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

東宮內,宴輕踏出桂霞樓折返回端敬候府的路上,蕭澤便得到了消息。

他惱怒,“孫朝怎麼回事兒?就讓宴輕這麼走了?”

近臣也心急,“宴小侯爺不進包廂,孫朝也不能強行將他拽進去。”

“那怎麼辦?”蕭澤沉着臉,“都要娶凌畫了,他怎麼還不想與女人走近?”

近臣也沒料到,“殿下,如今宴小侯爺還沒回到端敬候府,要不然咱們派人當街攔了他敲暈他?”

“餿主意!”蕭澤恨恨,“光天化日之下,當街敲暈宴輕綁架他,你當還是幾日前殺凌畫呢?事情可一不可再,殺凌畫之所以差點兒得手,那是因爲凌畫太相信京城的治安了,又是大白天,沒想到殺她個出其不意,如今同樣的法子對宴輕,純粹是不打自招,找死。不說皇祖母知道了會扒了我的皮,父皇也饒不了我。”

近臣嘆氣,“時間還是太急迫了,錯失了今日,後面幾日怕是同樣找不到機會。”

蕭澤發狠,“你告訴陳橋嶽,讓他別急,先把事情給本宮辦了,本宮答應他,後面找機會,本宮一定將宴輕和他的女兒湊作一堆。”

近臣猶豫,“陳府尹怕是不見兔子不撒鷹。”

蕭澤冷厲,“他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若是不靠着本宮,他的女兒就等着相思病病死吧!”

近臣還是不太放心,“陳橋嶽圓滑了多年,哪怕殿下對他保證,亦或者放狠話,都不太管用。”

蕭澤冷笑,“你就告訴他,他如今只有一條路走,本宮整不垮凌畫,但若是整他,好整的很。”

他頓了頓,緩和了語氣,“本宮對自己人,十分厚愛大方,你讓他儘管放心投靠本宮。本宮不僅可以答應內閣有他一席之地,也可以答應想盡辦法讓他的女兒與宴輕成就好事兒,還可以答應,只要事成,他京兆尹的位置先挪挪,他在京兆尹的位置上也坐了多年了吧?難道不想再升一級?”

近臣琢磨着說,“前兩個好處他若是覺得不夠的話,再加上殿下給出的第三個好處,他興許會動心。”

蕭澤道,“本宮是太子,是儲君,是正統,佔嫡又佔長,父皇喜愛本宮,誰能動搖本宮的地位?他有什麼理由不投靠本宮?另外,宴輕娶了凌畫,就是與本宮作對,本宮巴不得他再娶別的女人和凌畫鬧崩,對於他女兒,本宮一定用盡全力相助,讓他不必懷疑。”

近臣點頭,“臣今晚再去見他。”

蕭澤點頭。

陳蘭桂回到陳府,進了門後,再也忍不住了,一路哭着去找她娘。

陳夫人自陳蘭桂出府後,心裡直打鼓,覺得利用下作手段讓他女兒跟宴輕歡好,這事兒不太好,但她也是沒法子,誰讓女兒因爲宴輕害了相思病?這病解鈴還須繫鈴人,若是治不好,是會死人的。她就這麼一個女兒,怎麼能眼睜睜看着她死?少不了要爲她做這件不樂意做的事兒。

兒女都是債,她以前不懂,如今真是懂的透徹。

她正等的心焦,陳蘭桂哭着跑了回來,她連忙站起身,往外走。

陳蘭桂衝進門,一頭扎進陳夫人的懷裡,哭的十分傷心悽慘,“娘,我好苦啊!”

陳夫人抱住她,拍着她後背,小心地問,“怎麼?沒成嗎?”

陳蘭桂哭着搖頭,“他就看了我一眼,扭頭就走了,說不與女子坐在一個包廂看雜耍,嗚嗚嗚,娘,我可怎麼辦?”

陳夫人也沒想到,“他連包廂都沒進?與你一句話都沒說嗎?”

陳蘭桂搖頭,“沒有!”

她當時看到那人,一顆心砰砰直跳,既歡喜又緊張,還沒上前與他說一句話,他已走了。

陳夫人說不上是鬆了一口氣還是心裡憋悶,她問,“你表兄呢?”

“他讓王賀去追,沒追回來人,沒法子,就讓我回來了。”陳蘭桂心裡難受,眼淚不停地流,“娘,我心好疼。”

陳夫人心疼的不行,“桂姐兒,要不你死心吧?你看,他都要娶凌畫了,也還沒什麼改變,照樣不喜歡女人,沒準娶凌畫回家,也不過是個擺設,況且,你就算給他做妾,凌畫那麼厲害,你在他手裡也沒好日子過。”

陳蘭桂哭着搖頭,“娘,表兄說了,只要我和他的事兒成了,也就攪和黃了他和凌畫的婚事兒了,凌畫有潔癖,一定不會再想着嫁他,我不會沒好日子過的。”

陳夫人嘆氣,“話雖然是這麼說,但宴輕不配合,又能有什麼法子?”

陳蘭桂哭道,“還是讓我死了吧!我死了就不難受了,他娶了凌畫,我也不傷心了。”

陳夫人面色一變,“胡說!你捨得娘嗎?”

陳蘭桂搖頭,“我也不捨得娘,但……但女兒真活不下去了啊,他不娶別人,女兒一輩子不嫁也可以,但他怎麼能娶凌畫?他娶凌畫,女兒就受不住。”

“真是冤孽!”陳夫人追悔莫及,“怎麼當初就讓你瞧見了他!”

陳蘭桂不再說話,哭了的氣短,暈了過去。

陳夫人大駭,連忙命人喊大夫。

陳橋嶽回到正院,夫人在抹淚,女兒昏迷不醒,他很是沉默。

“老爺,就沒有別的法子了嗎?”陳夫人只能指望陳橋嶽這個一家之主。

陳橋嶽閉了閉眼,“這件事情急不得,時間短,籌謀倉促,宴輕不上套,也無可奈何,不能將他硬綁架,只能再等機會了。”

陳夫人怕的不行,“就怕咱們能等,女兒的病不能等啊。”

陳橋嶽惱怒,“若她死了,就當我們沒有這個女兒。”

陳夫人白了臉,“老爺,我們可就這一個女兒啊。不,說什麼我都不能讓他有事兒。”

“你啊你啊,都是你把她慣壞了。”陳橋嶽伸手指着陳夫人,“太子要我投靠他,你們這個樣子,被太子捏住了我的軟肋,我還怎麼有骨氣拒絕?”

“那就不拒絕!太子是儲君,佔嫡又佔長,將來繼位不是理所當然?你投靠太子,也是保正統。”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太子……”陳橋嶽壓低聲音,“陛下還春秋鼎盛,將來的事兒誰能說的準?過早參與站隊,不見得是好事兒。你可知道太子爲什麼急着拉攏我?”

陳夫人不知道,搖頭。

陳橋嶽聲音低不可聞,“爲了許子舟手裡那一樁案子啊!太子要天牢裡那四個死士死。可想而知,凌畫被刺殺案,與太子有關,也許主使就是太子。若宴輕沒因此案受傷也就罷了,偏偏宴輕受傷了,而動手刺殺的人是江湖綠林有名的黑十三,東宮牽扯綠林,一旦死士開口招供,陛下該是會何等雷霆震怒,斷然不會輕拿輕放。”

陳夫人懂了,又驚又怕,“太子找你,是想讓你利用職權之便對那四個死士……”

“對!太子要的是死無對證。”陳橋嶽點頭,“我本不想摻和,奈何……”

他頓了頓,無可奈何,“若沒有太子幫忙,我怕是算計不了宴輕,你的好女兒,只能……”

意思不言而喻。

陳夫人也無言了。

東宮的近臣在子夜時分進了陳府,陳橋嶽到底還是見了來人。

近臣表明太子蕭澤的三個許諾,陳橋嶽掙扎了一番,還是沒有拒絕出口。

近臣一看有戲,立即說服道,“陳大人,富貴險中求。難道您想看着您唯一的女兒死而不救?難道您想告老也坐在京兆尹的位置上告老?您早早投靠了太子殿下,互惠互利,有何不好?”

陳橋嶽撇開臉,“若是事情敗露……”

“那就要靠陳大人小心了。一旦因爲您不小心事情敗露,太子殿下答應全力保全您,若保不住您,您的夫人和女兒,也保衣食無憂。只要您的女兒樂意進東宮,太子殿下身邊也會有她的一席之地。殿下對自己人從不虧待,您想想當年的太傅,殿下至今還找凌畫麻煩給太傅報仇呢!”

陳橋嶽被說動,咬牙,“好,本官答應了!”

他在京兆尹的位置上也坐夠了,不如靠着太子殿下搏一把,救女兒,也拼前程。

“陳大人爽快,那下官就祝陳大人一切順利了,陳大人在京兆尹多年,該知道怎麼將死士死的過錯神不知鬼不覺栽贓給許子舟,讓陛下治他個查案不利之罪吧?”

陳橋嶽點頭,“本官知道!”

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八章 半夜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三十三章 來信(一更)第三十三章 來信(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三十三章 來信(一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四十九章 扎心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十四章 勸說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二十七章 父子(一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二十一章 三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八十四章 折損(一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四十四章 五日(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八十四章 更好(二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
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八章 半夜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七十八章 各自(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四十九章 見證(一更)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心(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三十三章 來信(一更)第三十三章 來信(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二十七章 兄妹(一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八十三章 折返(一更)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六章 心疼(二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三十三章 來信(一更)第二十六章 心之所向(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十四章 謝禮(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四十九章 扎心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十四章 勸說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二十七章 父子(一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二十一章 三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八十四章 折損(一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四十四章 五日(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八十四章 更好(二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