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

柳蘭溪自從那日柳夫人從宮裡回來被太后拒絕後,就病倒了。

一連病了多日,病情不見好,直到京兆尹府尹陳橋嶽被斬首抄家,陳夫人與陳蘭桂被貶爲奴僕送到凌家,千金小姐一夕之間淪爲奴僕,無家可歸,道一句可憐也不爲過。

柳望私下沉着臉對柳蘭溪教導,“知道陳橋嶽爲什麼落得這個下場嗎?知道陳家爲什麼倒嗎?我私下裡費了好一番力氣才從東宮內部打聽清楚,是因爲陳橋嶽的女兒,她喜歡宴輕,東宮因此做誘餌,說幫助陳蘭桂嫁給宴輕,換取陳橋嶽監守自盜殺了京兆尹天牢裡的四個死士活口。從來被陛下查知,推出午門外斬首。”

柳蘭溪不敢置信,“怎麼可能?陳橋嶽這麼疼女兒?不惜爲了她能嫁宴輕參與東宮之事?”

“因爲陳蘭桂得了相思病,不嫁宴輕就會死的那種。”柳望看着柳蘭溪,“生養此女,不如不生,爲禍家門。”

柳蘭溪震驚。

柳望恨鐵不成鋼地看着柳蘭溪,“爹不會爲你做到這個地步,不說丟官位性命,只說但凡要臉面,就做不出這樣的事兒。你也不要想,咱們家一大家子,不能爲了你,禍害了整個家。”

柳蘭溪垂下頭,“爹放心,我省得。”

她也不是真不懂事兒,她只是嫁不了宴輕,就提不起精神,有點兒不想活了,但又不甘心,她悄無聲息地死了,怕是宴輕連嘆息一聲都不會,嫁她的人依舊是凌畫。

“你能懂事兒就好。”柳望道,“無論太子將來坐不坐得上皇位,無論東宮有多勢頭熱,無論凌畫與東宮怎麼明爭暗鬥,無論這背後還會攪動多少人,我都會保持中立。保持中立有好有壞,好就是安穩,壞就是爹無論是現在還是將來都不會有太大權利,做不到幫你得到想要的。”

柳蘭溪點點頭。

柳望又道,“你娘因爲你,這些年沒少操心,這些日子你病倒,她更是憔悴憂愁,你娘疼你,你也疼她一二。我們生你養你,不是爲了讓你這般作踐自己,眼裡除了個宴輕,便什麼也沒有了。這天下不止宴輕一個,這世上也不是隻有情情愛愛才能活下去。”

柳蘭溪咬脣,“女兒知道。”

柳望嘆氣,“你若是真知道就好了,也許你是心裡明白,但卻做不到。爹也不求你能有多出息,但最起碼,不讓我們再操心。不求你像你哥哥姐姐一般,你省心點兒,我們就知足了。”

柳蘭溪心裡難受,擡起眼,“爹,那女兒能做什麼呢?有沒有什麼法子,能讓女兒心裡不這麼窄?或者有沒有什麼法子讓女兒從凌畫的手裡將宴輕奪過來?”

柳望心裡一突,“你是金嬌貴養的千金小姐,你自小學的是師傅們教你的琴棋書畫,貴族禮儀,你娘教你的是閨中禮數,教你的是相夫教子,管家有方。放在閨秀裡,你是出類拔萃的,但與凌畫比的話……”

柳望搖搖頭,不想與女兒說這話,但不得不說,“不是爹爲凌畫說好話,而是凌畫太厲害了。你會的她都會,滿京城都知道,當年凌夫人教導女兒有多嚴苛,就連太后當年每次見了凌夫人都直搖頭,讓她別那麼嚴厲。但凌夫人依舊我行我素,京城的夫人們背後誰不說一嘴?但是如今呢?還有誰會說凌夫人不會教導女兒?她雖然不是文武雙全,但卻是心思玲瓏,手段厲害,三年前,多少朝臣反對她接手江南漕運?但她一力承擔起來,雷厲風行地讓所有人都閉了嘴,江南漕運除了她,還真沒人能擔起來。這份厲害,讓所有人見了他,哪怕是最難打交道的御史臺,都不敢惹她。”

柳望很少跟女兒說這些話,但是今兒既然話匣子打開了,便掰開了揉碎了的與她說,“你與凌畫,差的不是一點兒半點兒,你娘養你養的嬌慣,凌畫卻不嬌慣,三年前她敢敲登聞鼓告御狀,三年後,她一個年芳十六的小姑娘,跺跺腳,京城就會震三震,你能有什麼法子對上她,將宴輕從凌畫的手裡奪過來呢?太子殿下在她手裡吃了多少次虧?這次陳橋嶽被陛下推出五門斬首,東宮的近臣被腰斬,豈能說背後沒有她的手筆?誰知道呢。”

柳蘭溪默默聽着,反駁不得。

是啊,凌畫的厲害,她以前就聽了許多,哪怕父親不說這些,她也知道也清楚,但她從來沒想過,凌畫會嫁宴輕,會成爲她跨不過去的一座大山。

同樣的年紀,凌畫卻讓父親都忌憚,而她,也只會心心念念着宴輕傷春悲秋。

柳蘭溪喃喃,“爹,你別說了。”

柳望住了嘴,起身離開,“你好好想想吧!”

柳望離開後,柳夫人進了柳蘭溪的房裡,對她嘆氣,“你爹是爲你好。”

柳蘭溪不說話。

“你這幅樣子,生生在剜孃的心,你讓娘去爲你求太后,娘也求的,再多的,娘也沒法子了。”柳夫人的確憔悴了很多,“溪兒,你不能只顧着自己。”

柳蘭溪沉默了好久,勉強打起精神,“娘,你給我點兒時間。”

柳夫人大喜過望,連連點頭,“好好好。”

只要她的女兒能想開,給她點兒時間不算什麼,能救回來就行。

於是,柳蘭溪自這一日起,病漸漸地好了,只是人沒有以前活潑了,有些悶,常常一個人發呆走神,不知道在想什麼,雖然看着不像是爲了宴輕食不下咽寢食難安了,但也說不上多好。

柳夫人怕她總想東西,越想越想不開,這一日便勸她,“娘與你出去走走如何?聽說外面的鋪子裡,今兒又進了新的胭脂水粉首飾,你也許久沒換新的了。”

柳蘭溪點點頭,跟着柳夫人去了街上。

只是好巧不巧,二人從首飾鋪子裡出來,正碰見宴輕與凌畫共乘一騎穿街而過。

柳蘭溪的臉色一下子蒼白的如白紙,而身子發抖如風中落葉,看着像是一陣風一刮就倒。

柳夫人直呼冤孽,她後悔極了,怎麼就這麼巧?早不早晚不晚,偏偏今日,偏偏這時候,她帶着女兒來逛街,若是照她看,她女兒一輩子不見宴輕和凌畫纔好。

她伸手拽住柳蘭溪的手,女兒的手冰涼,沒有一點兒暖意,她一時說不出寬慰的話,“走吧!回府吧!”

再待下去,這副樣子,被人瞧見了,又胡鄒出什麼風言風語來。

柳蘭溪倒也不反抗,隨着柳夫人上了車。

上了車後,她便默默落淚,“宴輕……宴輕他怎麼……怎麼會……”

他怎麼會是這樣的人?難道他以前都是作假的?只是不喜歡她而已?那別的女子也不見他喜歡,怎麼擱在了凌畫的身上,便是這樣的大不同對待呢?

柳夫人坐在一旁,雖然跟柳蘭溪想的不同,但也有相似,想着會不會是看錯了?宴輕怎麼會當街與凌畫共乘一騎呢?

她想了一會兒,轉頭問車伕,“剛剛騎馬過去的一男一女,可是宴小侯爺與淩小姐?”

“回夫人,是,街上的人也都在談論此事。”車伕恭敬回話。

柳夫人嘆息,原來真是啊,若說聖旨賜婚的背後是宴輕迫不得已的娶凌畫,那麼如今兩個人共乘一騎呢?總不能是宴輕被凌畫綁着吧?

她對柳蘭溪道,“你死心吧!宴輕什麼樣兒,你該清楚,你追着他幾年,他見了你就躲,但是凌畫,以前從沒追過他,甚至沒出現在他面前過,但他如今與她共乘一騎。若是這都不能讓你死心,娘不知道還有什麼才能讓你死心?他們的大婚,是聖旨,婚期就在中秋節後,兩個多月而已。”

柳蘭溪默默哭了許久,快回到柳府時,纔開口,“娘,您將我送出京吧!去哪裡都好,只要沒有宴輕和凌畫在的地方,我再也不想見到今日這樣的他們了。”

柳夫人沉默了好一會兒,咬牙答應,“行。”

她也覺得,再留女兒在京城,女兒這一輩子就真完了,將她送走,出去散散心,等她放下宴輕,就有救了。

第七十章 出息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一章 主子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十九章 旁聽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一章 宴輕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四十一章 觀察(一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七十一章 人物(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四十三章 心誓(一更)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七十章 刷新認識(一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五十九章 放心(二更)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七十八章 敲打(一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七章 默契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二十四章 回京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十四章 勸說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三章 煎藥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十七章 無語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
第七十章 出息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二十七章 簪花第一章 主子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二十四章 查人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七十二章 來者不善(二更)第四十一章 十有八九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十九章 旁聽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一章 宴輕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四十一章 觀察(一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七十一章 人物(一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四十三章 心誓(一更)第九十五章 召回(二更)第七十章 刷新認識(一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五十九章 放心(二更)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七十八章 敲打(一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七章 默契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二十四章 回京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十四章 勸說第三十六章 界限(一更)第四十七章 十年(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三章 煎藥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十七章 無語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