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

宴輕沒意見,棲雲山那羣梅花鹿挺好玩的,他也可以再玩玩。

他問凌畫,“玩幾天?”

凌畫琢磨着說,“隨心所欲吧!”

雖然她想多待很多天,但也不知道還能清閒幾天,畢竟,已經來了三天了,蕭澤這時候也該回過味來了吧?

宴輕點頭,“行。”

待夠了就回去,確實比較好。

誠如凌畫所言,此時的東宮,蕭澤果然臉色鐵青,一雙眸子噴火,咬牙切齒,“凌畫!”

這一聲,是滔天的殺意。

東宮的幕僚默默地退了退,生怕太子殿下自燃,他們也跟着一塊被燒着了。

蕭澤恨的不行,“凌畫根本就沒想要留下那四個死士活口,他的目的是推許子舟坐上京兆尹府尹的位置。”

可惜,他回過味明白過來的時候已太晚。

他以爲凌畫不會放棄這麼好的在父皇面前咬死他和溫家的機會,但是誰能想到她反其道而行之,做了個局,把他套進了麻袋裡打。偏偏還是他糊塗的自願上鉤,一步步走進他的圈套,收買陳橋嶽這個三品大員,反而偷雞不成蝕把米,徹底惹怒了父皇,觸動了父皇的底線。

蕭澤恨不得想殺人,“我一定要殺了凌畫。”

這些年,他與凌畫交鋒,輸多贏少,但從來沒有這一回,栽的跟頭這麼狠。

惹怒父皇是什麼後果,他雖然一直受父皇寵愛,但也清楚,看看蕭枕就知道了,他從小到大,不得父皇待見,一個原因就是因爲他娘,還有一個原因,也是他那個德行,在父皇面前,從來都不會說軟話,只會提冷宮裡他那個娘,每次都惹怒父皇。

一名幕僚說,“淩小姐如今待在京城,咱們不能輕易再動手了。”

這一次就是一個教訓,京城是天子之地,本就不該輕易對凌畫動手。

“那就讓她出京。”蕭澤恨不得撕了凌畫,“給江南漕運找麻煩,讓她出京。”

這一次,她一定要派大批的殺手,讓她再也回不來京城。

“太子殿下,這些年,咱們東宮屢次折人進去,已損失了不少。”一名幕僚冷靜地勸說,“如今陛下正在盛怒之下,對太子殿下您的懲罰,也還未下達,這個時候,實在不宜輕舉妄動,萬一被陛下察覺,對太子殿下大大的不利。”

另一名幕僚也說,“給江南漕運找麻煩,的確是可以讓凌畫出京,但是一旦風聲走漏,被陛下查知,陛下更會震怒,覺得太子殿下是在破壞漕運,太子殿下如今首要是忍耐。”

“忍耐忍耐!”蕭澤眼睛冒火,“本宮已忍耐的夠久了!”

從三年前,凌畫敲登聞鼓告御狀後,他就在忍耐,如今已有三年了,還讓他忍耐?他一日不殺凌畫,他一日不解心頭之恨。

“太子殿下再忍忍,先過去這一關再說。”幕僚道,“您是太子,只要順利登基,有的是時間對凌畫秋後算賬。”

蕭澤稍稍熄了些怒火,“凌畫如此找死,對付本宮,你們說,她支持的人是誰?她總不能真以爲靠着父皇就能保一輩子平安吧?”

一幕僚道,“據說淩小姐向陛下討過免死金牌,陛下已經答應了,兩年後,准許她卸任江南漕運的事情後,給她免死金牌。”

“天真!”蕭澤冷笑,“她以爲一塊免死金牌,就真能免她死了?”

只要父皇駕崩,他一個先將凌畫碎屍萬段。

“淩小姐不該是天真的人。”一幕僚猜測,“難道她有支持的人?”

蕭澤眯起眼睛,“誰?”

他的哪個兄弟?

他是老大,是先皇后所出,是太子,父皇愛他母后,他母后死後,他一直沒立新皇后,二皇子是蕭枕,他自小就不得父皇喜歡,還有一個被父皇和皇祖母共同厭惡的母妃,如今在冷宮裡已有十多年,三皇子早殤,四皇子是如嬪所生,今年剛十歲,五皇子是麗嬪所生,今年七歲,還有一個六皇子,就更小了,去年剛出生。

“二殿下?”一幕僚猜測。

蕭澤哼笑,“凌畫是傻子嗎?他背後扶持蕭枕?她眼瞎了?父皇不喜歡蕭枕,人盡皆知,就連皇祖母也不喜歡他。蕭枕靠誰?她母妃在冷宮過活多年,她母妃的孃家早已被誅九族沒人,他文不成武不就,要纔沒才,要人沒人,他自己的二皇子府雖養了幾個人,但都是吃乾飯的,我的人,父皇的人,朝臣的人,都在他二皇子府裡安插着,這些年,他的一舉一動我都清楚,父皇讓他在朝中掛個閒職,他還矜矜業業地幹着,就他那樣的能有什麼出息?朝臣都瞧不上他,凌畫能看得上他?”

幕僚想想也是,又猜測,“那四殿下?”

“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崽子?”蕭澤挑眉。

“陛下身體安好,春秋鼎盛,四殿下今年十歲,也不小了。”幕僚道。

“這樣說是不小了。”蕭澤冷下臉,一雙眼睛嗜血,“給本宮查如嬪和四弟,若是凌畫真背後扶持他,我就要讓他死。”

幕僚點頭,是該查查小皇子們了。

蕭澤還是不甘心,“難道本宮就輕易放過凌畫?你們想想,不能動江南漕運,那能動什麼?能讓凌畫傷筋動骨?”

幕僚試探地說,“宴小侯爺?”

“滾!他不行,不能動。”蕭澤毫不猶豫地擺手,“宴輕是皇祖母的命根子,父皇對他也十分在意,別看父皇嘴上說不樂意見他,但實則想見他的很,他從小就得父皇喜歡,父皇還抱過他呢。”

幕僚出主意,“不殺宴小侯爺,就是破壞了他與淩小姐的婚事兒。”

“怎麼破壞?”蕭澤也想破壞,因爲他發現了,凌畫是真的想嫁宴輕,一點兒不樂意強顏歡笑也沒有,她甚至很喜歡這門婚事兒,比對昔日的安國公府的秦桓的婚事兒,上心了一百倍,哪怕宴輕是個紈絝,但他有個疼他到心坎裡的姑祖母,皇祖母對宴輕,比對他這個親孫子都親三分。

所以說,凌畫寧願拿自己的婚事兒嫁一個紈絝,換皇祖母這個靠山,她想的可真美。

“你們想辦法,給宴輕身邊弄一個女人,不拘泥於什麼身份的女人,也不拘泥於能不能把人送進端敬候府,只要他沾染了女人就行。”蕭澤道,“凌畫那個毛病,只要宴輕沾染了女人,她一準鬧退婚,皇祖母自然就厭惡她了。”

幕僚對看一眼,雖然覺得這事兒有難度,但也得試試,誰讓他們保的人是太子殿下呢,他們就得往上衝着硬着頭皮對付凌畫,因爲他們既然選擇了上了太子這條船,就是沒有退路了,凌畫的存在,是東宮所有人的一根刺,必須拔除,否則指不定哪天東宮被他搞翻了。

幕僚齊齊應是。

蕭澤心情好了些,“關於本宮的太子妃,你們有什麼想法?”

幕僚們又對看一眼,誰都知道,蕭澤口中的太子妃,已不是被廢太子妃溫夕瑤,而是他未來的太子妃。

東宮是要有太子妃的,不可能一直空着不再娶。

一幕僚試探地問,“太子殿下有什麼想法?”

“涼州總兵周武的女兒。”蕭澤打的好算盤,溫家已上了他這條船,溫夕瑤還在他東宮裡待着,他不會讓溫夕瑤死,溫家雖然還有一個女兒,但他不想娶,他想要涼州的兵權。

幕僚倒吸了一口氣,猶豫地說,“太子殿下,陛下那裡怕是不會同意。”

“嗯?”蕭澤看向這名幕僚。

幕僚清醒分析道,“溫家已是太子殿下的人,若涼州也成了太子殿下的人,陛下該坐不住了。”

另一名幕僚點頭,“對,太子殿下如今是重新取得陛下的信任的時候,既然如此,就不能動涼州的兵權。否則,先有陳橋嶽,再有聯合綠林的黑十三殺淩小姐,已踩了陛下的容忍度,若再肖想涼州兵權,哪怕是親父子,陛下怕是也容不得太子殿下了。”

另一名幕僚連連點頭,“所以,太子殿下一定不能沾染涼州,周武的女兒更不能選。”

蕭澤也知道,但是他怕因爲這一回他動了陳橋嶽,父皇對他再不寵愛,而是防備鉗制,將給他的都一步步收回,那他不進一步,若是退的話,萬一父皇再另有人選呢?

“太子殿下三思,周武的女兒真不可娶。”幕僚異口同聲。

他們想扶持蕭澤名正言順登基,可沒想扶持蕭澤反。

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三十一章 回府(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十八章 給錢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二十一章 三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七十一章 人物(一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十章 協議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十八章 給錢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十九章 重要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十九章 旁聽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八十五章 不正常(一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三十二章 大禮(二更)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四十二章 傳信(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一百章 功成
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三十一章 回府(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十八章 給錢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二十一章 三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七十一章 人物(一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十章 協議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十八章 給錢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意(十五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九十三章 伙食堂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十九章 重要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十九章 旁聽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八十五章 不正常(一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三十二章 大禮(二更)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七十一章 翻車(二更)第四十二章 傳信(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一百章 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