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

凌畫沒與陳夫人和陳蘭桂待太久,幾句話後,便走了。

她走後,陳夫人呆呆怔怔的,似一時回不過神來。

陳蘭桂喃喃地說,“娘,她就是凌畫嗎?”

“是,她就是凌畫。”陳夫人心下難受,想着凌畫與女兒一般年紀,卻氣勢驚人,哪怕她清清淡淡平平如常幾句話,也讓人瞧着她就徒生壓力。

“她長的真好看。”陳蘭桂又說。

陳夫人一愣,看着陳蘭桂,“是啊,長的真好看。”

比她的女兒好看多了。

陳蘭桂忽然落下淚來,“娘,我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宴小侯爺啊。”

陳夫人心如刀割,“就算喜歡又怎麼樣?你也嫁不了他。”

以前還是千金小姐都嫁不了,如今又怎麼能嫁得了?宴輕會成爲她一輩子都求而不得的人。

陳蘭桂趴在牀頭哭的有氣無力,“娘,我們該怎麼辦啊?女兒不想活了。”

陳夫人忽然大怒,“你天天鬧着要死要活,你對得起誰?對得起我生你養你一回嗎?對得起你爹嗎?你爹爲了你,死了啊,被陛下斬首了,你想死就去死,我再不攔你。”

陳蘭桂哭聲一停。

陳夫人背過身不看她,“你想清楚,你若是想死,那就走遠點兒,你死了,我也不給你收屍,也不去看你一眼,就當從來沒生過你。我卻要活着的,哪怕是爲了你爹臨終關頭給我們求的這一條生路,我也要活下去,否則怎麼對得起他?”

她連他最後一面都沒見着呢,最後悔的是當初沒攔着他。

陳蘭桂身子僵住,有片刻的茫然,須臾,又哭起來,但這一回連哭也不敢哭出聲了。

凌畫回到房間,拿出給宴輕還沒繡完的衣裳,繼續一針一線地繡。宴輕昨兒特意問起這件衣裳,顯然是等着她做好呢。貌似有那麼點兒迫不及待的心思,她自然不能讓他等太久。

琉璃想知道孫朝到底是什麼原因想要贖陳夫人母女,於是跑出去打探消息了。

凌畫縫了一日,天黑前,總算是縫完了這件衣裳。

她看了一眼天色,想着是自己走一趟,還是讓人去送一趟,還沒拿定主意時,望書在門口說,“主子,二殿下說有事兒相商,酉時三刻,雲香齋。”

雲香齋有後門,有高閣暗室不被人窺見,凌畫不爲人知的產業,多年來一直用於跟蕭枕碰面,最適合密談。

只不過前些日子蕭枕受情緒影響,直接找來家裡,經過她提醒,總算又謹慎起來了。

凌畫不必選擇了,對望書點頭,“行。”

她將衣裳疊起來,裝進一個匣子裡,遞給望書,“你去一趟端敬候府,把我做好的這件衣裳給宴小侯爺,另外去庫房把遠洋的海船弄回來的那面鏡子一併送去。”

望書點頭,接過匣子,轉身去了。

望書來到端敬候府時,宴輕正在用晚膳,看起來沒什麼胃口,筷子半天伸一下。

這一日他過的比較無聊,凌畫離開後,他躺在葡萄架下看了大半日的葡萄,看着看着睡着了,醒來天色已不早,遛了遛汗血寶馬,便到了吃晚飯的時候。

端陽和雲落陪着宴輕一起吃飯,二人的胃口顯然都挺好。

端陽是個憋不住話的,不像雲落惜字如金,他看着宴輕,“小侯爺,您沒胃口嗎?”

端敬候府的廚子做的飯菜最好吃了,他從沒吃膩過,所以,肯定不是廚子的原因。

宴輕扒拉着碗裡的飯,無趣地說,“廚子該換了。”

端陽心下一緊,立即說,“不要啊。”

他還沒吃夠,明明就很好吃的,可不能換廚子。

宴輕沒胃口,“我這幾日吃飯都不香,廚子一定沒盡心。”

端陽立即說,“您是因爲受傷,吃的藥膳比較清淡,等您傷勢好了就可以吃些重口味的了。這不怪廚子。”

他急中生智,“今兒一早,淩小姐明明都吃過飯了,還多吃了一個糯米糰子呢。淩小姐每次都誇咱們府中的廚子做的飯菜好吃。”

宴輕頓了一下。

端陽轉頭拉雲落做同盟,“是吧?咱們府中廚子做的飯菜就是很好吃的。”

雲落也很承認,肯定地點頭,“是好吃。”

端陽轉向宴輕,一臉您看,我就沒說錯吧的神色,“小侯爺,要不讓廚房給您重新做一份?您想吃什麼,就讓廚房做什麼,當然,得是您目前爲了養傷能吃的東西。”

宴輕放下筷子,“什麼也不想吃,沒什麼好吃的。”

端陽:“……”

這怕不是與吃無關吧?

他敲敲腦袋,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今兒一天,小侯爺好像都顯得百無聊賴,莫不是昨兒看雜耍的後遺症?看雜耍看的太累了?今兒纔沒精神?

他正想着,管家帶着一個人來了,管家一臉笑呵呵的,嘴巴快咧到耳根子上去了。一邊走一邊與人說着話,他後面跟着兩個小夥計,擡着一個很大的一人多高的大箱子。

端陽探頭瞅了一眼,來人他認識,是凌畫身邊的望書。

雲落也瞅了一眼,看到望書手裡捧着的匣子,以及兩個小夥計擡着的一人高的大箱子若有所思。

管家很快走到門口,對裡面笑呵呵地拱手,“小侯爺,望書奉淩小姐之命,前來給您送東西。”

宴輕已站起身,站在門口看着外面,目光落在望書身上,懶洋洋地問,“什麼東西?”

望書將匣子呈上,“主子給小侯爺做好的衣裳,以及一面鏡子。”

宴輕挑眉,“她不是說明兒纔好嗎?”

望書頂着一張誠懇的臉爲自家主子邀功,“今天主子繡了一天,午飯都沒吃。”

其實吃了午飯了,就是沒能午休,反正小侯爺又不會特意求證。

宴輕抿了一下嘴角,“拿來,鏡子也擡進屋裡。”,話落,對管家吩咐,“把我屋子裡的那面鏡子換掉。”

管家連忙應是。

小夥計把木箱子打開,從裡面取出一面一人高的鏡子擡出來,鏡子鏡面不知是用什麼做的,光可鑑人,真是連人的汗毛孔都能照的十分清楚。

管家震驚,“這、這鏡子可真清楚,跟市面上的銅鏡一點兒也不一樣。”

宴輕打量了一眼,到沒管家那般震驚,只吩咐,“小心點兒。”

小夥計應是,小心翼翼地擡着鏡子進了裡屋,將原來那面鏡子換掉,擺上了新鏡子,又將舊的擡了出來。

管家擺手,“這一面鏡子不用了,送庫房去吧!”

小夥計應是。

管家問望書,“這是什麼鏡子啊?怎麼會這麼清楚?”

“是遠洋的海船拉回來的,主子說姑且稱作遠洋鏡。”

“這個鏡子好,真好。”管家連連讚歎,“遠洋那一定很遠的地方吧?”

望書點頭,“是很遠,據說海上航行要半年,走上萬裡海路。”

“那可真遠。”管家感嘆,“這鏡子怕是宮裡都沒有一面,淩小姐對小侯爺真好。”

望書笑,“是的,我家主子對小侯爺比對所有人都好。”

管家更樂了,看向宴輕。

宴輕已轉身打開了那個匣子,取出了裡面的衣裳。

這衣裳華而不豔,如月光似流水,裙襬的繡線纏繞出大片的祥雲,祥雲鑲了金邊,像是在月下蒙了一層金色的流沙,衣領處,袖口處,都繡了金線,本是閃瞎人眼的金線,在一衆繡線細細密密的以祥雲爲圖案的纏繞下,竟然絲毫不再閃瞎人的眼,而是爲這件衣裳別添光華顏色。

端陽讚歎,“真好看。淩小姐的手藝真好,獨一無二。”

管家連連點頭,笑的合不攏嘴,“是啊,真好看,這京城的御衣局也不如林小姐做出的衣裳樣式漂亮,繡工好,當然,這衣料也是滿京城獨一份。”

望書在一旁道,“主子自己的衣裳,從來都請繡娘做,自己懶得動手,也只有小侯爺,才讓主子動手親自給做衣裳。”

雲落在一旁點頭,“是這樣。”

宴輕眸光動了動,將衣裳放下,對望書道,“她呢?怎麼沒自己來?”

望書自然不會說小姐與二殿下有約,“主子累了,準備早早歇下。”

宴輕點頭,不再多問,也沒道謝,只說,“你回去吧!就說我收了。”

望書應是,轉身走了。

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二十一章 破解(一更)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七十九章 拒絕(二更)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六章 蕭枕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七十八章 敲打(一更)第一章 主子第十五章 針鋒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四十八章 猜測(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十九章 重要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四十八章 猜測(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十三章 不平(二更)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由第五十章(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二十三章 不捨(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
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二十一章 破解(一更)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七十九章 拒絕(二更)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六章 蕭枕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三十一章 沏茶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七十八章 敲打(一更)第一章 主子第十五章 針鋒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四十八章 猜測(二更)第十三章 烤紅薯(一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十九章 重要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七十章 比照(二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四十八章 猜測(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十三章 不平(二更)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由第五十章(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二十三章 不捨(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