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

宴輕在凌畫摟上來的那一刻,整個後背僵硬,一動不動,如一塊麪板。

凌畫沒敢用手去摸宴輕精瘦的腰身,只敢輕輕抱住,規規矩矩,乖巧地說,“可以走了。”

宴輕坐着不動。

凌畫感覺他後背僵硬極了,心裡偷笑,但面上和話語絲毫不敢表現出來,佯裝奇怪地問,“怎麼了?”

宴輕深吸一口氣,“你還是去坐車。”

“不要。”凌畫死死抱住他的腰,“我好不容易被你拽上來的呢,出爾反爾可不是好習慣。”

宴輕心下有些煩躁,“你這樣我沒辦法好好騎馬。”

凌畫假裝不懂,“我沒拽着你胳膊啊。”

宴輕猛地迴轉頭,盯死凌畫,“你故意的是不是?”

凌畫嚇的立馬鬆開手,委屈巴拉地將雙手舉高,對着他的臉無辜地說,“我不抱着你,會不會汗血寶馬跑起來,我被甩下去摔死?”

她扭了一下身子,肯定地說,“真的會摔死的,汗血寶馬跑起來很快的。”

宴輕瞪着凌畫。

凌畫泄氣,妥協,“好好好,我下去坐車就是了。”

她說着,不甘心地提醒,“坐車很慢的,你到棲雲山後,要等我很久的。”

宴輕伸手扣住她胳膊,忽然將她懸空轉了一百八十度,凌畫驚呼一聲,頭暈目眩中,被宴輕放在了身前。

凌畫:“……”

她緩了緩,小聲說,“不是說坐在後面穩嗎?”

宴輕氣哼哼,“前面更穩。”

凌畫想笑,又不敢笑,怕惹毛了他,真就將她扔去馬車上了,她小心翼翼地拽住馬鬃,再三囑咐他,“那你抱着我點兒啊,在前面我覺得也不太穩當,我怕馬跑起來,衝力太大,被我掀飛出去。”

她很惜命的!

宴輕氣笑,“摔不死你。”

他根本不摟凌畫,雙手輕輕鬆開馬繮繩,虛虛抓着,兩腿一夾馬腹,汗血寶馬四蹄揚起,如離弦之箭一般,飛奔了起來。

汗血寶馬本就是善於奔跑的馬,矯健輕盈,在御馬司時,每日都要由照顧它的小公公們放開它在御馬場好好跑上幾遭,自從進了端敬候府,宴輕養傷不能騎它,也不會放他出去跑,每日這個新主子最會的就是帶着它一匹馬慢悠悠地在府裡頂着大太陽遛彎,遛的它整個馬心情都不好了,這還不算什麼,還有,最讓馬受不了的是,他大半夜不睡覺,跑去馬圈裡跟它一匹馬聊天,直到把他聊困了,他纔回去睡覺。

這都是什麼毛病!

如今得了機會,它能夠出府,等同於重見天日,可不是撒開了蹄子跑個暢快嗎?

凌畫驚呼一聲,身子不由自主地尋找安全感往後靠,同時說,“當街縱馬,仔細傷人。”

宴輕看她咋咋呼呼,似乎真害怕不穩當的樣子,勉勉強強伸手虛虛摟住她的腰,夏天的衣料本就薄,隔着衣料他都能感受到她腰肢纖細輕軟,男人跟女人真是不一樣,他手僵了僵,有些受不了地又鬆開,不高興地訓斥,“咋呼什麼?”

凌畫:“……”

她這回真不是故意的,她無奈地反覆強調,“當街縱馬,真不安全,就算是咱們倆的身份特殊了點兒,有後臺有靠山,是陛下和太后,但也不能踩踏傷了人,否則會有麻煩的。”

蕭澤和那些看她不順眼的朝臣們正愁找不到她麻煩呢。

宴輕忍無可忍,“不會傷到人,你閉嘴吧!”

凌畫頓時閉了嘴。

這一匹汗血寶馬是有靈性的寶馬,街上人很多,它自覺地放慢了腳步。

凌畫:“……”

她白擔心了!

這樣一對比,她好像真的有點兒咋咋呼呼。

她臉有點兒發熱,覺得有點兒給宴輕落下了不好的印象,她撓撓頭,小聲挽尊,“那個什麼,那個,我膽子也沒那麼小,平常的時候,還是很穩重很膽子大的,就是今兒,汗血寶馬太快了,你不抱着我,我沒安全感,才咋呼了一小下。”

宴輕用冷哼作爲回答。

凌畫舔着臉說,“你還是抱着我吧,你若是不自在,就別當我是個人,當我是個布娃娃?反正,你覺得怎麼讓你自在,你就把我當成什麼就醒。”

宴輕無語,“你倒是好說話。”

凌畫乖巧點頭,“嗯,我很好說話的。”

只求你抱着我。

宴輕當沒聽見,“你好好坐着就好,別再說話了,我保證不讓你摔下去,否則,你摔死得了。”

凌畫:“……”

這人若不是她瞧上的放在心上的千方百計設計要嫁如今死皮賴臉想刷好感度的未婚夫,她至於嗎?

他果然是憑實力單身,不想娶妻。

她徹底不說話了。

宴輕耳邊清淨了,很滿意,“對,就這樣閉嘴,保持到棲雲山腳下。”

凌畫點點頭,堅決一聲不吭了。

快晌午,街上的人很多,汗血寶馬噠噠噠馱着兩個人當街跑過,還是十分顯眼的,尤其是這個人是宴輕與凌畫。

百姓們更熟悉宴輕,都睜大了眼睛,第一次見小侯爺當街與女子公乘一騎,紛紛露出震驚的神色。

有一部分人則是被凌畫吸引,雖然紫紗遮面,但是凌畫曼妙纖細的身段與她一雙露在面紗外如水的眸子,滿街的綾羅華椴行走的人羣也有不少女子,都無一人有她的婉約靈氣,分外的讓人挪不開眼睛。

凌畫其實很少當街露面,多數時候都是馬車穿街而過,只有偶爾出現在凌家的產業裡,從來沒有這般騎馬過。但關於她的傳言太多,尤其是紫紗遮面,滿京城只她一人,別人只要看到她,就知道這位是凌家小姐凌畫,不用想第二個人。

所以,宴輕與凌畫這般當街騎馬而過,轉眼就在京城的街上炸開了鍋。

兩個人的身份,也從來都不是個低調的人,實在是太好認了。

京城的百姓們最不缺乏的就是新鮮事兒和樂趣,哪家哪戶又有了什麼新鮮事兒,誰誰誰做了什麼,包括養的外室打上門氣死正室,包括哪家夫人打死小妾被下了天牢,包括誰誰誰家的小姐與誰誰誰家的公子因爲情投意合但家裡不同意私奔了等等。

無論大事小情,只要有樂趣可說,京城的茶樓酒肆一天就能聊個七八場。

如今宴輕與凌畫這樣,這可不就是大事兒嗎?

宴輕走了一半路後,便察覺了,臉色有點兒緊繃,對凌畫壓低聲音說,“都是因爲你,爺的一世英名都被你毀了。”

凌畫大呼冤枉,回頭一雙水眸水汪汪地看着他,指控,“難道不是你醉酒後弄出婚約轉讓書?我才……”

她想說被迫嫁你的,但覺得這話說出來太不要臉了,於是立即改口,委屈地說,“我覺得你不算毀了一世英名吧?雖然你很好,但我也不算太差啊。”

宴輕噎住。

他很好?

她是不是眼神不好?

他放棄,破罐子破摔,“行吧!你也沒錯。”

帶着她共乘一騎是他答應的,不應該被大家一看,他就渾身不舒服責怪她。

前面人羣自動讓開了一條路,他不再顧忌,打馬飛奔起來,轉眼就出了城門,汗血寶馬沒了限制,更是四蹄拔起,跑了個暢快。

二人離開後,京城的百姓們頓時津津樂道起來,紛紛都說,果然凌家的小姐就是厲害,就沒有她拿不下的人,看看宴小侯爺,以前多抗拒娶妻,如今呢?這是真香?

程初自從自己的詩集出版後,就養成了沒事兒逛四海書局的毛病,今兒他從四海書局出來,便看到了遠處騎馬走過的宴輕和凌畫。

程初懷疑地睜大眼睛,他眼瞎了?沒看錯吧?

他問向身邊同去書局的一名紈絝,“剛剛那是宴兄吧?”

“是啊,汗血寶馬獨一無二,淩小姐的紫紗遮面也獨一無二。”紈絝兄弟肯定地點頭,自詡眼神很好使,“程兄,你眼神不行啊,連宴兄都不認識了?”

程初默。

他是不認識宴輕嗎?他是不認識帶着凌畫共乘一騎的宴輕。

他感慨,“哎,宴兄自從有了未婚妻,連出去玩都不帶兄弟們了。”

紈絝兄弟點頭,是啊,好憂傷啊。

第三十二章 不捨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十四章 真話(二更)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七十章 出息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五十九章 放心(二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四十二章 徹查(二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三十五章 生辰(二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五十八章 刺殺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六十三章 轉道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六十三章 轉道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四十七章 下旨(一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二章 婚約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十七章 青山莊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六十七章 盤查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十八章 給錢
第三十二章 不捨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十四章 真話(二更)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七十章 出息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五十九章 放心(二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四十二章 徹查(二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三十五章 生辰(二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三十三章 同意(一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五十八章 刺殺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五十九章 損失費(三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二十八章 厲害(二更)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十一章 沉香木(一更)第六十三章 轉道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二十八章 密談第六十三章 轉道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四十七章 下旨(一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二章 婚約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二章 刺殺(二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十七章 青山莊第二章 神奇(二更)第六十七章 盤查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十八章 給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