”

凌畫依舊露出敬佩的神色,眼睛裡有亮光,“那也很厲害。”

半瘋子的機關之術,普天之下,應該難有比他更厲害的,宴輕能短短時間破解了他最難的機關的一半,那也是非同一般了。

這個人,總給他驚豔。

她沒見過十一二歲時的宴輕是何等的驚才豔豔,被人至今說道,但如今的宴輕,未及弱冠,依舊是個少年,也依舊讓她覺得驚豔。

宴輕承了這句誇獎,目光落在她手裡的嫁衣上,“這是?”

“嫁衣啊。”凌畫笑問,“好不好看?”

宴輕沒見過別人的嫁衣什麼樣,沒參加別人的大婚,紈絝兄弟們年歲都相當,這幾年也沒有誰大婚,別的貴裔府邸的子弟大婚時,給他下婚貼,他也懶得去,樂意搭理派人送個禮去,懶得麻煩沒個交情的連個禮也不送,所以,還真沒見過女子穿嫁衣的模樣。

他點點頭,“應該好看吧!”

如今就是一個半成品,他也看不出來,但顏色如火,紅霞一片,華麗的很,倒是挺好看的。

凌畫抿着嘴笑,眉眼十分溫柔,“等大婚那日,我穿上,你就知道好看不好看了。”

不好看也得說好看,更何況,本來就好看,除非他沒有審美才會說不好看。

宴輕似乎習慣了她偶爾說等着咱們大婚如何如何,所以,如今也沒有別的不情願的表情,神色如常地點點頭,“我大婚是不是也要穿這種衣服?”

“嗯,你的也是吉服。”凌畫點頭,“與我的布料是相同的料子,太后娘娘已交給御衣局來趕製了。”

宴輕不解,“怎麼不是你給我做?”

凌畫看着他,“你想我給你做?”

宴輕見她不答反問,也問她,“很難做嗎?”

凌畫笑,對他解釋,“倒也不是,就是按照規矩習俗來說,出嫁的姑娘只專心繡自己的嫁衣就是了,新郎的吉服,由家裡的親人或者繡娘來繡,太后訂下大婚的日子後,便將給你做吉服的事情交給了御衣局。”

宴輕點點頭,表示瞭解了。

凌畫又補充,“嫁衣難繡,耗費時間,若是繡活做的慢,要繡幾個月,咱們大婚的日子時間趕,我雖然動作快,但時間上也不寬裕。若你想我給你做,我也能緊着時間做出來,從棲雲山回去,我去御衣局要出來就是了。”

他難得關心大婚的吉服,就是累點兒,她也甘願,早先還真沒想起來這事兒,給他做尋常衣服那功夫,不如省了給他做吉服。

宴輕擺手,“不用了,你專心繡自己的,御衣局的繡娘閒着做什麼?吃乾飯嗎?”

凌畫笑出聲,“行。”

等從棲雲山回去,她去御衣局看看他的吉服做的如何了,他既然在意,她多少也要給他的吉服親手繡幾針。

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三十九章 真好(一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十二章 慣的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九十章 迎接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四十章 下家第五十四章 同意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二十五章 不準(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二十一章 果然(二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三十三章 安慰(一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五十五章 回門(一更)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五章 哄(一更)
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九十章 陪聊(一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枉(一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三十九章 真好(一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十二章 慣的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九十章 迎接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六十九章 特意(一更)第四十章 下家第五十四章 同意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二十五章 不準(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二十一章 果然(二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三十三章 安慰(一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五十五章 回門(一更)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五章 哄(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